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九章 浓情浓意(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在这事上,可是充分展现了他“高手猎户”的手段,带着夜无霜在山林里转悠了一会,然后趴在雪地上各处看了一会,就随便就着身旁的树枝跟藤蔓做了三个简易的小陷阱。

夜无霜在旁边看了觉得好像也没什么,有点怀疑地问道:“你这……,行不行啊?”

“嘻,霜儿,从我懂事开始到十六岁之前,这段时间基本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这上面了。我跟你说,等下我们可以收获两只雪鸡,一只野兔,你信不信?”

“切,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就是不信,就你这样的随便摆弄几下,也能抓住雪鸡跟野兔?”

“你要是不信,我们就赌上一手如何?”

“好啊,赌就赌,哼,谁怕谁啊。你要是输了,你就要答应我一件事,怎样?”

“什么事?”

“本小姐现在还没有想好,等想好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你先说到底应不应?”

张傲秋信心满满地想都没想,说道:“依你。不过要是你输了,要怎样?”

“怎样?你说怎样?”

“让我亲一口。”

夜无霜一听,俏脸一红,偷偷瞄了张傲秋一眼,见张傲秋正笑嘻嘻地望着她,不由大窘,娇骂道:“你个小色鬼,我不理你了,哼。”

张傲秋最喜欢地就是看夜无霜发窘,每次在一起都会想着方地逗逗她。

夜无霜也不是没被他亲过脸颊,那种酥**麻的感觉早已烙在心底,在张傲秋不在的时候,时常会想起,一想起又羞的满脸通红。

张傲秋每次逗她,也都是适可而止,也不敢真把她怎么样。看着夜无霜发窘的样子,笑着说道:“乘现在还有段时间,我们先到你说的那处风景绝佳的位置去看看。”

夜无霜应了一声,只要跟张傲秋在一起,她就仿佛完全没有了主见,他怎么说就怎么做。

到了目的地以后,张傲秋四周打量了一下,果然如夜无霜所说,此处极其隐蔽,前面的山弯挡了一下,加上周围山林密集,即使是走到跟前,也很难发现这里还有这样一个绝妙的所在。

平台伸出山体约三尺,长约有丈许,站在平台上,山风呼啸而过,吹得衣服咧咧作响。向前望去,前方一片空空荡荡,周边被山雾围绕,只觉得站在这平台上,就好像处于天地的中心一样。

张傲秋上前几步,探头往下望去,以他看惯了悬崖峭壁的人,此时看下去脚底也是冷汗直冒。下方山雾弥漫,虽然现在光线已经微暗,但依然可以看见风卷云舒的壮观景象。

回过头,一个小山洞出现在眼前,张傲秋走进去看了看,又用手摸了摸山壁,然后对身旁的夜无霜说道:“这山洞太小了,要是我们两个在这里待一晚上,只怕要被山风给吹干了,更别说生火烤肉了。”

“这里山石太过坚硬,当年师尊开这么一个小洞都费了好一会功夫。你就将就点吧,要不我们今晚就不吃烤肉了?”

张傲秋摇了摇头,说道:“既然都已经准备了,怎么能半途而废了?待我将这山洞开大些。”

夜无霜闻言疑惑道:“开大些?可是我们什么工具都没有带,怎么弄啊?”

张傲秋嘻嘻一笑道:“霜儿,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另一项本事,嘿,就是当矿工的本事。”

说完抽出星月刀,略运功力,两尺长的刀芒吐出,张傲秋按着山洞比了比,对准位置,刀芒轻轻插入,只听“嗤”的一声,就像刀切豆腐一样,连着刀身整个陷入石壁之中,然后运刀一绞,一块三尺见方的石头就给掏了出来。

夜无霜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自语道:“这……,这……。”

“怎么样?我这矿工的本事还不错吧?”

夜无霜揉了揉眼睛,依然是一脸的惊异:“阿秋,你这是变戏法么?”

“什么变戏法?好了,霜儿,你也别看了,先到外边拾些树枝过来,大小都要,越多越好。”

夜无霜摸了摸石壁,半天还没回过神来,张傲秋又催促了一次,才转身而去。

张傲秋哼着小曲,左右比划着,对于掏地洞,他早已是驾轻就熟,等夜无霜抱着老大一捆材火回来时,一个丈许的山洞已经完成。

夜无霜刚才见过张傲秋挖石头的手段,但眼前这个山洞处在面前,依然不敢相信,自己就去了这会,竟然就掏出了这么大一个山洞?

夜无霜站在洞口,像被使了定身法一样,喃喃道:“这么快?”

