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二章 院内比试(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不论性子还是打架,都是直来直去的主,他看着紫陌这刀,也是由衷叫了声“好”,同时右脚急跨一步,矮壮的身子向紫陌直欺过去,左手开山斧扬起,以攻对攻,而右腕一翻,使了个小巧功夫,带着斧刃平平地往紫陌腰间割去。

“当”

一声清响响彻全场。

紫陌借这一撞之力,腰肢一扭,同时脚步一错,人像游鱼一样,滑到了铁大可右手边。手中刀花一挽,直向铁大可右手划去,以小巧对小巧。

铁大可没想到紫陌反应速度如此之快,心中一惊,右手顿时一缩,以斧面挡住紫陌刀剑,左手开山斧则是斜斜地一斧砍出,这一斧又快又疾,势大力沉,显然是想逼紫陌硬拼。

紫陌知道自己不论是修为还是蛮力,都比不过铁大可,只能凭借这如游鱼的身法跟他周旋,那肯跟他硬拼?当下陌漓刀急收,脚步一滑,脚下像按了滑轮一下,向后平滑出去。

铁大可这斧擦这紫陌胸口划过,斧式凶猛,暴烈的气息带动空气,将紫陌衣衫刮地猎猎作响。

同时借助这斜砍之力,带动身子,整个人像陀螺一样旋转起来,正是那次在西北追杀张傲秋所使出来的“旋风斩”。

阿漓在旁打坐,因记挂紫陌,也偷眼观看,见此情景,尖叫一声站了起来。

紫陌此时全部精力集中在如何对付铁大可这凶猛的斧式,对外界反应已经是自我封闭,所以阿漓那声尖叫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夜无霜急忙闪到她身旁,握着她的手,直觉触手冰凉,冷喝一声:“噤声。”

阿漓求助地望向夜无霜,双眼满是担忧,夜无霜将她握着的手轻轻一捏,同时摇了摇头。

慕容轻狂此时也是往前跨出一大步,随时准备插手战局。

铁大可双斧斧刃向外,时而平斩,时而斜斩,旋转的身子,在脚步带动下,也是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就连张傲秋这样的旁观者,也搞不清楚他下一步会怎样。

同时心中暗叫侥幸,上次铁大可使出这招时,他已经有了神识这个暗中的助手,再加上一开始就借助神识破了铁大可的“旋风斩”,造成一定的心理优势,不然若是让铁大可斧式使尽,那还真是骑虎难下。

紫陌身在局中,体会更深,这股带刃的旋风好像永不停歇一样,速度又快,方向瞬息改变,而且斧式连绵,即使斧与斧之间有些许破绽,也很快被掩盖过去,当下被逼无奈,只能招招硬挡,以游鱼身法在这狭小的圈子里辗转腾挪。

一时“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待铁大可旋到第五十转的时候,双脚站定,现出真身,双斧闪电般地往紫陌头顶劈去。

紫陌这时已经无可闪避,无奈之下只好双手将陌漓刀举过头顶,硬生生挡了一记。

又是“当”的一声,紫陌应声腾腾腾地一连后退十几步,才站稳身子,紫陌杵刀站定,喘着气大笑道:“痛快,老铁,你这招当真要得,砍得我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不过我能在你这样密集的攻击下全身而退,也算不错吧?”

铁大可收斧站定,先将双斧重新插回后背,然后笑着说道:“确实。俺这可是使了全力,本以为只要二十个旋身就能搞定你,想不到你能坚持到第五十次,逍遥真气果然是韧性十足。不过若俺告诉你,你秋哥一刀就将俺这‘旋风斩’破掉,估计你也不会洋洋自得啰。”

“什么?一刀?老铁,你是开玩笑的吧?”

“哈哈,是不是开玩笑,你问你秋哥不就知道了。要是那次他不是一刀破了俺的‘旋风斩’,估计那次他也不好过。”

紫陌顾不得喘气,立即屁颠屁颠地向张傲秋跑过去,一把拉着张傲秋的手说道:“秋哥,你当真一刀破了老铁的‘旋风斩’?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好不好?”

张傲秋看着紫陌那样子,哑然失笑道:“你不要听老铁瞎吹,我那次破他这招,其实也有很大的侥幸在里面。而且我还有另外一个暗助,不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

紫陌奇怪地问道:“暗助?你还有什么暗助?”

