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八章 浓情浓意(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着夜无霜走出密室,穿过密林后,一路往南,只是越走越是人迹罕至,仿佛整个天地下,除了呼啸的山风和树林、山石外,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

张傲秋这一路来,都在低头想着心事,夜无霜也是一路默默不语,等张傲秋醒觉时,已经不知道身处何处了。

张傲秋奇怪地问道:“霜儿,你这是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怎么这般……。”

“荒凉,是不是?哼,我教以女弟子居多,在中心位置,全部都是女眷,不把你往这带,难道你想跟众多美貌女子住在一起是不是?”

“我什么时候想要……?”

“哼,你不要再狡辩了,刚才的事还没有跟你算账了。”

张傲秋一听就知道还是那黎姑娘、王姑娘的事,不由头大如斗,知机地闭上嘴巴,这件事要是再解释,只会把水越搅越混,到时候只怕浑身长着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夜无霜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子,正是使小性子的时候,况且她做为魔教圣女,在这块地方,还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雪心玄,对其他人都是冷冷淡淡的样子,只是遇见了张傲秋这个克星,让她芳心所系,患得患失。

其实夜无霜心里也知道,张傲秋称呼黎梦心为黎姑娘,根本不可能涉及到男女关系之上,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了心里不高兴,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拿出来刺激一下他。

夜无霜见张傲秋不接话,悄悄白了他一眼,低头继续领路。

走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已接近山腰,此时天色已是傍晚时分,山林里光线渐暗,在白雪映衬下,远远的隐约看到一间茅草小屋孤零零的坐落在山林之间。

夜无霜站在一块大青石上,一身紧身白衣将其曼妙的身段勾勒得曲线尽显,饱满的胸脯高高坟起,而那三千青丝挽作一个涵烟芙蓉髻,斜插一支流苏扶月白玉簪与其耳坠搭配的相得益彰。

粉唇如蜜,美目传神。

山风拂过,白衣飘飘,真真犹如仙女下凡。

夜无霜伸出右手,指着远处的茅草屋,正要说话,张傲秋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她垂在身侧的左手,轻轻一带,另一只手自然地搂住夜无霜细若杨柳的芊芊细腰。

夜无霜没有想到张傲秋会突然这样,惊得轻呼一声,慌乱间抬头望去,恰巧看见张傲秋那双清亮的眼睛正火热地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慌,待要用力去推时,却发现自己全身发软,那使得出半分力道。

不由心中大囧,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将头埋在张傲秋胸前,而那俏脸上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

张傲秋知道夜无霜的心性,而且还是圣女的身份,不敢再撩拨她,右手环抱着她的后背,顺势将她搂入怀中。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相互依偎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一时均感到若能一直这样下去,人生真正别无他求。

过了好一会,夜无霜在张傲秋怀里轻轻动了一下,细如蚊蝇的声音喊道:“阿秋……。”

张傲秋知她脸薄,遂松开双手,转移话题道:“霜儿,这处茅草屋可是有什么故事?”

夜无霜害羞地不敢看张傲秋,用手拢了拢垂在脸上的青丝,过了一会才道:“此处是我教一位前辈高人在进入化境后隐居的地方。”

张傲秋惊呼道:“化境?!”

“不错,这位前辈名叫独叟,是我师尊的大师伯。师尊是师祖的关门弟子,师尊能成为上一代圣女,也是独叟前辈力排众议,极力推荐,在师尊接任教主期间,也是独叟前辈他力压教内众多反对声音,据说在当时还引起了很大的动乱。

师尊也是一个极有心思跟手段的人,很快就在动乱中站稳脚跟,不仅将我教发扬光大,而且在那以后的几次江湖大事上都是伺机出击,打出威风,使得外人不敢小瞧我教。哼,就凭她们那些人怎么可能斗得过师尊?

独叟前辈在破碎虚空之前,曾招师尊前去一叙,当时我还在襁褓之中,师尊抱着我过去,据师尊说,独叟前辈对我的全身经脉进行了改造,所以以我现在的年纪能达到这样的修为,除了后天的努力外,以这有很大的关系。至于他们那天谈话的内容,师尊一直没有说,但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过师尊念着独叟前辈的大恩,这座茅草屋虽然无人居住,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打扫,并对其破旧的位置进行翻修。你能到这小屋歇息也是师尊的意思,不然我就是磨破了嘴皮,你也没有这个福分。”

“原来还有这样的来由,破碎虚空,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了?”

