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一章 另种刑罚(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出了杂货铺,也没急着就出城去找霜儿,而是在城内找了一处安静的位置,一个人坐了下来,将这段时间的事情前前后后细细过了一遍。

一教二宗的人对自己几人前后两次刺杀,说明他们已经将自己几人列为了必杀名单了,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理由,总之已是被他们惦记上了,若是这样冒冒失失地出城,说不定走不了多远就会进入对方的包围圈。

倒也不是怕了他们,只是若这样被围攻,就算不死,也会受伤,这有点太不划算了,既然师父跟霜儿师门有旧,不如带着师父一起过去,紫陌跟阿漓这段时间就呆在城主府不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打定注意,张傲秋遂起身往回赶去。

回到四合院的时候,紫陌还没有回来,慕容轻狂正指导阿漓练功,两人看到张傲秋,停了下来,阿漓问道:“秋大哥,霜儿妹妹有消息么?”

张傲秋点点头,将身上的行李解了下来交给阿漓后,对慕容轻狂说道:“师父,霜儿想我年前到她师门去一趟。”

慕容轻狂皱着眉头问道:“年前去她师门一趟?我都不知道她师门在哪里,你知道怎么走么?”

“霜儿留在临花城的人给了我一份地图,标明了详细路线。”

慕容轻狂闻言不由调侃道:“哦?看来你比为师吃香的多了,想当年为师还救了他们师祖一命,就这样都没有给我张地图,你现在什么都没做,就把地图给你了。”

张傲秋不满地说道:“怎么是什么都没做了?霜儿我可是救了她两次的。”

“哦,也对。那地图呢?”

“她们让我看完记熟后,当着她们的面烧掉了。”

“嗯,也理当如此。那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打算?”

张傲秋迟疑了一下,问道:“师父,你现在修为到底达到什么境界了?”

慕容轻狂看了张傲秋一眼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傲秋说道:“我想了解师父切确修为后,好定下后面的行动方式。”

慕容轻狂洒然道:“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为师现在是玄境巅峰修为,还差一步就可以进入化境了。”

张傲秋咋舌道:“玄境巅峰?还差一步就进入化境?师父,你这么高的修为,为什么这一生都被那欧独舞追杀呢?”

慕容轻狂恨声道:“就她欧独舞,我杀她一万次都绰绰有余,只是他们不知道在哪里招募到那些跟我修为不相上下的好手,每次都是以多攻少,你师父能在那几次中保住性命已经很不错了。”

张傲秋“哦”了一声,又问道:“师父,那些跟你一样修为的人,他们应该不会轻易就派出来吧?”

“那当然了,不然你以为玄境巅峰修为的人都是大白菜啊,一抓一大把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是这样,师父,那这次我去找霜儿,不如我在明,你在暗,若是一路顺利倒也好说,若是有不开眼的过来,也正好可以抓几个,我就不信他们每个人都是硬骨头,总有要开口的。”

这回轮到慕容轻狂想了想,过了半响才说道:“你这个方法很好,只是紫陌跟阿漓他们两个怎么办?”

张傲秋知道慕容轻狂的意思,笑着说道:“紫陌不是要到城主府审讯那三个黑衣人么?正好让他跟阿漓就呆在城主府。那城主府的云夫人对阿漓也是极为喜爱的。”

“嗯,这样也好。那你等会跟阿漓说说,等紫陌回来后就让他们先到城主府去。临走前,为师还有点东西要准备准备。”

张傲秋应了一声,转身去找阿漓去了。

紫陌看着阿成,诡异地笑了笑,问道:“成哥,你这大牢里可有死囚犯?”

“死囚犯?当然有了,一抓一大把。你问这个做什么?”

“嘿嘿,当然是有用处了。你让人挑三十个精-壮的死囚犯过来,然后找一间单独的牢房,布置的温馨一些。然后将……。”

转身指着中间那个黑衣人说道:“将他先剥的干净,扔到那间牢房里,让十个死囚排在外面,一个一个地进去,在进去之前,先给那死囚犯喂服一碗烈-性-春-药,嘿嘿,你懂我意思吧。

这剩下两个则割掉他们的眼皮,将他们的脖子固定好,让他们在一旁好好欣赏这一幕-活-春-宫,如若前一个还是不说,那就换下一个,同样十个死囚,不过你要看好了,可不能让他们给弄死了,要是都不开口,那就这样轮番下去,唉,想不到他们三个堂堂灵境期的高手,在外面响当当的人物,却沦落到给死囚犯-服-务,唉……。”

