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章 五君子的招贤酒会
作者:蓝田烟  |  字数:5124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星期五晚上,我坐在沙发上对房间里正在换衣服的卓颖说出了第七十八遍同样的话:“卓颖,快点。时间已经过了,别人还在饭店等我们呢。”

卓颖依然是那句回答:“再等一下,一下就好。臭苏通,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好看啊。”

“卓颖,你穿哪件衣服都好看。快点,我们没有时间了。”

“好好好,再一下就好。你说我穿白色的还是粉色的裙子啊?”

晕,这话好像换汤不换药呀。

终于等着卓颖换好衣服,拉着她往大碗橱跑。一路上卓颖在问个不停:“我这件裙子真的好看吗?你请了哪些人啊?人多不多?我不会喝酒的哦。”我一个一个问题地回答她:“好看。请了八九个人。人不多。你的酒我来喝。”

手机响了,不用看也知道是龙磊打来的。

“喂,苏通,你来了没有啊?怎么搞那么久?”

“来了来了,已经在路上了。”

“那好,快点,105包厢。路上注意点安全。”

“好的,我过马路了,挂了啊。”

推开门,除了五君子、龙磊和孙若寒,我居然还看见楚楚和卢清华。妈的,卢清华正给楚楚喂奇异果。楚楚一副满足的陶醉样。

“龙磊。”我说,眼睛盯着楚楚和卢清华。我的意思很明显,我没有请他俩,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龙磊站起来:“苏通,你说叫几个熟悉的人来,刚好……所以……”

“不欢迎吗?”楚楚边吞奇异果边问。气氛有点紧张。

“怎么会?”我说,接下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哇,苏通,旁边这位美女是谁啊?”小胖说。

“对呀,给介绍介绍。”阿牛随声附和。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卓颖从刚刚进来到现在一直被我晾旁边站着。

我觉得我该笑一下,毕竟是我的生日饭局。于是,我笑着说:“对不起,忘了介绍。这位美女就是你们平时念叨着没有亲见的校花卓颖。”

哇!!!五君子一齐发出欣喜的赞叹声。我依稀看见楚楚眼中闪过一丝忧伤,转瞬不见了。这一定是幻觉,她现在正甜美地吃东西呢。龙磊则表现惊讶的样子,他一定很想知道我怎么会认识卓颖的。

“卓颖,你坐吧。”我拉过一张靠背椅。

“谢谢。”卓颖莞尔一笑。

“卓颖,给你介绍一下我这些朋友吧。”我说,语气温柔得不像自己,“这是龙磊,我最好的兄弟。我们同居的房子就是他姑妈的。“

“同居???”所有人异口同声地问。卓颖在桌子下面狠狠地掐我的大腿。她解释说:“不是同居,是住在一起,不同的房间。”

虽然是这样,还是引起很多感叹声。小胖羡慕地对我眨眼睛使眼色。我装作没看见。

“这位是龙磊的女朋友,孙若寒。这五位就是以前跟我住一起的五君子。至于这位,”我指着卢清华,“他可是位诗人,在我们学校很有名的,叫卢清华。他旁边这位是他女朋友了,尹楚楚。”我看见楚楚嘴角一动,笑容顿时如花一样绽放在她脸上。“你好。”她对卓颖说。但我觉得她像要哭似的。“好了,介绍完了,可以上菜了。服务员,麻烦上菜。”我很轻松地舒了口气。

菜很快上齐。杯里的酒也倒满了。

我站起身,端起酒杯说:“各位,今天是我苏通的生日,谢谢你们的到来。不多说什么,都干了自己杯中的酒。”我仰头喝干了。卓颖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半被我抢下来:“你不会喝酒,我替你喝。”仰头喝了。然后给她倒了杯橙汁。“你喝橙汁好吧?”给她时我问。卓颖点点头。“要吃什么菜告诉我,我夹给你。”她说“嗯”。

龙磊和孙若寒站起来一齐敬我酒。龙磊看一眼坐我旁边的卓颖说:“苏通,祝福你找到心爱的女人。”

我说谢谢。心里却想着卢清华说过的爱情与大便之间的关系。接着卢清华、五君子一一敬酒,我一概喝了。卓颖递给我一张纸巾,小声地说:“醉了没?别喝那么多。”我也小声地告诉她:“没醉,清醒得很。”

坐我对面的卢清华夹了一块鸡肉放楚楚碗里。楚楚说谢谢。他们两个的手在吃饭时都没有分开过。真他妈如胶似漆。恶心!

