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章 惊现内奸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人七手八脚地将架子上的野味翻身,张傲秋仔细一看,还好烤焦的部位不多。

等所有的肉都烤好的时候,两人肚皮也饿的咕咕直叫,两人也不客气,一人抱着一只雪鸡,吃的不亦乐乎。

夜无霜虽然也在江湖上闯荡,但吃的方面从来没有插过手,这次也算是自己动手,因此吃的格外的香,一整只雪鸡吃得一点都不剩,撑得她只拍肚皮,连呼过瘾。

张傲秋将吃剩下的鸡骨头收拢到一堆,夜无霜则盘坐在火堆旁,一张俏脸被烤的红扑扑的,乌黑的眼睛望着明灭的火堆怔怔出神。

张傲秋走过去,坐在她旁边,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忍不住凑过去,轻轻地亲了一下。

夜无霜也不以为意,转头望着他浅浅一笑道:“阿秋,你抱我睡吧。”

张傲秋正求之不得,拦腰将夜无霜整个人抱了过来,搁在自己腿上,而怀中这个玉人,就像只小猫一样,蜷成一团,俏脸贴在他胸口上,幸福地闭上眼睛,不一会竟然呼呼睡着了。

张傲秋没想到她说睡就睡,一时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就惊醒了她。百无聊奈下,闭上眼睛将神识打开,一寸一寸地放了出去,等神识接触到石壁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神识竟然毫无阻隔地一透而入。

靠近他身后的石壁,本就是跟外面的密林相隔,现在经他一翻开凿,就变得更薄了。

神识能轻易穿透石壁,这种情况是张傲秋先前也没有想到的。他将神识收拢,集中向后成扇形铺开,一时外面的世界清晰地映入他的脑海里:摇曳的树木,寂静的雪地,偶尔还有一只小动物从中穿过。

张傲秋玩得兴起,索性将神识全部放尽,一会儿左三丈,一会儿右三丈,正想着要将神识调转往山洞前的悬崖铺去,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神识中。

张傲秋一惊,带动着怀中的夜无霜也惊醒过来,张嘴正要问时,张傲秋一把捂住她的嘴,凑到她耳边迅速说道:“有人。”

放下夜无霜,一把将面前的篝火扑灭,一时整个空间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夜无霜见张傲秋如此动作,也完全清醒过来。张傲秋摸索着将她依旧抱在怀里,神识往刚才发现人影的位置搜去,但人影已一去无踪。

张傲秋调动神识缓缓移动,四下搜寻,过了一会,一个黑衣中年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刚才位置左侧约五丈的地方,张傲秋在夜无霜手上迅速写到:“收功。女,中年。”

夜无霜在他怀里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中年女子站了好一会,从斜前方又出现两个身影,走的近了,才“看”清楚是两个男人。

两人距中年女子一丈远的距离停下,左手边的男子抱拳说道:“杨仙子久等了。”

中年女子冷哼一声,这一声传来,夜无霜听了不由身子一紧,张傲秋知道此人肯定是夜无霜认识的人,慌忙在她背后写了个“不”字。

夜无霜虽然年纪小,但也是久闯江湖的人,当下收敛心神,整个人沉寂下去。

外面右手边的男子显然对那中年女子的态度不满,懒洋洋地问道:“杨仙子今日招我等过来,可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中年女子显然不是什么好脾气,当下冷冷地说道:“如若没有重要的事情,杨月华怎敢劳驾两位长老前来?只是在这紧要时刻,没想到两位长老竟然如此不守时。”

左边男子怕双方说僵,陪笑道:“仙子有所不知,贵教所处的位置实在太过险要,这条密道我俩虽然也走过多次,但今晚山雾弥漫,竟然好几次都走错了方向,至此才晚到了一段时间,还请仙子见谅!”

杨月华见对方表示歉意,也不好再发脾气,转移话题道:“近日我那教主师妹在我红日阁大殿接见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名叫张傲秋,据称是无极刀宗的代掌门,罗长老,不知这件事是否紧急?”

左边的男子一惊道:“无极刀宗?张傲秋?竟然是他!”

右边的男子跟着呵呵一笑道:“凌波仙子果然如江湖传言,脾气刚直,刚才是我罗某人有所怠慢,望仙子大人大量,不予计较。

仙子所说的这件事对我一教二宗确实重要,无极刀宗的那个小子,是我教主跟两位宗主极力想要擒杀的人,没想到他竟然跑到贵教这里来了。”

左边的男子接着问道:“不知道贵教教主跟那小子都商谈了些什么?”

