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四章 情深隐于海,责重堪若山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帆今天起得很早,为了见父亲,他还特意的梳理了一下换了身衣服,来到指定的比赛场地,看着宏伟的会场,他这个武道小白又被震撼了一把,这里和排位赛的广场完全不一样,面积至少大了十几倍不止。

杨帆估摸着至少能够容纳几十万人,在观众席中央的最上方,有几把石椅而在椭圆形会场的最上方,则是有距离相等的五十个石椅。

观察完赛场,杨帆就左顾右盼寻找着父亲的身影,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只见父亲正跟村里的人在说话。杨洪今天也特意的收拾了一下,胡子也刮了显的年轻了不少,就连衣服都是新的。

“父亲”杨帆远远的叫了一声。正在说笑的杨洪身体猛的一震,望着穿着妻子做的衣服走来的杨帆心中无比的自豪。

“帆儿,你表现的很好,今天的挑战赛,不要太勉强,如果真是坚持不下去了,就放弃擂台,大不了在挑战”。

杨帆嘿嘿笑了两声,见儿子不答话,杨洪知道这小子一定自有主张了,他也不在多问拉着杨帆来到了几人面前“来给你爷爷行礼”。

杨帆虽然心中不愿意,但为了父亲他还是躬身行了一礼“爷爷”。

杨战微微点头,神情有些复杂,”刘大伯“。“呵呵你小子真行,为咱村争光了”。刘大伯满意的笑道。杨帆嘿嘿一笑,对着孙家人示意了一下。

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来观战的人越来越多庞大的观众席竟然基本都已经坐满,眼看比赛就要开始了,杨帆出声道“父亲你们先去观众席吧,我的去擂台附近报个名”。

“呵呵走吧,我和你一起去“。杨洪站起身笑着说道。

杨帆有些迟疑他不知道人家让带家属不,不过当他来到擂台附近时就发现很多参赛者的身边都站着长辈,这让他放心了下来,既然别人没事,那他肯定没问题,擂台边上的人看着杨帆两人的穿着眼神中都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杨帆直接选择了无视他们,现在说什么都是虚的,等到了赛场就知道谁鄙视谁了,这些人的目光倒是让杨洪有些不自然,他感觉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一声钟鸣声响起吴刚来到擂台中央朗声道:“挑战赛马上开始,我讲下规则,前十名选手直接成为擂主,后四十名选手可以发出挑战,但记住每个人只能对擂台上的每个选手挑战一次“。

”只要挑战成功,那么你就是前十名选手,坚持到最后的十名选手,可以相互发起挑战,但是每个选手只有二次挑战机会,而被挑战者不能连续被挑战,好了,前十名选手,挑选擂台吧”。

“这擂台是不分先后的,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相互交换,但如果嫌弃擂台破败,那不好意思营地没钱去满足你这个要求”。会场瞬间爆发出了哄笑声。

吴刚对着众人微微一笑再次开口道:“废话不多说,一柱香的准备时间,参赛人员各自准备,念道学员的名字,请受邀的长辈坐到相应的石椅上,今天你们最荣耀。

“第五十名,将机缘………第三十名,王海滨,第22名孔辉………第10名李程前……第6名梅瑰,第五名段浪,第 四名严奎,第三名,付雨欣,第二名,展宏博,第一名杨帆。

杨洪此刻激动的面色涨红浑身颤抖,他迈着沉重步伐向着最耀眼的第一个位置走去。看着父亲的样子,杨帆很想笑,不就是登个台阶吗,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会场的观众们则是议论了起来”这杨帆是那个家族子弟,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竟然能够碾压展宏博,真是让人意外啊”。

“是啊,是啊,展宏博的实力,即便在家族中那也是前几名的存在,没想到在训练营里,竟然没能夺得第一名”。“嘿嘿…这就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懂吗”。

众人争论不休而擂台边上的展宏博和他父亲则是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不止是他们其他世家的人面色也都很难看,这么多的世家子弟竟然被平民拔了头筹,想想都觉得丢人。

