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二章 小楼密谈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随着夜无霜绕了老大一个弯子,然后从另一个方向回到上次那座三层小楼所在的位置。

两人进入小楼时,雪心玄正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口前已经等候多时。

依然是那一袭红衫,只是从背影上看上去显得格外萧瑟。

雪心玄听到两人的脚步声,转过身子,脸容却是不喜不悲,一双眼眸闪闪生辉地罩向两人。

张傲秋躬身行礼道:“前辈。”

雪心玄上前一步,虚扶一把道:“阿秋,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不用如此多礼。”

接着欣慰一笑道:“本座彻查内奸这么多日,一无所获,没想到你刚来一天,就误打误撞地将她找出来,你还真是本教的福星,看来本座欠你的人情又要加一份了。”

张傲秋知她心里肯定很难受,不敢嬉笑,肃然道:“不敢当。”

雪心玄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眼里一丝哀伤一闪而没,接着招呼道:“来,都别傻站着,过来坐吧。”

两人落座后,雪心玄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件事情你们比本座还要清楚,本座叫你们过来,是想听听你们的一些意见。霜儿,若你是本座,你会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张傲秋听了心中一凛,他跟雪心玄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从她言行举止上推断,此人绝对不是一个优柔寡断,毫无主见之人,相反她的手段跟智谋绝不在任何人之下。

但此时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先询问他们两个小辈的意见,可见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之大,让她一时有些心乱。

夜无霜俏脸凝重,思索片刻后说道:“回师尊,大师伯这种做法,已经是叛教的重罪,这么大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只有她一人参与其中,否则就算她阴谋篡位成功,但如果没有大量支持的人,也是白搭。

而且大师伯做为本教大弟子,也是德高望重,手下弟子及亲信众多,这些人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参与其中,若是此时将大师伯拿住并严惩的话,以大师伯刚直的性子,必定会死扛到底,那样的话也许会引起她下面的人同仇敌忾,使得那些参与此事的人就此隐藏下去,从而埋下隐患。

霜儿的意见是,先将大师伯稳住,等将这些参与的人都彻查清楚后再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雪心玄听后不置可否,沉吟一会说道:“那你认为应该如何将其稳住了?”

“回师尊,霜儿认为可以先消弱她现在的权力,以另外一种方式,将其明升暗降,只挂个虚职,不让她再参与教内重大事宜。

至于她手下的那些弟子及亲信,则可以将她们打散,分别安插到其他位置,然后加以监视,只是这样做时间要很长,不能一时见效。”

“嗯……。霜儿,如果这事了结以后,你认为该如何处置你大师伯方为恰当?”

夜无霜听了犹豫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轻声说道:“师尊,恩威并施,但还是以和为贵。”

雪心玄望着夜无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片刻后又向张傲秋问道:“阿秋,你的意见了?”

张傲秋也犹豫了一下,杨月华篡位叛教一事,毕竟是她们的家事,虽然他跟雪心玄及夜无霜两人亲近,但做为一个外人,在此事上品头论足,显得也不妥当。

但雪心玄的问话又不能不答,只能从另一方面去说,当下将昨晚的事情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然后说道:“前辈,我从前山到这里经过了一条钢索滑道,一扇秘门,还有那弯弯绕绕的山路。

在我看来,这种防范已经是非常严密了,但一教二宗的那两位长老,却能通过密道,在不惊动贵教任何人的情况下自由进出。

既然他们两人知道这条密道,我想一教二宗的其他人应该也知道,那么这条密道就是一个相当大的隐患。

晚辈的意思分两种:第一种假设这次来的只有这两个长老,那么明日晚上在他们接头的位置预先埋下高手,等他们接头完成后,再尾随那两人从密道里走一遍,等出了山后再将其擒拿,嘻,只要人到手了,就不怕他不开口。

但是这次擒拿必须要快,我以前遇到过他们几次刺杀,都是嘴里含着毒丸的,得小心他们自杀。

第二种,在临花城的时候,我曾问过霜儿,为什么一教二宗的人会对付你们?霜儿当时说这件事前辈也不是很清楚。

现在却是一个送上门的机会。就算从临花城出发,距此也有千里之遥,这一来一回在路上的变数太大,如果我是他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定会安排其他人手接应。

如果我的猜想是对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找个机会将我的行踪及离山时间在一个什么正式的场合中宣布,然后通过内奸再把这消息传出去,而到那天只要多多安排好手,就可以将那两个长老跟其他接应的人来个瓮中捉鳖,然后将拿住的人分开逼问,也许这件事还会变成一件好事。”

雪心玄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阿秋,看来你还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突然嗅了嗅鼻子,奇怪地问道:“咦,你身上怎么会有股烟火的味道?”

