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九章 飞跃吧,真经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帆松了口气说道:“看来此地不能久待了,这一闹恐怕我的家人很容易就能找到这里”。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凡公子在里面吗 ?在下司徒家的司徒胜,带了几位同道中人,希望与公子共赏风月“。杨帆微微一愣,便知道几人是来摸自己低的。

“好啊,正感觉一个人无聊呢,进来吧”。

房门打开,六个人青年走了起来,杨帆起身回礼,那司徒胜对着门口的伙计道:“今天我们与凡公子要彻夜畅聊,其他人就不要上来了”。那伙计连忙点头称是。

杨帆知道这是他们怕自己跟他人接触。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林公子,这位是华公子。。。。在下司徒胜,很荣幸认识凡兄弟。

“大家既然能够见面,那就是缘分来坐下喝酒。杨帆豪爽道,吴千识趣的退到了一边,等待吩咐。

几人见杨帆为人随和,心中也很高兴,逐渐的就开始攀谈起来。”凡兄,可是缺钱,如果不嫌弃我愿送一些给公子,为何要拍卖秘籍呢,岂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司徒胜突然道。

”哈哈多谢司徒公子美意,我本已有修炼功法,留着无用,正巧从家出来急,没带多少盘缠,所幸就卖了,如若以后有需要,定向司徒公子讨要。杨帆的话让几人一惊,已有修炼功法难道是地阶,不然不会这么不在意玄阶功法。

“哈哈哈,还是凡公子洒脱,视宝物如粪土,大家还不知道吧,凡公子今日还卖给了丹药坊一个二品丹方呢,名为洗髓丹,听说此方可是上古丹方,可惜只卖了区区150万金币,真是便宜了丹药坊“。那位林公子扼腕叹息道。

”什么,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有正在喝酒的连酒水都喷了出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杨帆,心中都想着,这家伙是真傻X啊,妈的自己家族要有,给多钱都不能卖啊。

杨帆心里也是一惊,自己在丹药坊的事情,做的可以说是非常隐秘的,这才多大一会,这位林公子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看来他的身份不简单,另一方面也说明,各大实力都有暗线在对方家族。

”哎呦,都是家里的,不值几个钱,能卖钱就行,玩的爽就行,哈哈“杨帆如败家的纨绔子弟一样张狂的笑道。”那公子的家里真是实力雄厚,这都不在意,我等不能比啊”。这是几人的真心话。

“什么实力,你们都错了,我就是从山里出来的农村孩子,没见过世面,让大家见笑了,来,别聊不开心的,喝酒。杨帆装醉的吼道。

几人都连连举杯,都说有空让杨帆到家里坐坐,到时候好好聊聊,直到圆月高挂,清风徐徐,他们几人才一起离开。

杨帆又喝了一杯酒,每人发了10个金币,打发舞姬走,几个姑娘笑的合不拢嘴,连连道谢。

吴千连忙扶杨帆,“吴大哥我没事,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今天辛苦你了,一点心意别推辞,10枚金币递了过去”。见杨帆这么说,吴千也没推辞,收下金币就起身告辞。

杨帆松了口气,坐下吃起饭来,这几天装的,比自己修炼一年都累。深夜,枫城里一座豪华的院落中,此时灯火依然通明,此处位于城中心地带且府邸的庞大有震慑四方之感。

此时在书房里,一个青年正在给坐在上首的中年人汇报什么?如果杨帆在此的话就会发现,面前的青年正是姓林的公子,“父亲,孩儿推断此人,应为隐世宗门,并且精通炼丹一道,不过应该是偷跑出来的,在枫城待不了多长间。

“嗯,中年人点点头”根据提供的消息,你推断的可能性最大,唉,本来还以为此人是得到了某个远古遗迹,是个暴发户呢,真是可惜,宗门子弟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

这些人一心修道,实力异常强横,虽然国主不满这些人在世俗界培养势力,但他们底蕴强横,国主也无可奈何,这些年王国虽然大力兴建学院,培养人才但与他们比起来还是有些弱小,那中年人说到这里很是无奈。

那林公子听了这些很是震惊,没想到还有这些内幕,此时此刻,林枫城内许多家族都在进行着同样的对话。至于杨帆在一顿狂吃后,已经睡着了。一夜悄然而逝。

狂风吹开窗门,仿佛在兴奋的迎接朝阳,杨帆也在振动中清醒了过来,看着天色已亮,洗漱一番就向着丹药坊走去,他要取回剩下的丹药,来到昨天的客厅,还是那个叫小琴的女孩接引他。

现在的小琴已经是一楼的领班,所以很是感激杨帆,见杨帆到来,就亲自过来招待杨帆。对于此杨帆也替她高兴。

盏茶时间,三个老者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昨天哪位,”不知丹药准备的怎么样了,我现在急需,“杨帆开门见山的说道。

那三人的脸色略显尴尬,白胡老者看见杨帆整个人成了黑人后,略微一惊,但也没有多问,开口道:“小友丹药不是问题,只是你给的丹方,不成丹啊,我三人一夜轮流炼制可就是不成丹”。

