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一章 院内比试(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众人正谈论着,辛七从外面走了过来。

紫陌这些天跟辛七混得更熟了,站起来笑着说道:“七哥,你怎么过来了?”

辛七先跟慕容轻狂见了礼,然后笑着说道:“早上下面的人通知我说你们搬过来了,我想这新宅虽然住的一应齐全,但厨房里连粒米都没有,所以就张罗了一些菜蔬跟大米过来,顺便也跟你们请了个厨子,虽然没有方总管菜烧的好,但也是手艺一流的。”

众人听他这么说,先是笑了一阵,阿漓说道:“七哥,我们虽是不把你当外人,但总是这么麻烦你,也真是不好意思。”

辛七佯怒道:“看看,见外了不是。其实这些也是城主的意思,我只是跑跑腿,你们不知道,自从秋兄弟这段时间不在,城主时常念及到,这次知道你们回来,也是很高兴,我这次来,也是想通知秋兄弟一声,有空的话,到城主府去走走。”

张傲秋连忙道:“应该的。理当去拜会一下云城主。”

辛七又寒暄了几句,因为有事,就先一步离开了。

等着辛七离开,慕容轻狂就直接去了丹房,他现在总有种隐隐的危机感,急于要开炉炼丹,好提升他们修为。

其他人没什么事,挑房间的挑房间,收拾的收拾。

阿漓则将每个人的身材用尺量了一遍,每人定做三套新衣,准备过大年。

到了晚上,张傲秋跟慕容轻狂一起对铁大可娘亲把了脉,果然如张傲秋猜想的那样,是中了****。

解这中毒,对慕容轻狂来说,还是手到擒拿,施针以后,看着脸色红润了不少,慕容轻狂有开了几服药,交给阿漓。这新宅里以前就存放了不少他们搜刮来的药材,阿漓虽然不会看病,但熬药的本事可是学到了家,不愧是当药童出身的。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几个人包括铁大可,都是一身劲装地在院子后面那块硕大的空地上集合。

慕容轻狂看了看铁大可说道:“大可,老夫没有看错的话,你的修为应该是天境中期阶段,是不是?”

铁大可对慕容轻狂是发自内心的惧怕,当即恭敬地答道:“回老爷子,俺确实是天境中期阶段。”

“嗯。那老夫就先来分配一下。阿秋,你不光在为师这里,就是在你刀宗,你也是阿漓的师兄,你就跟阿漓一组。紫陌跟霜儿修为相差不是太远,你们两人一组,至于大可么,嘿嘿,就跟老夫一组,你看可好?”

铁大可一听慕容轻狂后面那“嘿嘿”的笑声,就感到头皮发麻,结结巴巴地说道:“老爷子,俺……俺觉着吧,俺还是跟紫陌兄弟一组好了。”

众人看到他那副矮壮结实的身材,特别是那颗大脑袋上面一张满脸麻坑,下颔唇边全是铁灰色的短硬胡髯的脸,现在却露出这种小孩子的表情,不由都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轻狂也不勉强,说道:“好吧,你想跟紫陌一组那就跟他一组。记住,这次捉对一起,都要将对方当成你的生死仇人,出招毕竟全力,若是谁不尽全力,手下留情,那么老夫就对他不留情。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生死搏杀的意味,你们尽管放胆出手,老夫还罩得住这场子。”

张傲秋跟阿漓走到一边,张傲秋一看阿漓腰间的长剑,愕然一愣道:“阿漓,你用剑的?”

阿漓解下长剑说道:“秋大哥,我一个女孩子,用刀总好像不像样,我还是用剑好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也好。我刀宗本就首重心法,其他倒是其次,用刀用剑都可以。”

说完抽出星月刀对着阿漓说道:“来吧,让秋大哥看看你现在的长进。”

阿漓跟着也抽出长剑,挽了一个剑花道:“请秋大哥指点。”

说完率先发动攻击,长剑展开,漫天的剑花直向张傲秋杀来。

张傲秋一看,心里就叹了口气,这剑势看着凶猛,但破绽极多,当下双脚站定,单手举刀,待阿漓剑势用尽的那一刹那,后发先至,刀尖已经抵住了阿漓的咽喉。

张傲秋收刀道:“阿漓,你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么?这种情况我在你这个境界的时候也是这样。主要是你在用剑的时候,不知道十层力留两三层,刚才我刀尖指向你咽喉的时候,正是你旧力已尽,而新力未生的刹那,如你留有余力,至少可以回剑击挡,你明白么?”

