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章 初到贵山(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白狼明白自己意思,心中大喜,一把抱起地上的幼狼,背上行李,拍了拍白狼身子说道:“狼兄,你带路。”

白狼扬天长啸一声,一个健步往前窜去,只见白影一闪,身子已经到了一丈开外,张傲秋没想到白狼奔跑速度如此之快,不由一愣,暗叫一声我的个乖,也不甘落后,身形一展,风驰电逝地跟了过去。

开始张傲秋还只是用了一半的功力,见总是落在白狼身后,又加了一成,后来又加一成,直到用到平时八成功力的时候,才和白狼并驾齐驱。

张傲秋心里也是暗自佩服,如果按人的修炼境界来算,白狼现在至少达到了地境中期的修为,而这还不是它的巅峰状态,若是巅峰状态,估计会达到人类修炼的地境巅峰修为。

一人一狼在这狂野上奔驰了将近五个时辰,远处风声隐约带来了河水流动的响声,这一人一狼都是听觉敏锐,均不觉精神一振,又过了半个时辰,一条滔滔大河展现在张傲秋眼前。

这条大河水势湍急,由于是在冬季,水量并不是很大,原本宽阔的河床此时已完全向中间收拢,眼前的一处,正是大河拐弯处,一座巍峨的大山矗立眼前,而大河从大山另一面弯过来,咋一看去,仿佛整条大河都是从山中突然倾泻出来一样。

沿河边还散落这几户人家,张傲秋怕白狼跟在后面吓到山民,遂让它带着幼狼在外面等候,自己一人找了户人家,买了身干净衣服,然后又细细问了一下路。

这一问之下,张傲秋才知道自己走错了方向,何姑给的地图是往西不错,但是那是西南,不是西北,以前自己看地图的时候就理解错了。

这一南一北差距可大发了,不过幸好地图上显示的地方离现在他所在的位置只有五百里的样子,以张傲秋现在的速度,估计也就是一天也就可以了。

告别了山民,张傲秋带着白狼找了块水域平静的地方,一人两狼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白狼现在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伤口已经愈合,只是在伤口处隐约可见些许红线,经过这一洗刷,白狼显露出原有的样子,浑身雪白的狼毛如绸缎一样披在身上,更增白狼狼王的气质跟威势。

张傲秋看了,也不由叫了声好,当真是啸月狼王,还真是与众不同。

换好衣服后,张傲秋将挎包从旁边取过来,将烤好的狼腿掏出来,白狼跟幼狼也不客气,呼呼地大吃起来。

张傲秋掏出行李里的肉条,看着眼前涛涛的河水,一边吃一边感叹道:“狼兄,没想到我西行千里,还能遇见像你这样有灵性的狼王,真是世事不可想象。不过我要自此往南行,去找我心爱的霜儿,而你的根却在这里,唉……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白狼看着张傲秋的表情,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样,缓步走了过来,站在张傲秋的身旁,两眼同他一样,也是望着滔滔不绝的河水,竟是一声不吭。

张傲秋看着眼前这匹威猛的啸月狼王,心中升起些许眷恋,挨过去搂着白狼的脑袋说道:“狼兄,我们今日一别,以后定有相会之日。以后我定会到这里来找你,若你听见我的啸声就来相见可好?”

说完演示了一遍,白狼本就灵通,张傲秋演示一遍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低吼着换来幼狼,张傲秋抱着幼狼又演示一遍,白狼则在旁边低吼,好像就是在告诉幼狼这是什么意思。

等幼狼明白是什么意思后,张傲秋又将白狼细细抚摸了一遍,一番亲热后,张傲秋将幼狼放在白狼身边,站起身来说道:“狼兄,望你好好带大小狼。我先告辞了。”

说完收拾好行李,往南而去。

张傲秋故意一步一踱慢慢往前走去,一直走了好远,回首望去,一大一小两条白色的影子依然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他。

望着远处的两条白影,张傲秋顿时觉得心中郁结难消,忍不住扬天长啸一声,远处的白狼亦是一声长啸,啸声相合间,张傲秋早已挥手南去,不见踪影。

这一路往南,张傲秋只是沿着大河边走,一路行来,景色也渐渐发生变化,到了傍晚时分,张傲秋已经深入西南境界。

这里的山跟西北的山又有不同,在张傲秋身处的位置,山峰高耸,河谷幽深,山脚边就是先前的那条滔滔大河,进入山区后,山沟中随处可见有股股泉水流出,山脚和山顶高差悬殊,气候也随着高度变化,真是“一山有四季”,所以树的种类特别多。

山下和各地里生长着常绿阔叶树,山腰上是落叶阔叶树,再上面就是针叶树,主要树种有云杉、冷杉、高山栎、云南松等,这些树也都是很好的建筑材料,还有珍贵的柚木、紫檀、樟木等。