我向龙磊递眼色,要他灌卢清华。龙磊笑了笑,让我捉摸不清他的意思。接着我踢了小胖一脚,眼睛瞟了卢清华一眼。小胖会意,端起酒杯敬卢清华。其他四君子平时经常一起喝酒,看小胖敬酒彼此的意思全了解,也相继举杯敬卢清华。

卢清华是个诗人,不错。可他居然不会拒绝递上来的酒杯。有多少就喝多少。这真让我兴奋。

“臭苏通,给我夹块糖醋排骨。“卓颖害羞地对我说。我起身夹来放她碗里,故意瞪她一眼:“香卓颖。”我确定我们的话楚楚能听见。很奇怪,我居然特别希望楚楚能听见。

我又向龙磊递眼色。龙磊终于端起酒杯敬卢清华。孙若寒还真会夫唱妇随,她也站起来,说:“表哥,我们敬你一杯。”

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卢清华是孙若寒的表哥?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我望着龙磊,他意味深长地点点头,意思是以后再向我解释。我几乎喷血。

一圈酒敬下来,卢清华基本上搞定。敢抢我的妞,不让你尝点甜头我成什么了。可是这还不是我想要的。我要他完全趴下,回宿舍都要人抬回去。

我拿起两瓶刚开的酒,递给卢清华一瓶。我说:“卢清华,上次真对不起,冒犯了。这次赔礼道歉。原谅我的话就把它吹干了。”

卢清华醉眼蒙眬看着我,打个饱嗝说:“好,干了。”说完就往嘴里灌。楚楚却抢了酒瓶。她说:“苏通,你有事就冲着我来,与清华无关。”

我认真地看着楚楚,才多久不见,她瘦了整整一圈。原本清澈的眼睛 此刻却红了。心疼卢清华吗?想求情?太迟了。你越想帮他我越不放过他。

我说:“尹楚楚,你把酒还给他。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与你这个女人无关。”

卢清华也附和说:“是呀,楚楚,把酒给我,我还没醉呢。”

楚楚把酒递给卢清华,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了。

我看见卢清华把酒咕噜咕噜地喝了,仰头一口气也把酒干了。大概酒气太重,冲得我眼睛有点痛。

回到家,卓颖赶紧倒了热水给我洗脸。我说谢谢。刚说完就吐了个天昏地暗。

卓颖轻轻拍我后背说:“感觉好点没?要不要去医院?”神情紧张得好可爱。

我笑着说:“好多了,其实我没醉,只是饭吃太多了,撑着了。”

卓颖说:“还说没醉,都吐成这样了。只差没把胆汁吐出来。”

我说:“真没事,躺一会儿就好了。对不起,把地板和空气弄脏了。”

卓颖说:“没关系,这些事明天再说,你今天违反的可不止这一条。”

我说:“怎么惩罚我?随你便。”

卓颖瞪我一眼:“还说没醉,都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快洗洗睡觉去。”我顺从地进房睡觉去了。

龙磊告诉了我孙若寒和卢清华的关系,真真确确是表兄妹。

“你好大的狗胆,知道我和卢清华的关系你还敢追孙若寒。你思想怎么这么肤浅?”我指着龙磊的头骂。心里那个气,唉!!

“我这不是为你好吗?那天我故意去找卢清华的茬。结果孙若寒在那。我本想当着一个女人面打死狗日的卢清华,让他颜面扫地。谁知道孙若寒是他表妹。结果一不小心中了她的美人计,就……”

“就你的头,我顶你的肺。看见雌性动物就想上的公狗。你龙磊要千刀万剐。”

“好好好,我千刀万剐,我衣冠禽兽。好了吧?”

“哼!”我不屑地看他一眼。

“苏通,别这样,原谅我一次啦。”龙磊边说边掏出手机按号码。

“你干什么?”

“告诉孙若寒我要跟她分手。”龙磊很严肃的样子,“为了兄弟,女人算什么?”

“他妈的,你是个疯子。分什么手,老子服了你了。”我抢下他的手机。

“就知道你狠不下这个心,呵呵——”龙磊笑起来真淫。

“我看那孙若寒好像是真的喜欢你了,你怎么样?”

“我没动真感情。班超不是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这次把自己贡献出来离间他们俩,看他们分不分手。苏通,我好吧?”

“好个屁,在我面前别演戏。我跟楚楚已经分了。谁想去死缠烂打。你别给我添乱啊。”

嘿嘿。龙磊还是笑。妈的,要笑就笑干脆点,别龇牙咧嘴地像个娼妇。

“龙磊,你也不小了,该好好对待一个女孩了。别整天像只公狗这嗅嗅那闻闻。对了,你说的带我去‘天上人间’究竟是什么时候啊?”我边说边跨上我的飞鸽,往家里窜。开出好远,背后龙磊才反应过来,他向我咆哮:“那么早回去干吗?你还没告诉我你和卓颖的事情。”

我回过头说:“我答应她今天要早点回家的。”

你们猜我回家干吗?拖地板。昨晚上我吐出的东西被卓颖扫干净了,可遗痕和酒酸味还有。

今早上一起来卓颖就摆出后娘脸给我看,说:“今天不把地拖干净就不准睡觉。”

我不得不感慨一声女人心海里针。昨晚还温柔地给我打热水洗脸,今早上刚见面就成了冰雪美人,反差也太大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