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八章 啸月狼王(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站了起来,一脚将地上的地图抹掉,本来想着将慕容轻狂叫出来商量商量的,但一想到先前被三个黑衣人围攻时,他老人家连身都没有现,估计现在这点小事,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打定注意还是先找到这条河,然后沿河而走,也许会清楚一些。

瞄准眼前这座不高的光秃秃的山,张傲秋一个纵身跃了出去。

进山以后,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望山跑死马,明明前面一个山头就在眼前,开始以为只要几个提气飞掠就可以到达,结果愣是跑了大半个时辰才到,这也亏得他是天境期的高手了,要是以前真要活活累死。

就这样不停歇地一直跑到傍晚,张傲秋停了下来,这段时间还是上次升篝火时吃了点干粮,现在这一路连跑带干架的,还半点米都没有进肚,就是铁人也有点受不了了。

于是找了个避风的位置,张傲秋将阿漓为他准备的干粮拿了出来,正要喂到嘴里,突然耳边隐约听到一声好像狼嚎的残嘶声,待要细听时,声音又消失不见。

天色渐黑,山谷间的风越来越大,到了后来,竟然裹起漫天的细石到处飞舞,张傲秋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风沙,不由诅骂不断,方圆这一片的山就像是山石垒砌来的一样,想挖个避风的坑都难得找位置。

张傲秋撕下一片衣衫蒙在脸上,正准备下山找过夜的地方,刚才听到的狼嚎声又传了过来,这一次比上次听的清晰得多。

张傲秋凝神听了片刻,心里估摸着难道是什么人遇见了狼群?想到自己现在就像一头瞎眼的盲马在这山里打转转,不由心里升起一丝希望,要是现在救出这人,有个向导不就问题解决了?

想到此处,张傲秋迅速将行李收拾好,顺着声音飞掠过去。

期间又是几个转折,狼嚎声越来越急促,张傲秋越听越怀疑,怎么好像听来听去,都只是一头狼在嚎叫,而且这嚎叫声怎么听也不像是在围捕猎物,倒像是被其它什么围捕一样。

翻过一座山头,狼嚎声更加清晰了,站在山顶借着月光,张傲秋一眼看见不远处一头体型硕大、全身纯白的狼,四周则被四五十条像狗一样的动物包围着。

这头狼的体型比起周围围攻的动物要大上好些倍,要是想走应该是很容易,但它却一直不肯突围,只是被动防御。

张傲秋又往前潜入一段距离,这才看的清楚,原来这头巨狼身下还站着一头同样纯白色的幼狼,怪不得它有这么大身体优势,却一直不肯突围了。

而那些像狗一样围攻的动物,正是豺狼。

这些豺狼也懂得声东击西,分出一群在白狼的左右两侧进攻,而另外一群则不断地对白狼身下的幼狼进行偷袭。

白狼陷入此包围,也顾不上自身,全部精力用来对付偷袭幼狼的豺狼,不多时,纯白的狼毛上又多了好几处血迹。

张傲秋看得义愤填膺,想起自己跟紫陌几次被一教二宗的人围攻,就像那头白狼一样,不过白狼现在的情形比他们那时更要危机得多,明明可以突围,但为了护住幼狼,甘愿陷入死局。

张傲秋想都没想,抽出星月刀,两个纵身跃了过去,人在空中时,一刀划出,刀气暴涨,围攻白狼的四头豺狼顿时被劈为两段。

白狼好像通人性一样,见来了帮手,精神一振,巨大的身躯左冲右突,护着幼狼往一处死角退去。

而那些豺狼见张傲秋只有一人,立即分出大半往张傲秋攻去,而剩下的一小半则是疯狂的冲向白狼。

张傲秋哈哈一笑,星月刀一圈一轧,近身的五条豺狼顿时了账,众豺狼一见,更是凶性大发,嗷叫着不顾生死地往张傲秋冲来。

张傲秋担心白狼跟幼狼安危,也不恋战,星月刀上下翻飞,同时展开刚领悟的身法,往白狼靠近。

这时后面一头身形略显壮实的豺狼王冒出头来,扬天一声嘶吼,围攻这一人一狼的豺狼潮水般退了回去,张傲秋趁机掠到白狼身边,一看之下不由吓了一跳,这白狼就这么四肢着地地站着,背脊竟然比张傲秋的腰还要高。

张傲秋看得咋舌,暗叫一声乖乖。

众豺狼退而不走,只是将那头身形略显壮实的豺狼环形围住,成众星捧月的架势。

中间的豺狼目光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郎,眼光中竟然露出一丝轻蔑,张傲秋看得哑然失笑道:“狼兄,你看这些畜生是不是不知死活?”