张傲秋登上山顶,极目眺望,远处一根如仙人手指的独立山峰巍然耸立,看到这座山峰,张傲秋心里长出一口气,总算是找到了。

见天色已晚,张傲秋决定明天再出发不迟,算算日子,从临花城出发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天了,跟铁大可约定的十日之期也过去了两天。

张傲秋找了处避风的位置,这里已经离霜儿师门很近了,他也不敢再点篝火,怕将后面的尾巴引过来,如果那尾巴还能跟上他的话。

胡乱吃了点东西,张傲秋就开始打坐冥想,现在只要他一有空就会打坐冥想。

自上次冥想以后,感觉神识比以前又有所进步,这种感觉是以往打坐冥想后完全没有的,而且虽然在冥想过程中,对外界是一无所知,但他拥有神识以后,却能在冥想过程中清晰感受到神识的变化,这也是以前所没有的感觉。

在这样的山区,灵气显然比城镇里要浓郁的多,而且就灵气的质量来说,也要好上不少,刚进入冥想不久,空气中的灵气就开始自动往张傲秋头顶百会穴涌来,神识在这灵气的滋养下,脑内一片安静宁和,感觉一切都仿佛可以自给自足,不假他求,竟有种就这样一直冥想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第二天天色亮起,一缕冬日暖阳透过层层树影照在张傲秋的脸上,张傲秋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缕光芒的能量,如梦如幻,仿佛能穿透脸上的皮肤直接温暖内在的灵魂。

张傲秋缓缓睁开双眼,深情地看着这广阔的天地,一时竟感触良多。

深吸了一口这早晨的清新空气,张傲秋站了起来,活动一下身子,将行李背在身上,提起星月刀,然后一个纵身,飞掠了出去。

到了那座仙人指的山峰下,张傲秋掏出何姑所送的响箭,右手一挥,响箭呼啸着直冲天际,过了半响,一声爆炸声响从高空中传出,在这早晨幽静的山林里,显得格外刺耳。

张傲秋吓了一跳,他还不知道这响箭会爆炸,要是早知道它会爆炸,还不如自己在这里山里扯着嗓子嚎他两声,也不至于像这样惊天动地传的整个天地都是。

张傲秋并不知道,其实做这样的响箭也是有原因的,就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离霜儿师门还有好远一段距离,就是最外围巡山的弟子,离此处也有五六里地的样子,要是真让他在下面空嚎的话,估计嗓子喊哑了也没人理会。

张傲秋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神识尽量外放,一会功夫后,感觉到有五条身影从自己正前方不断接近,从她们的身法及速度来看,应该都是地境期的修为。

两个呼吸过后,五位白衣女子出现在自己眼前,五人成三角形式站立,当先一位女子身材姣好,一头秀发用发簪收拢,随意垂在身后,两条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细长的眼睛不带丝毫感情地望着张傲秋,整张脸成瓜子型,不高的鼻梁及樱桃小嘴恰到好处的点缀在娇小的脸庞上,一看就是位标准的美人。

张傲秋一看有人过来,踏前一步,抱拳朗声说道:“在下张傲秋,奉贵教教主之命前来相见。”

当先的白衣女子越众而出,美目不带痕迹地将张傲秋上下打量了一下,也抱拳说道:“原来是张公子,在下黎梦心,不知张公子可有什么信物?”

张傲秋也是大门大派出身,对这些规矩还是知道的,因此对黎梦心的要求也不介怀,从脖子上取下霜儿的玉牌递了过去。

黎梦心接过玉牌正反仔细看了看,惊异地问道:“竟然是圣女的腰牌?”

张傲秋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点了点头。

黎梦心脸上惊容一闪而没,将腰牌递给左手边的一个白衣女子说道:“小荷,你持腰牌速速回山,将张公子到来一事禀告教主。”

小荷接过腰牌应了一声,不过一双美目却是略带惊奇地看着张傲秋,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圣女的腰牌怎么会挂在这个年轻男子脖子上?难道他跟圣女……?

黎梦心见小荷还没有动,语气略带严厉地说道:“还不快去?”

小荷又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而去。

黎梦心看着小荷离开后,转身对张傲秋说道:“张公子,我教以女弟子居多,男弟子另有居处,不如我先送你到客馆歇息,等教主指命下来后,再过来接你可好?”

张傲秋笑着说道:“理当如此,只是有劳黎姑娘了。”

黎梦心道:“不敢当,期间有怠慢的地方还请张公子见谅。张公子,这边请。”

其实张傲秋要来的消息,早在半个月前她就收到了,不光是她,奉命巡山的领队都收到过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