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八章 重返魔教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一早特训过后,张傲秋跟阿漓换了身衣服,然后带着备好的礼物直奔城主府而去。

直到晌午,两人才回来。

张傲秋先将阿漓打发离开,然后叫上夜无霜、紫陌跟铁大可,四人来到慕容轻狂的丹房。

几人坐定后,张傲秋说道:“师父,城主府那边也没有收到什么消息。看来这次是真要跑一趟了。”

紫陌有点奇怪地问道:“秋哥,什么跑一趟?你这是又要到哪里去?”

张傲秋遂把事情跟他们几个说了一遍。

上次张傲秋西行千里,不仅修为有所提升,而且还遇见了啸月狼王这么好玩的事,他这一路的经历早就把紫陌羡慕得不行,只恨当时没有跟着去,这次一听自己也可以去走这一趟,顿时兴奋地怪叫道:“真是太好了,我早就憋得不行了。”

慕容轻狂对着他一个暴栗,骂道:“你鬼叫鬼叫什么。”

紫陌揉着脑袋,嘟囔道:“师父,老铁他也想去,您怎么不打他啊?”

慕容轻狂看着这个活宝,心里好笑,但嘴上却警告道:“等会你们先去准备准备,阿漓那边就由阿秋去说,紫陌你不要去,就你这直杆子性格,去了只怕坏事。”

紫陌不满地说道:“师父,你这是偏心啊,怎么总拿我一个人训?”

埋怨贵埋怨,紫陌还是兴高采烈地前去准备,张傲秋又拉着他交代了几句,让他把易容要用的物件给带上。

张傲秋找到阿漓,说道:“阿漓,城主有点事情,让我还有霜儿、紫陌、老铁几人跟过去看看。”

阿漓一听,小嘴顿时撅得老高,不满地说道:“什么事情非要大过年的去看?明天才年初三,这城主也真是的,就他家过年,别人都不过年了?”

张傲秋听她絮絮叨叨地说着,等她唠叨够了,正准备离开,阿漓拉着他的手说道:“秋大哥,你们这次要去几天啊?”

张傲秋捎稍头道:“阿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不要担心,你们几个就跟师父在家呆着,我们会尽快回来的。”

“哼,你们走了,那我不是完了。这每天的特训就剩下我一人了,那还不被师父他虐死啊?再说了,上次打牌就我一个人输,我还要赶本了。”

张傲秋闻言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伸手刮了刮她小鼻子,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慕容轻狂怕他们精力跟不上,就免去了他们特训的事,几人看着阿漓可怜巴巴的样子,都感到好笑,紫陌更是笑得抱起了肚子,就差满地打滚了,阿漓本来还有点离别情绪的,可是看到紫陌这举动顿时无名火气,冲上去对他就是一顿暴揍。

四人离开后,找了处隐蔽的位置,紫陌就着带来的易容材料就地将几人易容了一番。

张傲秋因为跟夜无霜本是一对,两人在紫陌手中就成了一对有点地位跟钱财的新婚小两口,铁大可就着他那麻坑的大脸,直接易成了打手兼保镖,而紫陌自己则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小管家。

还不说,紫陌确实是一个易容的好手。等易容完后,四人对望一眼,彼此都是很熟悉的人,现在竟然在各自脸上找不到一点过去的影子。

张傲秋以前看过紫陌跟阿漓易容的样子,所以还不是怎么震撼,夜无霜跟铁大可却均是第一次被人易容,而且还是很高超的这种易容,心里感到有趣的同时,也对紫陌这本事佩服不已,不由同时对紫陌竖起大拇指,紫陌看着他们那崇拜的眼神,不由洋洋得意地呵呵怪笑起来。

收拾妥当后,就由铁大可背着行李,四人大摇大摆地出了城门,一路往西。

现在有夜无霜这匹识途老马,所以这次他们走的路线跟上次张傲秋去的路线不同,选的是往西的官道。紫陌这个管家先在城门外租了个马车,这样一来节省了脚力,二来几人往马车里一坐,也可以避免时常露面,惹人猜疑。

由于现在正是过年期间,再加上天寒地冻的,一路上看不到几个人影。这马车一路往西,速度虽然比不上几人脚力,但也不算慢,三日之后就已经接近西南地界。

再往后就快到官道尽头,剩下的路程就是山路了,马车在这山路上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夜无霜看看天色,已快是傍晚时分,跟几人商议了一下,决定找一家客栈先歇息歇息,等明儿一早再上山。

