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七章 刺客临门(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天晚上,在城主府的议事厅,云历听了云一、云二两人的汇报,心里也是暗抹一把冷汗,要是张傲秋在这次刺杀中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那宝贝儿子可就治愈无望了,在这种情况下,说不定自己真会一怒之下跟一教二宗的人进行正面对攻,到那时,双方不惜一切全力以赴的话,后果还真是难以预料。

同时暗自庆幸,幸好及时安排云一等人对张傲秋他们进行保护行动,即使只晚上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云历沉吟了片刻,问道:“那小先生亲口跟你们说要你们撤离对青天堂几人的保护?”

云二回答道:“义父,小先生确实是这样说的。当时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小先生笑着没有说话,只是让我们将这件事禀告回去,说您一听就会知道他要做什么。”

云一说道:“义父,小先生这样的做法,可是要引蛇出洞?”

云历点点头说道:“这种可能性很大,好个张傲秋,还真是人小胆大,也不怕被引出来的蛇给吞了。”

顿了顿接着吩咐道:“云一。”

云一上前一步,恭声答道:“在。”

“你们就按小先生的吩咐去办,但也不能掉以轻心,现在一教二宗的人竟然敢在临花城明目张胆地刺杀小先生,而且时机把握的还如此精准,可见他们已有人进入了临花城。

你们从黑云四卫中抽出精干人手,散在青天堂四合院周围,这件事情直接跟老方通气,让他知道你们的布置,也好暗中配合,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证青天堂的那几个人的安全。”

临花城的黑云卫是临花城中最精锐的部队,也是云历手中的王牌,嫡属城主府管辖。

黑云卫每十人为一伍,每十伍为一队,每十队为一营,每十营为一卫,每卫一万人,共计四卫,分别镇守临花城东、西、南、北四门,每卫设首领一名,目前则是由云一守东门,云二守西门,云三守南门,云四守北门。

本来在黑云卫成立初期,其军士由云历收养的孤儿为班底组成,后来人手不够,才在临花城内大肆招人。凡进入黑云卫的人,其家族免一年徭役及赋税,而且自身月银更是普通外围军士的五倍,待遇如此优厚,在招募的时候,一时万人空巷。

黑云卫待遇虽好,但入选门槛却是极高,普通军士自身修为必须达到人境巅峰,而且身家清白,对城主府更是要求忠心无二。而伍长要达到地境,队长要达到天境,营长则是要达到灵境,现任卫所首领的云一等人更是达到了灵境巅峰,而灵境巅峰,放到江湖上,都是可以开宗立派的角色,由此可见黑云卫的战力。

云历在组建黑云卫后,为了保持黑云卫的战力,采取了淘汰机制,每年进行三次比武,任何一人都可以挑战自己的上司,只要成功,而且又不被其他人打败,则可以自动升一级,当然如果你自己觉得自己武力很高,也可以越级挑战,也就是说一个普通军士,甚至可以挑战卫所首领。

为了避免这种挑战产生内部之间产生仇恨,黑云卫的军纪极严,凡是军营内部有械斗现象,一经查明,对肇事者轻则鞭刑、流放,重责直接杀头。

而在四合院的几人,自从张傲秋在街头被刺杀以来,五人就一直待在四合院中,饮食方面则由辛七每天早晨按时送到门口,至于医馆那边,则是借口年底休整,早早关门打烊了。

张傲秋经过这次街头刺杀,被逼出了内在潜能,因祸得福,修为再上一层,达到了地境巅峰层次,这些天一边疗养内伤,一边巩固境界,并将那天所悟细细说与紫陌,由于两人都是用刀,相互之间也有很好的借鉴。

紫陌自从码头那次大战,现在又看到张傲秋被刺杀,心里越来越体会到武力的重要性,这些天也按下性子,一心修炼。阿漓更不用说了,现在四人当中就她功力最弱,现在还只是人境初期阶段,这还是慕容轻狂不惜心血的结果,现在变故接二连三地到来,感觉在这临花城再也没有以前那样的安全感,也使得她跟紫陌一样,开始拼命修炼,对那三天一次的固本培元药汤也不再有抗拒心理,每次都是主动喝完,然后开始练功。

