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三章 再添新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慕容轻狂眼光一瞟,看见站在旁边的夜无霜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即转移话题道:“今日的比试就到此为止,明日同一时间继续。各人都回去好好将这次经验消化消化。”

说完突然微微一笑,像是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接着说道:“为你们准备的汤药都熬好了,每人一碗,虽苦,但却有好处。都过来吧。”

张傲秋等人跟在慕容轻狂身后,铁大可却站在原地不动。

慕容轻狂回头道:“大可,你怎么不走啊?”

铁大可呐呐地说道:“老爷子,俺……俺一个外人,就不要喝了。”

慕容轻狂正色道:“阿漓说过了,进了这家门,就是一家人。如果你当你是外人,你现在可以带你娘离开了。”

紫陌上前一步道:“老铁,你当你是外人,我们这些人可没有当你是外人。我们这五人都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现在一样亲如家人,你现在加入进来,一样也可以的。”

铁大可依旧呐呐地道:“俺……俺……。”

紫陌将他厚背一推,笑道:“俺,俺个毛啊,快点走吧。”

铁大可抬头看了一眼慕容轻狂,上前两步,“噗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颤声道:“老爷子,俺为一教二宗追杀秋兄弟,你们不但不计较,反而倾心治好俺娘,俺已经无以为谢,现在你们又将俺当成家人,俺……,俺铁大可是个粗人,不会说话,今日俺在此对天发誓,以后必与各位生死相随。”

慕容轻狂站立不动,受了他一跪之礼,正色道:“你这一跪之礼,老夫代他们所有人受了。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起来吧。”

铁大可跟紫陌、阿漓在城主府暂住的时候,就听紫陌说过,面前这老爷子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毒医圣手”慕容轻狂,他为一教二宗办事的时候,也听过慕容轻狂的名头,知道一些他的往事,这是一个亦正亦邪的杀神,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居然这么好说话,一时心中更是感激。

张傲秋跟紫陌一左一右将铁大可扶起,两只手重重地拍在他肩膀上,三人对望一眼,均有一种血肉相连的兄弟之情从心底升起。

到了丹房,案桌上摆着五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慕容轻狂笑着说道:“这固本培元的汤药,对你们每个人都大有裨益。等过两天,为师就要开始开炉炼丹,这丹药不光有固本培元的,还有扩撒经脉的,那时候你们就不用受这份喝药的苦了。”

或许是受了张傲秋这种变态修行速度的刺激,所有人包括夜无霜跟阿漓都是毫不皱眉头地一饮而尽,然后各自就地打坐调息,以内力将药力化开。

慕容轻狂知道张傲秋内力深厚,特意在他那碗汤药里加大了药量,但相比他丹田内那混凝如水的真气来说,这点药力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打坐调息了一会,就已经将药力吸收完毕。

睁开眼,慕容轻狂已不知去了何处,而其他四人还正在用功,遂悄悄站起身来,步出丹房,在这大宅子里漫无目的闲逛起来。

正走着,突然看见前面的辛七正焦急地满场子乱转,急忙走上前去招呼道:“七哥,这里了。”

辛七听到声音,大喜着奔了过来,一到跟前就一连串的埋怨道:“哎呀,秋兄弟,你这宅子也太大了,你们这往哪个地方一躲,可是害得哥哥好找啊。我说你们能不能招些个下人什么的,这么大地方,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

张傲秋笑道:“七哥,我们也是这么计划着的,想着等这大年过完了,就开始招募人手了。”

辛七“嗯”了一声,接着急急地说道:“秋兄弟,赶紧的,城主等着要见你了。”

“很急么?”

辛七指着他脑门上的汗珠说道:“这大冬天的,都把我这天境初期的高手跑出汗来了,你说急不急?”

张傲秋看着他那样子笑着说道:“好,七哥。我先回房套件外套,然后给他们留个字条,你稍稍再等片刻。”

辛七搓着手说道:“啊,那你快点啊。我在大门口等你。”

张傲秋到卧房匆匆写了几个字,拿了件外套就往外走,到了大门口一看,竟然有两百个黑甲军士,黑压压的一片,正整齐地排在门口等候。

张傲秋吓了一跳,拉着辛七问道:“七哥,这是怎么了?搞这么大阵仗?”

