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章 惊获敌踪(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在一旁听了迟疑道:“阿秋,会不会是你家人在岭南啊?”

张傲秋摇摇头道:“不可能,我以前曾问过师父我家在哪里,师父说我是一个孤儿,那年师父还年轻,一人云游江湖,正好碰见一伙歹人围攻一辆马车,周围死了很多人,师父看不过眼,遂出手将那些歹人全部杀死,然后彻查了现场,没有一个活口,后来师父将人掩埋,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马车里婴儿的哭声,才将我抱出。唉,我都不知道我父母长什么样子。”

说完扬天长叹一声,意兴阑珊地说道:“这世上长的像的人多的是,也不见得都是血脉亲人。”

夜无霜听了眼圈一红,低声道:“我跟你一样,我也是我师尊抱回来的。”

两人对望一眼,均有同时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却使得他们两人的心又更加靠拢了一些。

紫陌看着他们俩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不由想起自己的双亲,现在他们均在,比起张傲秋跟夜无霜又不知道幸福多少,但现在自己赌气离开,却使得他们不能一起同享天伦之乐,心里也满不是滋味,陪他们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铁大可虽然是老粗,但也懂得转弯,他看眼前三人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呵呵笑道:“你们也不要难过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俺们还是早点赶路吧。”

一语提醒了三人,紫陌起身汇了账,又让小二切了十好几斤卤熟的牛羊肉,外加两大包大馍,顺便还带了几斤酒,由于剩下的路全是山路,只好将马车寄存在客栈里,紫陌照足给了押金,又额外打赏了一锭银子,喜得老掌柜的眉开眼笑,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将马照顾好。

三人出了客栈,由夜无霜带路,折返往南,往前面的大山赶去。

四人均是山中长大,等进了山林,就如同鱼儿入了水,加上夜无霜又心忧雪心玄,所以一路疾驰,中途只是略微休息了一下,就又接着赶路。

到了傍晚,几人选了处视野通透,同时又隐蔽、避风的高处。张傲秋拾来柴火,麻利的生起了一堆篝火,几人围坐在篝火旁,吃着牛羊肉,喝着酒,说说笑笑,早上的那点阴霾也早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吃完后,几人各自打坐调息,以补充白天消耗,为了安全起见,三个男人轮流守夜。

到了后半夜,轮到张傲秋值夜,他将打着呵欠的紫陌替换下去后,一个人坐在篝火旁,看着眼前明灭不定的篝火,不由又想起了今早那个黑衣男子说的话,若自己父母还在人世,那他们又是什么样子?又是做什么的?现在会不会也想起他?

各种思绪纷乱而来,一时心里不由痴了。

正想着心事,突然,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从他左手边隐隐传来,张傲秋迅速将篝火扑灭,双手连挥,将飘散到空中的青烟挥散,然后又侧耳细听了一下,还真是脚步声,而且从地面轻微地震动看来,来的人还不少。

张傲秋正想着要将紫陌他们三人叫起来,这三人已同时惊醒,来到了他身旁,均是一脸警惕地望着左边黑漆漆的夜空。

静静等待了一会,那群人来到了他们脚下空地。

张傲秋借着夜色,悄悄伸头往下望去,这群人排成长长一队,每五人一排,都没有点火把,好像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张傲秋默默地数着数,等他数到快六百的时候,陡然一声悠长的夜枭声远远传来,听上去大概是从两三里地远处发出,声音不大,但却能听得清清楚楚,可见此人功力高深。

正在疾行的队伍停了下来,接着有一人骑着马沿路赶过来,一边赶一边低声招呼道:“就地安营,就地安营。”

张傲秋借着夜色往后望去,队伍连绵不绝,后面似乎还有不少人。

队伍闻言立即打散,各自忙各自的,扎营的扎营,做饭的做饭,分工明确。整个场地,除了偶尔的马嘶声,还有不断的打桩声及轻微的做饭声以外,没有听见一声互相交谈的声音。

三人缩回身子,互相对望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茫然跟不解。

又耐心等了一个时辰,下面已经寂静无声,几人伸头看了看,前面的空地上已经扎起了好几百个帐篷,还有数十个帐篷就安扎在他们脚下。

而稍远处,数十队巡夜的人已经开始满场走动。场地上漆黑一片,一点灯火都没有,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张傲秋拉了拉三人,悄悄地往后退了几丈远的距离。

紫陌疑惑地轻声说道:“这群人深夜赶路,而且一个火把都不点,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张傲秋不答他,转头对夜无霜问道:“霜儿,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离你们那还有多远?”

