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九章 岭南张家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几人又坐了一会,酒菜上来了,赶了一天的路,几个也都是饿了,埋头吃喝起来。

那边几个行脚商早已吃完,正喝着茶聊天。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最近发生一件事,你们可知道?”

在他左手边那人拿着牙签剔着牙,没好气地接道:“这荒山野岭的屁地方,能有什么鸟事发生?”

先前说话的那人道:“谁说这是荒山野岭的屁地方,这里可是藏龙卧虎,高人多得是。”

左手边那人凑了近了,调侃道:“照这么所,你还成大人物了?那你说说,这里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哼,你不要这幅瞧不起人的模样,我也没说我是什么大人物,这事我也是在前站听别人说道的。”

左手边那人不耐烦地说道:“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啊,真是的。”

先前那人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神秘地说道:“我听说连云城堡堡主决定在三月二十日那天,对所有的江湖同道公开展示一株雪灵芝,这株雪灵芝听说可是从黑月林里采来的。”

“雪灵芝?”

“不错,虽然我不知道什么雪灵芝,但从连云城堡这番动作来看,应该是个大宝贝。”

“大宝贝?不可能吧?这要真是大宝贝,还不早就藏着掖着生怕别人知道,哪还会拿出来搞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先前那人稍稍头道:“你说的也对啊。不过这都是我听来的,也做不得准。”

“就是,流言有几个准的。这西北西南一带,数得上数的就那么几个,就像连云城堡,还有魔教,对了,魔教这些年可是大出风头,也做了不少惠及我们老百姓的事,这都是好事啊,我真搞不懂,为什么要叫他们魔教了?”

张傲秋早就将神识偷偷打开,一直注意邻桌的一男一女,当那行脚商说道魔教的时候,那黄衣女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心里不由感到奇怪,当下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黄衣女子也是警觉,张傲秋眼神刚扫过去,她就回望过来,那黑衣男子看她扭头,也跟着看了过来。

铁大可三人感觉有异,均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那黑衣男子眼中精芒一闪,遂又收回,露齿一笑,友好地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张傲秋等人也是回礼一笑,然后回过头自顾吃喝起来。

众人用过餐,一同举步上楼。

张傲秋跟夜无霜一间,紫陌跟铁大可两人各住一间。

进到房间里,张傲秋说道:“霜儿,楼下那一男一女你可有什么印象?”

夜无霜皱着眉头,露出思索的模样,半响过后摇摇头道:“还真没什么印象。”

张傲秋道:“那黄衣女子在听到魔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明显得颤抖了一下,说明她对你们是熟悉的,这种情况要么是有恩,要么是有仇,如若你真的没有印象,这件事回去后要好好问下你师尊,我总觉得这两人不简单。”

夜无霜点点头道:“我教树敌太多,因此前几代教主都是以守成为主,唯独师尊不同,这些年我教确实是做了些大事,就像那几个行脚商说的,对他们有所惠及,但惠及他们的同时,也可能得罪了一些其他人,这两人说不定也是我教得罪的人其中一个。”

张傲秋感叹一声说道:“霜儿,有很多事情都是事在人为,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到。”

说完坏坏一笑道:“娘子,请就寝。”

夜无霜听了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顿时两颊透红道:“就寝你个大头鬼,个小色鬼。”

张傲秋将夜无霜一把搂在怀里,蹭着她柔软的发丝笑道:“娘子,今晚就算你不愿意跟为夫就寝,怕也只能如此了。”

夜无霜也是**湖了,张傲秋的意思她一听就明白,他们假扮的本就是夫妻,这晚上不睡一张床,若是有心人知道,可能立马就会拆穿,但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闺女,跟一个男人同睡一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深爱的人。

夜无霜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只觉得胸口心跳得好像要蹦出来一样。

张傲秋将她拦腰抱起,夜无霜低声惊呼一声,将头埋在他胸口,急忙说道:“阿秋,不要……。”

张傲秋看她那样子,贼笑道:“霜儿,不要什么啊?”

夜无霜不敢抬头,空出一只手一个劲地在他胸口锤着。

张傲秋将她鞋子跟外衣脱掉,然后又将她脸上的易容妆清洗干净,夜无霜等他做完这些后,一溜地钻到床里面,背对着张傲秋,将被子盖得死死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张傲秋洋洋得意地脱掉外套,钻到被子里,手伸到夜无霜颈下,然后将她身子扳了过来,夜无霜枕着张傲秋的胳膊,头埋在他胸口上,一直不敢抬头,蜷着的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张傲秋闻着她清幽的处子香味,轻轻拍拍她的背,闭着眼睛,凝神静气,过了一会竟然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夜无霜就起了床,张傲秋见她起来,也不好意思再睡,只好跟着起了床,夜无霜坐在桌子旁,始终不敢抬头看他,张傲秋见她那样子,笑着说道:“霜儿,你是不是以后都不敢看我了?”