话音刚落,中间的豺狼王又是扬天一连串嘶吼,顷刻之间,一阵阵密集的奔跑声及低声嘶吼声传入张傲秋耳里,张傲秋一听脸色大变,对身旁的白狼断喝道:“你护着幼狼到后面山洞去。”

白狼好像听懂人话一样,巨大的狼头拱了拱张傲秋腰际,接着呜咽着摇摇头。

张傲秋看它的样子好像是想跟自己一起拒敌,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笑骂道:“妈的,叫你去你就去,婆婆妈妈的,这多废话。”

白狼不满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带着幼狼往后面一个几块山石堆积的浅浅山洞掠去,将幼狼拱到山洞里处,然后转头立在山洞口,扬天一声狼啸。

张傲秋回头望去,只见白狼全身狼毛炸起,站在洞口自有一股威势,而此时白狼也正往张傲秋看来,一人一狼目光相触,竟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涌上心头。

张傲秋顿时觉得一股豪气升起,哈哈笑道:“好,狼兄,今晚你我就并肩一战。”

星月刀一摆,两尺长的刀芒透刀而出,望着越来越近的成千上万只豺狼笑道:“老子今天要是让你们这些畜生伤了一块皮毛,老子从今往后就退出这江湖。”

还没等后面的狼群赶到,中间的那头豺狼王发出一连串的低吼声,围在它身旁的豺狼齐声一声吼叫,紧接着就群起往张傲秋扑来。

张傲秋也不贪功,紧守身前三尺之地,星月刀闪电般连劈三刀,刀气先出,十几头豺狼身体还在空中,瞬间就被斩成几段。

张傲秋见豺狼众多,担心白狼安危,一个筋斗落在白狼身边,这时豺狼大军杀到,漫山遍野地往山洞扑来。

张傲秋体内真气全速运转,双足涌泉穴及头顶百汇穴同时打开,只觉浑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一样,心中大定,星月刀密集劈出,刀气不断在豺狼群中炸开,因为豺狼数量太多,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往往一刀下去就可以干掉十几头。

张傲秋一边劈一边体会在刀与刀之间的间隙中回气的要诀。

豺狼也是灵性,见正面攻击不能见效,竟兵分四路,一路正面攻击,两路从左右发起攻击,而最后一路则是绕到石洞后面,不顾生死地从空中往下俯冲,希望借助自身重量加冲击力将一人一狼分开。

张傲秋怡然不惧,管它几路攻击,只是将星月刀围着自己跟白狼周围画圈,刀式密集,当真水泼不进。

星月刀同时组成三道攻势,刀气先行,第一波杀敌,刀芒紧跟其后,对突破刀气扑来的豺狼进行绞杀,而星月刀自身则是第三道防线,防止最后的漏网之狼。

豺狼一波接一波往张傲秋冲去,若是站在空中望去,豺狼群就像潮水一样,而站在石洞前的张傲秋就像海潮中屹立的礁石,任你潮水汹涌,也不能奈何分毫。

这也是张傲秋丹田真气雄厚,要是一般天境初期修行者,不可能像张傲秋这样连续不断的重复挥刀,若是这样,坚持不了多久,丹田真气就会告以枯竭。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时辰,张傲秋周身密密麻麻地堆满了豺狼尸体,而豺狼的进攻也变得缓和一些,渐渐地开始往后退去。

张傲秋杀得性气,趁群狼退后的空挡,大喝一声,一个筋斗跃出,往中间那头豺狼王合身扑去,人还在空中,星月刀刀气划出,越过三丈空间,往前直斩过去。

那豺狼王眼见不对,竟然一个翻身,滚往一边,堪堪避过,张傲秋在空中看了也是一阵佩服,心道:还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以前哪里会知道狼也能如此有灵性?

不待身子落地,星月刀向外划了个圈,这是一招平平常常的“夜战八方”,此时使出来竟然如此的对题。

周围的豺狼顿时倒地一片,张傲秋本要跟着追杀过去,但又担心白狼,星月刀一摆,转身又杀了回去。

这一段距离虽然不长,但是周围豺狼密密麻麻,从不同的角度张开狼嘴咬过来,张傲秋展开身法,一时身如鬼魅,在众狼之中穿插,等赶到白狼身边的时候,白狼已经偷空将周围的豺狼尸体清理干净。

张傲秋拍拍白狼脑袋,赞了一句:“好样的。”

白狼趁这段时间恢复了一点力气,眼神重新变得犀利,那股自上而下的威势更浓。

张傲秋笑问道:“难道你还是狼王?”

白狼警惕地看着豺狼群,闻言竟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说话间豺狼第二波攻势已到,张傲秋踏前一步,扬天一声长啸,星月刀斜指,一股杀气透体而出,旁边的白狼不甘示弱,也是一声长啸,一人一狼啸声相应相合,在这空无一人的旷野,显得格外嘹亮。

张傲秋故技重施,星月刀展开,只是护着周身,就这样又是一个时辰,豺狼终于支撑不住,开始往后退去。

张傲秋恨它们以多欺少,一心想要杀死对方中间那头豺狼王,对身边白狼喝到:“你护着幼狼。”

说完举步往下反杀过去,冲天的杀气配合他坚定不移的步伐,形成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一众豺狼在他的气势下竟然吓得开始呜咽起来,尽管后面那头豺狼不断低吼,但也阻止不了众豺狼后退的局势。

张傲秋得势不饶人,星月刀越众杀去,直取中间那头豺狼,两旁的豺狼脱离他的气势压迫,一转身夹着尾巴调头就跑。

中间那头豺狼王见大势已去,回首恨恨的望了张傲秋一样,眼神冰冷,透露出一股暴栗之气。

张傲秋看了大怒,喝到:“你他妈的,还不服气了。有种你别跑。”

身法展开,如闪电般往前窜出,身形在空中左右摇晃,让豺狼分不清自己到底要从哪个方向进攻。

果然那头豺狼王眼神中露出一丝慌乱,见张傲秋越迫越近,终于呜咽一声,掉头就跑。

只是它的速度怎么比的过一个天境期的高手,张傲秋也不用刀,轻松欺上前去,一拳将其击倒在地,然后抓起后背,捏着狼嘴施施然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