夜无霜低头想了想道:“大概还有四百多里的样子。”

遂即醒悟过来,惊呼道:“阿秋,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为了对付我师尊她们而去的?”

张傲秋抬头看了看天色,点点头道:“他们前行的方向与我们相同,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顿了顿接着断然说道:“我要下去看看。”

夜无霜一惊,一把拉住他的手,骇然道:“阿秋,这太危险,他们人太多了,你会被发现的。”

紫陌在旁也说道:“是啊。不如我们现在立马赶路,以我们的脚力,四百里地应该大半天就可以赶到,应该比他们快上不少,那时候也能及时知会霜儿她师门的人知晓,用不着冒这个险。”

张傲秋摇摇头道:“假设我们猜想的是对的,但我们连他们有多少人,其中高手有多少,有什么准备跟打算都不知道,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不冒点险,怎么能有把握。”

夜无霜急道:“可是……。”

张傲秋拍拍她的手,又指了指自己脑袋,意思还有神识可以帮忙,接着柔声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我走后,你们往后撤离五里,以一个时辰为限,到时候我会到那里去找你们。”

说完收敛功力,匍匐在地,如一尾壁虎一样往下游去。

夜无霜紧张地看着张傲秋离去的方向,紫陌拍拍她肩膀说道:“霜儿,我们还是按阿秋说的办吧,你在这里不走,只会让他担心。”

夜无霜望着紫陌,担忧地问道:“阿陌,他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紫陌安慰道:“他又贼又阴,你什么时候看他吃亏过?”

夜无霜听紫陌的语调,勉强一笑,心中担忧不减,但最后还是同他们一起往后撤离。

张傲秋一路往下,将神识打开,顿时方圆十丈范围内的情景清晰地出现在他脑海里。

他时而停顿时而有快速爬行,等到了下面场地,才慢慢站了起来,像一个幽灵一样,在帐篷件穿梭。

正当他要往中间走的时候,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陈兄,我怎么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们青龙帮还有周边的铁砂堂,兄弟会及蓝鹰帮全都召集过来了,而且都是倾巢出动,这就将近三千多人,而他们一教二宗的人也只有这个数。现在要攻打魔教,是不是让我们先上,好当炮灰啊?”

张傲秋闻声停了下来,隐在暗处,竖耳细听。

只听另外一个声音轻声道:“你才有这种想法啊?我早就这么想了,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了,谁叫咱们家人在人家手上了。你看,连咱们帮主,还有那些堂主都被捉过来了,我们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先前的声音说道:“我孤家寡人一个,出来走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想着有什么好报了,只是我们这跟魔教干起来,万一我们群军覆没,那咱们那些地盘跟钱财不都归他一教二宗的人了么?”

另一个声音没好气地说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难道想逃跑不成?”

“我跑了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走到哪都是家,只是陈兄你们……,唉!”

“你说魔教到底是什么样子?这些年外面也是传的有鼻子有眼儿的,有说他们是好人的,也有说他们无恶不作的,但我想不管是好是坏,人家这么大一个帮派,也有几百年历史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咱们这三脚猫的功夫,估计还不够人家砍得,就连咱们帮主,平时不知道多牛逼,但也就是个地境中期的样子,你说那一教二宗的会不会派高手过来?”

“这个我哪知道,不过这两天我偷偷观察了一下,住在这中间的几顶帐篷,就是黄颜色的那几顶,里面的人好像很神秘,平时都是坐在马车里,直到扎营好了,才匆匆下车,钻进帐篷里就不出来了。”

“这个你怎么这么清楚的?”

“嘿,你知道我这人白天根本睡不安稳,这两天都是晚上赶路,白天睡觉,就像做贼一样。我白天睡不着,出来溜达,特意看了那几顶帐篷,反正一白天都没看见人出来,吃的喝的都是专人送进去的,所以在每次扎营的时候我特意留心了一下。”

“哦?搞的这么神秘,难道那些人就是高手?”

“或许吧。对了,上次我们一起去逛窑子的那个小翠你还记得么?”

“小翠?哪个小翠?老子上了那么多女人,那能个个都记得的?”

“哎呀,就是那个胸部超大的那个,上次我们还特意点过她的。”

张傲秋知道再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遂悄悄地退了出去。

(PS:最近一段时间一边上班,一边备考,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但傲霜陌漓还是坚持每天至少一更,不过每天都要写到很晚,还有一些存稿,以防那几天实在没时间也能应付,朋友们,大大们,你们能给傲霜陌漓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