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七章 大年三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陶管家还没等到年后就上任了,这倒不是他积极,而是还有两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些个风俗礼节,还有要准备的东西什么的,张傲秋他们这帮人就是完全一抓瞎。

陶管家在阿漓那里领了银子,购置了鸡、鹅、鸭、鱼肉,又选购年画、春联及好些个大红的灯笼,还有一些柑桔、青橄榄等水果作象征吉祥如意和迎送亲友的佳果,当然还有那些家家户户制作各式粿品,本是想自己来做的,但这刚刚来,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干脆一并采买回来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当然慕容轻狂这个老也是宝,但是在这方面就跟小的也差不多。

大年前一天,众人一起高高兴兴地帮着挂灯笼,贴对联,就连慕容轻狂也兴致勃勃地参与其中。对他来说,除了小时候,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过大年,再加上年纪渐长,对眼前的情况,除了心里感到温暖外,也是颇多感触。

年三十那天,几人都换上新衣,辛七请的那个厨子,张傲秋也放了他的假,让他回家团圆。晚上的年夜饭陶管家一手包办,还不说,做菜的手艺还真不错,特别是陶翠翠调的火锅料子,闻着就香。

这短短几天的接触,陶管家爷女俩算是真正融入了这个大家庭,通过他们两人的观察,这些个公子、小姐还有那个慕容老爷子也确实都是好人,不拿自己当下人。

陶老头放下心里一块大石头,整个人每天都是乐呵呵的,精神气比以前不知道要强多少,而陶翠翠虽然依旧腼腆,但也渐渐放的开了,跟阿漓慢慢地开始有说有笑的,这也可能是阿漓跟她经历大致相同,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所以很快就能说到一起。

剩下几人,那慕容老爷子每天基本上看不到人影,张傲秋本是懒散性子,根本不讲什么礼节;紫陌虽然是凌霄门的少掌门,但性格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更加不讲这些,不然也不会好好的少掌门不做,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了;铁大可更不用说了,整个就是一木桩,除了跟张傲秋、紫陌他们说说话外,其他的时候都是沉默。

倒是夜无霜,虽然她已经尽量放低了身段,但她毕竟身为魔教圣女,一言一行自然而然地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逼人气势,让陶翠翠不敢接近,每次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夜无霜对陶翠翠这种态度也是习以为常,她在魔教教内的时候,身边的丫鬟对她都是这样,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到了晚上,一大桌热腾腾的饭菜摆上来,张傲秋本想让陶老头爷女俩一起上桌吃饭的,但陶老头死活不同意,说是要守上下之礼,后来还是慕容轻狂发话,这爷女俩才战战兢兢地上了桌。

这一顿大家都吃得很开心,桌上喝了不少酒,就连夜无霜、阿漓还有陶翠翠都没被少灌。

吃过饭后,张傲秋、紫陌,还有夜无霜、阿漓四人又一起打起了当时最流行的马吊,其他人则在旁边观战,不用说,最后又是阿漓输的个精光散场。

第二天一早,风雨不断的特训完毕后,夜无霜拉着张傲秋到一边说话。

张傲秋看着她皱得像苦瓜一样的小脸,奇怪的问道:“霜儿,你怎么了?”

夜无霜望着他,担忧地说道:“阿秋,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总是心神不宁,开始还以为是这几天睡得晚了,精神不好所造成的,可前天晚上我特意腾出段时间打坐调息,但根本就静不下心来。阿秋,我担心是不是师尊那边出什么事了。

而且师尊说随后就会派人手过来跟我接触,这几天我在临花城每个主要路口都画上了只有我跟师尊这一派人能看懂的暗记,但直到今天还没有人过来。

按理说,那件事情应该是得到完美解决了,就算是师尊一人应付不过来,还有那么多长老会的长老,及师叔、师伯们,而且师尊身边还有两个影子高手时刻保护她,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情,可是为什么我总是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阿秋,我真的好怕。”

张傲秋将夜无霜轻轻搂在怀里,沉吟了一会说道:“霜儿,城西那个杂货铺你知道吧,要不今晚我们过去看看,看那边有没有收到消息,省的你一个人在这里担心。若是那边也没收到什么消息,而你还是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我就陪你再回去一趟,一探究竟。”

夜无霜“嗯”了一声,遂又担心地说道:“可是师父他会同意么?”