杨月华叹了一口气:“秦长老有所不知,不知道是不是我那教主师妹收到什么消息,最近对教内监管甚严,很多事情连我都难以参与。

这次与那小子商谈也是在我教密室中进行,参加的人只有我那教主师妹,还有她的那个宝贝徒儿夜无霜,再就是无极刀宗的那小子了,至于他们商谈的内容,我真的一无所知。”

罗、秦二人对望一眼,均是沉吟不语,过了一会,罗长老问道:“不知仙子是否知道那小子何时离开贵教?若是知道这条消息,我们也可安排人手,在山下等着他,先将这小子拿下再说。”

秦长老在旁接着说道:“还有夜无霜那丫头的行踪,也望仙子一并告知。”

杨月华闻言道:“罗长老、秦长老,你们不提夜无霜还好,一提我就是一肚子气,那次我冒那么大的风险将我教联络方式告知你们,那丫头也依计上钩,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让她给跑了。

若是那次将夜无霜抓住,那由得着雪心玄她不妥协。哼,只要我登上教主宝座,与贵教贵宗商议的事情早就解决了,还还沦落到像今晚这样大半夜的出来喝西北风?”

秦长老呐呐地笑了两声,苦着脸说道:“仙子有所不知,上次我们得到仙子所给的联络暗号后,在临花城满城都画上了,本来是安排了四五十人在连岭山守候,哪知苦守数日也没见到一个人影。后来我们怕是不是范围太小了,以致有所错过,遂将人手分开,哪知刚将人手分开,那丫头就闯进来了。”

杨月华冷哼一声,显然对这件事情极为不满。

过了好一会才幽幽地说道:“也许是她命不该绝吧。”

接着转口说道:“两位长老所问的事情,我现在也不清楚。不过那小子应该在这里耽搁不了多长时间,离山的日期应该是在最近几日。”

罗长老道:“只是这山太大了,要想将每条道口都守住,则要调集大量的人手,这根本就不可能。如果不能确定那小子离山的日期及行踪,我们这次也只能放弃了。

如若仙子没有别的事情,我俩就立即离开,将这件事情禀报给教主及两位宗主,也好做后续安排。”

杨月华沉吟片刻道:“不忙,这件事是要禀报给贵教主及两位宗主,但不急于一时。那小子及夜无霜的行踪容我再打探打探,两位长老好不容易过来一次,不如在这里先等几日,若是我明天打探到什么消息,而两位又不在,就又要冒险知会两位一次。

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种情况还是少发生的好。况且若是知道那小子下山的确切日期跟行踪的话,以两位长老的修为,杀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拿,何必还要大费周章地调集人马?”

罗、秦二人想了想,均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罗长老说道:“仙子所说也是。那我俩就在这附近等候两日,如若后天此时仙子还没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们就立即离开。”

杨月华点点头道:“也好。那我们明天跟后天此时都在此碰头,希望能有什么好消息吧。”

罗、秦二人冲杨月华抱了抱拳,也不再说话,身形一闪,即消没不见。

杨月华又多站了一会,也跟着离开了。

夜无霜听着他们三人离开,正要起身说话,张傲秋一把将她拉住,在她后背迅速写了个“不”字。

夜无霜不明其究,但见张傲秋如此慎重,遂收回身子,重新收回功力。

两人相拥在一起,一动不动,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一个男人声音响起:“仙子是不是太过谨慎了?此处人迹罕至,又是三更半夜的,怎么可能有人过来?”

此人听声音显然就是刚才的罗长老。

另一个女子声音冷然道:“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们现在都是见不得光的,任何一点疏忽都会功亏一篑。”

不用说,此人正是“凌波仙子”杨月华。

张傲秋用神识将他们三人罩住,只“见”三人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均是左顾右盼,片刻后,站在中间的杨月华身形一晃,原地只留下几道残影,本人已不知飘到何处。

又过了一会,杨月华募得闪入,沉声道:“没人,应该没什么事了。”

秦长老抱拳道:“仙子,那我俩就先行离开了。”

等三人离开约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才将夜无霜放下。

夜无霜站起身来,恨声道:“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内奸竟然是她。”

张傲秋问道:“此人是谁?”

“她是我大师伯,也就是我师尊的大师姐。阿秋,这件事我要立即告知师尊。”

“等一下。霜儿,你先冷静冷静,就像你大师伯说的,现在是在节骨眼上,以她刚才的谨慎态度,是不可能不在你师尊周围安排人手的。

如若你现在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去见你师尊,若让隐藏在暗处的人发现,从而告诉你大师伯,说不定她会从中推出一丝端倪,那时就打草惊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