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章 另种刑罚(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天放大亮时,张傲秋才从打坐中醒过来,睁眼一看,阿漓已不见人影,身边的紫陌还没醒过来,不由心中暗自替他高兴,看来紫陌此次应该是得益良多了。

也不惊扰他,悄悄起身,刚一转身就看见阿漓站在厨房门口冲他招手,张傲秋轻轻地走了过去,阿漓说道:“秋大哥,早餐在锅里面,你快趁热吃吧。你的行礼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就在你房间里。秋大哥,这次你去找霜儿妹妹,能不能把她给带回来?”

张傲秋笑着说道:“怎么,你是想她了还是你晚上怕啊?”

阿漓撅着嘴巴锤了张傲秋一下,嗔道:“明知故问,不是好大哥。”

张傲秋揉了揉阿漓脑袋说道:“放心,这次去一定把霜儿给你带回来。”

直到晌午,紫陌才从打坐中醒过来,刚一醒过来,就立即展开内视,一看之后不由心头一阵喜悦,昨晚他自己本有所悟,再加上慕容轻狂压榨似的指导,让他的修为一举突破,跟张傲秋一样,达到了地境巅峰境界。

从地上站了起来,发现慕容轻狂、阿漓及辛七三人正站在屋檐下笑着看着自己,辛七是天境中期修为,一眼就看出紫陌刚刚破境,笑着感叹道:“恭喜陌兄弟了。唉,你现在才十七岁吧,居然就到了地境巅峰,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人境中期打转,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这也不是辛七故作姿态地感叹,实在是修为越往上越难,想要有所突破,除了自己坚持不懈地刻苦修炼外,还要有相当的机缘。

当然若是有大量的灵药,比如现在高门大派的核心弟子,也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破境,就像夜无霜,比张傲秋跟紫陌年纪还小,现在已是天境初期,但那毕竟不是靠自己所悟,纯粹是靠外力打破壁垒,根基不稳。所以雪心玄一早就让夜无霜在江湖上闯荡,就是想通过江湖生死厮杀来巩固境界,增长阅历。而这完全是个人修行,旁人就是想帮忙也没有办法。

紫陌傻笑了两声,难得谦虚了一回,说道:“七哥,这都是师父的功劳,侥幸,侥幸,呵呵。”

阿漓笑盈盈地问道:“阿陌,要论起功劳,好像我最大吧?”

“啊,不错,不错,我媳妇功劳最大,要不是……。”

“不准说。”阿漓气鼓鼓地喝到。

紫陌一缩脑袋,双手一摊,坏笑着说道:“不说不说,媳妇,以后打死我也不说,不过你那师兄可就说不定了,哼哼。”

阿漓翻了个白眼道:“少在这里挑拨离间,秋大哥比你要沉稳多了,哪像你一条经。”

慕容轻狂咳嗽了一声,说道:“阿陌,等会你跟辛七到城主府,与老方一起审讯昨晚那三个黑衣人。”

紫陌一拍脑门,顿时来了精神,一把拉住辛七叫道:“七哥,那还不快走,幸好师父提醒,我这一高兴,差点把这茬给忘记了。”

到了城主府门口,方伯已经等候多时。早上阿漓找到辛七,转达慕容轻狂的意思,辛七不敢怠慢,立即禀报了云历。云历见方伯的身份已被揭穿,更得知那慕容老先生确是慕容轻狂无疑后,所幸摆出全面合作的姿态,对慕容轻狂提出的这等小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并吩咐方伯全力配合。

辛七行了个军礼,说道:“方总管,陌兄弟过来了。”

云历此人最重纪律跟服从,所以在整个临花城包括城主府都采用军事化管理。

方伯笑着点点头,他跟紫陌他们相识也很有一段时间了,因为阿漓的原因,方伯对紫陌也是格外亲近些。

紫陌拱拱手,笑着问道:“堂堂城主府的总管,怎么还会烧这么一手好菜?”

方伯说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以前老夫可确是做过厨子的。”

说完伸手一引,自己带头往停在一旁的马车走去。

辛七跟紫陌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

紫陌跟着方伯,奇怪地问道:“方伯,我有一件事情想不通。你到我们这来卧底,也是受城主指示,但是你明明是阿漓从市场上请回来的,那时候阿漓也不认识你,你怎么就那么笃定阿漓一定会请你了?”

方伯笑了笑,说道:“其实那天,城南的那个市场里面的人全部都是城主安排过去的,请不到我,也会请到别人,反正不管请的是谁,他都是城主府的人。”

紫陌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道:“方伯,城主对我们几个也太看高了吧?竟然搞这么大手笔,连总管都派了出去。”

方伯上了马车坐好,等紫陌跟上来后,放下车帘说道:“现在事实证明,城主这样看高你们是完全正确的。在你们之前,城主府跟一教二宗的人火拼了一场,这个你是知道的,你们的能力太出众了,实在是不能不防一手。那天是老夫自己请命要去的,能请到我当然更好,即使不能请到,我也能亲眼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紫陌诧异地问道:“我们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你们是小题大做了吧?”

