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章 缝针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由于这会是上课时间,厕所也没什么人。

“修哥,咱烟不够了,最后一包了。”站在厕所抽烟的冯飞感慨道:“以后得省着点了。”

武修说道:“烟是精神的粮食,能不省,尽量别省,你降降档次就行。咱要按你这种烟消费的话,肯定不够抽的。”

“这个我知道,只是——”

看到冯飞欲言又止的表情,武修疑惑道:“怎么了?”

“唉!”冯飞叹了口气,不好意思道:“这手头,有点紧。”

“什么?”武修诧异道:“飞哥啊!这两周我可没见你怎么花钱,你连饭都一直是蹭我们的。”

“呵呵,这不是特殊情况嘛!”冯飞想了想,一脸向往的表情,说道:“等我熬过这段时间,到时候给你们个惊喜。”

“哎呦,就你还有惊喜?”郝运来看着冯飞,嘲讽道:“你不给我们惊吓,就谢天谢地了。”

冯飞脸色一下就变了,他指着郝运来骂道:“你个贱人来,我……”

“呦!几位好热闹啊!”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武修看着对面的六七个人,其中有几个人的脑袋上还绑着绷带。他眉头一皱,问道:“高祥,你怎么来了?”

“哈哈!你这问题好奇怪,我怎么不能来?”高祥笑道:“虽说我混的不怎么样吧,可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动的。修哥啊!我觉得今天咱们可以好好算算帐了,是吧?”

“你想干什么?”武修警惕道。

“你猜呢?”高祥笑了笑,接着脸色一变,怒吼道:“兄弟们,给我弄死他们。”

高祥大手一挥,带头就冲了上来。

武修他们一看躲不了,也冲上去,两伙人瞬间打在了一起。

武修一脚踹开面前的一个人,一拳抡到另一个人脑袋上。

旁边高个子一脚踹到武修腰上,武修往后退了两步,上去一拳就抡到高个子脑袋上。接着江天从旁边一膝盖顶在高个子肚子上,高个子痛得弯下了腰。

武修看准时机,上去一肘打到高个子后背,直接将高个子打到了。

李托他们也和对面的人正面对抗着,虽然人数上劣势,但也勉强撑得住。

这时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四五个手拿棍子的人,带头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看起来有些发福的男子。

武修刚好一脚踹倒了低个子,抬头的瞬间他愣了下,问道:“李凯,你怎么来了?”

李凯是他们隔壁班9班的,武修路过时见过他,在9班很嚣张。可在武修记忆里,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修哥,你好。”李凯笑呵呵地说道:“久仰大名,知道你们是10班管事的,一直没机会认识,今倒是个机会。”

武修皱了下眉,没说话。

李凯很嚣张地笑道:“对不住了修哥,兄弟们,给我干他们。”

李凯叫嚣着,带头便朝武修他们冲过来。他一棍子打向武修,武修侧身躲了下,反身一拳就朝李凯抡了上去。

李凯往后退了两步,这时旁边一个人上来,一棍子打向武修的脑袋。武修抬起胳膊一挡,李凯趁机一脚踹到武修腰上,接着一棍子打向武修脑袋。

旁边江天从刚好踹倒一个男子,他转身看到武修脑袋被打了一棍子,直接冲上来扑倒李凯。

李凯旁边几个人赶紧上前,一脚踹开江天,围着他就开始踹,同时武修也被人围在中间踹打。

此时在另一边,冯飞和郝运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倒了。李托刚踹倒一个人,被身后另一个人一棍子抡倒了。

毕竟对方人太多了,而且第二批人手上还有家伙,两边的总体战斗力还是有很大差距。没多久,武修哥几个便都被打倒在了地上。

“你他妈不是牛逼吗?不是挺狠吗?来,打老子啊?”高祥站在武修面前居高临下,一幅胜利者的傲娇姿态。

“呸!”旁边的江天抬头往边上吐了一口,不屑地看着高祥,骂道:“你个反骨仔,有本事来找你老子,别瞅你大伯。你今不弄死老子,你信不信,老子他妈迟早弄死你。”

“妈的!”

高祥转身一脚就踹到江天的脑袋上,只听“哐”一声,江天的脑袋与地面碰到了一起。

武修一下就急了,他怒吼道:“去你妈的高祥,有种你就冲着老子来,你看看老子惯不惯着你。”

高祥看到江天一脸的鲜血,也不知道是脑袋哪里被打破了。他不想把事闹大,便转身又看了看武修。他站到武修面前,拿起一根棍子,直接抡了下去。

“草尼玛,让你狂……”

连着打了武修几棍子,高祥觉得还不解气,又狠狠地踹了他几脚。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这时李凯对高祥说道:“别整大了,到时候老大那边不好说。”

“呵呵!李凯,听说你要扛9班的旗?我以为你很厉害,没想到却只是高祥的狗。你们9班这么垃圾?”

李凯看着武修,皱了皱眉,说道:“你说话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我也只是受人之托。看在邻班的份上,给你们一条忠告,奉劝你们把这事就此翻过去。因为有的人,是你们惹不起的。”

“呵呵!”武修不屑道:“你可吓死我了,我胆很小的。不过同样的,你刚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也请你记住了”……

“呵——那个,医生,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

坐在诊所的武修,满脸堆笑,看着眼前的医生,试探性说道:“要不咱不缝针?你直接给我贴个创可贴就行了,反正现在也不流血了。”

“你们这些小年轻啊!这么重的伤都受得了,这缝几针就不敢了?”

医生是个个子不高的小老头,留着一撮小胡子,从外表看起来挺有趣的。他叫林空,似乎对类似这种学生打架受伤见怪不怪。

“其他的伤我可以处理,但你头上这口子太长,必须得缝。”林空说道。

“必须?”

林空点点头,很肯定地说道:“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