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八章 身法刀法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阿漓现在虽然也是个修行者,但从来没有见过血,更不要说杀人了,这晚的情景将她吓的不轻,晚上睡觉的时候,频繁做着恶梦,后来实在怕得紧,竟穿着睡衣裹着被子就跑到了紫陌房间。

紫陌见阿漓半夜三更穿着睡衣跑过来,心里喜翻了天,开始打起了歪九九,后来见阿漓脸色苍白,神色不正常,才慌了起来,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被吓的。

紫陌一向神经大条,比今晚更血腥的场面都亲身经历过,为人又是大大咧咧的,对这种安慰女孩子的事情,还真是有点束手无策,本来想让阿漓睡自己的床,自己在床边守她一晚的,但阿漓死活不肯,只是拉着紫陌的手浑身发抖。

紫陌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将张傲秋跟慕容轻狂都拉了过来,阿漓见到张傲秋跟师父,心里稍稍放松了点,裹着被子靠在紫陌床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阿漓睡着以后,三人退了出来,紫陌苦着脸说道:“师父,秋哥,你们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心病还得心药医,只是可惜霜儿不在,要是霜儿在,也可以晚上陪着她,咱们这三个大老爷们的,这可怎么办啊?”

张傲秋皱着眉头呐呐地重复了一遍:“心病还得心药医……?”

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色,神色一动,说道:“师父,紫陌,你们说要是让阿漓知道那些人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让她自己从内心里觉得这些人该杀,而且还恨不得自己上去杀一两个,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慕容轻狂点点头,说道:“这也是个法子,阿漓生性单纯,容易被外界事物所影响,为师对一教二宗的恶迹是了如指掌,说给她听,也许会有一时的缓解,但这些总不如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来的印象真实,若是心魔断的不干净,对她以后行走江湖会有很大的影响。

而且霜儿离开了这么久,一直音讯全无,为师一直有点担心。这样吧,明天阿陌你到城主府跟老方一起参与逼供,争取早点拿到供状,只是这帮人都是死士,严刑逼供怕是有点难了,但不管怎么说,也要试一试。阿秋你明天再到城西去看看,询问一下霜儿的近况,若是可能的话,最好你自己去找找她。”

紫陌一听可以参与行刑逼供,顿时来了精神,兴奋地搓着手说道:“师父,你这个法子好。我保证全程参与,一丝一毫都不漏过,哈。”

张傲秋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就知道玩,今晚要不是你玩过了火,阿漓会被吓成这样么?”

紫陌弄拉着脑袋说道:“我哪知道阿漓她胆这么小。”

说完又兴奋地拉着张傲秋道:“不过有得有失,今晚那两个家伙一剑一脚差点要了我的小命,这也是生死关头,我心里已有所悟,等审讯完这帮杂碎后,我就开始闭关修炼,说不定到时候修为蹭蹭地往上冒,一下达到灵境也说不定啊。”

慕容轻狂跟张傲秋看着紫陌自鸣得意的样子,均是苦笑着摇摇头,同时往外走去。

紫陌正说得高兴,看到两人往外走,一把拉住说道:“我说你们别走啊,如此良辰美景,正好秉烛夜谈。来来来,今晚我们师徒三人夜话到天明。再说了,你们这一走,阿漓醒了可怎么办?我一个人可扛不住,呐,你们两个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师兄,现在想撂摊子可不行啊。”

慕容轻狂被他挤兑得没有办法,想了想说道:“也好,现在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正好最近阿秋境界到了地境巅峰,阿陌今晚又有所悟,不如你们就在这院子里互相应证一下,一个可以巩固修为,一个争取破境。”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听了眼睛一亮,对望了一眼,均是怪叫一声,双双落在院子里,拉开了架势。

张傲秋抽出星月刀,刀锋斜指,两尺长的刀芒尽吐。

紫陌看着星月刀上的红蓝刀芒,双眼火热,但神色冷静,缓缓地拔出大刀说道:“我这柄刀一直没有命名,今夜就正式为它正名,取名陌漓。一是取自紫陌跟阿漓名字中最后一字,二是希望我们今生莫要离别。”

张傲秋哑然失笑道:“你小子是不是早就想好了,等着找机会宣布?”

紫陌笑而不语,肩脊一挺,一股凛然气势向张傲秋直冲过去,张傲秋顿时感到像处于疾风的漩涡中,紧贴的衣衫无风自动起来,正色道:“好小子,竟然体会到刀意了?”