“这个我待会告诉你。”

紫陌正待再问时,耳旁听到慕容轻狂的声音:“霜儿,就剩咱爷俩了。”

夜无霜松开阿漓的手,应声走到场中,双手一拱,叫声道:“请师父指点。”

慕容轻狂点点头,“嗯”了一声。

夜无霜双手一招,一对短刃像变戏法一样,顿时出现在她手中。

阿漓在旁边看了,忍不住叫了声“好”,声音刚出,就急忙捂着小嘴,生怕打搅了场中的夜无霜。

夜无霜知道慕容轻狂的修为比自己要高出不少,而且最终再怎么着也不会伤害她,这样的修炼机会却是哪里去找?就连自己的师尊也很少这样跟自己喂过招。

当下默运玄功,将功力瞬间提升到顶点,娇哧一声,身形化为形如鬼魅的虚无,同时双手短刃上扎下划地向慕容轻狂攻过去。

慕容轻狂当年曾无意之中救过上一代的魔教教主聂静颖,也就是夜无霜的师祖。

当时聂静颖身受重伤,就在慕容轻狂隐居的地方住下疗伤,平日无事的时候,两人也谈论一些武学修为上的事情,聂静颖也知道慕容轻狂,知他是亦正亦邪,但感其救命之恩,遂将魔教的武学细细与他说了一遍,两人互相印证,也都获益良多。不过对于慕容轻狂所问的关于魔教教址一事,则以外敌太多,不便透露为由,委婉地拒绝了。而那是雪心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后来聂静颖伤好回山,就立即闭关静修两年,这期间就是杨月华对雪心玄代师传艺。

所以慕容轻狂对夜无霜的功夫,即使不打,也能推算个八八九九,在加上自身修为本就比夜无霜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因此夜无霜那如密风骤雨般的攻击,对他还真是蜻蜓撼树,一点作用都没有。

慕容轻狂站立场中,一步不动,每次等夜无霜一招使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出手,攻击的位置却是夜无霜必救之处,即使排除以上因素,但就这眼光来说,也是端得老辣。

场中的夜无霜却是越打越憋屈,每次如行云流水的攻势,都半途而废,而且还要时刻提防慕容轻狂次次犹如神助地攻击。

半柱香过后,夜无霜知道魅影身法对慕容轻狂完全起不到迷惑的效果,干脆将身法慢下来,扎扎实实地一招一式进攻。

张傲秋在旁边观战,突然抽出星月刀,毫无征兆的一刀往慕容轻狂攻去。

慕容轻狂笑着点点头,赞许道:“不错,有眼光。”

原来张傲秋这刀,正是慕容轻狂即将要出手的前一刻,对慕容轻狂来说,张傲秋这刀恰好将他布置打乱,有点抽刀断水的味道。

慕容轻狂右手大袖一卷,往张傲秋的星月刀迎去,夜无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这样的机会,精神一振,身形重新加快,双刃化为两片银光,往慕容轻狂周身撒去。

张傲秋见慕容轻狂的大袖向自己袭来,不待招式用老,星月刀收回,脚步一错,身形犹如游鱼一样向慕容轻狂背后游去。

紫陌看到张傲秋的身法,在旁不由“咦”了一声。

此时游到慕容轻狂背后的张傲秋,星月刀刀芒尽吐,一招“撩刀式”,刀芒往其右肩攻去。

慕容轻狂又叫声“好”,当下就像脑后长了眼睛一样,右肩一沉,同时左掌拍出,迎向夜无霜的短刃,张傲秋不待夜无霜变招自救,星月刀带着一片残影,攻向慕容轻狂的左胸。

慕容轻狂被逼无奈,一个侧身,右脚不动,左脚跟着退后一小步,堪堪避过张傲秋一刀,同时夜无霜顺势转向,双刃向他右胸攻去,以便牵制其右手,给张傲秋可趁之际。

战到此时,慕容轻狂还是第一次一动脚步。

张傲秋一看夜无霜的举动,那还不明白,将神识瞬间打开,恰好感应到慕容轻狂的右脚有抬起的前兆,当即刀光一闪,往慕容轻狂的左腿出划去。

慕容轻狂“咦”了一声,只好右脚不动,左脚脚尖踢向张傲秋手腕,为了避免让他有所准备,这一脚踢得极其隐蔽,速度极快,后发先至,逼其收刀后退,同时右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正好套住夜无霜的双刃。

没想到的是,张傲秋就像未卜先知一样,不但没有收刀后退,反而是刀锋一转,停在半空,所面向的位置正是慕容轻狂左脚踢来的线路,慕容轻狂大吃一惊,急忙收回左脚,右手加大力道,将夜无霜逼退的瞬间,左手无声无息地往张傲秋右肩抓去。

张傲秋停在半空的星月刀募得弹起,刀锋直指自己右肩前面的空处,对慕容轻狂的其他攻势不理不睬,夜无霜后退一小步,又向前窜去,将另一半的攻击接了下来。

慕容轻狂心里又是一惊,若是就这样原式抓去的话,张傲秋的刀已经先一步切断了自己的左手臂,急忙收手,脚下连退两步,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见慕容轻狂退后,收刀站立,夜无霜也停止攻击,身形一闪,站在张傲秋旁边,再看双手时,那双短刃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旁边的紫陌、阿漓及铁大可见张傲秋跟夜无霜联手,居然将慕容轻狂逼退两步,也均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地看着他们两个。

慕容轻狂惊异地问道:“阿秋,你是怎么知道为师的攻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