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九章 啸月狼王(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白狼看着张傲秋将那豺狼王活捉,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喉管发出一连串的低吼声。

躲在山洞里的幼狼听到低吼声,从山洞里钻了出来,几个垫步,快速来到白狼身边,跟白狼并肩站在一起。

张傲秋回到白狼旁边,将豺狼往地上一扔,其间真气早已侵入豺狼体内,将其经脉全部封住,豺狼王全身一动不能动,僵在那里,两只眼睛却射出怡然不惧的目光。

张傲秋虽然差点被它害死,但看着这眼神也是暗自佩服,还真是没有想到到了这种地步,这畜生都还这么有硬气。

看了看白狼,张傲秋双手一摊,然后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虽然他丹田内的真气雄厚,但是这样不停止的密集挥刀两个多时辰,也感觉有点吃不消,此时的他,急需要好好打坐调息一下。

白狼低头看了看幼狼,喉管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幼狼抬起头,望着白狼发出一串急促的叫声,乌黑的双眼中充满了兴奋跟渴望之情。

白狼轻步上前,走到那豺狼王跟前,张开大嘴,对着它咽喉部位一口咬了下去,但却不用力,跟着将嘴松开,然后将这动作又做了两次,才慢慢退后。

幼狼见白狼退开,急不可耐地窜了过去,先用爪子用力拍了拍豺狼王的鼻梁,低吼不断,过了好一会,幼狼绕到豺狼王咽喉处,对着咽喉毫不犹豫一口咬下,由于幼狼还小,牙口力道不够,没能将其一口咬断,但这可苦了躺在地上的豺狼,痛的长吼一声。

幼狼低吼着松开嘴,又是第二口,咬住以后,脑袋剧烈地左右连摆,想将嘴上的肉拉下来,地上的豺狼这可是受生刮之刑,痛的四肢不断地抽搐,鲜血开始从裂开的地方喷射出来。

或是受了狼血的刺激,幼狼撕咬的力道越来越大,终于将一块巴掌大的肉连皮带肉撕了下来。

幼狼含着刚撕下来的肉,转身往张傲秋身边一放,然后用脑袋拱了拱他的腿。

张傲秋猜想这应该是幼狼在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也不拒绝,伸手拍了拍幼狼脑袋,然后将那块肉收了起来。

幼狼见张傲秋收好了肉,又转身回到豺狼身边,同样撕下第二块肉,然后将这块肉叼着送到白狼脚边。

白狼低吼着拱了拱幼狼脑袋,一口叼起肉三口两口就吞了下去。

幼狼兴奋地嗷叫了一声,又转身回去,此时豺狼王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咽喉处裂开了一个大洞,血水咕咕往外直流,刚才还是仇恨满档的双眼,此时也变得黯淡无光,鼻息里有口气没口气地喘着。

幼狼大口喝了两口豺狼咽喉处热腾腾的鲜血,略微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一个虎扑,朝着那个大洞又是一口,这一口刚好咬断豺狼喉管,豺狼四肢一直,剧烈地抽搐了几次,然后就慢慢停了下来,最后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白狼用头拱了拱张傲秋,又向后面躺着的豺狼摆了摆头,意思是现在可以一起进餐了。

张傲秋此时也是真的感觉到肚子饿了,但也总不能跟白狼一样吃生食,哑然笑道:“你们先吃,这里肉多的是,我去看看能不能收拾点柴火过来。”

白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见张傲秋不吃,它自己站在旁边也不吃。

张傲秋四周张望了一下,这里虽然大部分都是只长石头不长草的荒山,但这偌大个地方,间或还是有几棵树木孤零零地点缀着,只是到了冬天,树叶都已落的精光。

张傲秋拍了拍白狼的头说道:“狼兄,你先等会,等下让你尝尝什么叫美味,哈。”

说完掠了出去,不一会就扛着一大摞柴火回来,右手还提着一个老大的树兜。

由于天气阴湿,采回来的柴火上还带着积雪。张傲秋找了块平坦遮风的位置,先在地上挖了浅浅的土坑,然后将树兜放在下面,接着又盖上略干的枯枝,搭成了一个篝火堆。

张傲秋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沾满了狼血,所幸将外面的衣服脱了下来,用刀割成几大块,取出一块塞到篝火下,忙活了半天才将篝火点了起来。

随手取来几头狼尸,用刀将腿都砍了下来,麻利地将腿上狼皮剥掉后,将狼腿挂在篝火上,又翻开行李找了找,居然找到几块盐巴,张傲秋哈哈笑道:“阿漓还真是细心,这丫头,哈。”

用刀将狼腿一一割出几条缝,抹上盐巴,然后架在火上烤,不一会功夫,狼腿上的油脂开始往下落,一股香味冒了出来,张傲秋深深嗅了两口,口水不自觉得流了出来。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取下一条狼腿咬了一口,狼肉顺嘴就掉,烤的是刚刚到位。这口肉连嚼都没有嚼,吐着舌头呼啦就吞了下去,也是饿得狠了,还不说,真是他妈的香。

