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三章 两处担心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张傲秋淋浴更衣完毕,天色已接近中午时分。

张傲秋看着旁边夜无霜愁眉苦脸的样子,安慰道:“霜儿,这事终有解决的时候,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夜无霜叹了一口气道:“我倒不是担心,我只是替师尊她难过。师尊是师祖的关门弟子,在师尊小的时候,大师伯曾代师传艺,说起来,大师伯对师尊还有半师之恩。”

“唉,这人世间,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不能和平相处?各取所需多好,非要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将别人的变为自己的就那么有意思么?”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阿秋,看到师尊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想当这个什么教主,我只想以后跟你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什么地方都可以。”

张傲秋笑道:“霜儿,你师尊正春秋鼎盛,当教主的苦恼一时半会还落不到你头上。不要想太多了,即使是你想要的那种平淡生活,过的久了也会无味的。”

夜无霜又叹了口气,小脸愁得跟根苦瓜似的。

张傲秋握了握她的手说道:“霜儿,万事都有我在,不管是刀山火海,还是田园菊花,我都会陪你一起走下去的。”

夜无霜将张傲秋的手反握了一下,望着他容颜舒展,笑着轻轻点了点头。

临花城城主府。

紫陌跟阿漓两人正坐在一座小亭里下棋。

自张傲秋跟慕容轻狂离开以后,紫陌跟阿漓就搬进了城主府,云历也是大方,特意让辛七在城主府里选了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这院子面积比起他们那座四合小院要大得多,正位于城主府西北角,位置虽偏,但却也幽静。

院子四周遍植一些四季常青的松、杉、柏、银杏及铁树,院子里及房间内也养着一些同样四季常青的常春藤、球兰、绿萝、合果芋、龟背竹、蔓长春花等,而且这些植物所处的位置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及安排的,充分利用整个院子的空间,错落有致,景色极美。

两人自搬进来后,日子倒也过的逍遥,没事的时候就下下棋或是手挽手地四处走走。他们本就是情投意合的一对小情侣,这样的日子也不觉得寂寞,反而有种非常舒服跟写意的感觉。

而上次那三个一教二宗的刺客,在紫陌的那种变态刑罚的压力下,没有坚持几天就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果然如他们怀疑的那样,城西的杨记米店跟城东的杏林阁均是一教二宗的秘密窝点,而且城外的码头上也有他们的联络处。

这份供状直接呈于城主府,云历的意思是没有大鱼,先不要打草惊蛇,而是将其严密监控起来,这监控的事以前本就是渔帮的人在做,加上城主府现在也不好直接参与其中,正好装聋卖傻,只当不知道这件事一样,当然高层之间的秘密来往及定期交换情报则是不可避免的。

城主府借口整顿防务,对城外的码头进行了一次完全的清除,除渔帮以外的其他帮派杀的杀,抓的抓,顺带着将一教二宗的秘密联络处的人全部抓了起来,然后严刑逼供,接着再顺藤摸瓜。

只可惜这些人都是些小喽啰,知道的并不多,不过这次行动却是将一教二宗放在临花城的耳目全部封闭,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就是要逼的他们亲自到城内跟那两处秘密窝点接触。

而渔帮则是借助城主府的力量,进一步发展壮大,最后将临花城四周所有码头都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同时也形成了临花城的第一道防御跟外围情报网。

两人下棋正下得酣处,院门外走进一人,正是久未谋面的辛七。

阿漓眼尖,先一步迎了上去,娇笑道:“七哥这些天都到那里去忙了?可有好几天看不到人了。”

辛七呵呵一笑,打趣道:“最近事多,还真是忙坏了。我呀,就是个劳苦命,可比不上你们小夫妻有福气哦。”

阿漓被他说得小脸一红,偷眼瞄了一下旁边的紫陌,双眼却是媚眼如丝,情深款款。

紫陌冲辛七拱了拱手,眼睛却看着辛七手中的一把链子刀,疑惑地问道:“七哥,这把刀……?”

“哦,正是因为这把刀才来找你们。府外有一个矮壮汉子,背后插着两把开山斧,在城主府拿着这把链子刀指明说是要找方伯跟你,只是方总管这几日不在临花城,加上我跟你们又熟,这把刀就转到我手上了。”

说完将手中的链子刀递了过去,紫陌接过刀,仔细地看了一遍说道:“这把刀可是秋哥的贴身短刀,怎么会到别人手中?”

阿漓听了心头一惊,将短刀接过来看了看,果然是张傲秋的贴身短刀,不由焦急地说道:“秋大哥这把短刀向来不离身,都是贴身收藏的,现在这把短刀在此,难道是……?”

