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章 闹铃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女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三个大字,说道:“这是我的名字,以后大家有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刑宁宁。”

武修抬头看着黑板小声嘀咕了句,便低头开始神游了。他知道,每学期一开始,班主任都是这一套程序。

果然,刑宁宁说了很多校纪校规,然后带了批学生去领书发书。接着让学生自我介绍,选班委。

当然这一系列活动,武修哥几个都觉得与自己无关,江天在旁边更是早都已经呼呼大睡了。

一切程序都完成后,刑宁宁又嘱咐了几句课堂纪律,留下一句“下周一班会调座位,自由预习课本”后就离开了。

教室里安静了片刻,同学之间便开始交头接耳,相互熟悉了起来。

就在氛围越来越热闹时,不知怎么突然之间安静了。武修抬头一看,原来刑宁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刑宁宁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等到众人都安静了,才缓缓地说道:“你们今天都算新生,第一次,我原谅,但下不为例。

你们要知道,你们来这里是学习,不是聊天的,有什么话下课再说。从现在起,请大家遵守课堂纪律,不然后果自负。还有那位同学,别睡了。”

武修以为刑宁宁在说江天,转头一看,江天早醒了。

“说你呢!到学校干嘛来了?从我一见到你,你就一直睡觉。”刑宁宁说道。

她走到冯飞面前,表情不悦道:“怎么?不听话?想干什么?”

冯飞看着刑宁宁,一脸委屈道:“老师,我没睡觉,我一直在听你说话。”

看到刑宁宁诧异的表情,冯飞站起来,摘下眼镜,很努力地睁着,却给人感觉只是上下眼皮在动。

“——”

刑宁宁有些尴尬,她也没想到,冯飞的眼睛会那么小。

“嗯——坐下吧!”

刑宁宁干咳了两声,说道:“好了,大家自由学习。”

这次刑宁宁离开,教室里倒安静了好一会儿。不过没多久,武修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噗——这老师,笑死我了,居然以为我眯眼哥睡觉了。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就那小眯眼,我也是第一次见。”

“郝运来,你是不是想死?”

冯飞不悦道:“我怎么跟你说的?我最烦别人说我眼睛小。”

郝运来显然不以为意道:“呦!你个小眯眼,你又威胁我,是不是我给你惯着了”……

在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语言攻击下,教室的氛围又热闹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教室里突然传来一声“老师来了”,接着又瞬间安静了。

武修闻声抬头看来眼,却并没有老师的影子。

“后门窗户。”

听到江天的提醒,武修装作不经意间瞥了眼后门,刑宁宁果然正站在那里,冷眼盯着教室。

可能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刑宁宁一步步走进教室。她径直走到冯飞面前,面无表情道:“我知道每个班都会有刺头,既然你们这么想表现,我就成全你们。”

啪——

刑宁宁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冯飞的脑袋的。伴随而来的,便是冯飞的惨叫声。

“刚才聊的很开心啊?”

啪——

“继续啊?”

啪——

“现在怎么哑巴了?”

啪——

刑宁宁每问一句,就打冯飞一巴掌。直到她觉得满意了,才笑了笑,然后走到郝运来面前。她的手刚抬起来,却看到郝运来瞬间站起来,打了自己一巴掌,同时说道:“老师,我错了。”

啪——

刑宁宁还没反应过来,郝运来又打了自己一巴掌说道:“老师,对不起。”

啪——

“老师,我再也不敢了。”

刑宁宁没想到郝运来会这么自觉,她很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了,下不为例。”

回到讲台,刑宁宁摆着脸说道:“这是我给你们最后的机会,以后再让我抓到你们上课这么肆无忌惮的聊天瞎侃,不管是谁,我绝不会手下留情。好了,大家继续学习。”

看到刑宁宁离开,郝运来感慨道:“这娘们真虎,简直就是灭绝师太啊!”

说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眼冯飞,冯飞正鄙夷地盯着自己。

郝运来则先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接着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假装很痛苦的样子。

“妈的,真贱。我看你不应该叫郝运来,该叫贱人来。”冯飞很不满地嘀咕道。

郝运来也不甘示弱,嘲讽冯飞道:“这大脸盘子小眯眼,打起来肯定很舒服,不然这灭绝也不会打得那么顺手”……

看到这两人又开始了,武修有些无语道:“都是人才!”

“不过小来有一点说得对,这老班是真虎,灭绝啊!”

江天笑了笑,看到武修居然在预习课本,有些诧异。他摇摇头,又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了。

教室里没多久,便又恢复了热闹的氛围。只是这次他们都比较小心,时不时会有人看看窗户和后门位置,毕竟没人想挨打。

一个晚自习,也算是愉悦的度过了。

对自己的舍友,武修也算有了个大概的印象。

江天很重情义,却有些暴戾。李托性格内向,不善言谈。两人因为是一个小区,以前初中时,江天很照顾他。而江天能上一中,也是李托找他在一中的副校长舅舅帮的忙。

冯飞和郝运来基本是一对活宝,俩人一见面就互掐。而冯飞的优势在于战斗力高,郝运来则是靠一张嘴和速度快。

至于宿舍第6人章智,他一直独来独往。他很刻苦,无论教室还是宿舍,只要能看到他,他就在学习。而让武修诧异的是,听说他们班除了那些凭关系进来的,章智的成绩居然最差。

武修想:或许就是这个原因,章智才如此努力吧!

新的一天,也预示着武修高中生涯正式开始了。

让武修郁闷的是,他们早上六点四十上早操。可五点半,就有一个闹铃不停地响。

“我靠,谁的啊?”

“大清早,让不让人睡?”

“真他妈吵,能不能关了?”

“谁啊,不关砸了。”

听到宿舍四个人醒了,武修叹了口气,说道:“智障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