阿漓想了想,摇了摇头道:“秋大哥,我还是不怎么清楚。”

张傲秋道:“既然不明白,那就不要想,多来几次就知道了。”

阿漓退后几步,重组剑势,这次跟上次一样,直到第五次,才回剑挡了一次,阿漓兴奋地说道:“秋大哥,我好像明白了。”

张傲秋笑道:“你明白就好。还有一点,就是你的剑势看上去凶猛,但这剑势连杀意都没有,只有其表,你还没有杀过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杀意,你试试将我当成逼死你父母兄长的凶手,这样看能不能逼出杀意来。”

阿漓顿时想起父母跟两个兄长的惨死,现在虽然有这么多人照顾,但毕竟现在十个孤儿了,不由双眼一红,对那些凶手的仇恨之意,刹那间从心底升起。

深吸一口气,长剑展开,这次比前面几次都要像样,就像一个漂亮的外壳里面填满了血肉。

张傲秋看了点点头,长刀一边随意挥挡,一边说道:“不光你要学会那些,而且你在用剑的时候,还要学会剑与剑之间如何回气,这样支撑的时间要长的多。”

张傲秋渐渐加重力道,这一加重,就将阿漓逼得气喘吁吁,刚才还是虎虎生风的剑势,慢慢变得散乱,最后完全成为胡乱挥剑,张傲秋突然暴喝一声,长刀化为一道长虹,直往阿漓当头砍去,阿漓尖叫一声,长剑横在头顶,眼睛却已经闭上,不敢再看。

张傲秋这一刀,起始凶狠,但最后落点在阿漓剑上,只是轻轻一触,张傲秋收刀说道:“你心已乱,先去休息吧。”

阿漓这才睁开眼睛,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刚才张傲秋那一刀,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只要一闭上眼睛,那道气势磅礴而又凶狠的长虹就仿佛正向自己头顶袭来。

在张傲秋跟阿漓比试的时候,剩下两对都还没有开始。紫陌是心里记挂着阿漓,总担心张傲秋会一下子收不住,将她给伤了,现在见阿漓不仅好好的,而且明显比以前要有进步,心里才暗暗送了口气。

而慕容轻狂对阿漓也是极为关心,虽然张傲秋他们四人都是他的徒弟,按理说应该不分彼此,但他们四人当中,除了阿漓,其他三个都是大门大派出身,而且还都是各自门派中最关键的人物,虽然张傲秋经此大难,但在这之前,那也是蜜罐里泡大的。

而阿漓却不同,从小就为生活所迫,跟着父母及两个兄长四处奔波,尝尽了人间酸苦,现在更是父母双亡,两个兄长也被天邪宗折磨而死,显得更是身世可怜。同样慕容轻狂从跟欧独舞闹翻以后,也是一个人浪迹江湖,四处躲藏,虽然修为高深,但这段生活中的艰辛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自然而然,这两个相同经历的人走到一起,更容易产生共鸣。慕容轻狂虽说可以一边应付夜无霜一边照顾全场,但心里却是依旧不放心,跟紫陌一样,生怕张傲秋一个收不住会伤了阿漓,所以也是驻足场边观战。

现在见阿漓没事,心里同时也是暗暗吁了口气。

慕容轻狂见阿漓坐地不起,脸色和蔼地说道:“阿漓,这次你跟你秋大哥比试,也算收获颇多。你先到一边好好打坐调息一下,顺便也将这些经验巩固巩固。”

阿漓从小吃苦长大,而且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但张傲秋的修为跟她之间的确相差太大,这次比试,特别是后来张傲秋压迫式的打法,将她体内不多的真气消耗殆尽。她本想咬牙再战的,但实在是提不起一点力道,当下拾起长剑,依言退到一边。

紫陌见阿漓退到一边,笑嘻嘻地抽出陌漓刀,双手杵刀,看着铁大可说道:“老铁,虽然你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但你毕竟追杀过秋哥,现在就借这个机会,我来来替他收点利息。”

铁大可心底本是纯良,后来跟一教二宗的人做事,也是被逼无奈,现在老娘体内的毒已解,而且通过这段时间跟紫陌他们接触,让他感受到原来这世间还是有道义的,因此对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更是痛恨。

现在听紫陌这么说,当下脸色一正道:“陌兄弟,你说的不错。你尽管放马过来,不过俺也不会留手的。”

双手取出插在背后的开山斧,一手一把,没怎么作势,一股萧杀之气就向紫陌迫去。

紫陌立马就感受到这股杀气,虽然他跟铁大可之间修为隔着两个阶段,但却是怡然不惧,哈哈一笑,右脚一踢刀身,刀尖弹起,右手握着刀柄,同时身形展开,像游鱼一样往铁大可游了过去。

铁大可看着紫陌的身法,不由“咦”了一声,失声道:“逍遥游?!”

紫陌闻言停下脚步,也是惊异地问道:“老铁,你居然认识我这身法?”

“当然认识,想不到陌兄弟竟然是南山凌霄门的人。”

“不错。啊,不管了,先打过再说。”

“好。来吧。”

两人同时发动攻击,紫陌瞬间将体内真气提到巅峰状态,化繁为简,老老实实当头一刀直劈过来。

这一刀看是平平直直,其实刀锋在空中却是成弧线形前进,只是速度太快,所以看上去就是直直的一刀。

张傲秋随着修为加深,眼界也跟着变高,他看着紫陌这刀,心里叫好的同时,也暗自留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