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一章 初到贵山(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黎梦心白衣飘飘地在前面带路,这条山路她不知道走了多少次,就算是蒙着眼睛也能转回去。

但山路不同于平地,就算一个身强力壮的人,若是重来没有走过山路,在第一次走过山路后,也会感到相当的疲惫,这跟体力有一定的关系,但最重要的是习惯问题。

此处的山跟张傲秋熟悉的莽山、连岭山不同,莽山、连岭山虽然山势连绵,但山峰并不是很高,而此处的山不仅山势连绵,而且山高路陡,山路湿滑,极其难走。

险境处,山路狭窄的仅容一人通过,而身旁就是万丈悬崖,看得人心惊胆寒。

还没有到山腰,周围已经出现了雾气,这种雾气常年不散,越往上雾气越浓,有时候浓密到伸手不见五指,而到了山顶则汇聚成了云海,波澜壮阔,极其壮美。

黎梦心这一去,却是全力施为,张傲秋一看就知道她是在考究自己,心里暗自好笑,也不为意,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始终保持一段相同的距离。

黎梦心却是越走越是心惊,自己怎么说也是地境巅峰的修为,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小上不少的少年在自己全力施为下还能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而且看上去好像还一副闲庭信步的样子,难道他的修为还在自己之上?

巡山的领队可是在教内年轻弟子当中挑选的佼佼者,自己不到二十五岁就达到地境巅峰,已经是教内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天才,一直引以为傲,没想到今天却被狠狠打击了一下。

过了山腰后,一块天然形成的平台突兀的出现在眼前,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在山下的时候,就算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在半山腰以上会有这么一处所在。

到平台之前,黎梦心先将速度缓缓降了下来,刚刚要踏足平台上,身后的张傲秋暮然加速,身形如电,瞬间来到黎梦心身旁,在这样的高速下,身形却又突然说停就停,与黎梦心同时踏足平台之上。

黎梦心惊异地望着张傲秋,这手功夫彻底改变了她对张傲秋的看法,特别是那最后一停,在她来说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而张傲秋好像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正背着双手环顾四周观赏风景。

黎梦心略微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玉手一拍,不一会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过来。

到了跟前,年轻男子抱拳说道:“见过黎师姐。”

黎梦心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问道:“林师弟,今日是你当值?”

林师弟应了一声,问道:“黎师姐,可有什么吩咐?”

黎梦心让过半个身子说道:“林师弟,这位是张傲秋张公子,是教主想见的人,今日既然是你当值,那就由你负责好好招待张公子。”

说完转过身来对张傲秋说道:“张公子,这位是林风林师弟。”

张傲秋抱拳一礼:“林兄你好。”

林风也是一抱拳:“见过张公子。”

黎梦心在旁边则是深深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欠身一礼说道:“张公子,你先随林师弟到客馆休息,若有消息,我再来此接你。”

张傲秋连忙说道:“那真是有劳黎姑娘了。”

黎梦心忽然嫣然一笑,也不说话,转身离去。

林风走了过来说道:“张公子,这边请。”

张傲秋迟疑了一下说道:“林兄,跟你商量个事,你看……你能不能不叫我张公子?听着别扭,你要是看得起,就叫我阿秋吧,这听着顺耳。”

林风没想到张傲秋这么好相处,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那好,以后就叫你阿秋好了。”

没走多远,前面一个小四合院出现在眼前,林风推开门说道:“阿秋,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吧,里面东西一应俱全,若有什么吩咐,只要一扯门口的铃铛就可以了。这周围的风景很是不错,你要是想看,也可以四周走走。不过不要走远了,这里山路七弯八绕的,不熟悉路的人很容易绕迷路的。”

张傲秋答应了一声,林风也不进去,转身就离开了。

待到林风离开,张傲秋放下行李四周看了看,这处四合院跟临花城自己的那个四合院构造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四合院的墙均是用山石垒砌而成,屋顶则是就地取用的树木,上面则是盖着厚厚的茅草。

四周静悄悄的,除了风声以外,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显然这里很少有人过来。

张傲秋席地而坐,迫不及待地开始打坐冥想,现在他已经完全迷上那种进入冥想状态后的奇妙世界。

刚刚进入冥想状态没多久,脑内的神识竟然自动外放,张傲秋心中一惊,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来没有出现过,难道是修炼出现了什么岔子?