夜无霜想起昨晚的情景,脸色更红,轻声说道:“谁说我不敢看你了?我又不怕你。”

张傲秋用手勾起她的下巴,一张嫣红的俏脸呈现在眼前,一双灵动的眼睛却是眼神闪烁,张傲秋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夜无霜嘤咛一声,靠在张傲秋怀里,两人就这样相拥坐了一会,门口传来敲门声,张傲秋起身开门一看,正是紫陌。

紫陌大头从打开的门缝伸了进来,看见夜无霜坐在桌子后,望着她意味深长地一笑,夜无霜本就正害羞在,看见紫陌那副贱笑,就像被现场活捉的小偷,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有……什么好笑的。”

紫陌挤了进来,摇晃着脑袋,一副欠揍的模样,笑着说道:“我可没笑什么,我只是在想昨晚良辰美景,月黑风高,两小无猜,恩恩爱爱……。”

正说着,眼前白影一闪,紫陌伸手一抄,将夜无霜扔过来的茶杯接在手上,装着慌张的样子说道:“霜儿,你怎么了?我还没有说完了。”

夜无霜尖叫一声:“紫陌,你想死了是不是?”

打闹了一会,紫陌将两人又重新易容了一番。

几人汇合后一起下楼,昨天的那一男一女已经坐在了桌子边,看见他们几人下来,黑衣男子站起来说道:“各位兄弟,往来都是朋友,不如一起吃个早餐吧?”

张傲秋几人诧异地互望了一眼,谁都没有想到那黑衣男子会主动示好,张傲秋沉吟了一下,随即拱手说道:“相请不如偶遇,只是怕打搅两位倒是。”

黑衣男子让出位置,笑着伸手一引,张傲秋等人跟着依次坐下,小二端来一盘大馍,每人一碗稀粥,还有几碟西北的酱菜。

黑衣男子抓起一个大馍,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几位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张傲秋笑着说道:“我们趁着大过年的消停,所以就出来逛逛。不然开年以后又要忙了。”

黑衣男子道:“离水沿岸有那么多美景,你们怎么不到那边去转转,而是跑到这偏僻的位置来了?”

紫陌见他刨根问底有点像套话的样子,双眼一翻,不耐烦地说道:“我们要到哪里去并不关你的事吧?”

黑衣男子被紫陌这么一腔,也不生气,耸耸肩笑着说道:“几位不要误会,在下只是随便问问,若是不方便说就算了。”

张傲秋呵呵笑道:“也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是这样,我们本就住在离水边,那边的地方基本上都逛到了,我跟内人一直都听说北方粗狂豪爽,所以就特意过来逛逛。不知两位这又是要到什么地方去?”

黑衣男子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没有什么具体目的地,雪怡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黄衣女子白了他一眼道:“我又没要你跟着我,我早就跟你说过叫你离我远点。”

说完气冲冲地离桌而去,张傲秋几人看得面面相觑,黑衣男子看着黄衣女子离去的方向说道:“算了,走就走吧。本来我是想跟她一起将她那套剑法偷学到手后再离开的,现在看来是搞不成了。”

说完那双如鹰隼一般的眼睛盯着张傲秋看了一会,站起身来说道:“这位兄弟,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张傲秋闻言诧异地看了看他,见他没有什么恶意,遂点了点头,起身跟他一起来到门外。

到了门外,黑衣男子回过头来,看着张傲秋说道:“虽然你脸上易了容……。”

张傲秋没想到脸上的易容会被他看穿,心中一惊,戒备地后退一步,那黑衣男子见他那样子,连忙说道:“你不要误会,既然我当你的面说出来,就证明我没有恶意,是吧?你脸上虽然易了容,但大致轮廓还在,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张傲秋不置可否得“哦”了一声,黑衣男子知道他不信,耸耸肩道:“反正我是说了,信不信由你,不过若你那天有空,可以到岭南张家去看看。好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相见一日。”

说完哈哈一笑,冲张傲秋挥挥手,掉头大步离开了。

紫陌见张傲秋若有所思地走回来,好奇地问道:“阿秋,他找你出去说了什么?”

张傲秋摇了摇头说道:“他说我长得很像一个他认识的人,还让我到岭南张家去看看。”

“岭南张家?那是什么地方?咦,不对啊,你可是易了容的,他……?”

“他已经看出我易了容,紫陌,看来你的易容术还不到家啊。这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