而慕容轻狂本是打算在已经修好的丹房中开始闭关炼丹的,现在也只好放弃这个打算,安心守在这几个小家伙身边,一来可以指导他们修炼,二来也是间接地对他们进行保护。

腊八。

指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腊八节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的节日,因相传这一天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佛陀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日子即农历十二月初八,故又被称为“佛成道节”。

这天午夜,几人高高兴兴喝过腊八粥,围坐在一起,看张傲秋跟紫陌下棋。

院外阴沉黑漆如墨的夜色中,刺骨的寒风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肆虐。

七条黑衣蒙面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四合院转角处,这七人身形均是矮小纤瘦,为首一人蹲在房子黑暗位置,目光灼灼地打量着眼前的四合院。

过了良久,为首的黑衣人才轻轻招了招手,五条人影迅速散开,其中四人占据四合院四角,而第五人则占据四合院对面高楼屋顶,准备随时接应。

剩下两人一左一右分开,身形快如一缕青烟,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即使仔细打量,也很难发现。

这两人以四合院为中心,一圈一圈的绕着圈子,直到侦查完离中心约一里地的范围,才返身退回。

这种左右分开绕圈的侦查方法,一来可以巡视队友刚刚巡视完的位置,以防有所遗漏,二来若是遇见敌人,可以分散逃离,不至于一网打尽。

半柱香的功夫后,为首两人巡视完毕,站在四合院的屋顶上,噘嘴发出一声夜枭声,隐藏在四角的黑衣人从黑暗中现身出来,六人对望一眼,为首一人向对面高楼上接应的同伙打了个手势,然后六人身形一闪,没入四合院中。

房内正在观棋的方伯身形颤了颤,遂又定了下来,环目一扫,见其他四人依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由紧张起来,慢慢踱到阿漓身边,干瘦的身体顿时绷紧,做好十全准备。

张傲秋跟紫陌对望一眼,两人均感觉到方伯的异常。

张傲秋不经意地问道:“方伯,城主近日可好?”

方伯正全神戒备外面的敌人,听张傲秋问起随口答道:“还好。”

说完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心神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张傲秋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方伯本已绷紧的身体顿时功力暴涨,身旁的阿漓也感受到了,不由“啊”的一声,惊异地望着张傲秋跟方伯两人。

张傲秋笑着摆了摆手,慢慢地说道:“方伯,你不用紧张,等会说不定还有城主府需要帮忙的地方。”

阿漓闻言又是“啊”的一声,颤声说道:“方伯,你……。”

方伯此时才知道身份早已被看破,也不再坚持,将身上功力一收,又恢复到原来老实巴交的样子,先是歉意地看了看阿漓,接着对着张傲秋说道:“小先生不用客气,但凡能力所在,绝不推脱。”

方伯这样的回答,已经是变相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慕容轻狂全程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棋局,仿佛身边发生的事情跟他全无关系一样。

六条黑影从房间暗处现身出来,阿漓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中,这时突然看见六个黑衣蒙面人出现,顿时目瞪口呆,惊叫一声,想起张傲秋前些天在街头遇刺的事情,不由花容失色。

方伯上前一步,护在阿漓身旁,这几人中,他对阿漓感情最深,知道今日之事很难善了,再加上对阿漓隐瞒自己身份的歉意,心里暗下决心,即使今天自个交代在这里,也要护着阿漓周全。

张傲秋跟紫陌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均是轻轻点点头,对那出现的六个人看也不看,又专注到棋局上去。

阿漓看到张傲秋三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知道他们早有准备,本来紧张的心神松了松,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站在旁边的方伯。

现身的六人正是一教二宗忍杀及隐杀两组的刺客,做为刺客,最重要的一门技艺就是隐匿,最高境界就是明明就在你身边,你却当他是空气一般不存在。

这六人现身的主要原因是现场五人,两个地境层次,一个人境初期,还有两个什么都不是的老家伙,跟这样档次的敌人玩隐匿,实在是浪费精力。

没想到的是,六人现身后,还真被别人当成了空气,不由面面相觑,互相对望一眼,均看到自己人眼中满眼的疑惑。

为首的黑衣人不由咳嗽一声,提醒对方自己的存在,见那五人依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由心头一怒,右手一拍身边的桌子,阴测测地说道:“装神弄鬼,等会让你们到地府再慢慢下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