张傲秋将全部精力集中到神识之中,感觉神识竟然自主地往东面而去,透过神识,张傲秋就好像在空中清楚的“看”到越过四合院的院墙,穿过一片枯草地,直到神识力所能及的尽头。

张傲秋收回神识,心中诧异莫名,难道这东北有什么好东西?

遂收功起身,轻松越过院墙,往刚才“看”到的地方赶去,过了那片枯草地,张傲秋将神识外放,果然神识继续一路往东而去。

张傲秋也不收回,任由它带着自己往前,过不了多久,耳边传来泉水“叮咚”的响声。

神识此时竟然有一种欢欣雀跃的兴奋,急不可耐地往泉水方向铺去,张傲秋跟着疾行几步,一处泉水映入眼帘。

虽然这处泉水张傲秋通过神识已经“看”到过,但现在亲眼所见又是另一种感觉,泉水从旁边的石缝中咕咕流出,顺着山势往下,这处泉水不像其他泉水那样清澈透明,反而其中带着一种浅浅的乌黑颜色。

张傲秋试着探手到泉水里,一触之下顿时吃了一惊,这泉水竟然触手冰寒,寒意直入骨髓。

而在这一触之下,泉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身体,张傲秋连忙展开内视,那一丝异物进入经脉后,随着真气游走,到达脑部经脉的时候,却被神识一口吞掉。

张傲秋顿时觉得脑内冰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到了此时那还不明白,这泉水里竟然含着对自己神识有大补的灵气,张傲秋顿时心中大喜,顺着泉水往下望去,猜到兴许下面会有一处泉水汇集而成的潭水也说不定。

张傲秋立即行动,一路往下,果然走不了多远,一处潭水静静的出现在眼前。

潭水外口成不规则的圆形,最大的距离大约有一丈开外,也不知道有多深,站在岸边往下一望,只看到黑沉沉的一片。而这潭水也是奇怪,泉水长年累月的往里灌入,但它却是始终不满不溢。

张傲秋来到潭边,伸出右手,默运功力,将丹田内的真气一份为二,只取蓝色真气,将其灌注右手各处穴位,顿时一层蓝蒙蒙的光雾出现在右手上。

张傲秋将右手伸入潭水里,蓝蒙蒙的光雾将潭水与手掌隔开,用功一吸,潭水里的灵气顺着光雾往里,透过右手手掌的穴脉蜂拥而入,随着张傲秋自身真气在经脉内周身循环,一到脑部经脉后,就尽数被神识吸收。

这下可真是找到宝了,张傲秋兴奋地将右手抽了回来,四周望了望,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出现,干脆三下两下脱了个精光,将衣服藏在隐蔽的位置,然后一运功力,顿时全身都是蓝蒙蒙的一片。

张傲秋滑入潭中,在潭水中间手脚轻轻划动,既不沉也不浮,保持整个人浸泡在潭水里。随后玄功运转,功力全开,潭水中不知道积攒了多少年的灵气,通过蓝蒙蒙的光雾往全身经脉蜂拥而至。

吸收了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感觉环绕自己**肌肤的蓝芒不用刻意输出,竟然也能自然维持外放寸许的状态,遂放开心神,浑身蜷成一团,任由真气在体内经脉自主循环,而他自己则像往常一样进入冥想状态。

在此期间,外放的蓝芒竟不减反增,越来越密,到得后来密集成一层光茧,将张傲秋团团包裹住,而那蓝色的光芒也是越来越亮,即使站在岸边,透过黑沉沉的潭水也能清晰看到。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感到脑袋隐隐有点涨疼,自然从冥想中醒转过来,知道不能再吸了,遂划出水面,到了岸上先将外放的真气收回,然后取回衣服穿好,做贼似的一溜烟地跑回四合院去。

到了四合院,看到门口放着一个饭盒跟一套从内而外的新衣,又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才知道已经过了午时,这次在潭水里泡了竟然有三个多时辰。

张傲秋将饭盒跟衣物提进房内,将房门一关,也没想自己怎么竟然可以闭气三个时辰的,只是迫不及待地展开内视,丹田内一切如旧,接着放开神识,这一外放真是喜之不尽,原先神识只能达到一丈距离,现在完全可以达到三丈有余。

这还是张傲秋修为境界不高,要是境界再往上升一个层次达到灵境的话,那么不光是神识,就连体内真气也可以跟着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