阿成听后心里不由突突打了个冷战,越过紫陌的肩膀,正好看到那三个黑衣人充满仇恨又恐惧的眼神,心里顿时有了数,嘿嘿笑道:“紫陌兄弟,看来你这人情,成哥是欠定了。”

“好说,啊,都好说。只是成哥啊,咱们也得本着一颗慈悲的心,要是他们觉得十个人还不够他们一人-爽-的,你就再多加几个。还有啊,在办那事的时候,将这牢房里的人都叫过来围观啊,记得要给他们鼓劲啊。”

方伯在旁边听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连忙打断道:“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阿成,你就按阿陌说的去办吧。”

说完匆匆往外走去,紫陌一把抓住他说道:“别慌啊,方伯,这还没开始了,你就不多呆会了?”

方伯一把推开紫陌的手,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说道:“阿陌,老夫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这审讯的事吧就交给你跟阿成好了,我先到外面休息休息,等你们审讯好了,我们再回去。”

说完生怕紫陌再拉住他,竟然展开轻功一溜烟地往外掠去。

紫陌在后面嘟囔道:“还‘绝命双刃’了,胆子怎么这么小?”

方伯听了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心里直打鼓,这小祖宗,以后还是少招惹他的好。

阿成看着方伯一下跑的没影了,冲紫陌竖了竖大拇指:“兄弟,还是你高。我还重来没有看过方总管会这么狼狈的。”

紫陌笑道:“成哥谬赞了。我们开始吧。”

阿成舌头在嘴唇边舔了舔,嘿嘿笑了两声,看着那三个黑衣人的眼神充满了戏弄,就仿佛看到不是三个人,而是三件玩具一样。

阿成很快叫来几个人,冲进去将三人一溜地拔-了个精-光,三人像个木桩一样,一动也不动地听任摆布。

紫陌奇怪地问道:“成哥,这三个家伙一点都动不了?”

阿成点点头说道:“送来的时候就这样了,不要说动了,连张嘴说话都不能。也不知道是谁做的手脚,真是人上有人啊。”

紫陌想起了慕容轻狂,又看了看此时光溜溜的三人,上前一步说道:“你们应该知道,这一生想要从这大牢里走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左右都是一死,不如死的痛痛快快的,你们这样闭嘴不说,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再死也是死。”

这是阿成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正准备要将三人的眼皮割下,紫陌拦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们想说,就眨两下眼睛,不然等会眼皮被割掉后,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师父下的毒,我可没有办法解掉。”

三人脸如死灰,豆大的汗珠开始往下滚落,紫陌又等了一会,见三人还是没有眨眼,叹了口气说道:“成哥,那死囚犯都准备好了么?”

阿成嘻嘻笑道:“都他妈的等的急不可耐了。”

“嗯,那就将春-药的量再加大一倍,你开始吧。”

阿成答应了一声,拿刀正要上前,只见最右边的那人闭着的双眼眼皮急速抖动了两下,紫陌跟阿成对望一眼,阿成一指那人,冲后面的军士喝到:“将他带走。”

“剩下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办了吧?”

阿成心服口服地说道:“知道知道。兄弟,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到成哥这来坐坐,成哥请你喝酒,我们互相交流一下心得,你看怎样?”

紫陌答道:“好啊,那到时候可要请成哥倾囊相教了。”

“哎,我们互相学习,互相交流,哈哈。”

“那好吧。我先回去,不然那人即使要说也动不了,我还得把师父请过来,这毒还只有他才有办法。”

阿成急忙道:“哪能让兄弟跑来跑去的,我立马跟方总管说一声,派人去接不就可以了么?”

紫陌说道:“也好。不过还是我跟他去说吧,成哥你先忙你的。”

站在外面的方伯见紫陌这么快就出来了,有点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不审讯了?”

紫陌双手一摊说道:“已经搞定了。”

方伯惊异地问道:“搞定了?这么快?”

“这算慢的了,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单独审讯犯人,就往那一坐,犯人自个就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审讯本就是攻心为上,你真以为我会那么不人道啊?”

“那要是他们真的不说,你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去做?”

“方伯,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要是他们真不说,我也只是提出我的审讯意见跟想法,至于怎么做,那都是成哥的事情,跟我毛关系都没有啊。”

“你……。”

“方伯,我们别在这里你啊我的,还是派人先把我师父接过来,不然那三个人就是想说,可连嘴巴都张不了也是白搭。”

方伯一拍额头,应了一声,立即找人安排去了。

(PS:这本书成绩惨淡,几次申请签约也不成功,各位看客,你们要是觉得还可以,能不能留个言,搞个收藏或是送个花花之内的?也让我有点激情写下去。)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Cr5DWY'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