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五章 街头遇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离开云历书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时了,走出来没见阿漓,找辛七一问,原来阿漓早已经坐马车离开了。

本来辛七想着要送张傲秋回去的,但张傲秋一看难得一个人,也想边走边想地好好考虑考虑跟云历说的事情,于是婉言拒绝了辛七,在大门口拿了星月刀,独自一人安步当车的在这临花城的街道上慢慢走着。

这时阴沉了好久的天空开始落起了雪花,一团团,一簇簇的白如扯碎了的棉球一样的雪花翻滚而下,顷刻间由少变多,由小变大,填满了临花城整个冷冽的空间,天色也开始变得昏暗,街上行人三三两两,大部分的店铺都已早早收摊。

从城主府到四合院,其实路程并不是很远,步行的话也就将近一个时辰的样子。

张傲秋在街上慢慢走着,突然前面传来一阵急促马蹄声,抬头一看,一辆马车正高速向自己奔过来,赶车的马夫一边拉着缰绳,一边大喊道:“闪开了,马惊了!闪开了,马惊了!”

张傲秋见势往旁边铺子的屋檐下一闪,也好避过马车。

等他刚站稳身子,耳后突然传来“叮”的一声极其细微的响声,刚想回头时,前面疾驰的马车正好行驶到他身边,在两者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马车车帘突然拉开,一根黑洞洞的管子伸了出来。

张傲秋眼角余光瞟见,想都没想,低头一个团身,就地一滚,匆忙间听到后面传来“夺”的一声,回头匆匆一瞥,只见一根手指长的袖箭正插在刚才站立位置的墙壁上,箭尾还在不住颤动。

张傲秋在地上连翻了几个跟头,到了店铺大门的时候,双脚用力,身子腾空升起,想着往外面街道窜去。

就在身子升到半空的时候,前方回廊柱子后面突然转出一个黑衣蒙面人,手中长剑一展,又急又狠地向他当胸刺来。

此时正是张傲秋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且又无处借力的时候,眼看避无可避,张傲秋体内混凝如水银般的真气瞬间绕体一周,逆脉而行,升在空中的身子竟奇迹般地顿了一顿,紧接着,临空停顿的身子像一片树叶般,轻飘飘地向右飘出两尺位置。

也就是这顿了一顿及向右飘出的两尺距离救了他一命,前面的黑衣人哪想到张傲秋还有这种本事,手中长剑剑势已尽,不及回力,只能眼睁睁地从张傲秋身边擦身而过。

张傲秋避过一剑,在空中使了个千斤坠,同时功聚右肩,刚一落地,就向右边的铺门撞去,坚固的木门犹如一张薄纸般被他穿破而入,现出一个人形大洞。

这是一间存放杂货的两层楼仓库,仓库一楼内除了堆放的杂货外,空无一人。

进了杂货铺,张傲秋头也不回,瞬间前移,全速往后门掠去,力图在敌人追上来之前从后门溜走。

就在这时,在他前方的铺子后门化为漫空激射而来的木屑,一柄长刀从如雨花飞溅的木屑中伸了出来,往他胸口位置急刺而来,仿佛一条毒蛇从地狱来到人间一样。

张傲秋仓促间拔出星月刀,刀化青芒,往胸口刺来的长刀迎去。

“当”

两柄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张傲秋被震得临空向后倒翻,这次对方是蓄势而发,而他却是匆忙应战,形式缓急有别,一触之下顿时吃了大亏。

张傲秋身子在空中连续后翻,体内真气却是自然流转,一边化解侵入体内的异气,一边治疗受损的经脉。

刚一落地,前后门的两个黑衣人夹击过来,同时两边的窗户“砰”的一声碎开,一边翻进两人。

张傲秋环目一扫,心如电转,知道若是再稍作停留,必然会陷入敌人合围之中,到时只有力战而亡的凄惨下场。

张傲秋趁六人还没有收拢包围圈前的刹那,功聚双脚,同时星月刀高举头顶,人如闪电般窜起,星月刀在头顶一搅,二楼楼板顿时被搅出一个大洞,随即人影一闪而没。

下面六人没想到张傲秋会有这手,互相对望一眼,迅速散开,从两边窗户及前门进来的四人又原路返回,而从后门偷袭张傲秋的黑衣人则顺着张傲秋逃走的路线紧追不舍。

这六个黑衣人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正是符合人的心理,一般人在脱离险境以后,都会想尽办法尽快离开,绝对不会在险地再多做停留。

