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五章 洗筋伐髓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惊异地问道:“阿秋,刚才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张傲秋稍稍头,正要回答,却突然跳将起来,大叫道:“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臭?”

一看双手,一层像黑泥一样的东西附在皮肤上,凑到鼻子边一闻,差点没熏昏过去,急忙将那些黑泥扒掉,而扒掉黑泥后显露出的皮肤则是光滑柔嫩犹如婴儿。

夜无霜在旁边说道:“脸上还有。”

“啊?脸上还有?这是怎么回事?霜儿,你快点去帮我拿套干净衣服过来,我到那处泉水处去好好洗洗,哎呀,真是臭死我了。”

说完拔腿就跑,夜无霜看他那样子,也没有办法,只好又往回赶去。

等她赶到那处泉水的时候,张傲秋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底裤,正在那泉水下面大洗特洗。

张傲秋现在十七岁了,也算发育成一个男人了,由于修炼的原因,全身上下肌肉线条清晰,随着他洗刷的动作,各处肌肉不时坟起,充满了力量感,特别是那蜂腰,更衬托出他肩膀的宽阔。

夜无霜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不由面红耳赤,将衣服放在地上,转身就跑,连招呼都不敢招呼一声。

张傲秋现在的感知比起以前来要灵敏得多,虽然是背对着夜无霜,但他早就听出了她的脚步声,只是知道她脸皮薄,在这种场合下,不知道要羞成什么样,也就不好说话,就当不知道算了。

张傲秋这次可是好好洗了一次,连每根头发丝都清洗了一遍,从头到脚整个洗完,足足花了两个多时辰。

张傲秋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夜无霜已经等得急不可耐,又不好进去叫他,只能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转着圈。

一看到张傲秋过来,一把抓住他叫道:“你总算是舍得出来了。”

说完又凑上去在他身上嗅了嗅:“还好,已经没有臭味了。咦,怎么你身上有股婴孩的气味?”

“什么婴孩的气味?是你的还差不多。我现在可是大老爷们了,哪还会有那种味道?”

“好好好,大老爷们,你现在可以走了么?”

“去哪?”

“当然是见我师尊了,难道……?咦,你的手怎么摸起来这么光滑?”

张傲秋被唬得一跳,急忙抬起右手,果然右手皮肤变得光滑水嫩,就连他经常练刀而产生的老茧也不见了。张傲秋将手举起来,恰好这时阳光照下来,衬得他整张手掌晶莹剔透,仿佛能看清里面的骨头一样。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无霜拉着他左手也细细看着,还凑到鼻子边闻了闻:“我说你身上有股婴孩的气味吧,你还不信,你自己闻闻。”

张傲秋将右手放到鼻子边嗅了嗅,脸色更加茫然了:“这是返老还童了?”

“哎呀,不管你是返老还童了,还是中了妖术了,你让我师尊一看不就知道了么?”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那……,快点,我们赶紧走。”

“哎呀,阿秋,走这边啊。”

“哦,哦。”

“……”

等两人急冲冲地赶到时,雪心玄又是在那里等候多时,看到他们两人急忙忙地样子,笑道:“耽搁一会也没事,干嘛这么赶?”

看了看张傲秋,笑着正要接着说话,突然觉得好像哪不对,再细看时,不由“咦”了一声,再看时又“咦”了一声,接着惊异地问道:“阿秋,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傲秋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还真是不知道,以前也没听别人说起这个,见自己身上发生了这么奇怪的变化,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本就紧张,突然见雪心玄如此问他,不由心里一突,心里叫道:完了。

于是口无伦次地说道:“昨晚我跟霜儿到那山洞偷听,然后我们就坐了一晚,然后早上就看了日出,然后霜儿就离开了,然后我就在那里打坐了一会,然后我就醒了,然后霜儿就又回来了,然后我身上突然好臭,然后我就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然后……。”

夜无霜在旁边听得“噗嗤”一笑:“阿秋,我师尊问你话,哪有那么多然后的。”

雪心玄听得也是好笑,接着又是一阵心酸:这样的一个孩子,却要承担这么大的责任,现在发生这样的好事情,却把自己吓得要死,若不是自己在旁边,现在连个教他的人都没有。

遂柔声说道:“阿秋,你不要紧张,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是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了。”

“真的?那太好了,师尊,那阿秋他这是怎么回事啊?”

