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四章 西北双煞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天晚上,雪心玄跟夜无霜两人联袂去探望张傲秋他们三人,等她们走到的时候,三个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在那里侃得正欢,特别是紫陌,那更是说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夜无霜每次见紫陌这种故作经验老道跟深沉的样子就感到好笑,她喜欢跟他们呆在一起,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感到很轻松,有很多小事情后来回想起来都觉得很有意思,比起在这教内每天脸色威严的当圣女有趣的多了。

三人没想到雪心玄会深夜来访,见她过来,急忙站起来见礼。

雪心玄摆摆手道:“不用多礼。”

说完转向紫陌问道:“阿陌,你父亲近日可好?”

紫陌看了一眼夜无霜,捎稍头道:“前辈,我是偷跑出来的,一直没敢回去,他老人家现在好不好我还真不知道,估计也快被我气死了。”

众人听了呵呵笑了起来。

雪心玄笑着说道:“又是一个调皮鬼。”

接着又转向铁大可,抱拳见礼道:“铁兄,你好。”

铁大可本是个性子豪爽之人,但在一教二宗呆过一段时间,性子也渐渐变得冷漠,不爱多说话,后来遇见张傲秋,加入他们,性子才慢慢改变过来。他跟雪心玄年纪相仿,但跟张傲秋他们一直是兄弟相称,他本以为所有大门大派的掌权人都是那种高高在上,不把其他人当人的样子,现在见雪心玄如此礼贤下士,倒是有点不知所措,急忙回礼道:“雪教主,俺跟他们可是兄弟相称的,你这称呼俺可不敢当。”

雪心玄笑了笑说道:“朋友各交各的,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也不讲这个。三位都是贵客,能入住这别院的都是我教的朋友,况且三位千里迢迢护送霜儿回来,而且还查探到这么重要的消息,说起来,本教还欠你们一个人情了。”

紫陌见这气氛融洽,想起吃饭时他们几个商量的事情,遂悄悄拉了拉张傲秋的衣襟。

雪心玄看到紫陌这个小动作,笑着问道:“阿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你拉阿秋做什么?”

紫陌看了看张傲秋,见后者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先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尴尬地应道:“前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是这样的,现在一教二宗的人来攻打你们,你们跟他们势均力敌,还有得一拼,要是哪天这一教二宗的人转头来收拾我们几个,那我们就糗大了。

所以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力量,等地址及人手问题都解决后,想找前辈借些人手,帮我们训练训练下面的人。”

雪心玄诧异地“哦”了一声,接着赞许道:“这是好事啊,难得你们有此雄心,说不定不要多久,你们就可以建立起一个大的门派了。这是小事,本座答应你们,等你安妥后随时通知一声,保证给你们派最好的人手。”

接着又调侃道:“阿陌,你怎么不想着像你父亲借人手了?”

紫陌苦着脸道:“前辈,这哪能哦,您有所不知,我要是跑回去找他借人手,那估计不光人手借不来,我自个也要搭进去,再想出来,那就难了。”

众人看他那样子,又是轰的一笑。

张傲秋待众人笑过后,上前一步道:“前辈,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雪心玄看着他,心里竟然有百感交集的感觉,自己与木灵相识,现在命运又将他徒弟送到自己面前,看着眼前的张傲秋,仿佛又看到那个一身白衣的木灵,英俊潇洒,桀骜不屈,就像时光倒流,又回到当初与木灵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且张傲秋与夜无霜命运纠缠,并屡次相助,一种爱怜之情从心底升起,柔声道:“你说。”

“这次与一教二宗的人对决,能否也让我们几个参加?”

雪心玄想起他跟一教二宗的生死大仇,神色一黯,轻轻地摇了摇头道:“阿秋,本座知道你的心情,不是本座不答应你,只是这次风险太大,本座不想你们有任何闪失。嗯,这样吧,本座这次也要亲临前线的,到时候你们三人还有霜儿就跟本座呆在一起,你们看这样可好?”

