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四章 风雨欲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从容道:“既然一切如常,那么说明他们这段时间没有跟外界联系,这些个小虾米,即使现在抓起来,可能也问不到什么。既然他们不动,那我们就制造一种形式,让他们感到危机感,也许他们就会自己行动起来,到时候再顺藤摸瓜或是守株待兔,就不怕那大鱼跑了。

不过这制造的形式要讲究点技巧,加上现在马上就要年三十了,我们这边真要动了,就不能让临花城的普通老百姓反感,而且不但如此,我们还要得到他们的支持,不然的话就会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了。

城主,小子认为这个可以分几步走,第一步,就是广发舆论,这舆论要让临花城的每个人都从心底认识到,这一教二宗就是十恶不赦的人,当然他们本来也就是十恶不赦的人。这些谣言要从城外往城内散发,借助那些来往的行脚商人的口说出来,最好是能编些顺口的民谣,让小孩子都能朗朗上口。

第二步,就是让渔帮的人制造几起械斗,这几起械斗最好声势闹大些,但又不能伤害老百姓,而且还要激起他们的公愤,让他们有将这械斗的人碎尸万段的想法,然后由城主府出手,将这些械斗的人抓起来,再对外宣称就说抓到了一教二宗的人,他们是想攻打临花城,如若攻下临花城后,他们会见人就杀之类,总之怎么严重怎么说。

第三步就是全城彻查,杨记米店跟杏林阁也是大户,将这些个大户做为重点清查对象,但杨记米店跟杏林阁却不要动他,最好在查其他大户的同时,还要派人,嗯,最好是在这临花城有点身份的人过去,对他们说一下不动他们的理由,比如杏林阁,就说他们活人无数,是临花城的大恩人,处于尊敬跟信任,所以才不查他们等等。

同时将其更加严密地监视起来,但又要留点空子,让他们能把这消息传出去。然后严格控制各大城门,许出不许进,让一教二宗的人知道一点消息,但又不知道具体情况。

在这种严密控制下,那些个小罗罗就很难再混进来,要进来的也就是那些武功高强或是有身份伪装的大鱼,等监视的人那边发现有人过来的时候,我们先来个全城戒严,许进不许出,嘿嘿,等这一切妥当后,再来个瓮中捉鳖,到时候就可以将临花城内的这些人一网打尽。”

云历听完,一拍桌子叹道:“小先生心思缜密,云历佩服啊。好,这件事就按小先说的办,我立即就来安排。”

张傲秋连忙说道:“城主谬赞了。”

突然想起一事,刚想要说,又觉得好像有点不妥,嘴唇动了动,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云历看见张傲秋欲言又止的样子,呵呵笑道:“小先生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我云历虽然是一城之主,但还没有到听不进别人说话的地步。”

张傲秋犹豫了片刻才道:“城主,上次云公子在闹市当街调戏一位女子,并将那女子的爷爷痛打一顿,这件事小子当时正在场,看的一清二楚。这个……您也知道,我们现在刚买了个新宅,宅子好是好,就是太大了些,我们几个人住在里面一点人气都没有。

于是我们几个就准备着在年后招些个丫鬟跟护院什么的,但是这么大一个家,指望我们自己几个来管理,谁都没有那个本事,所以我们想将那爷女俩请过来,让他们做个管家。只是这件事毕竟涉及到城主府云公子,我们怕……。”

云历摆摆手,打断张傲秋说话,站起来缓慢走到窗口边,背着双手看着外面的景色,叹息道:“是云某教子无方。阁儿是云某独子,自小所有人都让着他,他娘对他更是宠爱有加,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坏毛病也越来越多,他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云某也曾……,唉!

小先生宅心仁厚,你们这样做不但不是在打城主府的脸,反而是在替我城主府善后,说到底,应该是我城主府感谢你们才对。你放心,这件事我立即安排辛七去办,然后将人送到你府上去。

而且我观阁儿这段时间的气色,应该是好了七七八八了,等年后小先生再施针后,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我决定将他改名更姓,送到军营中,若他日后有成,也是拜小先生所赐啊。”

张傲秋站起来拱了拱手,正色道:“城主客气了,这样处理正显示城主的英明。”

云历苦笑一下道;“英明?英明谈不上,臭名倒是有一些。”

连岭山中部。七杀殿。

幸存的那两个黑衣人连着有点痴痴呆呆的罗、秦二人站在大殿中间。正上方的欧阳尊者阴沉着脸听完整个汇报,坐在墨色大椅上一言不发。

站在一旁的王须亦挥挥手,那两个黑衣人如蒙大赦,架起身旁的罗、秦二人,轻快地退了出去。

一时大殿内寂静无声。

过了好一会,左下首的断无殇说道:“罗、秦两位长老,也算是**湖了,特别是那秦长老,为人圆滑谨慎,两人一起出过不少任务,比这更艰难的任务他们两人都可以全身而退,怎么这次就着了魔教的道了?”

