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六章 新任管家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一脸疑惑地问道:“挖石头的祖宗?陌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紫陌一指张傲秋:“呐,坐在你面前的这位就是了。”

接着苦着脸说道:“只是上次阿秋将天邪宗的人炸成了一锅粥,只怕他们会防备得更加严密了。不过还好,我们手上还有一千来块阴阳石,正好用这个做饵,我就不信以我们的天资聪慧,还将那家伙钓不出来。”

铁大可有点惊异地说道:“一千来块阴阳石?这一千来块阴阳石可是一大笔银子,没必要这么浪费。”

紫陌“嘿嘿”一笑道:“老铁,这一千块阴阳石算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面前坐着一个挖石头的祖宗,不要说一千块,就是一万块也跟你挖的出来。不过我们手上的那一千块阴阳石不在这边,要运过来还要花番功夫就是。”

张傲秋神秘地说道:“你们有所不知,在去找霜儿的路上,我就到那阴阳山脉去了一趟,在那阴阳山脉后山分别掏了两条地道。这地道的出口相当隐蔽,只有我跟师父两人知道。”

紫陌听了眼睛一亮,大喜道:“还有这事,他妈的,这可是要发大财了啊。”

张傲秋接着道:“挖石头倒是好说,只是这挖出来的石头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出来,却要好好合计合计。”

紫陌点点头说道:“我们在这里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还是要到现场去看看才行。我觉得这件事把师父他老人家拉上最好,师父他最厉害的不是他的修为跟用毒本事,隐匿藏踪,逃命跑路才是他拿手好戏。”

张傲秋笑骂道:“你小子,敢在背后说师父坏话,也不怕被他知道了。”

紫陌撇撇嘴道:“天知地知,剩下就我们三人知道。不过如何让师父入伙的事,还是要由你搞定。”

张傲秋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要是我搞定?怎么不是你啊?”

紫陌理所当然地说道:“因为你阴啊。”

第二日一早,几人被慕容轻狂狂虐了一番,喝完药汤,调息完毕,刚刚回到前院,就看见辛七一人慢悠悠地在那里踱来踱去。

看到几人走过来,辛七奇怪地问道:“昨儿看见你是一身紧身衣,今儿看你们又是一身紧身衣,你们这是干嘛了?”

张傲秋笑道:“我们几个闲着也是闲着,就每天早上一起练练功,松松筋骨。”

辛七看着他们几个,羡慕地叹息了一声:“还是你们好,这日子过得舒坦,那像我,一个劳苦命,整天不是奔西就是奔东,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像你们这样悠闲的日子哦。”

阿漓笑道:“七哥,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堂堂城主府的代言人,别人想都想不到了,你还说是劳苦命。怎么,这次又来找秋大哥?”

辛七说道:“今儿不是找他。今儿是给你们把人送过来了?”

阿漓奇怪地问道:“送人?送什么人?”

辛七没好气地说道:“还不是昨儿秋兄弟在城主面前说要请那对爷女俩做管家,城主可是把这事看得很重要,一再叮嘱,害得我一大早就摸过去请人。”

接着叹息了一声说道:“也是个苦命人,可能是上次被云公子给吓坏了,还以为我这次是去抢他孙女,见我们过去,又是磕头又是哀求,任我说破了嘴皮,他们也不信。

后来实在没办法,只好强行将他们给带过来了,呐,现在人在大堂里候着了,你们快去看看吧。”

张傲秋一听,知道这是闹误会了,急忙带着众人往大堂方向赶去。

还没进大堂,远远地就听见有女子低声的哭泣声,张傲秋怕出什么事,急忙往里赶了几步。

大堂上站着一男一女,衣衫褴褛,正是上次云凤阁当街调戏的那位女子跟她爷爷。

那女子听到脚步声,顿时收了哭泣声,惊惶地往张傲秋他们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见来了一大群人,更是害怕,急忙躲到了那老头背后。

那老头先是畏惧地看了看辛七,然后又惶恐地看了看面前站着的男男女女。

辛七喝到:“那老头,你面前站着的就是要请你的人。我跟你好说歹说,你就是不信。”

阿漓埋怨道:“七哥,你小声点。就你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要说别人,就连我看了也怕。你这么大声,也不怕吓到了人家。”

辛七顿时老脸通红,呐呐地说道:“妹子,我有那么可怕么?”