张傲秋一把接过她怀里的材火,随口说道:“这算慢的了,要是只有我一个人,早就干完了,现在有你在旁边,那就要干得精细一点了。”

夜无霜进了山洞,四周看了看,果然山洞的四壁也被修得溜光水滑,不仅如此,山洞顶部还斜斜地开了两条小孔,透过小孔,还能看见外面树木。

张傲秋麻利地将材火拢堆,笑着说道:“霜儿,一看你就是没有干过这活,你这拾的材火都是小枝,一会就烧光了。你在这里等会,我出去再找找。”

没等夜无霜答应,张傲秋已经窜出了山洞,没过多久就抱着一个大树敦回来,然后又跑了出去,来来回回好几趟,才算是将材火搞定。

夜无霜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就是个纯外行,帮不上什么忙,干脆坐在地上,幸福地看着张傲秋忙进忙出。

张傲秋将篝火点燃,顿时一股暖意逼近。接着望了望外面的天色说道:“霜儿,这山里有泉水么?”

“泉水?啊,当然有了,做什么?”

“当然是洗剥野味了,还能做什么?看看天色,猎物应该上钩了,我们去看看吧。”说完又加了一句:“记得我们的赌注哦。”

夜无霜站起身来,白了他一眼,嘀咕道:“个小色魔。”

张傲秋也不理她,带头走出山洞。到了陷阱位置,果不其然,就像张傲秋先前所说,两只雪鸡,一只野兔。

张傲秋得意地看着夜无霜,笑着说道:“怎样?”

夜无霜对张傲秋成出不穷的本事早已是见怪不怪,当下撅着嘴巴说道:“什么怎样?哼,这次是你运气好,你看你那德行。”

“运气?你不知道么,有时候运气也是本事的一种。什么都别说了,兑现赌注再说。”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扭过头,正要开口说话,旁边的张傲秋大头已经伸了过来,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贼笑着缩了回去:“好了,我们先将它们洗剥了再说。”

夜无霜气得一跺脚,过了一会自己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拳砸了过去,算是报了被轻薄之仇。

夜无霜在这片山林里果然是匹识途老马,带着张傲秋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泉水,张傲秋就着她贴身短刃,顷刻间将手上的三只野味收拾干净。

回到山洞,张傲秋先将三只野味用树枝串好,架在篝火上慢慢烤着,然后将先前堆在平台上的石头一块块地搬过来,将山洞口堵住,顿时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空间完成了。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烤着野味,感觉就像一对小夫妻在家做饭一样,顿时一种甜蜜而又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心想:要是以后都能跟他在一起这样生活,那该多好啊。

突然张傲秋怪叫一声:“糟了,我那行李忘了带过来了。”

夜无霜听他叫声,还以为他行李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急忙道:“阿秋,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下了?”

张傲秋稍稍头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我那行李里还有阿漓给我准备的几块盐巴,要是这烤肉上再抹上点盐巴,味道就更美了。”

夜无霜听到阿漓的名字,不由想起在临花城的那些日子,会心一笑道:“没有盐巴就没有盐巴,你这烤肉我闻起来就香,味道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

张傲秋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我干这个可是老手了。”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然后用手指刮了刮自己的脸颊:“又在吹牛,也不知羞。”

接着看着张傲秋身后半人高的材火问道:“阿秋,你拾这么多材火做什么?难道你要放火烧山不成?”

“什么放火烧山?霜儿,你这就不知道了,等我们吃完了以后,就将这篝火移动一下,然后将这树枝铺在上面,你睡在上面保你一晚上睡得都是暖烘烘的。”

“是么?还有这样的效果?只是……,阿秋,那你睡哪里?”

张傲秋本想接口说‘就睡你旁边’的,但又怕过于轻薄了,呐呐地说道:“我一般不睡觉,只是打坐就可以了。”

突然想起一事,转头看着夜无霜问道:“对了,霜儿,在我刚进山的时候,有一处接待的地方,就是有你们男弟子把守的那处,你知道么?”

“知道啊?怎么了?”

“那里有处怪泉,泉水触手冰凉刺骨,其色如墨,后来汇聚低洼处形成一处潭水,这个你知道么?”

“冰凉刺骨,其色如墨?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能隔空看物,这个本事你是知道的。那处潭水居然对我的神识有极大的帮助,刚开始的时候我只能看到一丈远的距离,后来在那潭水里泡了一次后,就提升到可以看到三丈远了。”

“哦?还有这种事?等会,你是说你隔空看物的本事还可以增长?”

“不错,我也是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好事啊,你以后天天都在那潭水里泡着,说不定那一天,你脑袋一晃,这整个山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怎么可能了?霜儿,这神识的增长就像修为一样,修为不到,就算给你吃再多的灵丹妙药也没有用,反而适得其反。”

“嘻嘻,那更好了。以后等你修为增加一成,你就过来泡一次,顺便也可以来看看我。”

张傲秋奇怪地问道:“你师尊不是说让你跟我一起离开的么?怎么,又不让你去了?”

夜无霜神色一黯道:“也不是。只是这件事情终有个了结的时候,到那时我就要回山了,可能再也出不去了。阿秋,我真的好怕。”

张傲秋被她说的心头一沉,随即安慰道:“霜儿,眼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说不定你师尊看我长得帅,就把你许配给我了,呵呵。”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笑脸如花的样子,心里暗自一叹,苦笑着没有接话,突然闻到一股焦味,惊呼道:“糟了,肉烤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