辛七带着他往马车上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城主怕那该死的一教二宗躲在暗处搞刺杀,所以多派了些人过来,以防万一。”

等慕容轻狂回到丹房的时候,剩下四人都已经调息完毕,一看不见张傲秋,奇怪地问道:“阿秋了?”

四人均是摇摇头,慕容轻狂急忙说道:“紫陌,大可,阿漓你们三人先到他卧房看看,要是没人就四周找找。现在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可以落单。”

三人答应一声,匆匆出去了。

等三人走了以后,慕容轻狂坐下来,望着夜无霜问道:“霜儿,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却没有说的?”

夜无霜道:“不错。师父,您也知道,阿秋的修行速度太快了,而且不仅如此,他现在还有拥有了另外一个能力。”

“另外一个能力?”

“嗯,不过他的这个能力我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见过了。”

慕容轻狂一下被勾起了兴趣,调侃道:“哦,是什么能力,连魔教圣女都没有听说过?”

夜无霜不依道:“师父,你就会笑人家。”

慕容轻狂呵呵一笑道:“好了好了,为师不笑你了,你先说。”

夜无霜想了想说道:“阿秋这种能力就是能够隔空看物,按他自己的说法,这个叫做神识。”

“隔空看物?”

“是的。据他自己说,在他进入天境初期的时候,这种能力就自己出现了。开始还只能看到方圆一丈的距离,后来在我教前山一处怪泉里泡过之后就可以看到方圆三丈的距离,再后来,他观日出悟道,进入天境中期,又到那怪泉里泡了一次,现在可以看到方圆十丈的距离。”

“你等会,你说他现在可以看到方圆十丈的距离,这是什么意思?”

“师父,我的意思是他不用睁开眼睛,就能知道在他周围十丈以内发生的任何事情,犹如亲眼目睹一样。当时我也不信,特意在十丈距离内的地上写了几个字,他看都没看,却能清清楚楚地说出来。”

慕容轻狂喃喃地自语道:“还有这种事?”

“是啊,师父,这件事可是千真万确。”

接着不好意思地说道:“师父,倒不是我信不过他们几个,只是他这种能力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我觉得这种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慕容轻狂点点头说道:“你想的是对的。阿秋这种能力不要说你,就连为师也没有听说过。”

说完哈哈一笑道:“好小子,你这是要成妖啊。”

到了城主府,辛七将张傲秋直接带到云历的书房。

云历正坐在书房案桌后,看到张傲秋过来,眼中精芒一闪而没,呵呵笑道:“小先生这趟看来收获不小啊。”

张傲秋知道瞒不过他,老实回答道:“是有一点小收获。”

云历“嗯”了一声,招呼道:“来来来,过来坐。”

又亲自给他倒了杯茶水,张傲秋四周看了看笑着说道:“城主真是好雅兴,这书房的字又换了不少啊。”

云历道:“闲来无事,也就瞎写了些。”

“城主,看来最近是有心事?”

云历奇怪地问道:“哦,小先生何出此言?”

张傲秋笑着说道:“我观这些新换上去的字,里面有种剑拔弩张的味道,所谓字如其人,因此就胡乱猜测一下。”

云历叹了口气说道:“上次那三个一教二宗的人已经将他们知道的全部都交代了,果然如小先生所说,那杨记米店跟杏林阁正是他们的秘密窝点,还有些其他的小地方。我怕城主府插手此事后,会打草惊蛇,于是就让渔帮的人对他们密切监视着。这次我找小先生过来,就是想跟小先生商量一下,这下一步该怎么走?”

张傲秋没想到云历将他抬得这么高,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找他这十七岁的小子来商量,连忙站起来,拱手说道:“城主实在是太抬爱小子了。”

云历摆摆手,正色道:“小先生不必自谦,你有这个的能力,今次找你来,也是真心想跟你商讨的。”

张傲秋重新坐了下来,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这杨记米店跟杏林阁现在情况怎样?”

云历道:“据每日送回的情报看,一切如常。”

“一切如常?嘿,城主,小子在想,看能不能用什么方式让他们不一切如常起来?”

“哦,小先生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