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七章 刺客临门(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抱着头怪叫一声:“他妈的,这盘棋又要输了。阿漓,你来替我,将你师兄好好收拾收拾。”

阿漓此刻完全放松下来,看着棋盘上的棋局,撅着嘴巴说道:“就你这臭手,都下成这样了,还让我来接替,这还能收拾秋大哥,被秋大哥收拾还差不多。”

紫陌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好吧,今天这棋算我输了。”

说完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伸了个懒腰说道:“你们怎么才来啊,老子在这里都他妈的等你们好些天了,等的老子骨头都生锈了。”

伸手将靠在椅子边的大刀拿在左手上,伸出右手指了指刚才拍桌子的黑衣人,嘿嘿笑道:“你他妈的矮鬼,老子家里的桌子也是你能拍的么?”

那黑衣人怒极反笑,细长的三角眼慢慢眯成一条缝,隐藏在其后的眼珠射出阴深深的光芒,幽幽地说道:“一个地境中期的小鬼,也敢这样嚣张,爷爷今天不光要拍你家的桌子,等会再拍拍你的身子,你看可好啊?”

紫陌杵刀站定,闻言煞有其事地点头说道:“既然你这乖孙子这般孝顺,想给小爷松松骨,小爷要是拒绝了,显得也不厚道不是?那好吧,小爷就站在这里,你过来拍吧。”

黑衣人懒得跟他多说,脸上笑容一凝,阴深的目光精芒暴涨,正要挥手喝声“上”,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整个右胳膊都不听使唤,不由惊异地往自己右手一望,只见刚刚还完好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乌黑一片,本是血肉之躯的手掌,顷刻间变成了像刚烧尽的木炭一般,簌簌地往下掉,不由心中大骇,左手一把撕开衣襟,手臂黑气已经蔓延到自己右胸,再要后退时,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都已不能动弹,心知已经着了道,豆大的汗珠瞬间滚滚而下。

剩下五人一看为首黑衣人的样子,同时大惊,正要伸手去拔兵器的时候,紫陌“哎”地大叫一声:“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们啊,你们的剑柄刀柄上可都是沾上剧毒的哟。”

五人听了紫陌的话,伸出的手都僵在了空中,一时之间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紫陌好以整暇地伸刀轻轻一拍已经全身发黑的黑衣人,还没怎么用力,那黑衣人全身就像木炭一样垮了下去。

阿漓看的又是惊叫一声,张傲秋反手将阿漓搂在怀里,不让她再看下去。

紫陌听到阿漓的叫声,回头一看,见阿漓将脑袋埋在张傲秋怀里,吓得浑身发抖,不由伸脚就往那已经变成一堆黑炭的黑衣踩去,一边踩一边骂道:“你他妈的,死就死了,还他妈吓老子老婆。还想拍老子,老子让你死了也被老子踩几脚,你他妈的。”

踩完了又一指剩下的五人道:“你们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告诉你们,老子就是江湖人称心地善良却又杀人无数,妙手仁医却又毒手无情的毒王之王,哎哎,你们不要动啊,这房子空间每个地方都被老子下了七八种毒,他妈的,就你们这几个怂样,也敢来刺杀小爷?”

右手的黑衣人被他左一个老子右一个小爷的骂的心头火起,僵在空中的右手闪电般的伸出,变掌为爪,爪未到,爪风已将紫陌胸前大穴锁住,显出灵境期扎实功力。

紫陌看到此人爪影幻化,知道对方功力比自己高,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一步,黑衣人正要趁势猛攻,突然感到指尖无缘无故一阵刺痛,想起刚才黑衣人的样子,心里不由大惊,收手一看,只见右手五根指头指尖全部变得殷红,五根殷红的血线迅速往手腕侵去,黑衣人也是了得,左手闪电般抽出长刀,将右手齐腕砍下,顿时一阵锥心的疼痛从右手手腕传来。

紫陌啧啧两声,说道:“壮士断腕,算你狠。不过我刚才说了,让你不要摸刀柄,不要摸刀柄,你怎么就是不听了?”

黑衣人顾不得疼痛,骇然往左手望去,握刀的左手已经乌青一片,青气迅速蔓延,两个呼吸间就感到左边身子一阵阵**,心里顿时大骇,绝望的眼神望向紫陌。

紫陌捎了捎后脑勺,不解地问道:“你看我做什么?你刚才还想要杀老子,难道现在还指望老子帮你解毒不成?”

说完慢慢抽出手中的大刀,比划了几下,对剩下四人说道:“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们啊,你们剑柄啊刀柄啊什么的,都可是有剧毒的,不要动兵器哦。”

又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四人眼神,指着左边第二个黑衣人说道:“你的眼神好凶狠啊,我怎么感到看到你眼神就这么害怕了?”