方伯摇摇头,叹息一声说道:“就你师父一人,就够城主府喝一壶了,我怀疑你师父的修为已经离化境不远了。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地境……咦,现在到巅峰了?”

紫陌满不在乎地点点头,又有点惊奇地问道:“离化境不远了?师父有这么厉害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师父他老人家要是真有这么厉害,还会一生都被别人追的屁颠屁颠的?”

方伯听紫陌这么形容慕容轻狂,不由感到有点古怪,呵呵笑了起来,过了一会才正色道:“紫陌,你要记清楚了,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你的对手。你真以为那一教二宗就是明面上的那点实力?后面隐藏的老怪物多的去了。”

紫陌想起自己的凌霄门,深有同感地点点头说道:“方伯教训的是。”

张傲秋出门后直奔城西杂货铺,这一路上他想起了很多人,从师叔华风,到霜儿,接着是紫陌、阿漓,后来是慕容轻狂,这些人以前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现在却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有生死不知的师父木灵,还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连串的事情,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医术高手,不到半年的时候修为达到地境巅峰。

人生真的很奇妙,在这条道路上,你不知道下一次会遇见谁,会和谁成为新的朋友,又会和谁成为敌人。佛说: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而现在自己最大的仇人就是灭掉自己师门的那些黑衣人,最大的敌人就是一教二宗,但不管是谁,都是一个庞然大物,自己本是莽山后山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操心的懵懂少年,现在却是身不由己卷进这个人世间仇杀漩涡,世上事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避不过也逃不了。

不知不觉中,张傲秋来到了杂货铺门口,站在门口不由怔怔出神,心想进入这杂货铺后,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遂又笑着摇摇头,暗笑自己怎么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杂货铺柜台后面还是那个老掌柜,一看到他就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公子,你上次要的货我们已经进到了,请跟我到后院查看。”

张傲秋也不说话,点了点头,跟在老掌柜后面。

到了后院,还是那件屋子,老掌柜在大门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房门打开,露出了馨月那张讨喜的小脸。

看到张傲秋,馨月露出满脸的笑容,冲他招招手,又吩咐了老掌柜几句,转身带头往里走去。

进了屋里,正好何姑也在,张傲秋冲两人见了礼,何姑诧异地看着张傲秋,惊奇地问道:“你……到地境巅峰了?”

张傲秋点点头,还没有说话,馨月在一旁掩着嘴叫道:“不是吧?张公子,你这进阶的速度也太快了吧?要是你搁咱们教里,那可是核心中的核心啊。”

张傲秋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捎稍后脑勺说道:“这都是侥幸,都是侥幸,以月儿姑娘的聪慧,如果有机缘,进阶也会很快的。”

馨月笑嘻嘻地说道:“算你会说话。”

说完绕着张傲秋转了个圈子,啧啧两声:“唉,不过也对,要是你没有这本事,我家圣女怎么可能看上你了。还真是郎才女貌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找到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做郎君了?”

何姑笑骂道:“小丫头,也不知羞。当着张公子的面说这样的话。”

张傲秋知道在这事情上绕的越多越说不清楚,连忙转移话题说道:“何姑,你们以后不要张公子前张公子后的,就叫我阿秋吧,这样听着顺耳。”

说完顿了顿,接着正色道:“我这次来是想知道贵教圣女现在有没有消息传过来?我们都很担心她。”

馨月凑了过来戏弄道:“张公……阿秋,是你很担心我们圣女吧?”

张傲秋面不改色地说道:“不错,我很担心她。”

馨月看着张傲秋脸色,撅着嘴巴说道:“一点都不好玩。”

何姑说道:“好了,月儿,还不快去倒茶,真是越说越来劲了。”

馨月撅着嘴巴离开后,何姑说道:“阿秋,你不来找我们,我们也要去找你的。圣女刚传来消息,想你年前到宗门去一趟。”

张傲秋想着马上就要见到霜儿,心头一喜,脸上却不露声色说道:“何姑,圣女她有没有说具体时间?”

何姑摇摇头,说道:“只是让你年前去就可以了,没有说具体时间。”

张傲秋心头一阵火热,恨不得马上就背插双翅飞到霜儿身边,想了想说道:“可是……。”

何姑望着他笑了笑,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从袖口取出一张白纸递了过来。

张傲秋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副地图,抬头看了看何姑,何姑点点头说道:“将地图记清楚了。记清楚后就在这里将它烧掉。”

接着又递过一支响箭说道:“你到山脚后,将这只响箭射出,自然就会有人来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