张傲秋想了想,知道雪心玄所虑也有道理,遂不再坚持,也就点头答应了。

三日后凌晨,探子回报,一教二宗的人已经到了据此约一百里的地方安营扎寨,预计会在次日凌晨抵达,时间与夜无霜预估的刚刚吻合。

第四日凌晨,雪心玄带着夜无霜等四人来到一处高地,此处设了一个大帐,账外摆着三个硕大的牛皮蒙制的大鼓,还有红、蓝、黄、绿几色大旗,十数名青衣男子环立周围。

几人也不进账,站在山上透过晨光向下张望,突然一名青衣男子从下方直掠过来。

待奔到近前,青衣男子喘着气道:“禀教主……。”

雪心玄不悦道:“何事慌慌张张,把气喘匀了再说。”

青衣男子努力平息了几下,接着道:“禀教主,杨堂主单人单剑下山去了,属下等本想阻拦,但杨堂主身法实在太快,我们想拦也拦不了。”

雪心玄一惊,自言自语道:“大师姐?!”

接着问道:“杨堂主具体是何时下的山?”

“回禀教主,大概是一刻钟前。”

“一刻钟前?立即通知前方人员,密切注意杨堂主,一有什么动静,即刻回报。”

“是,教主。”

雪心玄仰脸向天,喃喃自语道:“大师姐,你这又是何苦了?”

东南方,山下。

杨月华单人单剑站在空地正中央,脸色平静,一身白衣胜雪。

过不了多久,前方出现人影,接着晨光,杨月华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排成一字型向自己涌来。

待人群停下来,一名灰衣老者奇道:“咦,那不是杨月华么?”

身旁一名黄衣人仔细看了看道:“确是杨月华,她一个人在那里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灰衣老者道:“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遂越众向前,在杨月华前十丈处停了下来,抱拳道:“杨仙子,你这是……?”

杨月华也不答话,只是神色冷冷地望着他。

灰衣老者突然觉得事情不妙,接着说道:“杨仙子,我们千里迢迢过来,是特意来帮你的。”

杨月华恨声道:“帮我?你们是害我还差不多。我就是受你们唆使,一时糊涂,差点犯下了叛教的重罪,也让我即使死后也无脸去见我师尊,今日我要与你们这些狼子野心的王八蛋同归于尽。”

灰衣老者闻言大怒,正要接话,突然眼前一花,杨月华刚才站立的位置出现几道残影,灰衣老者急忙提聚功力迎敌,却听到左边传来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回头去看时,右边的惨叫声接着传入耳中。

惨叫声还没有停下来,杨月华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依然一身白衣胜雪,矗立在那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

灰衣老者看的目瞠欲裂,厉声骂道:“杨月华,你个出尔反尔的贱妇,你竟然敢出卖我们?”

杨月华仰天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喃喃自语道:“师尊,月华罪孽深重,今日就以身殉教,希望在黄泉下与您相见,您能原谅月华。”

正待抽剑上前,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鼓声,杨月华一听,知道是撤退的号令,脸色凄然道:“阿玄,师姐对你不住了。”

脚步一错,身形往前,直冲那灰衣老者而去。

突然,一声清冽的啸声从山顶传来,杨月华闻声一顿,身形急掠回去,回头一望,一个红衣身影正从远而近,直奔过来,来人正是雪心玄。

杨月华看着雪心玄越奔越近,厉声喝道:“混账,你身为一教之主,怎可如此莽撞亲临险地,你想至我教百年基业而不顾吗?”

雪心玄在她身后一丈距离停下来,缓步上前,一边走一边说道:“杨堂主,你身为本教大弟子,闻号令而不退,本座就知道你想以身殉教。既然你已违抗教令,那小妹也只好以小师妹的身份与大师姐同生共死了。”

杨月华怒道:“你……。”

雪心玄不待她说完,举步到她身旁,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人影,微微一笑,轻声道:“大师姐,我是你一手带大,我的性子你也知道,凡我决定的事情,致死不退,为此没少挨你跟师尊的责骂。今日之事,一则同死,一则同退,你做决定吧。”

杨月华闻言脸色正青正红,嘴唇颤动好一会才道:“阿玄,你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么?”