白狼跟幼狼两个趴在篝火边,闻着香味,看张傲秋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涎水顺着口角巴巴地往下掉。

张傲秋看着这一大一小,呵呵好笑,从篝火上取出两个狼腿,丢了过去,两头狼一扑的上去,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张傲秋半条腿都没有吃完,白狼已经将骨头都添得干干净净了。

吃完以后,白狼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又巴巴地望着张傲秋,张傲秋所幸将篝火上的狼腿留下一只,其他的都取出来扔给这两个家伙。

这一顿吃的一人两狼都是心满意足,幼狼躺在篝火边,翻着肚皮,舒服地只哼哼。

张傲秋又取了一些狼尸,既然有这么美味狼腿肉吃,何必再去啃那干巴巴的干粮,寻思着师父也不知道蹲在什么地方喝西北风,这么浓的香味也不知道下来吃点,真是死脑筋。

张傲秋一边烤着狼腿一边细细琢磨着先前那两个多时辰挥刀杀狼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可以说是没有一点停顿,这其中除了他丹田内雄浑的真气支撑外,更关键的一点是完全融通了慕容轻狂跟霜儿所说的用刀之间回气的要诀,什么时候重,什么时候轻,什么时候可以借力,就像一张图一样,清晰地印在他神识之中。

没想到这次杀那些豺狼,不但救了身边一大一小两头啸月狼,而且也将他的刀法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就这样想着想着进入了冥想状态,由于他已经达到了无意境界,加上上次进入天境后头顶百会穴打开,因此从这次冥想开始,以后每次进入冥想状态,双足涌泉穴及头顶百会穴都会自动吸收天地灵气,而且进入冥想状态越深,吸收的灵气越多。

白狼也是精乖,见张傲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也不用吩咐,自主地在四周巡视,这会它刚饱餐一顿,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先前受的伤看着鲜血淋漓,但都没有伤到要害,虽然离它平时的巅峰状态还有段距离,不过基本的行动已经可以应付自如了。

第二天天色大亮后,张傲秋才从深沉的冥想中醒过来,这次的冥想跟以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以前的冥想,即使是深沉的冥想,也只是休息调养功能为主,当然偶尔有所感悟后在冥想中还可以破境。

现在冥想不光有以上功能,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冥想中吸收天地灵气,对丹田真气消耗是一个很好的补充,虽然现阶段吸收的灵气还不是很多,但随着修为加深,这种情况也会越来越好。

再加上张傲秋丹田真气有疗伤的特效,也就是说,在以后的战斗中,只要他本人不是当场身亡,即使是重伤,只要多冥想几次就可以自动恢复,无药而愈,这也是他先天之体的福利了。

当然现在张傲秋对这个还一无所知,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只是觉得神精气足,感觉老虎都可以打死两头。

可怜的白狼跟幼狼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合眼,见张傲秋醒来,白狼身子一圈,将幼狼圈在怀里,不管不顾,趴在地上就呼呼睡了起来。

张傲秋本想立即赶路的,但是显然白狼跟幼狼从昨天一直到现在都在旁边守候,现在自己不顾它们而去,也显得太没有情义。

趁这段时间有空,张傲秋将昨天烤好的狼腿一一取了下来,数了数竟然有五十多只,取出其中十只,用刀削成肉条,放在行李包里面包好,剩下的四十多只就留给两头大小白狼了。

又找了几只尸体还算完整的豺狼,将它们皮剥了下来,在毛皮边用刀戳了几个洞,就这昨天撕下来的衣服为绳,做了一个两跨的包,到时候将吃不完的狼腿装在这包里,让白狼驮着,也不浪费。

过了三四个时辰,白狼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带着幼狼来到狼腿堆前一顿猛啃,这一家伙就将四十多只狼腿啃掉了一半。

张傲秋见他们吃完,将剩下的狼腿用挎包装好,放下白狼背上,拍了拍白狼脑袋说道:“狼兄,我们要就此作别了。”

白狼好像听懂他的话一样,喉管呜咽着,用嘴咬着张傲秋衣服不肯松口。

张傲秋其实也舍不得这个新交的伙伴,但是也总不能就这样跟它们一起回狼窝去吧。

突然张傲秋脑中灵光一闪,白狼既然是这里的啸月狼群中的王者,那么那条大河它肯定去过,而且还如此通灵性,要是让白狼带路,不是比自己瞎转要强多了么?

张傲秋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在地上画了个大河的形状,现在他才真正感谢师父木灵,要不是师父以前逼着他学琴棋书画,现在估计也只能画几根线条,那要白狼能知道这几根线条画的是什么,那还真是稀奇了。

白狼看着地上河流的图案,又看了看张傲秋,硕大的脑袋点了点,然后冲着西南边低声吼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