“比赛开始,前十名选手请进入擂台”。

杨帆身形一动就跳上了离他最近的擂台,身体笔直如松,英气锐不可当。

"嘿嘿,我来会会你“。一位身材魁梧的青年跳上了杨帆的擂台。这家伙满脸的沟壑,长得怎么看都不像是青年,手中的开山斧倒是威势惊人。

大汉仿佛是看穿了杨帆心中的想法,黑脸一红怒声道:你不用怀疑,我确实是青年,今年才17岁,小子接招吧,撼地诀”。

杨帆立刻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的厚重了起来,他心中一惊不敢大意元气涌动“虹霞飞溅”。两人一个剑法犀利,飘逸刁钻。另一个则是势大力沉刚猛厚重,战斗的极为激烈。

观众们的叫好声不断响起,更有不少女修炼者尖叫了起来……坐在石椅上的杨洪,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担心的看着比赛。

前五十名果然都不简单,此人的修为至少达到了炼气境六重中期,而真正的实力绝对能够越一重战斗,武技威力明显比自己的仙霞剑法强,杨帆心中惊叹不已,一个排30多名的选手,竟然就有这种实力,武道世界果然藏龙卧虎。

两人站定在已经被剑斧分割成碎屑的擂台上,同时一声大喝”一清二白“”撼天决“。轰鸣声响起,擂台上飞沙走石,碎屑弥漫,监察人连忙元气外放将擂台罩住防止石屑飞出误伤了观众。

沉浸其中的观众们,突然一阵惊呼只见那黑脸青年,直接倒飞出了擂台而手中的巨斧也已经被齐齐斩断,看到这一幕大家都明白如果是生死搏杀,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黑脸青年缓缓站起,看着自己手中剩下的斧柄,震撼的看了杨帆一眼,很是落魄的走下了擂台。杨帆对着四周行了一礼,就淡然的盘膝坐下。

其他擂台有的还在战斗,有的第二个挑战者已经上了擂台,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跟杨帆撞见的对手一样能够越级挑战,向展宏博,梅瑰等人都已经开始了第二轮比赛。

”杨帆,我来让你原形必露,一个六重的废物,也敢留在擂台上,真是厚颜无耻“。一位青衫青年跳上擂台一脸藐视的说道,此人是排位赛第14名的任远,上次乱闯杨帆院子的人中就有他。

杨帆对这几人早就多加留意了讥讽道:”主人没准许,就乱闯私宅,不知道是谁无耻,实力不行口气到不小”。见对方又准备恬噪,杨帆当即打断道:“废人说废话,挑战就赶紧动手,别耽误我时间”。

杨帆的抢断,把任远气的不行,本来他想好好挖苦杨帆一番,没想到自己先被恶心了一顿,"可恶",当即就与杨帆大战了起来。

两人用的都是长剑,交手间花火四射,剑气更是凌厉无比,剑花在空中朵朵绽放,两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凌厉的剑气切割出道道剑痕,就连距离擂台很远的观众们皮肤都被刺的隐隐作痛。

众人骇然这的多高的剑法才能有如此的威力,转眼两人已经交战了近百回合,任远暗暗心惊没想到如此不起眼的普通少年剑法竟然会如此高明。

一招定胜负,他眼神一拧运转功法快速吸收元气,“风雨同舟”“奔雷万里”杨帆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元气也是全力轰出。

噗呲一声,任远一口鲜血吐出,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在他的肋骨处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此时的任远只能用剑来支撑身体不倒,杨帆也好不到那去,全身皮肤就如让冰雹轰击了一样,衣服稀烂密密麻麻的小洞汩汩流着鲜血,不过还好都只是皮外伤。

“怎么不行了,废物?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让我原形毕露么”。杨帆轻蔑的看着半跪着的任远嘲讽道。

”你“。“别你的,我的,你还行不行,不行就认输,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废人真是废话多”。再次听到杨帆讽刺的话,任远气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竟然提剑扑了上来。

杨帆面色一冷,元气陡然爆发“一清二白”,剑气能量瞬间轰击在了任远身上,“啊”一声惨叫,他重重的摔出了擂台,握剑的右手经脉已经寸寸断裂。

杨帆望着不停翻滚的任远,心中没有半点怜悯,此人之前几度侮辱自己,不给他点教训,还真以为他杨帆是泥捏的呢。

擂台的监察使眉头微皱,显然对于杨帆出手过重有些不满,不过看到任远没有性命之忧,也就没有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