雪心玄转头看着她道:“大师姐,你这是否可以赎罪,小妹不能答你,这事只能由师尊她老人家定夺。”

杨月华看着眼前这张俏脸,神情一阵恍惚,仿佛又看到师尊她正望着自己,脸色一阵惨白,沉默半响,低头道:“好,我退。”

雪心玄道:“杨堂主,你堂镇守在正面,本教属你轻功最好,又是玄境中期修为,等下战事一起,望你尽力杀敌,并及时接应其他受袭地方。”

杨月华抱拳道:“是,谨遵教主令。”

雪心玄又上前两步,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人影朗声道:“诸位不辞辛劳,千里迢迢前来,本教必会好好招待,请了。”

灰衣老者恨极杨月华出尔反尔,而且当面杀人,此时听雪心玄所言,顿时一腔怒火全部撒在雪心玄身上,寒声道:“黄毛丫头,大言不惭,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说完身形暴起,临空一拳击出,这次灰衣老者是全力施为,含恨出手,拳未至,一股凝如实质的拳风透拳而出,向雪心玄迎面击去。

雪心玄背着双手,神色冷漠,眼中带着一丝轻蔑,冷冷地看着飞掠而至的灰衣老者,身形一动不动,仿佛灰衣老者这拳不是冲她而来一样。

灰衣老者人在空中,看着雪心玄冷静的神色及略带轻蔑的目光,心中隐隐觉得有所不对,但他现在正是行功巅峰,想要后撤也来不及了,遂将心中的不安强压下去,拳势不变,往前直冲过去。

突然左侧一股细微的空气流动传入身体,灰衣老者大吃一惊,在空中将全力施为的一拳强行散去,一个“鹞子翻身”,双拳同出,向左侧迎了上去。

空气中的那股细流瞬间变强,顿时犹如狂风向灰衣老者卷去,狂风后面,一个蓝衣身影紧随其后。

一方是仓皇出手,一方是全力偷袭,高下立判,只听空中“轰”得一声巨响,灰衣老应声者被震得临空一个筋斗,往后直飞。

灰衣老者心中暗自后悔,自己不该托大,一人出击,现在连对方人都没有看清,这一掌就已让他深受重伤,趁着对方受一震之力,不及追赶,在空中将全身残余的功力提到巅峰,正要翻身返回已阵时,突然背后一股大力传来,灰衣老者此时脸上血色褪尽,大惊失色,刚想折身迎敌,那股大力已经结结实实地拍着他后背上。

灰衣老者应掌一口鲜血喷出,血中带着一些内脏的碎肉,在空中翻滚几圈,重重地摔在地上。

后方一教二宗的几为玄境高手见会议老子被人偷袭,刚想出手相救,奈何这第二次偷袭来的太快,太过诡异,刚刚起身时,灰衣老者已经被打得重伤倒地了。

灰衣老者躺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看到眼前的一男一女,惊呼道:“西北双煞?!”

再往后望时,雪心玄与杨月华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先前的蓝衣男子喋喋怪笑道:“老婆子,想不到这么多年后,居然还有人认识我们。”

灰衣老者又吐一口血水,含糊不清的骂道:“你们西北双煞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居然采用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而且是两个打一个,你们还算什么英雄好汉?”

旁边的青衣女子不屑地阴笑道:“既然你认识我们西北双煞,就应该知道我们的出身,跟我们说偷袭,说英雄好汉,这不是白费口舌么?”

灰衣老者闻言大怒道:“你……。”

蓝衣男子接口道:“你不要你啊我啊的,我看你也没有多长时间好活了,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对青衣女子打了个眼色,两人同时身形一晃,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