这地方夜无霜来过多次,也是轻车熟路,当下带着一众人等漫步往前。

走了没多远,前面就出现一个二层楼的破旧木头房子,由于地处偏僻,房子样式也不讲究,不过远远看去,还是有客栈的样子。

走的近了,张傲秋四周看了看,这家客栈连个名字也没有,只是在侧门口挂着一块老大的木板,上面刻着一个“酒”字,可能是年久失修的缘故,木板在西风中不停地摇晃,不时撞上门柱,发出“哐当哐当”的响声。

今日是农历初五,这一天在习俗上是迎财神,各商店开市,一大早就金锣爆竹、牲醴毕陈,以迎接财神。据《古禾杂识》记载:“初四日午后接灶,至夜则接路头,大家小户门前各悬灯二盏,中堂陈设水果、粉团、鱼肉等物,并有路头饭、路头汤,鄙俚之至。”

还有一些其他描述初五迎财神的情形:“五日财源五日求,一年心愿一时酬;提防别处迎神早,隔夜匆匆抱路头”。“抱路头”亦即“迎财神”,是日家家户户摆供品为财神祝寿,祈求财神赐福,保佑来年财源广进,五谷丰登,幸福美满。当然还有一些描述穷苦人家接财神的习俗的,比如:大年初一,烧炷名香,三盏清茶,磕了一万个响头,就把财神爷爷来祝赞祝赞。忙祝赞,忙磕头,财神在上听缘由;听我从头说一遍,诉诉穷人肚里愁。

这里虽然地处偏僻,但依然有迎财神的习俗,只是没有大城镇那么热闹而已,客栈门前地上,满满一层红色的鞭炮纸屑,空气中还隐隐可以闻到鞭炮燃尽后的**味。

紫陌既然是管家,当然要安排一切事情。当先领头,快走几步,掀开门口厚厚的门帘,一阵寒风随之而入,紫陌环眼一扫,客栈一楼大厅里,稀稀拉拉坐着几伙人,都是行脚商打扮,而在他左手边,是一张厚厚长长的木板柜台,可能时间长了,柜台木板面上呈现黑黝黝的亮色。

一个留着花白山羊胡须的老头,正笼着手坐在板凳上看着账本,见到门帘掀开,连忙站了起来,哈了口气在手上,堆着笑脸招呼道:“客官里面请。”

紫陌拱拱手,呵呵一笑道:“掌柜的发财啊。”

张傲秋等人跟在紫陌后面,老掌柜一看几人衣着光鲜,一副大户人家的气势,特别是站在旁边的小娘子,仅仅往那一站,尽管一句话都没说,但全身上下那一股威严跟贵气就扑面而来。

老掌柜知道来贵客了,连忙走出柜台,弓着腰,表现的比刚才更加殷勤,满脸的笑意将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了一块,讨好地说道:“几位客官是住店还是……?”

紫陌打断他道:“住店。掌柜的,你这可有好一点的房间?”

老掌柜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说道:“客官您也看到了,咱们这地方偏僻,这方圆十里也就小老儿这一家客栈,往来都是一些讨生活的行脚商,这空房倒是有几间,但是怕不如贵客的意啊。”

紫陌装着为难地往后看了看张傲秋,张傲秋看着他那表情就感到好笑,但还是装模作样地点点头。

紫陌回过头,对面前的老掌柜说道:“也罢。掌柜的,就二楼收拾三间房子,里面的被子之内的,都换成新的,每个房间里都把炉子升起来,另外再整一桌你这里最好的酒菜上来。”

老掌柜点头道:“马上,马上。几位客官先找位置坐下,我现在就去安排。”

几人找了张靠里的桌子坐下,那几伙行脚商好奇地往他们这边偷瞄,当然眼神多半停留在夜无霜身上。铁大可看了,大眼一瞪,瓮声喝道:“看什么看。”

那些人一看铁大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都连忙收回目光,低头只顾低头吃饭,连谈论的声音也小了不少。

几人正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客栈大门的门帘又被人掀开,几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年轻人正挽着门帘站在门口,此人年纪比张傲秋他们要长,身形高挑,一头黑发随意的束在脑后,相格独特,鼻子丰隆高挺,两额高而露骨,使得他本就精瘦的脸庞,更显得线条形如刀削,给人一种坚毅果敢的印象,一双眼睛似开似闭,又给人一种沉稳神秘的感觉。

随他身后,一位全身明黄套裙,外披银白貂裘的女子走了进来。这女子跟夜无霜年纪相仿,柳叶弯眉,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在大厅内转了转,看到张傲秋他们这一桌,神情略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举步过来选了临近的一张桌子坐下了。

(Ps:这书写得有快30万字了,点击率才1000,实在是有点伤心,也只能在在这里拜托各位看书的大大们,能帮忙给个收藏跟花花,也帮忙多多宣传一下,傲霜陌漓知道这也没什么用,但大大们的力量是无穷的,也给傲霜陌漓一个内心的支持,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