紫陌在旁边怪笑道:“凶神恶煞,哈哈,七哥,你可吓坏了我们阿漓啰。”

辛七没好气地说道:“就你话多。”

阿漓不理他们,上前两步,和蔼地说道:“这位大伯,这位姐姐,我七哥说的没错,我们了确实是想请你们过来帮我们做事的。不过这也要看你们愿不愿意。”

那老头看着眼前这个面相和善的小女娃子,胆子稍微大了一点,颤声说道:“这位小姐,小老儿可是什么都不会做啊。”

那女子在后面听到还真是请他们来做事的,不由偷偷抬起头往这边看过来,恰巧看见张傲秋正看着她,不由心里一惊,急忙缩回头去。

张傲秋笑了笑,问道:“这位老伯,您贵姓?”

那老头转过头来说道:“回这位公子的话,小老儿贱姓陶,后面是我孙女,叫陶翠翠。”

张傲秋道:“原来是陶大伯跟翠翠姑娘。是这样的,我们了新买了这个宅子,可这宅子太大了,我们想等年后就招募一些人手,但正好缺一个管家。

上次我去城主府拜会云城主,城主对上次云公子的事非常抱歉,知道我们这事后,就向我们极力推荐了你们,这也是城主大人的一片心意。

因此就有今儿一早辛七哥去请你们的事。”

陶老头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茫然地“啊”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原来自从云凤阁那件事后,这爷女俩就是日担心夜担心,生怕城主府的人过来抢人。

这云公子的恶名,整个临花城的人都是知道的,本来也是想着离开临花城,逃到外地的,但是这老的老,小的小,手上又没有多少银子,出去了也不知道到那里去,不知道怎么安家立命,而且又怕城主府那云公子追过来,那时候恐怕就不是抢人这么简单了。

后来听说那云公子生病了,而且病的很重,请了很多大夫都治不好,两人以为城主府忙着给云公子治病,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没想到今儿一早还没开门,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到黑压压的一大群军士,陶老儿顿时腿都吓软了,以为这是城主府的人来抢他孙女。

开始辛七还是好言好语,只是他那副长相,确实是凶神恶煞的,陶老儿那里肯信,只是一个劲的磕头求情,搞的辛七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没有办法,才让军士将两人强行架上马车给带过来。

现在突然听见找他们过来做事是城主大人的意思,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城主大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人,居然还记得我这样的小人物。

阿漓看着陶老头那样,心里顿时一酸,绕到陶老头身后,将陶翠翠的手拉过来,柔声说道:“翠翠姐,你不要害怕,我们真是要请你们来做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幸得秋大哥他们救我一命,不然……。翠翠姐,你们要是想在这里做事,就留下来,要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强求,你觉得怎样?”

陶翠翠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弱弱地问道:“这位妹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声音虽小,却若黄莺出谷,清脆悦耳。

阿漓看着她那张娇美的脸庞,笑着说道:“姐姐长得可真是好看。”

陶翠翠听了,脸色顿时一红,娇羞地垂下了头。那副模样,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想将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怪不得那云凤阁一见就要当街调戏了,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陶老头这时清醒过来,向张傲秋鞠躬道:“这位公子,听这位大人说你们要请个管家,可是小老儿以前没有做过管家,怕耽搁了各位公子小姐的事啊。”

张傲秋说道:“陶大伯不要这么拘礼,在我们这里不用什么讲究。这管家没做过也可以慢慢学,我想也不外乎一些吃喝穿还有其他人手的一些管理的事情,再就是一些接待什么的,跟你们家一样,只是我们这家要大些而已,真要做错了什么,也不要紧。要是你们愿意,我们就想让陶大伯去管家丁这一块,而翠翠姑娘则去管丫鬟这一块,你们看怎么样?”

陶老头听了一把跪了下来,这对他来说可完全是天上地下,陶翠翠看着爷爷跪下,连忙跟着也跪了下来。

张傲秋将陶老头一把拉起,阿漓则将陶翠翠扶了起来。

陶老头看着张傲秋,哽咽地说道:“我们愿意,我们愿意啊。几位公子、小姐,还有这位大人,你们可真是我们爷女俩的恩人啊。”

张傲秋道:“陶大伯,你不要这么说。进了这家门,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你们爷女俩先合计合计,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家里,要是有的话就回去收拾收拾再过来。我们这宅子大的很,等会你们来了就自己去挑两间屋子,然后四周转转,熟悉熟悉环境,等过了年就正式上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