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九章 恩威并施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初始还以为自己太过伤心产生了幻觉,抬起头茫然四望。

张傲秋看着她脸带梨花的样子,心里更痛,几步上前,又喊了声:“霜儿。”

夜无霜这才转过头来,只见真是张傲秋,不由心中大喜,小嘴却是一扁,“哇”得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跑,一把扑到张傲秋怀里,双手将他腰死死抱住,再也不松开。

张傲秋见过她古怪精灵的样子,见过她端重威严的样子,也见过她杀人不眨眼的样子,但现在如此痛哭的样子,却是头一次见到。

而她这样地痛哭,却是因为担心他。

想到这里,张傲秋不由心中一阵愧疚,反手将夜无霜紧紧搂住,喃喃地安慰道:“霜儿,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夜无霜不管他,只是一个劲地哭,慕容轻狂在旁边看了摇摇头,悄悄地闪到了一边。

过了好一会,夜无霜才发泄完毕,抬起头看着张傲秋,双眼已经哭得红肿。

张傲秋腾出手,将她脸上的泪水轻轻擦拭干净,笑着说道:“霜儿,你再哭可就不好看了。”

夜无霜一把推开他,大声说道:“张傲秋,以后再也不准你一个人做这种事。”

张傲秋连忙说道:“不做了,不做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做了。”

“你发誓!”

“好,我发誓,要是以后我还一个人做这种事,就让我不能讨霜儿做老婆。”

夜无霜听他这话,忍不住“噗嗤”一声又笑了起来,骂道:“也不知羞,谁跟你做老婆。”

张傲秋见她笑了起来,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上前拉着夜无霜的手问道:“霜儿,你不是跟师父回去了么?怎么又跑回来了?”

夜无霜说道:“师父早就知道你要做什么,等你离开后,我们就从另一个方向赶到这里,本是想在你支撑不住的时候就出手帮你的,没想到还没听到打杀声,却听到了‘轰轰’的巨响,当时我就想过去看看,但被师父拉住了,说你鬼点子多,一定会没事的,让我安心等待,谁知等了一晚,也没看见你出来,人家……人家以为你已经没了。”

说完又抽泣起来,张傲秋连忙安慰道:“那‘轰轰’的巨响确实是我搞出来的,我那时早躲得远远的。你看我现在毫发无损,而且还在那阴阳矿洞里将能量吸了够,不然我早出来了。”

慕容轻狂见那边没有哭声了,试探着伸出头,见两人手拉着手正在说话,轻轻咳嗽了两声,两人见他过来,连忙松开手。

慕容轻狂脸色严肃地走过来,看着张傲秋,突然凑到跟前问道:“阿秋,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张傲秋看着他脸上丰富的表情,笑着说道;“师父,边走边说?”

红日阁。

杨月华收到到红日阁大殿一聚的消息时,还以为只是跟往年过年前一样,发发红利,说说恭喜吉利的话。

等她赶到大殿的时候,才发觉平日空荡荡的大殿,今日却坐的满满当当,不仅各堂堂主到了,就连长老会的长老们也到了。

杨月华不由心中一突,一种不良的预感涌上心头,迈入大殿门槛的右脚犹豫了一下,但她很快镇定下来,按往常一样从容走了进去。

当大殿里的众人发现她走进来的时候,先前还是小声说话的嗡嗡声,突然一下子静了下来,真是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向她看过来,杨月华看到此情景,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心里一阵一阵地紧张,脑内一片空白,茫然抬头望去,只见那座梨花大案后,雪心玄正端坐在靠椅上,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同样直勾勾地看着她。

杨月华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一身轻身功夫再加上一手“追月剑法”,在江湖上闯出了“凌波仙子”的威名,这“凌波仙子”的名号一是说她一身轻身功夫冠绝天下,二也是说她年轻时美貌如仙子。为人性格刚直,说一不二,只是在今天这个场合,居然没来由的一阵心虚。

刑堂堂主阴无忌站了起来,以他那特有的阴沉的声音说道:“大师……,杨月华,你可知罪?”

杨月华心中一凉,知道这事多半是已经暴露了,但仍然故作镇静地问道:“阴师弟,我有何罪?”

