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六章 尔虞我诈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喉头一甜,“哇”的一声,不由自主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后面空地上,两条人影无声无息地现出,走到近前,竟然是云一跟云二两人。

张傲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吃力地站了起来,对两人拱手道:“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云二呵呵一笑,说道:“小先生不必谢我们,在你离开城主府后,城主就立即下令,命我们暗中保护你们青天堂的几人,我们也是刚刚开始布置,恰巧正在左近,听到了小先生那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呵呵,小先生要谢,还是谢城主大人好了。”

张傲秋诧异道:“保护我们?”

云一说道:“不错,不过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小先生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去问城主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送小先生回去再说。”

回到四合院后,得到消息的慕容轻狂等人早就等候在门口,看到脸色苍白的张傲秋,阿漓急忙跑上前去,一把扶住张傲秋,焦急地问道:“秋大哥,你没事吧?”

张傲秋轻轻摇了摇头,安慰道:“没事,只是受了点内伤而已。”

然后转头又对云一两人说道:“两位大人,孤儿楼那边也请费心帮忙照看一二。”

云一点点头,又交代了几句,带着一帮黑甲军士就离开了。

阿漓扶着张傲秋到房间里坐好,慕容轻狂立即给张傲秋施针,助其活血过宫。

张傲秋的真气本身就有疗伤的效果,经慕容轻狂施针后,原本苍白的脸上慢慢变得红润起来。慕容轻狂又开了张药方交给阿漓,让她配药熬汤。

待慕容轻狂跟紫陌坐好后,张傲秋将自己被刺杀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紫陌听了,恨声说道:“肯定是一教二宗那帮孙子干的,妈的,他们只会来这些阴损的招式,可惜老子找不到他们,要是找到他们,哼。”

慕容轻狂说道:“阿秋,你离开城主府的时间是一个变数,而这些人不但能够掌握你离开的时间,还能安排六个杀手还有那辆假装受惊的马车,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啊。”

张傲秋想起那天慕容轻狂说他感觉到危机快要到来的话,说道:“师父,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看穿了我们?”

慕容轻狂摇头说道:“这个为师也不能确定。但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已经不再安全,你们几个,特别是阿漓,从现在开始都不能再单独外出。”

紫陌说道:“师父,既然城主府的人救了秋哥,我们不如直接让城主府的人将我们住的四合院保护起来不就得了。”

张傲秋摇摇头说道:“城主府本来是有这个意思,但被我拒绝了。

一来,我们现在虽然跟城主府正式拉上了关系,但是这种关系还没有公开,我觉得还是就这样保持下去为佳,不管他们有没有看穿我们,底牌不能轻易露出来。

二来,敌人既然找我下了手,不管他们是基于什么理由,既然这次没有得手,我总觉得他们还会再来,我们不是正愁找不到他们么?不如这次就赌大点,我们以自己为饵,将他们给钓出来。”

紫陌兴奋地问道:“秋哥,你详细地说说,这个到底要怎么个钓法?”

张傲秋看了慕容轻狂一眼说道:“师父刚才说的就是方法。不包括师父,我们几个就算是每次集体外出,就我们现在的修为,要是遇见真正的高手,也是不够看的。所以我、你还有阿漓是鱼饵,而师父则是渔翁,至于时机么,那就要看对方如何配合了。”

紫陌问道:“那方伯了?”

张傲秋看着紫陌,笑了笑说道:“方伯你就不用担心了。”

紫陌不满地说道:“秋哥,你这就不对了,方伯虽然是后来请过来的,但他现在也是我们医馆的一员了,你怎么能说不管他了。”

张傲秋说道:“你啊,就是一根筋,不知道观察,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你问师父好了。”

紫陌疑惑地看了看慕容轻狂,说道:“师父,秋哥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慕容轻狂不理他,望着张傲秋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傲秋笑了笑,说道:“若我猜的不错的话,方伯的修为应该比我高出很多。本来以我修为是不可能看的出来他修为高低的,如果他一直很小心隐瞒的话。但是我这人对每一个第一次接触的人,都会很留心,并细心观察他。

在之前刚来的时候,我观察他确实一个老实巴交的只会做饭的厨子,而且对辛七有一种发自本能的畏惧。但自从安排他给云凤阁送药汤的事情后,我发现他跟辛七很快就走到一起,一般一个人要是对另外一个人产生本能的畏惧的话,都会想办法躲开他,即使最后能走到一起,这也是要有一个很漫长的时间过程来了解对方及调整自己心态,绝对不会是‘很快’这种情况。那时我就怀疑方伯跟辛七应该以前就认识。这是其一。

其二,我曾几次远远看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辛七对方伯的态度表现的不会嚣张跋扈,反而是很尊重,虽然不是很明显,但那种感觉绝对错不了,这就像上下级那种样子,所以我怀疑方伯应该是城主府的人,而且职位比辛七要高。辛七能成为城主身边的人,表面上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但他的修为我想应该也在我之上。

所以如果以上怀疑都是对的话,方伯的修为比我高出很多就是很明显的事情了。”

慕容轻狂点点头说道:“我第一眼看他就知道他的修为,因为我的修为比他高,他就算再怎么隐瞒也是白搭,只是我没有想到你能够通过这些来看穿一个人。紫陌,你以后真的要向你秋哥好好学习才是啊。”

紫陌捎捎脑袋问道:“师父,秋哥,既然你们早已看穿了方伯的身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了?”

