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七章 百会穴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看着坐在地上的铁大可,笑了笑说道:“也许你面前的人可以治好你娘的病。”

铁大可一咕噜爬了起来,疑惑地问道:“俺面前的人?难道……是你?”

“你这么远赶着来杀我,难道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铁大可不满地说道:“俺跟你说过了,俺不管这些,俺只管跟着砍人就是了。”

张傲秋正色道:“若是你杀的是好人,你以后良心何安?”

铁大可神色一黯,低头说道:“你以为俺没有想过么?俺只希望所有的罪孽都报应在俺身上,只是不要牵涉到俺娘。”

张傲秋看着眼前这个壮汉此时犹如一个迷茫的孩子一样,不由心底一软,安慰道:“这也不能怪你,如若你是本性善良,我想老天爷也不会怪你的。”

铁大可听了精神一振,大喜道:“你还懂这个?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不光懂这个,而且你娘的病我也真的可以治好。”

铁大可一把抓住张傲秋的手,颤声说道:“兄弟,你真能治好俺娘的病?只要你能治好俺娘的病,俺……俺这条命就交给你了。”

张傲秋咧咧嘴,抽了一口冷气喊道:“你先放手,先放手。”

铁大可一惊,才知道刚才心里太惊喜了,激动地忘了手劲了。

连忙松开手,一脸歉笑。

张傲秋抖了抖胳膊,说道:“我说你手劲不小啊。”

铁大可歉意地说道:“兄弟,你胳膊没事吧?你看都怪俺,不过……那个……,你真能治好俺娘的病?”

张傲秋没好气地说道:“你当我吹牛么?你也不打听打听,临花城青天堂的小先生是谁。”

“青天堂?小先生?这都是什么?俺还真没有听说过。”

“神医懂了吧?青天堂是一个医馆,小先生就是神医,而小先生就是在下了。”

铁大可疑惑地上下打量了张傲秋一眼:“神医?你……?”

“好了,说了你也不信。这样吧,现在你已经死了,剩下的两具尸体我会处理好的。你先秘密潜回去,将你娘接到一个隐蔽的位置安置起来,当然了,先把这个月的药丸要过来,这个你自己想办法,我要去办点事情,大概十多天就会回到临花城,到时候你到临花城青天堂来找我,要是那时候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到城主府找一个叫方伯或是紫陌的人。”

张傲秋又想了一下说道:“我叫张傲秋,我给你个信物,到时候你去找他们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他们,他们一看就知道了。”

说着从怀里掏出贴身短刀递了过去,又吩咐道:“你可别弄丢了,这可是我师父送给我的。”

铁大可接过短刀,也贴身收好说道:“放心,绝对不会丢,除非是俺死了。俺娘这个月的药服用了只有十天,兄弟,俺们就以十五天为期,过了十五天后俺就到临花城去找你。”

张傲秋算了算时间,说道:“就十天吧。早一天治疗早一天安心。”

铁大可感激地望着张傲秋,拱了拱手说道:“兄弟,那俺就先走了。你一路多保重。”

张傲秋点点头,也不说话。

等铁大可离开以后,张傲秋四周望了望,没有看到慕容轻狂的影子,将两个黑衣人的尸体从溪水里提了出来,带到远处处理好,然后回到小溪边,干脆脱了个精光,在溪水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换了身干净衣服后,张傲秋将现场清理了一下,既然已经知道了有人跟踪,那就要好好做些防备,倒不是怕了他们,只是若还像以前那样不隐藏行踪的话,一不小心将他们带到了霜儿师门哪里,让她们大本营暴露了可就罪过大了。

一切收拾妥当后,张傲秋四周打量了一下,决定将以前在莽山的那套隐匿功夫拿出来,正好也可以调戏调戏后面慕容轻狂,看他能不能如常地跟上自己。

想到这里,玩心大起,身形一展,“嗖”得没入旁边的树林,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十六岁之前,张傲秋在莽山上除了在师父木灵的逼迫下到后上十八罗汉前打坐外,其他的时间及心思全部用在如何隐匿身形去捉后山的野兽,这套隐匿功夫对他来说也是千锤百炼,无师自通,算是比较拿得出手的东西。

但对慕容轻狂来说,这才是刚入行而已,毕竟他老人家一生基本上都是在荒山野岭的地方度过,所有的时间除了修炼配药外,就是考虑如何隐藏自己不被一教二宗的人发现,再加上这么大岁数,俗话说吃的盐比他张傲秋吃的米还要多,不是精也成精了。

张傲秋这一路蛇行鼠串,对体内真气又有了新的感悟,加上现在神识能够外放,根本不怕周围有人埋伏,只是注意如何最大限度的不留下行走后的痕迹及消散气味就可以了,相对来说还是要轻松很多。

而且在这一路奔跑过程中,头顶的百会穴竟然也如双足涌泉穴一样开始自动吸取空气中的灵气,虽然只有微弱的丝丝缕缕,但张傲秋却是感觉的清清楚楚。

只是按刀宗修炼顺序,应该是在灵境以后百会穴才会打开,不知道为什么对他而言,只是刚进天境就能如此?

