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六章 溪边鏖战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缓缓地从地上站起,神色不惊不喜,心神浸入到古井无波的状态,深邃的眼神望着前方,似看而又非看。

在这三个黑衣人发现张傲秋的时候,就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明明此人就在眼前,但只要一闭上眼睛,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仿佛对方与这天地间融为一体,而自己三人则是像硬生生挤进来一样。

在张傲秋对面的黑衣人,身材矮壮,肩宽背厚,散发披肩,即使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也只是套了件无袖的黑衣衫,一手握着一把开山巨斧,肩膀肌肉坟起,眼神冰冷,不带丝毫感情地注视着张傲秋。

后面两个黑衣人则是各持一把长剑,剑势将前面的张傲秋牢牢锁住,预攻非攻。

倒不是这三人不想立即发动攻击,只是张傲秋随随便便站在那里,仿佛全身都是空门,正当要下手时,又不知从何处着手。

双方僵持片刻,持斧的黑衣人按耐不住,低吼一声,斧刃外张,双足一顿,整个人立即旋转起来,像龙卷风一样旋转着越过溪水向张傲秋率先发起攻击。

后面两个黑衣亦在同时发动攻击,一左一右配合前面的黑衣人,力图一招毙敌。

张傲秋神识外放,周围的一切顿时清晰地映入脑海中,使他顷刻间对现场情况了然于心,知道前面这个如旋风一样的凶猛攻击,只是试图引起他的全部注意力,而真正的杀招却是在后面两个黑衣人的长剑上。

张傲秋右手一抹,“锵”的一声,星月刀出鞘,刀化青芒,闪电般向前面旋转的黑色旋风斩去,此刀用力七分留三分,取点正是旋转的新力与旧力交换的一刹那。

“叮”

张傲秋借势飞退,而前方旋转如风的黑衣人则是应声显出真身,一脸骇然地看着正飞快后退的张傲秋。

两人的这次刀斧撞击,虽然对彼此都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张傲秋这刀的取点却一下子将他的进攻节奏打破,能在那一刹那看破自己新旧力道的交接处,说明对方的修为跟眼力已经完全超过了预想。

在空中飞退的张傲秋,在后面两柄长剑及体前,身形突然如游鱼般左右各摆动一下。

后面两个黑衣人,左边一人长剑直取张傲秋后背心腧穴,右边一人则是锁定他腰间的命门穴,而张傲秋的这一左一右的摆动,恰恰从两人剑网中避开,毫发无损的与两人擦肩而过。

两人只觉眼前一花,上一刻眼前看到的还是敌人的背部,下一刻映入眼帘的则是一脸骇然的自己人。

三人那曾想到对方仅出一刀,就将自己三人逼的手忙脚乱,持剑的两个黑衣人慌忙收剑,正要转身时,张傲秋已欺上前来,刷刷两刀,刀势迅捷,仿若一刀,同时向两个持剑黑衣人攻去。

这两刀则是全力施为,不留余力,欺的就是持剑的两个黑衣人还没有完全应变过来,而本是在前面发动攻击的矮壮黑衣人此时正被自己人完全挡住,想救也来不及。

“当”

两刀在同一时间命中对方双剑,可见刀式之快。

而这时,一方是仓促应战,另一方则是全力施为,再加上张傲秋刚刚进入天境,体内真气也得到大量补充,这两刀不光力道十足,体内一冷一热两股真气在刀剑相交的刹那,如锥子般向对方经脉钻去。

两人应声同时一口鲜血喷出,身子齐齐落到溪水中,一时动弹不得。

战局至此,张傲秋一共只出三刀,就重伤两人,虽然说这三人都只是天境期的修为,但能在三刀内达到这样的效果,跟以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张傲秋也不追赶,持刀站立,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持着双斧的黑衣人。

此人见张傲秋两刀就重伤两人,不由激起凶性,将双斧交于右手,左手一把扯掉脸上的蒙巾,露出一张满脸麻坑,下颔唇边全是铁灰色的短硬胡髯的脸。

“小子,想不到你竟然也是天境,不过你这天境也只是刚刚进入吧?”