张傲秋尴尬地捎稍头说道:“昨日霜儿带我到以前前辈带她看日出的地方,我们准备在那里呆一晚上,以便第二天一早看日出的,但我看那里山风太大,于是就将以前前辈开凿的那个山洞扩大了一些,然后又抓了几只野味,做了顿烤肉,就这样衣服上可能就有那烟火味了。”

雪心玄“哦”了一声,有点惊奇地问道:“你将那山洞扩大了?扩大了多少?”

张傲秋想了想答道:“大概方圆丈许的样子吧。”

雪心玄不相信地问道:“方圆丈许?”

夜无霜在旁笑着说道:“师尊,你不知道,他呀,就是属打地鼠的,我就是到外面拾了点柴火,他就把那山洞给掏出来了,连石壁都修得溜光水滑的。他掏洞的本事比师尊你可要大多了。”

“是吗?不过那处山体岩石最是坚硬,当年本座掏出那么个小山洞都花了一番功夫,阿秋,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傲秋呐呐地说道:“前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做到了。”

说完抽出星月刀,真气略转,两尺长的刀芒吐出,张傲秋指着刀芒说道:“不管多坚硬的石头,只要这刀芒一接触,就像刀切豆腐一样,毫不费力。”

雪心玄走近细细一看,只见那凝如实质的红蓝刀芒,犹如刀身又长出来一部分一样,而且那红蓝两色的刀芒在刀身上不断流转,煞是好看。

雪心玄看了一会,惊异地望着张傲秋道:“这是阴阳同体,阿秋,难道你是先天之体?”

“嗯,反正师父是这样说的。”

“慕容轻狂?”

张傲秋点了点头。

雪心玄虽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但还是倒吸一口凉气,过了好一会才又问道:“还有谁知道你是先天之体?”

张傲秋老实答道:“我们三人,还有师父,还有紫陌跟阿漓,还有就是我师叔,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嗯,阿秋,你这先天之体可是千年都难得一遇的,这个秘密千万不要再告知其他人,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吐出刀芒,若是让其他高手看见,即使不能确定,但也会有所怀疑,到那时,你的危险就会更加一成。”

张傲秋肃然道:“是,前辈。之前霜儿也如此提醒过我,在这方面以后我会加倍小心的。”

雪心玄瞟了夜无霜一眼,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接过张傲秋手中的星月刀,细细地看了看,又随手挽了几个刀花,然后说道:“你这把刀刀身隐有螺旋纹,显然是用铁精经过层层锻打而成,而且刀背很厚,刀锋却很利,使刀时的感觉又是柔而不僵,应该是加入了一定量的豹纹钢,阿秋,你这把刀打造成功可要花些功夫。”

张傲秋兴奋地说道:“前辈也懂这个?不瞒前辈,这把刀是我自己亲自打造的,用料确实是铁精加豹纹钢。”

“哦?你还会打铁?”

张傲秋捎稍头笑道:“是我师叔教我的,我也只是会那么一点,那种精细的物件可是打不出来,像这种粗大笨的物件倒是可以凑合。”

雪心玄上下重新打量了他一下,笑道:“想不到你会的东西还蛮多的。倒是处处给人惊喜啊。”

雪心玄将刀递还给张傲秋,然后转头对夜无霜说道:“霜儿,你带阿秋先去淋浴一番,然后给他找一套干净的衣物。今晚还是由你们二人到那个山洞再去听一听,看他们又有什么新动作。本座倒是想亲自前去,但你大师伯虽然性格刚直,为人却是相当谨慎,保不住她没在本座身边埋下钉子。”

说完冷哼一声,眼中厉芒一闪,脸色极其阴沉。

夜无霜看着雪心玄的脸色,也替她难过,毕竟这也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被判自己,虽然震怒,但心里那份难过却也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两人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Ps:我查看了一下消息,都能看见那几个熟悉的ID,傲霜陌漓在这里谢谢各位大大捧场,但这本书成绩实在是太差了,给位大大看书后,能不能顺手注册一下,然后帮忙给个收藏或是花花?这样是给傲霜陌漓最大的鼓励了,拜谢!若是能帮忙宣传一下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