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七章 惊闻噩耗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正色道:“前辈,你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好孩子。不过这件事情可能是你的伤疤,你可愿意将它揭开?”

张傲秋一听,就知道雪心玄将要问的是什么,不由神色一黯道:“逃避总不是办法,不是么?”

“不错,任何事情都要勇敢面对,这样方为好男儿。”

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无极刀宗一夜之间被人灭门,这件事情在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版本的说法都有。阿秋,不是本座想要揭你伤心往事,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你是无极刀宗唯一一个幸存者,对当时的情况你可看见什么?或是听见什么?”

张傲秋听着雪心玄的问话,当时那种如地狱般的情景在脑中一一回放,遍地的尸体,熊熊的大火,还有穿着白衣的师父喷着鲜血喊着让他快走的表情,不由双拳紧握,嘶声道:“当时我在后山玩耍,突然见到山下到处熊熊大火,知道出了事,不过等我赶到的时候,师兄弟们已经……。

我最后看到的是有两个人在围攻师父,他们虽然是黑衣蒙面,但我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人是个男人,身材很高,但极为消瘦,另一个人看身形则是一个女子。他们在打斗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场上突然出现了第三个人,而这第三人乘师父不备,在背后偷袭师父一掌,而这第三人也是现场唯一一个没有蒙面的人。”

“没有蒙面?阿秋,你还记得他的样子么?”

张傲秋恨声道:“记得,当然记得,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记得他。”

“那你能不能将这个人的样子画出来?”

“当然可以。”

夜无霜也是乖巧,没等吩咐,就拿出笔墨纸张,将纸铺在桌上,很快磨好墨,将手中的笔默默地递给张傲秋。

张傲秋接过毛笔,望着眼前白色的纸张,深吸一口气,闭目沉思一会,然后运笔如飞,一会功夫,一个面目阴沉的男子画像跃然纸上。

雪心玄在旁边一看,沉声说道:“果然是他。”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震,颤声问道:“前辈认识此人?”

“认识,当然认识。哼,霜儿,你到二楼将一教二宗的秘册拿过来。”

夜无霜应了一声,飞奔而去。

“一教二宗?前辈……?”

“等下你看了秘册就知道了。”

很快夜无霜就拿着一本像书本一样的册子过来,雪心玄接过秘册递给张傲秋,悠然说道:“从历天涯开始,我教就被世间其他门派排斥,这也有百多年了。所以我教历代教主都会收集江湖其他门派掌权者及修为高深的门人资料,以便知己知彼,防备于未然,而这本就是一教二宗所有我们所知道的资料,你好好看看吧。”

张傲秋接过秘册,秘册已经有点泛黄,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一教二宗’四个秀美而遒劲有力的大字竖向书在封面的右侧。

张傲秋翻开第一页,一个男子头像赫然出现在眼前,此人跟张傲秋画的那张肖像图有八成相像,只是看上去要年轻很多。

“此人姓欧阳,名字不详,自创七杀教,教内人都尊称他为尊者。这张画像是二十年前本座接手教主之位后,花费无数人力物力才得到的,就为了这张画像还损失了我教中五个好手。

如果本座猜的不错的话,你刚才说的围攻你师父的那个身材高大却极其消瘦的男人应该是天邪宗宗主断无殇,而那个蒙面女子则应是不净宗宗主欧独舞。”

张傲秋将自己画的那张肖像图从桌上揭起来拿在手中,跟秘册上的头像细细对比,后退几步惨笑道:“欧阳?尊者?一教二宗?嘿嘿,好你个一教二宗。”

“阿秋,你说你师父生死未知,在当时的情况下,据本座估计,你师父应该十有八九是被他们生擒了。”

“什么?”

张傲秋突然想起慕容轻狂曾说起不净宗的欧独舞修炼的天魔大法,这种恶毒的功夫能让人身体发肤不受任何影响,但却让人神智清醒地受尽各种如浸入地狱般的痛苦,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如果师父真的是让他们生擒的话,那……。

募得一股杀气透体而出,杀气凝而不散,至身前三尺而止,就像一个无形的气茧一样将张傲秋缓缓围住。

雪心玄跟夜无霜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骇然。

她们两人都是在江湖生死搏杀中走过来的人,且都是修行高手,雪心玄更是达到了玄境中期的高手,对杀气都是特别敏感,但像张傲秋这样杀气绕体三尺,凝而不散的情况,就算是夜无霜现在的修为也根本办不到。

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有滔天的仇恨想要杀死对方,在他身上形成的也只是戾气,而不是杀气。

杀气不光体现本人心中的杀意,更能体现功力的深浅,一个低阶修为的人,杀气外放且散乱,很容易被别人察觉,而功力高深的人,杀气内敛,在外放时,则会形成一股无形但有实质气劲,给对手一种无形的压迫,有时甚至会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但张傲秋只是天境初期的修为,所释放的杀气的凝聚程度,竟然达到了玄境期修为才可能出现的情况,即使是雪心玄这样的人物,也不由得惊得满脸骇然。