百会穴吸收的空气中的灵气跟双足百会穴吸收的大地灵气,一个从上往下,一个从下往上,在丹田汇集,然后又随着丹田内真气在全身经脉中游走,慢慢融为一体,虽然短时间内对他丹田内真气的数量不会有什么增加,但这两种不同属性的灵气汇合,对真气性质却是有着根本上的改变。

一个空灵,一个博大。

张傲秋体内的真气之所以能这么雄厚,主要是他冰火同源的先天之体,丹田内的容积在开始的时候就比同阶的修行者大上千倍,可以海量的容纳外来能量,虽然阴阳石能量也是这天地灵气中的一种,但毕竟不是自己修炼得来的,如果仅仅依靠这种外来的力量,时间长了总是不妥,现在借助阴阳石的能量达到天境,百会穴跟涌泉穴都开始自动吸收灵气,而这种灵气则是自身修炼得来的,随着时间推移,这种自身修炼的真气慢慢积累,对外来能量进行改造,也是奠定他以后成为一代传说的基础。

但张傲秋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些,当第一缕空气中灵气通过百会穴纳入体内的时候,只觉得口齿生津,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而这种灵气对他神识却是最好的滋补品,纳入体内的灵气一多半被神识自动吸收,剩下的才汇往丹田。

张傲秋只觉得眼睛更明了,精神更爽了,而且神识外放的时候,坚持的时间也更长了,有消耗就有补充,虽然现在来说这种补充还很微弱,但这已经是一个了不得的进步了,不由心生豪气,忍不住就想扬天长啸一声,但一想到后面还有尾巴,只好强行忍住,嘿嘿笑了两声,一连几个筋斗,向心爱的霜儿奔去。

奔跑过程中一会修炼霜儿的魅影身法,一会又修炼紫陌的游鱼身法,虽然不知道这两种身法口诀,但胜在他体内真气多,可以无数次试验,一路奔行中,渐渐地将这两种身法融在一起,变成了独此一家的新的身法。

想想这次西行,收获还真是颇多,先是又吸收了一次海量的阴阳石能量,接着又破境进入天境,然后还顺道交了个朋友,现在百会穴也打开了,又新创了一种身法,只是不知道以后的行程中还会有什么更大的收获?

想到这里,竟然对未知的将来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又行进了一天,终于进入西北山林,站在林外高处极目望去,映入眼帘的跟以前的连岭山脉一样,都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峰。但此处的山跟连岭山又有所不同。

连岭山脉的山青山绿水名副其实,一眼是望不到头的绿,满世界的花草,处处都能听到潺潺流水,山随水,水绕山,绿树、碧草、鲜花、流水、蓝天、白云是那样和谐有趣,色彩艳丽,生机盎然。

而现在北方的山,应该说是大西北的山,却不全是这个样子的。

高大、雄伟的山势,粗糙干渴的土粒,生冷僵硬的石块毫无情趣任意堆积,又被风雨霜雪侵蚀得沟壑纵横一脸沧桑。

仔细看也各有各的特点,有长着零星矮草的荒山,冷漠、荒凉;有寸草不生的石山,面目狰狞,陡峭、粗粝。最要命的是寸草不生的秃头山,大小不等的乱石,干枯粗粝的泥土,随风流动的沙石,凄凉、冰冷、暗淡。

张傲秋摇了摇头,心里暗想,什么地方不好选,偏偏选这地方做老巢,真不知道霜儿这样水灵的姑娘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

张傲秋在脑海里将地图又细细回忆了一遍,不由也感到一阵茫然,地图上就那么细细几条线,看似简单,但到了实地,面对这连绵的山峰,还真不知道第一步该往哪里走。

张傲秋颓然地坐了下来,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将脑海中的地图一条线一条线的画了出来,忽然觉得不对,这地图上有很多像树木一样的图形,旁边还有明显地画着一条河,怎么也不可能是现在看到的光秃秃的连毛都不长一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