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六章 山中小楼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这番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对张傲秋来说,自从自己宗门被灭,再到与紫陌、阿漓相识,然后是对付一教二宗,每时每刻都像是在悬崖上走钢丝,特别是在临花城的两次被刺杀,第一次可能对方还没有将他当回事,所以派出的也都是跟他相同境界的杀手,让他侥幸逃脱,第二次则是对方没有摸清形式,不知道他们中间还有慕容轻狂这样的杀神,以致功败垂成。

经历了这么多,再加上还有自己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张傲秋没有一刻不想加强自己实力,好在有一日能报仇雪恨,同时也能很好的保护自己身边的朋友及亲人。

如果敌人真的知道自己的这个情况,那么第三次的刺杀那些隐形的敌人可能就会尽起手中的力量,将其一举灭杀,以免夜长梦多。

想到这里,整个后脊背冷汗直冒。

但怎样才能隐藏自己的实力呢?这在他现在的修为是完全办不到的。

修行者整个的修行过程共分六个境界,人境、地境、天境、灵境、玄境及化境,每个境界又分为三个阶段,而修行的分水岭则是在天境,修为进入天境以后,则每个阶段又分为三层,即天境以后的四个境界中每个境界都有九层。

以张傲秋现在的修为来说,是进入天境初期的中层阶段,而夜无霜的修为则是天境初期巅峰阶段,离天境中期只有临门一脚。所以两人虽然都是天境初期,但其中其实是有实质的区别的。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紧皱着的眉头,安慰道:“阿秋,修行的事情是急不来的,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以后我们小心些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你无极刀宗的心法不是讲究自然之道么?也许过段时间,你就能悟通其中的道理了。”

“自然之道?隐藏修为……?”

“不错,阿秋,你的修为的心法是自然之道,那么你应该可以……,啊,应该可以就像身边的一棵树,脚下的一颗石子,天上的一片浮云,完全可以融入自然环境之中,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更不用说感觉你的修为了。”

张傲秋听了不觉眼前一亮,不由想起自己在瀑布前的那次顿悟,那次的顿悟不正是对无极刀宗心法的领悟更深一层么?而现在自己已经达到了无意之境,如果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霜儿所说的“融入自然环境之中”的这句话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如果黎梦心在现场的话,就会清楚地告诉他们,其实张傲秋在瀑布前的那次顿悟,整个人已经进入了夜无霜所说的“融入自然环境之中”的境界了。

张傲秋猛地转过头,目光灼灼地望着夜无霜:“霜儿,当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不,是胜修十年功啊。怪不得黎姑娘听我无意之中说一句话后对我那么感激的,哈哈。”

“黎姑娘?那个黎姑娘?”

“就是带我到这里的那个黎姑娘啊,还能有哪个黎姑娘?”

“哦,原来是黎师姐。哼,你个小不要脸的,人家年纪比你大,你居然叫她黎姑娘?”

“那你叫我称呼她什么?总不能直呼其名吧?”

“哼,借口。你老实说,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日子,你是不是在外面还认识了其他的什么马姑娘、王姑娘的?”

“什么马姑娘、王姑娘的,霜儿,你这是哪跟哪啊?”

夜无霜撅着嘴巴道:“哼,我不理你,你个花心大萝卜,见到人家漂亮女子就叫姑娘,你……,哼,我找我师尊去。”

说完气冲冲地扭身就走,留下张傲秋站在原地,满脸涨的通红,冲着夜无霜的背影喊道:“霜儿,这……,你都想哪里去了?你看这……,呀,跑的还真快。”

跟着转过一个路口,一座三层小楼矗立在眼前。

这座小楼坐西朝东,三层楼阁,下层呈古铜色,上两层则呈淡绿色,色调典雅。楼外翘角飞檐,屋顶上翠绿的琉璃瓦,在树影之中,闪着莹莹碎光。

无数的藤蔓从楼角爬起,一直延伸至顶,可能是这里的主人有意为之,整个楼阁,除了几扇窗户外,其他的地方都被藤蔓遮蔽,在藤蔓之间间或空出一两处空隙,露出建筑物原有的颜色。

进入小楼,八盏宫灯燃起,将不大的面积照的通亮,一张圆桌摆在正中间,雪心玄坐在桌后已经等候多时,夜无霜站在雪心玄背后,眼睛望着屋顶,对张傲秋看也不看一眼,显然刚才的气还没有消。

雪心玄见张傲秋走进来,柔声招呼道:“来,过来这边坐。”

张傲秋应了一声,走到雪心玄的对面椅上坐下。

“听霜儿说,私下里她都是叫你阿秋的?”