说完老者老脸一红显然买人家丹方,又请教他人炼制诀窍,这是很无理要求,不过没办法时间紧迫,他们要赶在拍卖会之前,将丹药炼制出来,然后在拍卖会上打响此丹的名头。

杨帆一听也是心中一惊,暗道不会是清源丹师晃点我吧,然后不动声色的道:“这有点过分吧,一锤子买卖,你情我愿,我卖丹方已经是违背家里的规矩了,这要是在说出炼制诀窍,那我回去不被骂死“。

三人闻言,心中冷哼:”丹方就敢卖,功法也敢卖,要骂死早骂死你了,还怕这点小事,不过是想要钱而已“。白胡老者不动声色的笑道:“公子说的是,我们几个要求有些过分,要不这样我们在多给公子10枚精元丹如何?。

“忽悠我呢,10枚虎髓丹,成了我就破着被骂,给你们说了,唉,谁让我这人心肠好。。杨帆很不要脸的说道。

旁边的小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感觉气氛不对,赶忙止住。三个老者也是脸色难看,眼中有隐隐杀意流露,不过想到眼前人的背景,只能咬牙同意。

杨帆手心全是汗,他可是感觉到这三个老家伙的杀意,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看着几人同意,他心中松了口气,笑着道:”爽快“。之后三人说出了炼制时出现的问题,杨帆照搬清源丹师的笔记内容,一一解答。

这让三人茅塞顿开,眼神中都流露出恍然之色,看着年纪轻轻的少年,出满了震惊,如此年纪就这么精通药理,就算他们三人也达不到如此高度,他们更加确定杨帆的背景不简单,背后师傅的炼丹之术深不可测。

明白原因后,三人就让人去拿丹药,这时白胡老者又笑眯眯的道:“凡公子,今天丹药还需110万金币,你看是不是先把钱解决一下,当然如果公子缺钱,我们丹药坊同意拿丹方抵账”。

说完三人的眼睛放光的盯着杨帆。看着面前的三人,杨帆心里一阵暗骂,这三个老狐狸,还想从我手里骗取丹方,其实杨帆现在也为难,还差三十万的缺口,除非那本功法能够卖出超过三十万的价格,但他心里没谱。

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丹方我是不敢在卖了,不然家里不会绕了我。三人闻言都有些失望,他们之所以搜集虎髓丹,就是想着对方没有金币,便使用丹方抵债。

“就用这四份东西抵金币吧”,说着杨帆扔出了四个木质盒子。

白胡子老者虽然疑惑,但还是打开了盒子,一眼便认出了盒中的灵药“竟然是清心草,兰玉花”几乎是同时三位老者喊出了灵药的名字,不过他们很疑惑,这么名贵的灵药,竟然会用如此普通的木盒盛放。

看到他们的疑惑,杨帆随意道:”这是我离家途中遇见的,看着值点钱,就找木盒给存放下来,几位这东西对于炼丹师的作用,不用我多说了吧“。

三人连连点头,感叹杨帆家低的雄厚,这时所需的丹药都取了过来,杨帆主要看了眼虎髓丹,确认无误后便收了起来与几位丹师寒暄了几句就返回了酒楼。

这次来枫成的目的总算完成了,至于功法说真的杨帆还真不在乎,钱有的花就成,此时杨帆的心情大好,回到酒楼点了最好的酒菜大吃了一顿。

酒足饭饱,就又开始修炼起来,这次他直接将几十枚虎髓丹送入口中,他要毕功于一役一次性突破,杨帆可不想在受一次刮皮之苦,随着功法的运转,折磨再次开始。

日落日出,一天一夜过去,现在的杨帆全身黑色,眼睛鼻子流动的血液已经凝固,一阵轻微的破碎声传出,外表的结痂开始脱落。

杨帆松了口气,脏乱的脸上露出了喜色,他终于成功进入四重了,黄褐色元气变得更加浓郁了。

杨帆知道自己的实力变的更强了,而且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质的飞跃,防御里惊人。

杨帆旋即拿起寒冰剑划了一下,仅在上面留了个白印,这让他吸了口凉气,寒冰剑比普通宝剑要锋利的多,竟然才能留一个白印,这让杨帆兴奋的不得了,这些丹药总算没有白费。

可随即又想到自己的模样,杨帆又是一阵郁闷,这让他以后怎么见人,不过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当即不在想,对外喊了一声上菜,他准备用完餐,就出去参加拍卖会,等拿到了钱就赶快离开。

一个月的挑战日就要到了,如果人不在就相当于认输,他可不能让展宏博钻了空子,咦,杨帆突然发现自己的皮肤又恢复了正常颜色,略微沉思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运行功法才会出现炼体的作用。

旋即他又反复的测试起来,直到菜端了上来杨帆才停下,一顿狂吃后,杨帆穿上一身黑袍,面具早就在叫菜之前带上,来到万宝楼直接被引到了贵宾间。

今天的万宝楼真可谓是人满为患,各大世家,甚至万里之外的郡城,都有人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