夜无霜知道张傲秋这个问题只是一时感慨,不是在问自己。

遂转身举步往前,一边走一边说道:“在这小屋的后面有一个山洞,这山洞是独叟前辈自己掏出来的,是他平时打坐练功的地方,你要是有空,也可以去那里看看。”

张傲秋赶前两步,牵着夜无霜的小手,欣然道:“哦?!还有这么好的去处?前辈高人练功的地方,那当然是要去好好看看。”

夜无霜经过刚才两人那段亲密,心结早消,也就任由张傲秋握着自己的手,两人肩并肩往前慢慢走去。

到了跟前,果然如夜无霜所说,小屋周围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门口刚下的雪也清扫一空。

进了小屋,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及三个木凳以外,再没有其他物事。

夜无霜拾起桌上的打火石,正要点亮油灯,张傲秋将她一把拉住:“霜儿,你师尊不是说让你陪我好好看看这山中景色的么?”

“现在?可是这天已经黑了,就是想看也看不了了啊。”

“嘿嘿,有佳人相伴,就是寸草不生的荒凉大漠,也是人间绝景。”

夜无霜一听之下,芳心如蜜,嘴上却是啐了一口,嗔骂道:“油嘴滑舌。”

低头想了想接着道:“在我小的时候,师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我到这小屋里住上几天,这周围的景色我最是熟悉,要说风景绝佳,倒还真有这么一处地方,那处极其隐秘,而且也是极其险峻,不过在那里看日出,却是最为壮观。”

张傲秋一听大喜道:“霜儿,那我们今晚就在那里静坐一晚,等到明日黎明看日出可好?”

夜无霜见张傲秋从他师父那件事的悲伤情绪中走出来,也是满心欢喜,当下答应道:“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两人欢喜地走出小屋,同时展开身法,肩并肩地往前飞掠而去。

走了一段,夜无霜望着张傲秋轻轻地“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咦”了一声。

张傲秋停下脚步问道:“霜儿,怎么了?”

夜无霜疑惑地望着张傲秋问道:“阿秋,你的身法怎么有我的魅影身法的影子在里面?”

张傲秋“哦”了一声说道:“原来你奇怪的是这个啊。呵呵,不瞒你说,我刀宗首重心法,其次是刀法跟步法,身法提及的很少。

我这身法是上次在连岭山中救你时看你使用的身法,以及后来在我们那小院里跟紫陌比斗时看他使用的身法,然后将你们这两种身法捡捡丢丢的拼凑起来的,怎么,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的?”

夜无霜上前一步,拉着张傲秋的手,感叹道:“阿秋,你的天分悟性,我真是自叹不如。你就仅仅只是看了几眼,就能完全把握我魅影身法的精髓,而且还能补其不足。阿秋,你将来会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我真是不敢想象。”

张傲秋被她夸得老脸一红,尴尬地说道:“霜儿,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我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高的天分悟性,我早就悟通了我刀宗后山上的十八罗汉到底隐含了什么秘密了,哪用得着在那石头像前一坐十几年的?

而且你也是知道的,在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了,那时我还只是人境初期而已哦。”

“嘿嘿,我不跟你争论。你知道么?在你知道你师父的事情后,身上露出的杀气,连我师尊都惊得一脸骇然,我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我师尊可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让她如此的,以后的事情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夜无霜怕又激起他的心事,接着转移话题道:“绕过前面一个弯,有一块突出的山石,那里就是此山最险峻的地方,往下是万丈悬崖,往上则是一片空无,不过在它的右侧下方却是一片林木密集的平地,都说山中多奇景,当真是诚不欺人。

在那山石后面有个小山洞,那时我年纪小,师尊怕我受风寒,就在后面开了这么一个小洞,正好能容下两人。唉,我也是多时没有到那里去了。”

张傲秋随声应道:“那还犹豫什么?我们赶紧过去吧。”

“嗯。”

张傲秋看着眼前这片山林,突发奇想,要是能捕上几只雪兔、雪鸡什么的,晚上在那山洞前燃起一堆篝火,一边烤野味一边说话,岂不是更美?

当下将自己的想法跟夜无霜一说,两人都是少年心境,正是贪玩时分,夜无霜当下一口答应,兴高采烈地随着张傲秋去布置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