张傲秋见她以这种拉家常的方式开始谈话,自然改口道:“是的,前辈,我们……。”

雪心玄打断道:“你们的事情本座都知道了。哼哼,慕容轻狂那个老家伙,真是为老不尊,什么不好学,竟然临老学着去抢别人的弟子。”

“额,这个……,师父他老人家也是……。”

“好了,你也不用替你师父解释了,现在都已经成为现实了,难道本座还会去找他要回弟子么?”

说完回头瞟了夜无霜一眼,接着道:“阿秋,你两次救了霜儿,本座在这里真要好好谢谢你。第二次也就不说了,特别是第一次,在曲兰城的那破庙里,若是真让这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地自投罗网了,那本座……,本座……。”

说着不由自主地重重一拍桌子,声音转厉道:“哼,夜无霜。”

夜无霜为了这件事不知道挨了雪心玄多少次骂,现在见雪心玄又提起此事,不由吓得一哆嗦,低头小声答道:“师尊,弟子在。”

“你当你天境初期的修为是天下无敌么?你知道对方玄境以上修为的有多少么?随便出来一个就可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深入虎穴?哼,身为本教圣女,遇事不考虑大局,只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你……,你是要气死为师么?”

雪心玄本不想在外人面前来教训自己徒儿,但这件事情实在是让她感到后怕,如果霜儿真被一教二宗的人拿住,那时她就会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做为夜无霜的师尊,只要能换回夜无霜,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妥协的;但做为一教教主,则很多事情不得不从大局出发,那些涉及到原则的事情,即使将夜无霜牺牲掉,也是万万不能答应。所以每每想到此事,雪心玄都是惊的一身冷汗,接着就是一股无名之火就从心头冒起。

夜无霜这次回山后,本来是很快就会返回临花城的,但自雪心玄知道这件事后,实在是不敢再让她一人独自闯荡江湖,而且现在教内还有那个隐藏着没有发现的内奸,万一将夜无霜的行踪泄露出去,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雪心玄本是想通过支助武月城这件事来打开百多年来被外界排斥的局面的,其实在她心里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那就是在将来一统江湖。

现在支助武月城的第一步已经走出,走这一步也是经过多方考虑,一方面雪心玄她本身就是一个讲“江湖道义”的奇女子,魔教百多年被外界其他门派排斥,正因为这样,所以雪心玄比任何一个门派掌权者更明白江湖道义这四个字的含义。

另一方面也是想拉拢一些盟友,对以后教派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如果夜无霜落入敌人之手,那么她多年的部署就会如没有根基的大厦一样,顷刻间倒塌。

夜无霜因为这件事被雪心玄教训不止一次,基本上已经免疫了,但这次却是当着张傲秋的面被教训,感到特别的没面子,一时俏脸涨的通红,低着头双手不时地搅动衣角,撅着小嘴,眼角泪花不住滚动。

张傲秋看夜无霜的样子,不由感到一阵心疼,但这又毕竟是她们师徒间的私事,而那次夜无霜确实是处理地有欠考虑,所以他这个外人,就更不好随便插嘴了。

雪心玄看着夜无霜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中一软,柔声说道:“霜儿,你不要怪师尊一而再,再而三地为这件事训斥你,你以后可能会一生行走江湖,也有可能要接替本座这个位子,但是不管你选择那个方式,行事都要从大局考虑,不然不光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你身边朋友跟亲人。”

夜无霜小嘴一扁,委屈地轻声说道:“是,师尊,霜儿知错了。”

雪心玄叹了口气,转头对张傲秋说道:“霜儿第二次遇险是什么原因你应该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成为了本座的一个心病。得到消息后,本座曾将我教所有与外联络的人员进行了一个排查,但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可疑的人。十三号,这个十三号会是谁了?”

雪心玄沉思了半响,脸色渐渐缓和下来,笑着对张傲秋说道:“阿秋,你一路辛苦,先在这里歇息段时间。”

接着转头对夜无霜吩咐道:“霜儿,阿秋在这里的一段日子就由你亲自接待,可以一起去看看山中景色,不过不要走的太远,为师可能随时都会找你。”

夜无霜安耐住心头的喜悦,垂首答道:“是,师尊。”

雪心玄望着张傲秋微微一笑,张傲秋连忙站起施礼道:“前辈厚爱,小子确实愧不敢当。”

“嗯,不用多说了。对了,阿秋,还有件事情本座想问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