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章 绝配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是啊!”江天笑了笑,抽了口烟说道:“不过我感觉,接下来估计会好好热闹一番了。”

“怕他个蛋!”冯飞一脸牛逼的表情,说道:“你们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有我飞哥在,来一个,弄一个。来一对,刚好拆散他们。”

“眯眼哥,你不吹牛,是牛会飞,还是你会死啊!”

郝运来鄙视着冯飞,嘲讽道:“不过你这能力还真强,男的你都不放过,还要拆散人家。怎么,对雒铃没性趣,换口味了?”

冯飞愣了下,反应了几秒钟,瞬间怒吼道:“你个贱人来,我他妈撕了你。”

看到俩人又开始了,武修他们无奈地笑了笑,刚才有些紧张的情绪,也都缓了下来。

不过提到雒铃,武修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之前看到的告诉冯飞。

“修哥,我们怎么整?。”

江天的话将武修的思绪拉了回来,武修说道:“顺其自然。”

“就这样?”

武修点点头,笑道:“曾有人跟我说过,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也吓唬不着谁。他只要来,那咱就接着干。不过以防万一,最近咱们最好别走单,都注意些。”

“恩,知道了。”

“啊!眯眼飞,你咬我,你属狗啊!”

这时郝运来的怒吼声传来,瞬间吸引了武修他们的目光。

“草!贱人来,去你妈的!你他妈掐我胸”……

看到俩人打的热火朝天,武修一行人赶紧跑到宿舍阳台上抽烟了。他们避免误伤,也为了给俩人更宽阔的空间……

“郝运来、冯飞,你俩给我站起来。”

地理课上,地理老师冲俩人怒吼道:“你俩昨晚干啥了,这早晨第二节课就趴那睡觉?”

武修扭头一看,冯飞和郝运来刚被旁边的人推醒,俩人还都是一副迷糊的状态。

“妈的!不是英语课么?砖头跑来干啥?”郝运来抬头看了眼讲台,一脸疑惑的表情。

由于他们的地理老师脑袋和脸都是方方正正的,所以郝运来又发挥了自己的特长,给人家起外号——“砖头”。

砖头皱了下眉,不悦道:“郝运来,你嘀咕什么呢?”

“没有老师,我说你讲课,讲的好。”郝运来赔着笑脸说道。

“我讲课好?”砖头冷笑着,脸色直接就变白了。他“啪”拍了一下讲台,说道:“这节课刚上两分钟,我就说了句‘上新课前,咱们先回顾下上节课知识’。我这就是讲的好?你耳朵瞎啊!”

教室瞬间有人笑出了声,而冯飞则脸色涨红,强忍着要笑的冲动,使劲掐着自己的胳膊。

砖头怒视着郝运来,不悦道:“你昨晚干啥了?”

郝运来尴尬地笑道:“哦,昨晚我一直在复习功课,结果没注意时间,一不小心睡的晚了。对不起啊老师,我保证下不为例。”

“哈哈——”听到郝运来的理由,冯飞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笑弯了腰。

“冯飞!”砖头怒吼道:“很好笑吗?你好意思笑别人吗?我正要说你的事。”

这时砖头从书里取出一张纸,对冯飞说道:“先不说你刚才在课堂睡觉的事,这是你上一周没交作业,我让你写的检讨,你来念念。”

等了几秒钟,砖头看着冯飞没有动的意思,他没好气道:“怎么?好意思写,不好意思念?既然你不想念,那我就替你念。”

砖头干咳了两声,调整了下状态,拿起了那张纸,念道:“亲爱的老师——”

“噗——”

班级这次笑的人数明显比上次多,当然,从刚才到现在,教室的笑声就没断过。

武修想了想,说不准会有很多人会羡慕他们班:你看看这课堂的气氛,欢笑声不止,多么和谐啊!

“哼!咱这关系得多好啊!”

砖头瞪了冯飞一眼,继续念道:“星期四布置的作业,我星期二居然都没交,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砖头顿了下,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道:“确实岂有此理,这看起来应该怪我吧!周二没交周四作业,这不是很正常吗?你没学过语文啊!不会把确切的时间加上吗?”

“哈哈——”

砖头气的咬牙切齿,学生却都忍不住不笑。尤其是郝运来,笑得最欢。

冯飞也很生气,要知道,这检讨是郝运来帮他写的。当时他还以为郝运来良心发现,还给他买了包烟,结果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检讨。

“好后悔啊!当时他写完我为什么不先看看?有天哥的前车之鉴,我怎么那么大意?”

冯飞有些自责,不过转眼一想,怪自己好像没什么用,于是他就把目标对准了旁边的郝运来。

看着郝运来笑的合不拢嘴,冯飞冷笑一声,抬腿一脚直接踩到郝运来脚面。

“啊!”

“郝运来,你一惊一乍干什么?”

郝运来又想笑,又觉得脚痛,他呲牙咧嘴道:“我没事,老师您继续念,您直接忽略我就行。”

砖头很厌恶地看了眼这俩人,接着念道:“我深知自己罪恶深重,不可饶恕,我愿以老师及学校领导和我三年团员的荣誉保证,以后一定按时交作业……”

“哈哈——”

此刻班级学生已经乱成一团,郝运来更是捂着肚子,笑的趴在凳子上。

“你们这两兄弟,真是太有意思了。”赵茜转身,笑着对武修和江天说道:“真的,绝配啊!”

“呵呵!”武修和江天都很尴尬地笑了笑,很统一低下了头。

“好想不认识这俩货啊!”

这是武修和江天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上午第三节课,老师因为有事请假,所以改上自习,这让武修还是很诧异的。毕竟在他的记忆中,从来只有体育老师会生病,或者有事请假。

突然改上自习,武修并没什么感觉,倒是冯飞和郝运来挺开心的。没人管束,他们便按捺不住,想去厕所抽烟。

武修本来是不想去的,但在看到冯飞兜里的玉溪时,他犹豫了。

“最近一直都在抽五块五的美猴王,好久没改善烟档次了。”武修琢磨道:“反正是自习,去就去,无所谓了。”

而就在他们刚离开教室时,班里角落的彭鑫也悄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