“阿秋,你是先天之体,这是千年难得一遇,但本座不得不说,你的天资也是千年难得一遇,说你是天众奇才一点都不为过。”

“啊?……。”

“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进入了天境中期初期阶段,如果本座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一连跨越了两个阶段,而且不仅如此,你在一次打坐中,竟然能自主地完成洗筋伐髓过程,这样的事说出去,怕是谁都不会相信。”

“洗筋伐髓?!”

“不错,正是洗筋伐髓。在这个过程中,人体内的杂质会被排除体外,也就是阿秋所说的那种恶臭,从外观上来看,就是人整个肌肤都变得柔滑细嫩。不过这个过程要求自身修为至少要达到玄境以上,而且即使你达到玄境修为,也要看一定的机缘,有很多修行者则是通过辅以药物,强行洗筋伐髓,这同样可以达到这种效果,但比起自然修行得到的,效果就要差很多了。”

“师尊,那通过洗筋伐髓的人会有什么好处了?”

“这好处可太大了,洗筋伐髓排除的都是经脉中的杂质,这些杂质排除后,在修炼时,真气在经脉中基本上可以畅通无阻,你想想,这对修行者来说是会一个什么样的好处?”

张傲秋想起以前他抄的佛经里面的一句话:流行无间滞,万物依为命。穿金与透石,水火可与并。并行不相害,理与气即是。

现在他体内真气红蓝之间又有一层金色,可以说是真正“水火可与并”,而“流行无间滞,万物依为命”本就以他刀宗心法息息相关,至于“穿金与透石”,他的星月刀吐出的刀芒,切石头就像切豆腐一样,难道自己现在的洗筋伐髓也是建立在自己先天之体上的?

不由将那篇佛经一句一句地在脑海中浮现,一句一句的分析,雪心玄看他愣愣出神,知道他可能又有所悟,遂不打搅,拉着夜无霜悄悄地退了出去。

等张傲秋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黑,不由大叫一声:“糟了。”

拔腿就往外跑,一出门,却看见雪心玄跟夜无霜正并肩站在门外,又是一愣,呐呐地说道:“前辈,霜儿,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给你护法了,你个傻瓜。我跟你说,劳驾我师尊给护法的,你还真是头一个哦。”

张傲秋赶紧上前一步,郑重行李道:“前辈大恩,张傲秋铭记于心。”

雪心玄笑着虚扶了一把,说道:“阿秋,你不要听霜儿瞎说。本座也就是在这里站了几个时辰而已。”

张傲秋知她不想在小辈面前居功,也就不再提,话题一转道:“前辈,今晚……?”

还没说完,雪心玄就打断道:“阿秋,本座这次叫你来,就是告诉你,今晚的事你跟霜儿就不要管了。在你们没来之前,本座已经按你的意思,将你要离山的日期及行踪发布出去了,哼,过了今晚,本座倒要看看,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敢打本教的注意。”

顿了顿接着说道:“阿秋,明天一早,你就跟霜儿一起离开,离开的路线本座已经跟霜儿说了。阿秋,此时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今后的日子,你可要好好保重。记住,万事不可逞匹夫之勇,你的前途连本座都看不透,也许你将来真的会创造一个江湖神话。”

说完拍了拍张傲秋的肩膀,然后背着双手自行离去了。

张傲秋看着那一袭红衫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突然心中升起一股眷恋之情,再看身旁的夜无霜,这丫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张傲秋倒退一步,戒备地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阿秋,刚开始遇见你的时候,你才是人境初期,现在修为居然比我还高。师尊说你将来也许会成为江湖神话,我看不是也许,而是一定。”

张傲秋呵呵一笑道:“霜儿,你这就有王婆卖瓜之嫌了,自个媳妇夸自个丈夫,那当然是往好的说了。”

“呸,谁是你媳妇?”

“哦,原来你不是啊。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唉,那我还是要赶紧去找一个啊,可不能然紫陌跟阿漓抢在我前面。”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又不是我媳妇,又不是我老娘,凭什么管我?”

“啊……,张傲秋,你是想死了是不是?”

张傲秋看着夜无霜母老虎的样子,告饶道:“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对了,霜儿,明天离开时,能不能到我跟说的那处怪泉水那里去一次?”

夜无霜狠狠地锤了他两下,才放过他,接着低头想了会说道:“可是可以,不过那要绕很大一个弯子。”

“绕弯子怕什么,明天一早我们天不亮就起来,以我们现在的脚力,多走个百里路根本就不在话下,你看如何?”

“嗯,也好。正好我也想去看看你说的那处怪泉怪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