另一边的欧独舞沉声说道:“这里面怕是有蹊跷。”

断无殇接口道:“不错,我们这边知道这事的人,都是绝对信得过的,杨月华为人虽然性子刚直,但却是江湖上出了名的谨慎角色,而且这次会面也是她发出的消息,应该是有万全准备才对。”

欧阳尊者阴沉脸说道:“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就是猜的再对也是于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是,关于这件事,你们看该怎么作出回应?”

断无殇道:“从罗、秦二人的状况来看,应该是中了搜魂大法,这搜魂大法最是霸道,可以将你任何知晓的事情全部都套出来,既然是这样,那魔教的人应该知道了他们内部的奸细就是杨月华。

杨月华此人也不是善茬,当年曾因一言不合,一个人将一个小帮派剔得干干净净,从她的性格来看,这次绝对不会束手就擒,说不定此时魔教上下已经纷争不休,血流成河了。”

“那你的意思是……?”

断无殇阴笑两声道:“趁他病要他命。若我们此刻攻打魔教,正好跟杨月华里应外合,顺便将这眼中钉给铲除了。”

欧独舞闻言,舌头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残忍好杀的表情,就像闻到血腥味的豺狼一样,兴奋地说道:“大师兄,二师兄说的有理。”

欧阳尊者听后不置可否,沉吟了一会,望着王须亦说道:“须亦,对两位宗主的这个提议你怎么看?”

王须亦迟疑一会说道:“教主,两位宗主,此刻攻打魔教,这个提议须亦也赞成,只是现在魔教应该将所有的消息都封锁了,那边是不是正血流成河,我们一点都不能确定。”

断无殇不悦道:“须亦,这世上哪有十拿九稳的事?只要有六成以上的机会,就可以放手一搏,若是按你这般,也许等到消息确定后,那边已经打完收工了。”

王须亦垂头拱手道:“是,断宗主教训的是。”

欧独舞在旁说道:“大师兄,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让它给错过了。”

欧阳尊者站起身来,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沉吟片刻后问道:“若要此时攻打魔教,你们可有什么准备?”

断无殇亦站起来拱手道:“大师兄,我天邪宗愿为前锋。”

欧独舞阴测测地笑道:“二师兄,何必让你天邪宗做前锋。”

断无殇疑惑道:“那你的意思……?”

“那青龙帮上次误我们大事,还有那一些不怎么听话的小帮派,正好让他们去当替死鬼,若是他们被魔教杀光了,我们不正好接管他们的地盘么?这可是一石二鸟,借刀杀人的好时机,嘿嘿。”

断无殇一拍额头道:“对啊,师妹,你这想法真是太绝了。”

欧阳尊者摇了摇头,说道:“独舞,你认为就靠青龙帮那些个小帮小派就能将魔教攻打下来?要是魔教有这么好对付,百多年前就被灭了,还要等到现在?”

欧独舞道:“大师兄,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做前锋,等他们打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的人再上,一来可以看清形势,二来也能消耗魔教的力量。”

欧阳尊者闻言不置可否,沉吟一会,转头望着王须亦道:“须亦,你怎么看?”

王须亦沉吟了一会,说道:“回教主,两位宗主,根据现在回来的情报,魔教所在位置三面都是悬崖,高不可攀,唯一进出的一面就是正东面,罗、秦两位长老走的那条密道,也是从此面进入的。

若我们现在攻打魔教,从时间上来看,应该也来得及。因为阴谋篡位这件事,在各门各派都是反叛的重罪,若我是她杨月华,一定会做好万全准备,网络一帮亲信及志同道合的人,然后将其安插到各个要害部位。

因此即使现在魔教已经知道杨月华为内鬼,也不会贸然行动,而是会先将其稳住,等一切准备就绪后,再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那现在我们应该有段可以利用的时间。

但是魔教所处的位置,离我们有千里之远,这次攻打魔教,至少要五千人以上,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补给的事情也要好好商讨一下,而且此次千里行军,行动也要高度保密,不能让对方知晓,这样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欧阳尊者点点头道:“嗯,须亦所言甚是。这方面的事情就交予你全权处置,我们一教二宗的人手都由你安排,这次行动,多安排几个玄境及灵境期的高手,我要不打则已,要打就要一举将其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