坐在雪心玄下边左手第二张椅子上的白衣女子站了起来,柔声说道:“大师姐,小妹会搜魂大法一技,你是知道的。”

杨月华转过头来,淡淡一笑道:“那又怎样?”

“前日阴师弟跟韩师妹在山下抓获了一姓罗,一姓秦的两个人,还有四五十个黑衣人。当天晚上,小妹就对那罗、秦二人施展了搜魂大法。”

顿了顿本想接着说下去,但想了想觉得再也无话可说,遂摇头叹息一声,坐了下来。

这白衣女子名叫甘慧英,在雪心玄师兄妹中排行第二,专攻奇门遁甲,搜魂大法是她最拿手的一项本事。

杨月华知道阴谋已经败露,最后的一丝侥幸也被打击的荡然无存,不由垂下头,脸色惨白。

右手边一个灰袍老者看着她这样子,叹息一声说道:“不错,月华,慧英施展搜魂大法的时候,我们长老会的每个人都在场,看的,听的都是清清楚楚。月华,老夫真没有想到,你天赋资质过人,江湖地位也有,却到临老的时候做这种阴谋篡位的事,这可是叛教的大罪啊。

本教在心玄地带领下,不论声望、实力都比以前大有提高,这点甚至比你师尊都做得还要好,这个你也是看得到的。现在本教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你却来这手,不要说你没坐上教主之位,就算你用那些手段坐上了教主之位,你认为我们长老会这么多长老会同意你么?到时候又是教内纷争不断,然后给外敌可趁之机,月华,你有想过没有?”

一时大殿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另一个青衣老者幽幽地说道:“当年你师尊本是想将圣女一职交付于你,因为那时候你的天赋跟威望都已很高,甚至让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佩服不已。

但你性子太过刚直,后来闯下几次大祸,虽然你后来将功补过,甚至功大于过,但是教主一职,关乎到教内所有人,不能只按自己的性子来处事,所以你师尊将任命圣女一事一拖再拖。

后来她本想将这圣女一职传给你其他的师妹的,但她知道你性格高傲,怕你伤心。

后来临老收了心玄这个关门弟子,在她闭关的那两载,还是你代师传艺。她出关以后,见你们师姐妹情如姐妹,亲如母女,再加上心玄处事稳妥,天赋亦高,思索再三,才将圣女一职传给她。你师尊每每跟我们说起此事,都觉得愧对于你。

这次我们长老会在知道确确事实后,因你是本教大弟子,江湖地位很高,而且在小辈面前也是德高望重,正因为如此,影响跟危害也越大。

我们当时一致认为要将你严惩,但你小师妹极力反对,甚至为你祭出了教主令,请求我们对你网开一面,月华,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杨月华听了心头一震,正如青衣老者所说,她这种行为,只要暴露,就是叛教的大罪,将要受到严刑而死,没想到最应该同意此事的雪心玄却会为她极力求情。

不由茫然地抬起头,向坐在上面的雪心玄望去,刚抬头,正好看见雪心玄一双清亮的眼睛正目光复杂地看着她。

雪心玄站起身来,走到案前,柔声说道:“大师姐,小妹就请你到后山静思几日可好?等大师姐哪天想透了就哪天来找我,小妹随时等候你的到来。”

杨月华看着这个一身红衫的女子,神情一阵恍惚,仿佛又看到那个七八岁跟在自己后面寸步不离的女孩儿,想起以前师尊对自己的教诲及疼爱,不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低声道:“杨月华罪孽深重,愿受教主处罚。从此“凌波仙子”从江湖上除名。”

雪心玄上前几步,将杨月华从地上扶起,柔声道:“刚才那番话,小妹不是以教主名义说的。”

说完背着双手往前又走几步道:“我教被外界称为魔教有两三百年,当年第三代师祖曾发毒誓,一日我教不能凭自己的本事走出这大山,这魔教的名字一日不改。

大师姐,你“凌波仙子”的威名足以震慑一帮宵小,小妹希望你静思过后,依然能出山辅佐小妹,我们会同大家一起,来完成师祖的遗愿。

但若是你就此沉沦下去,待你百年以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师尊?大师姐曾几次将功补过,这次小妹相信你一样可以。大师姐,你意下如何?”

杨月华脸色阴晴不定,挣扎好一番后归于平静,低声道:“阿玄,师姐依你。”

说完缓缓掉头,一步一步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