张傲秋冷冷答道:“刚进入天境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取你们三人性命。”

“哈哈,有种,待爷爷再来好好领教。”

说完双斧一错,犹如车轮般前后滚动直往张傲秋胸前砍来,没有丝毫留手,务要至张傲秋于死地。

张傲秋脚步一滑,身形如鬼魅般往后飘去,这招身法一半取自紫陌的游鱼身法,一半取自霜儿的魅影身法。

急转的双斧顿时砍在空处,正要变招时,张傲秋星月刀已杀到。

“又来这招。”矮壮黑衣人恨声大吼一声,双斧相交,“当”的一声,响彻全场。

这一刀张傲秋用了八分力道留两分,矮壮黑衣人也是了得,身形一矮,就地一个翻滚,化去了多余的力道。

而张傲秋只是往后倒退了两步,这一下心中大定。

两人迅速站定,互相对望着,张傲秋趁此机会,提聚体内真气迅速在经脉中游走,匆匆两个呼吸的时间,真气已经游走三个周天,体内受震伤的经脉已经无药而愈。

张傲秋微微一笑问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的修为?”

矮壮黑衣人答道:“爷爷现在是天境中期,怎么样,收拾你这个天境初期的小子还是绰绰有余吧?”

“是不是绰绰有余还要打过才知道,不过我有一事不明,想要问问你,你们是怎样跟上我的?”

“这个俺不管,你问俺,俺也不知道,俺只知道跟着砍人就是了。”

“哦,那我再问你,你是不是一教二宗的人?”

“俺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想套老子话是不是?”

张傲秋摇摇头说道:“其实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一教二宗的人,这个道理很明显,我问你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并不是想套你什么话。”

其实这话张傲秋只是咋他而已,他看出面前此人武力值很高,但可能头脑并不精明。

果然,那矮壮黑衣人问道:“咦,你怎么知道俺不是一教二宗的人?”

“我知道就是知道,你不告诉我想知道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知道的?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明,小弟的敌人只是一教二宗的人,我们现在虽然是生死对头,但我也不想与其他人为敌,倒不是怕了谁,只是不想伤及其他而已。”

矮壮黑衣人瞟了一眼躺在溪水中的两个黑衣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张傲秋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举步上前,星月刀一摆,一道无形的刀气透刀而出,躺在溪水里的两个黑衣人同时咽喉出现一丝红线,两人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此一命呜呼。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呢?”

“奶奶的,你当我面杀人,以为老子怕你么?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要想我说,除非你打赢了我。”

矮壮黑衣人提斧一个错步,瞬间来到张傲秋左侧,双斧上下翻滚,使得密不透风。

“叮”

张傲秋对他的打法基本上已经了然于胸,反手一刀,出乎矮壮黑衣人意料之外的挑中了他最先劈至的开山斧,一红一蓝的真气在刀斧相交处倏然分开,一柔一刚两种截然不同的真气,透斧袭体。

以矮壮黑衣人天境中期的功力,在淬不及防下亦大吃一惊,漫天的斧劲竟然被彻底化去,变得一斧虚虚荡荡,用不上半点力道,另一斧却贯满真气,一轻一重,难受至极,不得已下只得横向移开。

等他横移的空子,星月刀刀式再变,贴着斧面往下,待到胸口时,一尺长的刀芒吐出,凝在矮壮黑衣人的胸口不动。

矮壮黑衣人没有想到他的刀子还能吐出凝如实体的刀芒,看着胸口红蓝交替的刀芒,不由自主的举起双斧,算是服输了。

张傲秋看他那样,也缓缓收刀,冷冷说道:“要是我想杀你,刚才你已经死了。”

说完退后几步,真气略一运转,刀芒顿时又向前吐出一尺,矮壮黑衣人看着这两尺长的刀芒,不由冷汗大冒,若是刚才那刀子上刀芒不是一尺而是两尺的话,现在自己真的就是一具死尸了。

矮壮黑衣人颓然放下双斧,叹了口气说道:“不打了,你赢了。”

张傲秋收刀入鞘,拱拱手说道:“这位大哥,我说过了,我的敌人只是一教二宗的人,不想与他人为敌。”

矮壮黑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牛眼看了张傲秋一眼说道:“你以为俺想啊,要不是俺老娘的病……,唉!”

“你娘生病了?”

矮壮黑衣人无奈点点头,接着道:“俺叫铁大可,认识的人都叫俺铁牛。俺本是那连岭山的猎户,一年前,俺娘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请了好多的大夫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遇见一个游方郎中,他看了俺娘的病后,给了一颗药丸,俺娘服用后,病情大好。

但是过了一个月后,俺娘病又复发了,俺就去找那个游方郎中,他说俺娘这病需要每月服用他的药丸,俺当时也没有什么银子,那郎中就提议让俺加入一个队伍,什么都不用管,只是跟着去砍人就可以了,俺没有办法也就答应了。”

“哦?还有这种事?你恐怕是中了圈套还不自知吧?”

“俺当然知道,俺铁牛虽然憨直,但并不笨,俺娘的命在他们手上,你让俺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