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一章 另种刑罚(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临花城铁血大牢。

这是一座全部用大块石头垒成的建筑,石块与石块之间用糯米汁伴粘土砌筑,墙壁厚达三尺,屋顶则采用两尺厚的大青石一条条铺筑,只用眼睛看,就有种牢不可破的感觉。

正对着紫陌两人的是一扇硕大的铁门,铁门前笔直地站立着十个黑甲军士,而四周则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的刁斗森严。

紫陌跟着方伯往铁门走去,离铁门还有五十步的距离,方伯停了下来,一个黑甲军士走了过来,面无表情地喝问道:“口令。”

方伯沉声答道:“临花花开。”

说完又从胸前掏出一张手令递了过去。

黑甲军士接过手令,看也不看,只是冷冷地吩咐道:“在这等着,不要胡乱走动。”说完返身往铁门走去。

紫陌凑到方伯旁边问道:“方伯,他们好像并不买你这个总管的账啊?”

方伯理所应当答道:“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从黑云卫中抽调的精锐,嫡属于黑云卫,只对城主负责,其他任何人等,一概不认,刚才只要口令不对,你我现在已经是地上的死尸了。”

紫陌点点头说道:“理当如此。”

那黑甲军士到了铁门前,按着门环一重两轻地敲了敲,片刻后,铁门上一扇小窗“哗”地拉开,窗口后露出一双冰冷的眼睛,冷冷地扫了扫外面的黑甲军士。

那黑甲军士也不说话,直接将手令从窗口递了进去,过了半响,铁门右下方的一扇小门“吱呀”打开。

方伯见状方才举步上前。进了铁门后,将身上随身携带的兵器拿出,放在铁门前的一张大桌上,紫陌见方伯身为总管也不例外,遂将抱在怀里的陌漓刀跟着放在方伯兵器旁边。

方伯的兵器是一对双刃,比剑短不少,但又比匕首长上四五寸的样子。

紫陌盯着桌上那对双刃,然后诧异地望着方伯说道:“夺命双刃方仲贤?”

方伯倒是有点意外,奇怪地问道:“你认识这对双刃?”

紫陌笑而不答,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身处的这座大牢。

整个牢房没有窗户,只是在离屋顶不远的地方,每隔十尺的样子开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形气孔,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大牢内两旁每隔十步插着一根熊熊燃烧的火把。

方伯见紫陌不答话,也不再问,只是饶有深意地看了紫陌一眼,带头往里走去。

两人在牢房内兜兜转转地走了半柱香的样子,来到一个大厅。这处说是大厅,其实也只是一个相对其他牢房而言独立出来的房间。

大厅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每样刑具上都是血迹斑斑,有的甚至血迹还是新鲜的。

方伯拍了拍手,沉声喊道:“阿成。”

过了一会,从房子阴暗处走出一个男子,此人身高比紫陌要高半个头,但身形极瘦,瘦的连两只眼球都深深凹进了眼眶,咋一看就像一个活生生的骷髅一样。

紫陌看着来人,对着方伯说道:“方伯,你们城主府也太不厚道了,怎么连口饱饭都舍不得给下面兄弟们?你看把成哥给瘦的。”

方伯哑然失笑道:“紫陌,不要乱说。阿成是修炼一种功法才成这样的。”

紫陌摇摇头,对着阿成说道:“成哥,什么功法不好修炼,偏要捡这种?你这要是修炼到大成境界,啧啧,那该是个什么样啊?”

阿成苍白如死人一样的骷髅脸上,突然牵出一丝笑意,薄如刀刃的嘴唇后一排参差不齐的黄牙露了出来,阴深深地说道:“这位就是跟方总管一起过来审讯犯人的紫陌兄弟吧?”

声音冰冷,不带丝毫活人气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听了让人倍感寒意。

紫陌大咧咧地拱拱手,说道:“不错,正是小弟。见过成哥了。”

阿成阴惨惨的笑容不变,盯着紫陌看了一会,点点头说道:“紫陌兄弟人小胆子却不小啊。”

方伯在旁边听了心里也是暗自同意,这鬼地方连自己呆时间长了心里都觉着寒碜,总觉得有股阴深深的东西想拼命往身体里钻一样,幸好自己修为还算高深,护体真气自动将周围的空气隔开。

而紫陌显然还没有这本事,但紫陌表现出来的确实是一点都不紧张,相反还有点放松,好像重游故里一样,不能不说他胆子有点大。

紫陌对阿成的问话不以为意,背着双手兴致勃勃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各种刑具,有时候还伸手摸了摸,甚至有时候还用鼻子嗅了嗅,然后还一脸陶醉的样子。

阿成跟方伯看的面面相觑,互相对望了一样,都不知道紫陌再闹哪门子玄虚。

过了好一会,紫陌才欣赏完毕,冲阿成问道:“成哥,你杀人的最高纪录是多长时间?”