慕容轻狂说道:“告诉你做什么?就你那一根筋,要是真知道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对方看出来。我不管他是不是城主府的人,但他既然打入进来,必然是有所图,没有搞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之前,为什么要打草惊蛇?”

城西小院内,王须亦跟邢二对面而坐,邢二将这次的刺杀结果详细地向王须亦说了一遍。

王须亦听完,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这次刺杀,虽然针对的是那医馆的小先生,但最终所指却是云历,希望干掉这唯一能治好他儿子的人,能多少让他有点惶急,从而使我们有机可乘,没想到刚要得手,却被黑云卫给破坏了,邢兄,这件事你怎么看?”

邢二说道:“正如你所说,那小先生是唯一能治好他儿子病的人,云历对他紧张一点,加以保护也是人之常情。”

王须亦摇了摇头说道:“事情一而再的巧合,就有点反常了。通过这件事,我总觉得这医馆的小先生跟城主府之间有着我们没有看穿的猫腻。”

邢二说道:“王兄的意思是……那医馆的人跟城主府合伙来对付我们?”

王须亦抬头看着漫天的雪花,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只是有这种直觉。”

邢二突然想起什么,“啊”了一声说道:“那医馆的小先生名叫张傲秋,你说他会不会是无极刀宗的那个逃脱的小子?”

王须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无极刀宗的资料还是你亲自收集的,我们灭无极刀宗的时候,那个张傲秋连人境初期都没有到,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修为就到了地境中期,这种修炼速度,不要说你我,恐怕百年前的历天涯也没有这个本事。

况且这医馆的小先生还有这么高的医术修为,这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的,他们两个虽然年龄相仿,名字相同,但绝不是同一个人。”

邢二仔细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说道:“那医馆里还有一个叫慕容的老家伙,你说他又会不会是欧宗主一直追杀不果的慕容轻狂?”

王须亦哑然失笑反问道:“邢兄,你认为慕容轻狂会在一个小小医馆里当个坐堂的大夫么?”

邢二说道:“理是这个理,只是这个也太巧合了点。这个青天堂的医馆对我们有百害而无一利,倒不如趁那小先生受伤之际,将他们统统干掉,然后一把火烧掉了事。”

王须亦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想法,邢兄,这青天堂的底子你摸清楚了么?”

邢二说道:“这个当然,这医馆现在一共有五个人,那叫张傲秋的小先生跟一个叫紫陌的人,这两人是地境中期,修为相隔不远,一个叫阿漓的药童,只是人境初期的修为,另外一个叫慕容的老郎中跟一个叫方伯的下人,这两人只是普通人,没有什么修为。”

王须亦仔细地想了想,问道:“你所说的可是千真万确?”

邢二不满地说道:“王兄,兄弟我也是灵境中期的修为,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王须亦笑道:“邢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想想,要是那个叫慕容的大夫跟叫方伯的下人,修为在玄境以上,你还能有把握看透他们么?”

邢二说道:“王兄你是多虑了,玄境以上的修为我是看不透,但是要是这两人真有玄境以上的修为,那他们还会老老实实的一个当坐堂大夫,一个当下人?

特别是那个方伯,我仔细观察过,他跟那个叫阿漓的小姑娘走的很近,每次都尊称为小姐,而那阿漓虽然穿着打扮的不差,但是总是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一股乡野气息,绝对不是什么世家小姐,这点我相信我绝对不会看走眼,一个玄境高手,会对一个乡野丫头叫小姐?你应该知道,这江湖里的玄境高手才有几个,就连我们两个宗主也只是灵境巅峰而已。”

王须亦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万事小心为上,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而且还要防着城主府的暗中插手,这次就多派几个灵境修为的人去办这件事情。”

邢二有点吃惊地说道:“灵境修为?王兄,你是不是太小心了,这可是跟你我实力差不多的人,有这个必要么?”

王须亦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这个青天堂的医馆有种虎卧身侧的感觉,还是小心一点好些。”

邢二摇摇头说道:“灵境修为的人可不是我能调的动的,就目前进入临花城的人,只有隐杀跟忍杀的几个人达到灵境修为,他们都是直接听命尊者的,这个可不好办啊。”

王须亦说道:“这个我知道。我会马上离城,将这件事情禀告教主,请他老人家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