“今晚我们偷偷的去。后面的事后面再说。等会我们找个安静的位置,你现在先打坐调息,看是不是还是心神不宁,顺便也可以养足精神,好晚上行事。”

到了晚上,等众人都歇息后,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一身黑色紧身衣,从宅子的一个隐蔽的角落翻了出去。

张傲秋到那杂货铺去过两次,也算是轻车熟路。

这一路两人并不是走在一起,而是分开一段距离,但又保持紧密联系,这样即使是遇见一教二宗的人,一旦发生冲突,就算一人被劫,另一人还可以想法施救。

一路倒是顺利,夜无霜潜伏在杂货铺隐秘处,而张傲秋则是围着杂货铺绕了三个圈子,确认没有人跟踪后,才再跟夜无霜汇合。

张傲秋望着夜无霜轻声说道:“没人。”

夜无霜点点头,噘嘴发出三长两短又一长的暗号声,静等片刻后,杂货铺里一间房子里燃起了灯火,三暗一明。

夜无霜向张傲秋看了看,长身而出,张傲秋则依旧隐在暗处,将神识打开,时刻跟随夜无霜,以防万一。

夜无霜进了屋后,何姑跟馨月都在。

两人见到夜无霜,恭声见礼道:“见过圣女。”

夜无霜摆摆手,慢慢走到桌边坐下,脸色沉凝地问道:“最近有没有收到教主那边的消息?”

何姑答道:“回圣女,前段时间收到过消息,说圣女要重返临花城,但叫我们不要跟圣女接触,等下一批的人手过来,全部安排妥当后,再跟您联系。只是这批人到现在还没有过来,这些天也没有收到其他的消息。我们也正在奇怪了。”

夜无霜喃喃地说道:“没有么?”

何姑看夜无霜神不守舍的样子,也担心起来,问道:“圣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夜无霜轻轻摇了摇头,沉吟片刻后接着问道:“我不在这边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馨月说道:“圣女,我们这边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是前段时间,城主府有所动静,城内还戒严一段时间,而且城外码头全部清查一遍,一些地方帮派的人,抓得抓,杀的杀,现在临花城里的帮派是渔帮一家独大。”

夜无霜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已经知道了。”

何姑见夜无霜一脸的忧色,建议道:“圣女,若是您不放心,要不我们主动跟教主那边联系一下?”

夜无霜不置可否,过了一会才摇摇头说道:“还是先不要动。你们的身份不能暴露,这几天好好留心一下,其他的事情还是我来处理吧。天也晚了,你们好生休息,我先走了。”

没等她们两人反应过来,身形一晃,穿窗而去。

两人回到家,还没有进房间,就看见大堂灯火下面附手站在一人,正是慕容轻狂。

慕容轻狂看着他两走过来,脸色严肃地问道:“你们两个这深更半夜的是到哪里去了?”

张傲秋怕夜无霜挨训,上前几步,将事情说了出来。

慕容轻狂听完,沉吟一会说道:“现在正是大过年的,阿秋,你跟阿漓对城主府最熟悉,明儿一早,你就带着阿漓到城主府去拜年,顺便问一下,看城主府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如果那边也没有收到什么消息,那么你跟霜儿就再回去一趟。”

张傲秋突然想起那天晚上跟紫陌、铁大可他们三人谈起的阴阳石买卖的事,心中一动道:“师父,要不这次让紫陌跟老铁他们也跟我们一起去吧,多几个人也多些照应。”

慕容轻狂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你又想打什么鬼主意?”

张傲秋捎稍后脑勺,尴尬地笑了两声:“师父,你有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精明?”

慕容轻狂闻言哑然失笑道:“都说人老成精,人老成精,到了为师这个年纪,就是想装糊涂也不成了啊。”

想了想接着说道:“你们四人去也好。紫陌这家伙,经过这几天的压榨,倒是触底反弹了,修为更进一步,刚刚进入天境初期,正志得意满,若是这次不让他去,估计还不好过。不过你们这次过去,可要做好万全准备,还有不要告诉阿漓她们,就借口说城主府那边有所安排,让你们四人过去看看,免得她们担心。”

张傲秋怪笑两声道:“师父,紫陌那小子还有另外一个本事。带上他可有好处了。”

慕容轻狂诧异道:“哦?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本事?”

张傲秋道:“嘿,师父,紫陌可是易容高手,这次出去正好可以将他这本事用上。”

慕容轻狂不相信地说道:“这家伙还是易容高手?呵呵,真是想不到。对了,你那鬼主意到底是什么?”

张傲秋于是将上次铁大可说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慕容轻狂听完后说道:“你们想利用阴阳石来将那人钓出来,这主意到也可以,但是你上次那么一闹,一教二宗的人估计会防守更加严密,你们这次去,恐怕有很大的难度啊。”

张傲秋洒然道:“师父,我们这次是去偷矿,又不是去打架。再说了,要是他们实在防守太严,我们那不是还有一千来块阴阳石么?把那些阴阳石运过来也能解决问题。”

慕容轻狂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笑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阴阳石不说价值,就光那重量也足够大了,你准备怎么运啊?”

张傲秋想了想说道:“我们肯定是先到霜儿那边去,看有什么事情,若是真有事发生,我们就留在那里,看能不能帮把手,若是没什么事,我们再出来想办法。师父,世上的事不都是事在人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