突然出刀,往刚刚说话的黑衣人砍去,这刀又快又狠,还带着很大的突发性,但黑衣人的修为境界毕竟比紫陌要高出几个层次,对眼前这刀不避不让,右手自然握住剑柄,长剑如毒蛇般探出,后发先至地往紫陌咽喉点去,紫陌怪叫一声,大刀一收,身形如游鱼般向后退去。

持剑的黑衣人得势不饶人,低吼一声,身形一闪,长剑剑势不变,依旧只取紫陌咽喉部位。

两人修为层次相差太多,黑衣人剑势已尽展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竟然完全不受限制,辗转腾挪,剑剑直指咽喉,眼看就要得手,黑衣人的身形却突然在空中一顿,如暴风雨的剑势顿时变回一把寻常的青钢剑。正常的脸上变得一半殷红,一半乌青,站立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噗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紫陌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大口喘了几声,刚才那黑衣人的剑势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影像,就这短短的几招,自己就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想着要是黑衣人没有中毒的话,对方的剑势自己该怎么招架,突然想起张傲秋跟他谈起的上次在生死关头的感悟,不由脑中灵光一闪,好像一下子抓住了什么,但却一时理不清头绪出来。

跳将起来,一声不吭地往剩下三个黑衣人中的一个挥刀砍去,那黑衣人也学得乖了,竟背着双手,右脚闪电般向紫陌胸口踹去,同样是后发先至,紫陌遇变不惊,右手手腕一翻,长刀一卷,顺势斩向踢来的右脚。

那黑衣人看也不看斩向自己右脚的大刀,脚尖突然上翘,在一片深然的刀光中悠然地画了圈,脚后跟改变方向,顶向紫陌右手手腕。

紫陌只当现在是生死相博,全神贯注,右手刀势不变,左手一掌切出,取的位置是对方右脚跟腱。

此处是脚部关键位置,一旦跟腱断裂,整只右脚就相当于废掉。

黑衣人此时显出扎实功底,嘿的一声,右脚回收半寸,恰恰避过紫陌左手刀,转圈的脚尖却正好抵住紫陌右手刀柄,一股大力传出,紫陌直觉右手像被锤击一样,大刀不由自主地往后扬起,而在这顷刻间,黑衣人的右脚已经无声无息地往紫陌胸口踹去。

此时紫陌已是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右脚往自己胸口踹去,不由心中大悔,这下可是玩大了。

正感叹间,一只手掌突然挡在自己胸口前,轻描淡写地挥手与踹来的右脚一击,手掌金芒一闪即没,而那黑衣人则是吃不住势子,整个身子直飞了出去。

紫陌转头一看,出手的正是方伯。方伯轻轻拍了拍手,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欠了欠身子,又颤微微地走了回去,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区区几个灵境中期也敢出来撒野?”

紫陌这会真的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惊的一身冷汗,“锵”的一声收刀回鞘,大叫道:“不玩了,不玩了,秋哥,剩下的几个交给你了。”

回头一看,慕容轻狂已经人影不见,不由呐呐地问道:“咦,师父他什么时候走了?”

张傲秋不理他,将阿漓交给方伯,背着双手上前几步,说道:“几位也是灵境中期的前辈,虽然是前来刺杀我们,但也是受人指使。如果几位能说出幕后指使的人,我张傲秋在这里担保,不但不伤害几位性命,还会替几位隐瞒,秘密将几位送走,你们看怎么样?”

剩下两个黑衣人正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连嘴都不能动了,本指望就是不敌,也可以咬破藏在嘴里的毒丸自尽,现在连自尽的可能也没有了,不由心中一阵绝望,望向张傲秋的眼神变得如野兽般凶狠。

张傲秋看着他们的眼神,摇了摇头,叹息道:“好好一个腊八节,竟然变成了鬼节。方伯,这剩下的两个……。”

话还没有说完,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噗咚”一声,又一个黑衣人被扔了进来,紧接着现出慕容轻狂高瘦的身影。

“哦,现在是三个了。方伯,这三人就交给你们城主府了,好好地问问这三位,看他们都知道些什么,唉,尽量不要搞得太血腥了。”

方伯看着走进来的慕容轻狂,心头也是冷汗直冒,刚才用毒的本事,绝对不是紫陌能够使出来的。除最后这个慕容老先生离开去抓这个黑衣人外,整个过程中,他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过,却能不声不响地将各种各样的毒瞬间下到这个房子空间的各处,而且只毒要毒的人,这一手用毒的本事,除了“毒医圣手”慕容轻狂外,还有何人?

想到自己身份早已被他们看穿,要是慕容轻狂存心想对付自己,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由也心生敬意,眼里看着慕容轻狂,嘴里却答着张傲秋的话说道:“小先生的吩咐,城主府一定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