阿成表情复杂地看了方伯一眼,意思是你这是从哪带来的不着调的人。方伯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一摊手,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着调。

阿成看着方伯的样子,惨白的脸上一丝疑惑一闪而没,转头对紫陌说道:“三十六天,怎么紫陌兄弟对这个还有研究?”

紫陌摇摇头说道:“研究谈不上,只是想了解了解。不知道成哥这三十六天中,每天用几刀呢?”

阿成来了兴趣,“嘿嘿”笑了两声说道:“每天三刀,怎么样,成哥这刀法还中意不?”

紫陌点点头说道:“还算马虎吧。”

“哦?”

紫陌听出阿成语气中极不服气的意思,上前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成哥,我说了你别不服气,我家刑堂堂主曾杀过一个人,用时七七四十九天,每天五刀,那时我十岁,为这跟他打了赌,每天亲自在旁边数着数,后来打赌赌输了,喝了整整一坛千日醉,在床上躺了三天,呵呵,你说跟我家那位一比,你的刀法怎么样了?而且你这刀法,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嘿。”

方伯在旁边诧异地问道:“你家刑堂?紫陌,你是哪一家?”

紫陌见说漏了嘴,所幸答道:“南山凌霄门。”

“凌霄门?!,你竟然是凌霄门的人?那凌霄门的紫天豪是你什么人?”

“方伯,你这不是问的废话么?他姓紫,我也姓紫,你说他是我什么人?”

方伯露出一丝不可思议地表情,喃喃地说道:“想不到你竟然是凌霄门门主独子,怪不得你认得我的双刃。真是奇怪了,你爹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江湖?”

紫陌不耐烦地说道:“他是他,我是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对了,方伯,这件事情不要让他们几个知道,特别是阿漓。”

方伯知道紫陌说的‘他们几个’是谁,有点疑惑地看了紫陌一眼,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道:“我不说就是。”

紫陌透过气孔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看看他们三个灵境高手怎样?嘿。”

阿成看着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听见他最后“嘿”的那声笑声,充满了猫戏老鼠的快意,不由从心里打了个寒颤,仿佛这个少年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从地狱上来的恶魔一样。

低头想了想,又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才带头往里走去。

三人来到一个单独的牢房前,紫陌老远就看到里面直挺挺坐成一排的三个黑衣人,要不是偶尔眼睛一轮,还真以为是三具木偶。

紫陌走上前去,笑着打声招呼道:“哟,三位,在这地方可呆的舒坦?”

中间坐着的黑衣人睁开眼睛,带着不屑的目光扫了一眼外面三人,遂闭上眼睛,不言不语。

紫陌看着这三人,背对这阿成问道:“成哥,你打算怎么让他们开口?”

阿成无声地笑了笑说道:“紫陌兄弟,当然是用我的拿手本事了,难道还好吃好喝地招待他们不成?”

紫陌摇摇头,转过身来,幽幽地说道:“成哥,如果你用你那法子,可能三十六天后,除了这三具尸体外,你会一无所获。”

阿成只是拿眼看着紫陌,也不接话。

紫陌似自言自语地接着说道:“他们是死士,但更是灵境期的高手。凡进入灵境期的修炼者,都可以开始感悟天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反正我老爹是这样跟我说的。

灵境期的高手,放到江湖上,都是响当当的角色。而他们这些人一不要名,二不要利,这么一身修为却甘愿做一个死士,可见他们已经将这世间的一切都放下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所以你想用你的方法对付他们,肯定是行不通的。”

阿成被勾起了兴趣,以他那一层不变的冰冷的声音问道:“那紫陌兄弟有什么好的方法呢?”

紫陌神秘地笑了笑:“这个方法可是我家刑堂堂主交给我的,这也是他摸索了很长时间才得来的。”

阿成一听是紫陌口中那个牛掰的同行摸索出来的,兴趣更浓了,有点兴奋地说道:“紫陌兄弟,只要你说的这个方法有效,我阿成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紫陌说道:“这个到好说。”

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弱点,不管是谁。就像这三人,他们连死都不怕,按理说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屈服,但他们同样有弱点。

越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这个弱点越明显。这个弱点就是尊严,如果你将他们的尊严剥得干干净净,让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的时候,你问他什么他就会告诉你什么,百试不爽哦。”

阿成沉思了一会,问道:“那怎样才能将他们的尊严剥得干干净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