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二章 初到贵山(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用过午饭后,欢天喜地抱着新衣到院后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换上新衣后,感觉整个人清爽了一大截。

这衣服从内到外都是白色,大小长短也正合身,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样,而外衣的款式正是外面流行的束腰紧口款,材质则是采用了丝中夹棉,即保留了丝绸的绵滑挺拔,又兼具了棉衣的保暖特性,还真是匠心独运。

张傲秋虽然性子散懒,对外物一向不太讲究,但对这身衣物却是真心喜欢。

这晚一夜无话,在打坐冥想中度过。

第二天天色刚亮,张傲秋从冥想中醒转过来,那种自给自足不假他求的感觉比上次更深一层,整个身心都浸入在一种宁和喜悦的情绪中。

而丹田内的真气也随着他打坐冥想中吸收的天地灵气悄然改变。

神识外放,方圆三丈范围内的动静自然清晰的反映到脑内,通过神识,将自然界的万物与自己内心紧紧连在一起,仿佛自己就是那地上的一颗石头,枯草上的积雪,山间飘逸的风。

这种感觉自从他拥有神识以来,一次比一次清晰。

而这种感觉再深一层就变成了对自然的感悟,也正是无极刀宗心法最基本也是最精髓的要义,一切道法自然而又归于自然,就像他现在的外放的神识与外面的天地融为一体一样。

突然间神识一动,一个白衣女子闯入识海之中,正是昨日的黎梦心。

张傲秋睁眼微微一笑,身形一闪,人如鬼魅般出现在院门后面,双手伸出,正是门外黎梦心右手扣上门环的一刻。

院门“吱呀”一声打开。

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出现在黎梦心得眼前,少了昨日的风尘仆仆,仿佛又多了一份只属于这山水间的空灵。

一头黑的光泽动人的长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额头宽阔,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字长眉下的那双星目,古井无波,眼神深邃,仿佛能将人内心看透一样。

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自自然然地站在那里,却让黎梦心感觉对面这个少年整个人都融入这环境之中,而自己只是硬生生塞进来一样。

黎梦心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昨日还惊异他的修为,但后来转念一想,这个世间本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自己年纪小但修为高的人比比皆是,自己只要把握自心就好,此心结打开,所以才有平台上临别时的嫣然一笑。

而今天再看,却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明明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但一转头又感觉不到。

张傲秋看着黎梦心,微微一笑道:“黎姑娘早。可是贵教主有什么消息传下来?”

黎梦心心神略收,微微平静一下,说道:“不错,张公子,昨日教主传下消息,让我今日一早就带你过去。”

张傲秋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霜儿,不由心头一阵火热,一紧手中的星月刀从院门后长身而出。

黎梦心略略后退一步,然后转身道:“张公子,这边请。”

张傲秋踏前一步,与黎梦心并肩往前,略略犹豫了一下说道:“黎姑娘,不知道贵教主招我前来是为何事?”

黎梦心看着他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就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所能知道的。不过你不要紧张,我们教主很是平易近人,对我们下属也都是和颜悦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召见教外的人,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本来张傲秋是想问“不知贵教圣女现在可好?”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霜儿虽然跟他情投意合,但那毕竟是在外面,现在到了这里,若是贸贸然问这个话题,也许会对她圣女的身份有所不当也说不定,所以才转口问起其他,其实他问过这话后就知道黎梦心肯定是不知道答案的。

张傲秋看着眼前云雾笼罩的大山,心想:不知道霜儿现在在这大山的什么地方,是不是也对着这大山正在想念着他?

两人走了一会就到了平台边缘,再往前就是万丈悬崖。

黎梦心停了下来,双手一拍,过了一会从山石后面转出一个黝黑的年轻人。

黎梦心掏出一块黑黝黝的木牌递了过去,说道:“严师弟,我奉教主之命,要带这位张公子进山去见教主。”

严师弟接过木牌看了看,然后将木牌递回,说道:“黎师姐、张公子,你们请稍等片刻。”

说完转身而去,张傲秋略略伸头看了看脚下的万丈深渊,咂舌道:“我们就从这里进山?”

