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三章 牛刀小试(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尹士彦跟上次一样,坐在椅上,精神比上次甘慧英他们离开的时候要好的多。

他看见紫陌这个半大的小子坐到了自己对面,而甘慧英则只是坐在旁边,眼中先是露出一丝不解,接着一丝明显的嘲弄之色从眼底浮起。

紫陌在尹士彦面前坐好,尹士彦眼中的那一丝嘲弄之色被他尽收眼底。

紫陌也不以为意,将双手平放在桌面上,望着尹士彦,自顾自地说道:“我十岁进入刑堂,十岁半的时候就开始杀人,在十一岁那年就对人体组织了如指掌,知道如何动刑让人痛苦的感觉最大,十二岁的时候曾杀一人,每天三刀,共杀了三十六天那人才断气。

不过这个水平比起我刑堂的师父杀一人每天五刀,共用七七四十九天才让人断气的水平来说,还是差的远了。

在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在考虑,这些所有的行刑是不是都太暴力跟直接了?

因为刑罚可以让人忍不住那种钻心的疼痛,从而开口说出他心里的秘密,但遇到真正的铁汉子,这种方法却并不适用。

可能老兄你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这种方法往往是被行刑的人还没有奔溃,行刑的人反而感觉受不了。

所以我就在想,任何一个人,只要是人,他都有一个心里底线,如果能打破他心里底线,那么即使不伤他一根寒毛,也能让他将秘密尽数吐出。”

顿了顿,紫陌眼神一亮,自信而低沉的声音接着说道:“通过一年的摸索,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尝试着用这种方法进行审讯,那年我共参加过两百六十次审讯,除了前二十次失败外,剩下的审讯都是无往不利。”

说完紫陌端起桌上的茶水,向尹士彦示意了一下,见后者无动于衷的样子,遂自顾自地轻轻抿了一口,眯着眼睛品了品赞道:“好茶,好红茶。红茶是发酵茶,以适宜的茶树新芽叶为原料,经工萎凋、揉捻、发酵、干燥等典型工艺过程精制而成。因其干茶色泽和冲泡的茶汤以红色为主调,故名红茶。如果我没有品错的话,这应该是正宗的正山小种红茶。”

一边说一边慢条斯理的放下茶杯,双手扶桌,将上半身前倾,双目罩定尹士彦,细细品查,眼神中间不时露出爱怜的目光,就像他现在看的不是一个大男人,而是一块难得一见的宝玉一样。

尹士彦虽然心如磐石,心狠手辣,但也被紫陌这种满含爱怜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脑袋不由稍稍往后仰了点,嘴里戒备地问道:“小子,有什么好看的?”

紫陌“嘿”得一声,将身子收了回来,重新在椅子上坐好,笑道:“你放心,老子对男人不感兴趣,不过看人也是一门学问,而且这里面的道道可深着了。

我观你老兄脸容消瘦,脸型狭长,而额头却并不高,特别是一双眼睛,又细又长,眼神阴沉、狠辣,啊,间或中还有些闪烁不定,颧骨高耸,嘴唇薄而无缝。

还有,脸上有些许点点血斑,应该是被毒烟所烧,不过这些血斑一点都不减少老兄你的气质,反而……,啊,反而与你的阴沉狠辣的气质更加匹配,看来你还要好好谢谢我们,不过也不用谢了。

以我以往的经验,像老兄你这样的长相,应该属于不是那种台面上的人物,我说的没错吧?”

尹士彦望着他,奚落的眼神开始变得凝重起来,不过这只是一点些许的改变,若不是认真观察,很难发现这种变化。

紫陌看在眼里,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分析道:“既然你老兄不是台面上的人物,但又能跟那些台面上的高手一起离开,先撇开你的修为不谈,只从这点上看,显然你在一教二宗里的地位不低。

既然地位不低,又不是台面上的人,那么老兄你显然是属于那种隐藏在暗处的人物。

隐藏在暗处的人一般都是比如探子、坏书生还有刺客之内的。

你老兄如此英明神武的气质,肯定不是小小的探子,而你全身上下除了满身的煞气外,又找不到半点书生气来,那怕是那种坏的要死,总以为可以将别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的书生气。

排除这些,那么唯一剩下的就是刺客了,嗯,这个行当倒是跟你蛮符合的。

不过你又小有身份,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刺客,因为在你身上还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是一个刺客头头,不知道我猜的对还是不对了?”

尹士彦依旧阴沉着脸,冷冷地望着紫陌,不置可否,只是在听到紫陌所下的结论后,眼珠又忍不住微微转动了一下。

紫陌看了有会于心,手指轻轻敲着桌面道:“看来我猜的不错了。那么我们继续往下。

在几个月前,你们曾派七个灵境期的高手来刺杀我们,但不好意思,他们中间四个被我干掉了,当然了,在干掉他们的过程中,我还是稍稍借了一点点外力。

剩下三人则是被活捉了,咦,你脸色怎么变了?看来这个消息你还不知道吧,你们收到的消息应该是他们七人都全军覆没了,不错,就是全军覆没,不过这个消息是我们特意放出去的。

对那三个灵境期高手的审讯,我可是亲自参与了,我这人吧,比较喜欢挑战高难度,开始的时候,他们跟你一样,什么也不肯说,不过我略施小计,不伤他们半根寒毛,就让他们一五一十地全部道出了心中的小秘密。

