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章 周渔的独舞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国庆节终于到来,带虎子去老太太那打了针,然后把它扔家里关一整天。这小猫离开了卓颖就一直来讨好我,往我身上蹭,还用爪子拉我裤子。我甩给它一只花皮球让它自己玩才摆脱。

整整一天,除去吃泡面上厕所的时间,我一直坐在电脑前码字,聊天,玩游戏,看新闻,进论坛拍砖灌水。生活似乎回到原来的状态。

下午,收到卓颖的短信:臭苏通,我安全到家了。不过现在好累,有时间聊哦。我回复她:安全到家就好。好好休息吧。

打电话给龙磊。

“龙磊,那个事情安排好了吗?”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音响里传来佛教音乐《般若波罗密》。码字的时候,我喜欢听这种让我身心放松的音乐。

“安排好了,明天晚上我去找你。”龙磊那边声音嘈杂得很。

“不会在我家里吧?你姑妈知道了会把我扫地出门的。”

“不会。”

“好。你办事,我放心。”我笑着说,“你那边在干什么,怎么那么吵?”

“我和若寒在DISCO跳舞呢。”

“行啊,你倒会潇洒。不打扰你了。明天打电话给我。”

“好的。”

挂了电话,我心里莫名激动起来。终于要行动了。我记得谁跟我说过,说大学里不谈一次恋爱是不完整的大学。我看这句话得改改了,时代在进步,应该改为“大学里不去次“天上人间”是不完整的大学。”

“虎子,明晚你可得乖乖地待在家里。爸爸有重要事情要做。”我抱起虎子,抚摸它毛茸茸的身子。奇怪,它身上长肉了,不像刚开始时那样瘦了。虎子喵喵地叫,蓝褐色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不会连那事它都知道吧?

关了电脑,躺床上看《挪威的森林》,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上午十点多。怎么有股骚味儿?我感觉空气中弥漫着另类气味。抬头望见书桌上多了一座小宝塔。什么玩意?我没买过这种玩具啊。我钻出被窝。

“挨千刀的!虎子,你给我滚出来。”我大喊。太气愤了,实在是太气愤了。这该死的猫敢把屎拉我书桌上。“你给我滚出来,看我不阉了你。”大概知道有危险,虎子竟一直没看见。我穿着三角短裤手持羽毛球拍满世界寻找它。

天杀的,那可是我心爱的书桌。虽然我不经常用,可我每天都要用抹布擦干净。

不知道抽屉里面的东西被猫尿弄脏没有。我拉开抽屉,舒出一口气。干燥的。咦,抽屉里怎么有一张碟,拿出来,片名极其郁闷。《XX二十七式》。不会吧,我抽屉里什么时候收藏了这种东西,我怎么不知道。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周渔。

周渔在学校被大家称为“片王”,什么片子都看,包括XX片,而且似乎情有独钟。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看那种电影,就像不知道我非得把一个英语单词读五遍才能记住一样。更可恶的是,在别人瞪大双眼咕噜骨碌吞口水的时候他还能大谈特谈。这片子就是他大谈特谈之后给我的,还说是我未来生活的启蒙教育。我随手把它塞书桌抽屉里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张碟真的没被人发现过,而我也已经忘了它。

今天重新把碟翻出来,我不得不把它藏到隐秘的地方去,万一被卓颖发现就惨了。

“虎子,吞子弹头的,给我滚出来。”我藏好碟后又满世界找虎子这只猫。“今天决不饶你,把你另外三条腿也打断。看你还拉不拉屎。”

终于在沙发下面找到它。哼!你惨了,卓颖不在,没人能帮你。

“为什么在书桌上拉屎?”我朝虎子吼道,“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乱拉的吗?”虎子耷拉着耳朵,一副认错后悔的样子。

“你这条腿还没好,是不是还想多断几条腿。”我继续吼它,看它这样心里已经原谅它了。毕竟是畜生,不懂这些的。

“呜……呜……”虎子小声地嘀咕,害怕的可怜样。

“今晚给我老实地待家里,不然饿你七天。等卓颖回来你只剩下一堆白骨了。”我威胁它,拍拍它的头。“知道吗?”虎子似懂非懂地转着眼睛。“这次饶过你了。”

“喵”虎子马上又精神抖擞。好啊,连猫也学会骗人了,这世道。唉!

傍晚的时候,龙磊来敲门。

“这么早就去了?”我打开门紧张地问。

“没有。先跟你商量些事情,怕你不懂行规。”他小声地说。

“很危险吗?你这副表情。”

“呃~~你以为做这种事很光荣是吧?要不要跑大街上去吆喝,说我们今晚去天上人间。”龙磊对我侧目,很藐视似的。

“哎,我们乡下人,不知道有这么多规矩,还请你不要见怪。”我反唇相讥,跟我斗,你小样还嫩着点。

“苏通,你们小两口日子过得挺优哉吧?”龙磊进门提起屁股砸沙发上。

“放屁。别小两口说得这么熟。如果卓颖在这里你早被拖把打出去了。”

“哇,校花还是个母夜叉?呵呵……”龙磊总是笑嘻嘻的。

“说正经事,有什么规矩?”我倒是对今晚的事比较关心。

“你先告诉我你的要求吧。”龙磊跷起腿说。

“这个,我从来没干过。怎么知道。你把所有该说的不该说的全告诉我得了。”

“这样也行。”龙磊点点头,“其实这个也分档次的。”

“哦!你去过几次?”我突然兴奋起来。

“这个,”龙磊搔搔头,红着脸。居然害羞了。

“嘿嘿,你够牛的啊?”

“牛你的头、!”

“苏通,你真的是第一次?”龙磊不相信地问。

“肯定的,如假包换。”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