紫陌被她说的心跳如麻,接口道:“七哥,那个送刀的人在哪里?”

“还在城主府门外候着。”

紫陌一把拉住阿漓往外飞奔而去。

辛七在后面喊道:“你们等等我啊,唉,这真是的。”

铁大可坐在城主府外,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扇硕大的府门,他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还没有一个人过来,正心中忐忑时,只见一对年前男女从府门内冲了出来,那女子手中正拿着那把链子刀。

铁大可一见,心中一喜,腾地站起身子,凑上前去问道:“你们两位谁是紫陌?”

紫陌上前一步说道:“我就是。你是谁?你怎么会有这把短刀的?”

铁大可哈哈一笑道:“可算找到你了。俺叫铁大可,这把短刀是俺秋兄弟给俺做为信物的,说是让俺到这里来找一个叫方伯或是紫陌的。俺在这门口等了快一个时辰了,俺还以为你们都不在了。”

紫陌跟阿漓互望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

阿漓笑道:“原来是铁大哥。铁大哥,不知秋大哥让你来找我们可有什么事?”

铁大可道:“这位妹子,你是……?”

“我叫阿漓,是秋大哥的师妹。”

“哦,紫陌兄弟,阿漓妹子,事情是这样的……。”铁大可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向两人说了一遍。

原来今日是铁大可跟张傲秋约定的十日之期的第八天,铁大可心想现在是有求于人,总不能让别人到了时间反而来等自己,所以他算这日子也快到约定时间了,就带着短刀来找人了。

紫陌跟阿漓听了铁大可的叙述,均是惊异不定,没想到这次去找霜儿途中居然也遇见了刺杀,阿漓担心地问道:“铁大哥,按你的说法,那你们分开后,秋大哥还会不会遇见那些人的追杀?”

铁大可稍稍头说道:“阿漓妹子,那平原那么大,俺们三人能找到他也是一大半的运气在里面,俺想,经过那次刺杀后,秋兄弟应该会更加小心,他们那些人找到他的可能性不大。”

阿漓略松了口气,正好这时辛七跟着赶过来,阿漓遂把这件事跟辛七简要的说了一遍,辛七听完沉吟道:“妹子,既然是秋兄弟的安排,我们就按他说的去做好了,其他的就等秋兄弟回来再说。只是铁兄弟这个外形实在是太好辨认,总在外面跑,我怕会被有心人给发现,这样吧,你们那个院子正好还有几间空房,那先将铁兄弟跟大娘安排跟你们一起住一段时间,你看可好?”

“那感情好,正好我跟紫陌两人住那里觉得太过冷清,多两个人也热闹,只是又要跟城主府添麻烦了。”

辛七伸手在阿漓头上敲了一下,佯怒道:“妹子,到现在你还当你七哥是外人么?”

阿漓伸了伸舌头,赔笑道:“七哥不要生气,阿漓知道错了。”

辛七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对铁大可说道:“铁兄弟,那你先去把大娘接过来,在秋兄弟还没有回来之前,就在城主府住下,免得秋兄弟回来了又找不到你的人,你看怎么样?”

铁大可连连点头,感激地说道:“好,好,这个当然好。俺都听你们的。俺现在就回去将俺老娘接过来。”

辛七点点头,先去安排相关事宜,铁大可也急着要将老娘接过来,跟着匆匆离开了。

紫陌跟阿漓两人慢慢地往回走去,紫陌看着阿漓皱着眉头的小脸,宽慰道:“阿漓,你不要太担心了。阿秋他从小就在山中长大,一身隐匿功夫,虽然比不上师父,但对付那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紫陌,秋大哥还是让他们找到了一次不是?”

“刚才老铁都说了,他们找到阿秋有很大的运气在里面,再说了,就算是阿秋被找到了抵挡不过,那后面不是还有师父他老人家么?”

阿漓听了紫陌这话,愁眉略展道:“说的也是啊。”

随即又皱着眉头问道:“可是那次明明有人要杀秋大哥,师父为什么不出来帮忙了。”

紫陌笑道:“阿漓,你这是关心则乱了。师父他是什么人?估计他一眼就看出阿秋能搞定那三人,再说了,什么事情都由他老人家搞定,那也没什么意思不是?我估计他之所以不现身帮忙,也有锻炼阿秋的意思。”

阿漓抬头望着远处的天边,低声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唉,只是不知道秋大哥现在有没有找到霜儿妹子?他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