据他们所说,你们一教二宗共有暗、隐、忍三组刺杀小组,暗杀组的头头是一位老者,隐杀组的头头是一位女子,而忍杀组的头头,嘿嘿,按他们三人的描述,倒是跟老兄你很相配哦。

如果上述所说不错的话,那么你老兄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尹士彦此时脸色回复正常,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而内心却是掀起了惊天大浪,在派出那七个灵境期的杀手后,他们几个就犹如石沉大海,毫无音讯。

当时这边还派出了多方人马,对这件事细细查探了一番,但依然是毫无所得,后来在无意之间打探到这七人因为行迹可疑,已经被城主府当场格杀了,没想到这里面竟然是一个陷阱。

张傲秋早将神识放开,悄悄潜伏在尹士彦脑部位置,在尹士彦心中惊异,心神露出一丝空隙之际,趁机潜入,进入尹士彦脑内,蛰伏起来不敢乱动。

紫陌看着尹士彦,笑着说道:“你们一教二宗的人以为所有的行动都天衣无缝,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你们的行动计划却是处处破绽。”

紫陌说完,特意停了停,他说这话是在刻意贬低对方,好激起对方的不满之意,然后在趁胜追击,只是尹士彦脸色不但不紧张,反而渐渐有所放松,只是眼神中带着一股淡淡地警惕之意。

紫陌看在眼里,又是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道:“我所说的,你不要不相信,就拿你们这次攻打魔教的行动来说,你们昼伏夜行,以为万无一失,可结果了,你们连对方人都没看见,就落了个全军覆没,还是真正的全军覆没,剩下逃脱的两人。

你不要以为他们是因为功力高深才幸免于难,那只不过是我们故意放他们离开,放的了长线,才能钓到大鱼不是?

还有你们曾想阴谋对付临花城城主府,可结果也被别人一锅端了,连那条大船也给烧的一干二净,啧啧,还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一条船,要是你们都不要,给我也好啊,那可以一大笔银子,唉,真是可惜了。

还有,嘿,你们通过临花城杏林阁的袁洪峪对罗家罗烈下毒,那下的毒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好像是叫意断三桥吧?”

紫陌说道这里,尹士彦忍不住脸容抽动了一下,紫陌所说的这些,可以说都是一教二宗的机密,特别是杏林阁的袁洪峪,更是埋伏进去好久的棋子,没想到对方竟然将这些掌握的一清二楚。

紫陌看着尹士彦继续说道:“你脸也别抽了,我这里还有更多你们的秘密,让我来慢慢跟你说,临花城城西的杨记米店是不是你们的十号据点?哈,看你的表情,应该不错了。

你们跟城主府火拼以后,城主府曾全城戒严,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捕,但唯独对杏林阁不动一丝一毫,明面上的说法是袁洪峪作为临花城的神医,活人无数,应该给予无条件的信任。

而城西的杨记米店也是简单查查就了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异象,而且恐怕你们更没有注意到这两处周边的商铺、地摊等老板都换了新面孔吧,不过也不要紧,这都是我们精心安排的,以你们的智商,看不到这些也是正常的。

你们做了这么多,包括阴谋对付城主府,给罗烈下毒,还有此次攻打魔教,这几次看似牛马不相及的事情,却在这里面都隐藏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及一个大阴谋。”

紫陌眼神变得生冷,寒声道:“这个共同的目标就是……武月城,你们想千方百计法,先是对付临花城,因为临花城城主府对武月城有物资供应。

接着下毒对付罗烈,因为罗烈在民间是支援武月城的最大势力,而且在罗烈的号召下,这股民间势力有越来越壮大的趋势。

而此次攻打魔教,也是因为魔教就是明面上大力支援武月城,你们做这么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切断所有对武月城的供给,好让武月城成为一个孤城,好方便死域人攻打。”

说完大力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们跟死域狼狈为奸,想要至这片大陆与水火之中,从而好趁机崛起,独霸江湖。

你们这些天良丧尽的王八蛋,说,你们跟死域人到底有什么勾结?”

尹士彦听了紫陌后面的话,脑内“轰”的一声,心神全面失守。

跟死域人勾结这事,就是在一教二宗里,也就只有少数几人知道,没想到在这个半大的小子嘴里竟然说的头头是道,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内部出了内奸。

一想到有内奸的可能时,尹士彦不由想到他的那些布置,这些布置可是花了他巨大的心血,现在可能都要付之东流了,想到这里,一股不甘与绝望的情绪顿时浮上心头。

张傲秋就在此时,趁着尹士彦心神巨震的时候,神识全部侵入进去。按搜魂大法的功法,将尹士彦脑部牢牢掌握住。

开始他生怕有所失误,所以将神识全部集中在尹士彦脑部一处,等侵入以后,才发现好像太过小题大做了,遂将神识渐渐撤出,只留五成的时候,才轻松地跟紫陌及雪心玄打了个妥当得手势。

紫陌看了看面容痴呆的尹士彦,好以整暇的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慢条斯理地退了下来。

雪心玄与他擦肩而过,忍不住拍了拍紫陌的肩头,笑着点点头。

等紫陌站好后,阴无忌凑了过来小声道:“小子,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交流交流?”

紫陌装着恭敬的样子,拱手道:“前辈谬赞了。小子在这也没什么事做,随时听候前辈垂询。”

阴无忌看他那样子,知道他在调戏自己,一把锤了他肩膀一下,笑骂道:“奸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