杀气越聚越浓,瞬间就将他手中的白纸绞成粉末,粉末均匀散在张傲秋身体三尺范围内,上下左右翻滚不休,就像有双无形的手在操纵一样。

过了好一会,那浓郁的杀气才渐渐消散,绕体四下翻滚的白色粉末自行落下,形成一个以张傲秋为中心,半径三尺的浑圆。

张傲秋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依然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那张画着欧阳尊者画像的白纸还没有消失一样。

夜无霜试探着喊道:“阿秋……。”

张傲秋缓缓抬起头,望着夜无霜,双眼血红,犹如恶魔一样。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的眼睛,吓了一跳,以为他走火入魔了,正要上前查探,雪心玄将她一把拉住,低声说道:“不要慌,这只是情绪过度的表现,以他的功力,很快就会恢复过来。”

夜无霜从来没有见过张傲秋这幅模样,担心地问道:“师尊,你说的是真的么?”

雪心玄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骂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什么时候敢质疑师尊的话了?”

夜无霜俏脸一红,低声道:“师尊,人家只是担心罢了。”

“哼。”

果然没过多久,张傲秋就清醒过来,双眼的血色褪尽,恢复清明。

张傲秋望着雪心玄沉声说道:“前辈,雪教主,以后但有对付一教二宗的时候,我张傲秋、无极刀宗必当倾尽全力,不报此血海深仇,誓不为人。”

他对雪心玄分别以私和公两种语气称呼,显示他心中对此决心跟态度。

雪心玄当然听得出来他的意思,不由心中一酸,柔声安慰道:“阿秋,你也不用如此心焦,本座推测的也不一定就是对的。你师父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避过此劫的。”

张傲秋低头不语,过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前辈不用安慰我,我没事了。我现在有一事相求,希望前辈能帮忙打探一下我师父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好?”

雪心玄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密集的树木说道:“阿秋,即使你不说,本座也会做的。在得到你无极刀宗被灭门这件事后,本座已经尽派人手,四处打探。只是本座没想到你跟霜儿能先一步认识,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阿秋,这次本座招你过来,也正是要商谈此事。”

顿了顿,雪心玄接着说道:“我教现在出了个十三号的内奸,这个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江湖上很多部署都要秘密地重新开始,在这段整顿时间里,很多事情本教弟子都不宜插手,怕有所暴露。虽然你现在的力量不是十分强大,但你能凭一己之力,联合临花城城主府对付一教二宗,已经做的非常不错了。

本座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你能充当本座的耳目,发挥你手中的力量,在江湖上收集一教二宗的消息。你这次来,本座曾高调对内宣称要与你无极刀宗结盟,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那内奸能将这消息传播出去,以后由你在外吸引他们的注意,而本教这边也会秘密安排人手,与你接触,同时还会安排几个绝顶高手,对你贴身保护。霜儿以后也会留在你身边,我教的人事安排就由霜儿全权负责,你们两人相互配合。只是……这以后就会危险重重,不知你可愿意?”

张傲秋想都没想,决然道:“前辈,只要能报仇,刀山火海我都愿意,何况还是这些。前辈尽管安排,我一切照办。”

“好。那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两天,然后本座让霜儿陪你一起离开。本座跟霜儿之间另有一套联络方式,这种联络方式只有本座最亲信的人知道。”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黑幽幽的黒木令牌,递给张傲秋:“这是本教最高令牌,见牌如见教主。若是霜儿不在你身边,而你又有急事的话,可以凭此令牌召集本教任何人,只是事情轻重缓急由你自己拿捏。”

张傲秋接过令牌,郑重地收入怀中,同时拿眼看了一下夜无霜,见她俏脸凝重,心里就已明白,这件事情,她们师徒之间肯定有所商议,只是看样子,夜无霜不怎么同意拿他当诱饵这个提议。

当下想到师门血海深仇,一时悲情万丈,抱拳朗声说道:“前辈即使没有这个安排,我与他一教二宗也是不死不休,何况现在还有贵教鼎力支持。前辈不用担心,江湖险恶我还是知道的,以后但凡遇到任何事情,我加倍小心就是了。”

“好,果然英雄出少年。”

说完瞟了夜无霜一眼接着道:“阿秋啊,你不知道,这事霜儿可是极力反对,为此还跟本座闹了好几天的别扭了。”

夜无霜顿时俏脸通红,不依道:“师尊,你说什么了,我……。”

“好了,你也不用掩饰了。霜儿,你先带阿秋去歇息,本座还要在这里想些事情。”

夜无霜乖巧地应道:“是,师尊。”

张傲秋向雪心玄郑重施礼,然后随着夜无霜离开了。

雪心玄看着他们两人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唉,霜儿,希望你不要走为师的老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