紫陌答道:“这就是我今晚所悟,若是你感到外露的肌肤犹如刀割,那才是真正的刀意大成,现在嘛,才是刚刚起步。”

张傲秋断喝一声:“好,来吧。”

脚步一错,率先发起攻击,星月刀由下往上划去,直取紫陌下三路,同时身形变化,似左还右。

紫陌怡然不动,等星月刀刀芒将要触体的一瞬间,脚步飘逸,带着身体迅如游鱼般闪往左侧,陌漓刀划过一道弧线,直取星月刀刀身中部。

张傲秋“咦”了一声,经脉逆转,体内正反真气互换,手腕一翻,往上撩出的星月刀瞬间改变方向,在方寸间划向紫陌持刀手腕。

紫陌随即变招,陌漓刀斜斜地拖了回来,由直劈变为横封,同时身子一旋,贴着星月刀往张傲秋撞去,陌漓刀刀随人走,横封的刀式变成刀面对着星月刀,刀锋向外,带着旋劲,一招以守代攻向张傲秋横斩过去。

张傲秋见紫陌刀式汹涌,喝了一声“好”,同时双足涌泉穴一冷一热,一股大力从双脚传出,仿佛有根无形的线扯着一样,身体硬生生往后倒退三尺,陌漓刀从胸口堪堪划过,张傲秋不待紫陌旋定,倒退的身体猛地站定,星月刀往紫陌正身一刀劈去。

紫陌此时避无可避,借着旋转力道,陌漓刀斜指上空,两刀相击,发出“当”的一声巨响。

两人同时一震,腾腾腾地均是连退三步。

两人刚站定,突然听到旁边传来“啊”的一声娇呼,转头一看,阿漓不知什么时候裹着被子站在慕容轻狂旁边。

两人收了势子,往慕容轻狂跟阿漓走去。

慕容轻狂看着他们两个说道:“你们身法比刀法好,这是没有经历太多的生死之战的后果,如果你们知晓身法跟刀法配合,就算境界没到,但在战斗中也不是不能挑战高境界的敌人。”

说完背着他们往院中踏出两步,猛地转身过来,眼神凌厉地往向两人,说道:“今晚就让你们体会一下什么是生死之战。”

话语刚落,一堵如铜墙铁壁,无形却有实的杀气,以慕容轻狂为中心向两人迫了过来。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同时倒退一步,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骇然,仅仅只是杀气就令他们两人不战而退,同时还必须运气抵抗,更要迫自己涌起斗志,否者必然心胆俱寒,全盘奔溃。

张傲秋跟紫陌同时拔刀,一左一右站定,刀锋微摆,对慕容轻狂如此气势,只能用动作进行些微弥补,不然真的站着就会被击溃。

慕容轻狂只是眼神将两人罩定,不住的增加压力,双手始终背在身后。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知道,如是让慕容轻狂不断积聚气势,等气势蓄满,那打都不用打了。

两人此时心意相通,同时出刀,张傲秋星月刀刀芒中藏着刀气,往慕容轻狂右边划去,此刀毫无花巧,希望以硬碰硬,能减弱一些慕容轻狂的杀气,好给紫陌创造机会。

哪知紫陌也是同样的想法,两条身影闪电般窜出,一个直劈,一个横斩,均是全力施为,不留后手。

慕容轻狂冷哼一声,喝到:“愚蠢。”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竟然在两刀之间悠然穿过,仿佛面前的两刀只是空气一样,同时左右两肩微晃,前后出击,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却是同时中招,变成滚地葫芦一般滚往两侧。

两人同时暗哼一声,站了起来。慕容轻狂在两人中间站定,悠然说道:“出招最忌不留余力,你们两个刚才若是留有三层力道,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

张傲秋站了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想起刚才慕容轻狂穿过他们刀网的情景,明明快若鬼魅,却又如闲庭信步,每一个闪避动作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由心生斗志,星月刀闪电劈出,带着庞大的气势,随着他肯定有力的步伐,往慕容轻狂左边涌去。

紫陌心领神会,同时发动攻击,陌漓刀刀锋斜指,人随刀走,刺向慕容轻狂右侧。

慕容轻狂背着双手,感觉两人刀式走向,待到两刀快要及体时,右脚踏出,同时探出两手,屈指一弹,正是两刀刀身正中处。

张傲秋跟紫陌此时学乖了,不待慕容轻狂指力击中刀身,同时变招,刀法配合身法,在慕容轻狂身前背后组成两股刀浪。

慕容轻狂站在原地不动,双手随意挥挡,朗声说道:“你们三个听着,出招要注重神意,神是心神,意是身意,每出一招,全身随之,身意相融,方为大成。”

一边说一边加强气势,双手时松时紧,松时任由两人进攻,紧时压迫两人只能在方寸间移动,打斗中两手食指不时触碰到张傲秋跟紫陌咽喉、胸口及背部大穴,均是一触即收,但又让两人感觉的清清楚楚。

就这样翻翻滚滚地两个时辰后,慕容轻狂募得收手,身形一晃,已经站到了阿漓旁边。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喘着粗气站定,只听慕容轻狂冷然说道:“你们两个刚才死过多少次了?”

张傲秋答道:“是一百零八次。”

慕容轻狂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你们就地打坐吧。把刚才的经过好好想想,看从中能领悟到什么。下次同样两个时辰,若是还是一百零八次的话,哼哼。”

说完背着双手离开了。阿漓在旁边也是看的兴奋,早将心里的惧意抛到九霄云外,匆匆回到房间,穿好衣服陪他们两个一起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