黎梦心笑了笑,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那严师弟带着两个男弟子抬着一个吊篮走过来,这吊篮刚刚容纳两人,粗若小指的四条钢索钩在吊篮上,而四条钢索的相会处则是一个带着两个滑轮的钢夹一样的东西。

三人放好吊篮,然后爬到平台旁边的山岩上,拉着一根藏在藤蔓间的绳索轻轻一抖,本来就像搭在两棵大树间的山藤“哗”地一声落了下来,露出一根粗如儿臂的钢索。

这条钢索一端深深地打入了山岩里,而另一端则是穿过山岩上的大树一直往前延伸,在那山雾中若隐若现,若不是现在拉开伪装的藤蔓,就这样看去,如果不是有心的话,极难发现在眼前的山雾中还隐藏着这样一根钢索。

严师弟三人将吊篮挂在钢索上,吊篮一边打开,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黎梦心上前一步,一块岩石恰巧突出,正好对着吊篮的小门。

张傲秋随着她进入吊篮,严师弟在外面关好小门,对黎梦心说道:“黎师姐,可以出发了。”

黎梦心点点头,对张傲秋道:“张公子,抓紧吊篮钢索,我们要出发了。”

张傲秋也是在山间长大,对这样的悬崖峭壁倒是司空见惯,只是这种通过钢索在山谷间穿梭的形式倒是第一次见到。

黎梦心轻轻一拉吊篮边的一个细细的钢索,吊篮“嗖”地一声往前滑去,速度越来越快,瞬间就没入山雾之中不见踪影。

山风在耳朵旁边呼啸,由于速度太快,两人自然而然将外呼吸改为内呼吸,而眼前所见,除了山雾还是山雾,有时候像在浓密的凝露中穿行,有时候山雾飘散露出前方一丝端倪。

大约滑行了约半柱香的时间,黎梦心又是轻轻一拉手上的钢索,吊篮明显地抖动一下,速度慢慢减了下来,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吊篮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在一片山岩前停了下来。

山岩旁边又是一块平台,这块平台比起先前那处平台要小很多,明显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黎梦心探过身子打开小门,跟张傲秋一前一后下了吊篮。

张傲秋踏足平台,再回首望去,只见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哪里还能看见那根横贯山谷的钢索,不由叹道:“今日若不是你带着我走,就算我在这山里转一百年,估计都还摸不到你们大门在什么地方。”

黎梦心被他这话逗得一笑,说道:“我教百多年前就被江湖上其他门派称为魔教,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张傲秋道:“这件事我听霜儿说过,这典型的就是强权之下出公理,真是岂有此理。”

黎梦心猛地转身过来:“你刚才说什么?霜儿?你叫圣女为霜儿?”

张傲秋这才知道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尴尬地点点头道:“额,这个……,我跟霜……啊,贵教圣女、还有另外两个人是好朋友,认识的时候也不知道她的身份,这个……就一直这样称呼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黎梦心略带深意地看着张傲秋说道。

“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呵呵。”

“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下,这个称呼最好不要在这里的其他人面前提起,因为圣女毕竟是圣女,对教外的人来说可能没有什么,但对于我教中人,这个身份可非同一般啊。”

“我知道,我一定会小心的。不过……要是真说漏了嘴会有什么结果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师父、师伯们会好好教训你一下吧。”

“啊,这……还这么严重啊?”

“那你说了?”

“……”

两人走过平台,沿着眼前的山路一直往上,弯弯绕绕地又走了一顿饭的功夫,两人来到大概是在山腰的一处开阔的平地。

黎梦心站在平地上,噘嘴发出一长两短的如同鸟叫一样的声音,过了一会,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老者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两人前面。

张傲秋心里打了个突,这种情况在慕容轻狂身上看到过,可见眼前这个褐色长袍的老者修为至少已经到了玄境期。

黎梦心将那块黑黝黝的木牌递过去,也不说话。

老者接过木牌仔细验了验,过了好一会才说道:“这也有快五十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有外人从这里经过了,老夫也快五十年没有看过这块教主令牌了。丫头,教主要见得人就是你身旁的小子?”

黎梦心恭敬地点点头说道:“郝长老,这位就是教主要见得张傲秋张公子。”

“哦?”郝长老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傲秋,又“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咦”了一声。

“你现在十六还是十七?”

张傲秋拱手道:“小子现在已经十七了。”

“难得,难得啊。十七岁就已经是天境初期了,不光如此,你身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