这六人的策略很明显:是分出五人到外围分各个方向包抄,切断敌人一切有可能逃跑的路线,留一人紧追不舍,给对方造成危险时刻来临的心理压力。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傲秋不但没有逃走,反而藏在洞口边守候,对于他来说,这也一个赌博,赌的也正是人的心理。

顷刻间一人从洞口窜起,张傲秋早已蓄满势子的一刀闪电劈出,刀式如龙,两尺长的刀芒尽吐,在刀芒中竟然夹杂着丝丝刀气,显然在这生死关头,张傲秋被逼尽了体内潜力,修为再做突破。

张傲秋聚集全身功力,全力施为劈出的这刀,全无花巧,完全是要以硬碰硬,务必做到一刀伤敌。

持刀窜起的黑衣人脑袋刚刚探出洞口,眼睛还没有适应二楼昏暗的环境,就被一片红蓝交织的光芒罩定,顿时大吃一惊,右手长刀慌忙举过头顶。

“当”

又是一声巨响,持刀黑衣人应声仰头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被劈的直往下坠去。

这也是报应不爽,刚刚还蓄满势子偷袭了别人,现在马上被人蓄满势子偷袭。

张傲秋得势不饶人,一抖星月刀,刀式将其牢牢锁住,头下脚上的跟着追杀下去。

黑衣人也是了得,刚一触地,“嘿”的一声,一个侧翻,刚刚避过张傲秋的刀锋。

“叮”的一声,张傲秋刀一触地面,随即人随刀走,跟着往黑衣人背后刺去。

黑衣人反手一刀,堪堪挡住,借力往已经破碎的窗户窜出。

此时之前刚刚翻出窗户的两个黑衣人正在下面张望,看张傲秋会从哪个方向逃出,哪知才几个呼吸的时间,先前追踪张傲秋的自己人却从窗户扑出,两人急忙往左右散开,以免阻其去势。

张傲秋紧跟其后,双脚踏在窗棱,左右双足涌泉穴一冷一热,一股大力爆出,临空一个空翻,在第一个空翻时,张傲秋在空中看到下面黑衣人的双脚,在第二个空翻时已到黑衣人的背部。

借着空翻的力道,张傲秋一刀划出,先是刀气喷薄而出,接着是两尺长的刀芒,一先一后分别击中黑衣人的背部,下面的黑衣人背部顿时血光爆现,身子软绵绵的掉了下去。

张傲秋见一刀得手,心神大定,翻滚的身子刚一落地,头也不回,弓着背就往左手边的黑衣人合身撞过去。

左手边的黑衣人一看,心头大喜,一振手中长剑狠狠地往张傲秋背部刺去。

在长剑离张傲秋背部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正倒着疾驰过来的身影突然停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停顿的身影已经右移,又是差之毫厘的擦肩而过。

张傲秋转过身来,星月刀高举头顶,合着刀芒往右手边的敌人砍去。

右手边的黑衣人眼看着同伴即将得手,正准备上前配合将敌人解决了事,哪知道一个转身,敌人的刀锋已向自己砍来,他也是久经沙场的**湖,看着迎面砍来的刀锋,怡然不惧,右手长剑贯具全身功力,横架着往上迎去。

哪知张傲秋这招看是凶狠的一刀只是个虚招,星月刀砍刀一半的时候,突然收刀,同时气灌丹田,一声嘶吼:“有刺客。”

吼声如龙,直冲云霄,在这寂静的大街显得格外嘹亮。

右手黑衣人本是集中全部精气神准备迎接那奔若惊雷的一刀,哪知耳边却突然传来这声杀猪般的吼叫,不由呆了一呆,张傲秋望着他诡异一笑,右脚抬起无声无息闪电般直踹他胸口空门。

“噗”

黑衣人的胸口肋骨被踹的向内塌陷,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而去,临空喷出老大一口鲜血,眼见是不活了。

这时从另外一个窗口及前门撤出的三个黑衣人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一看眼前形式,一声不吭,直接合围过来。

张傲秋对这三人看都不看,红着双眼,抽刀转身,星月刀带着刀芒往先前左手边的黑衣人狠狠砍去。

那黑衣人气愤张傲秋诡计连番得手,心里大恨,右手一振长剑,以攻对攻地迎了上去。

“当”的一声,这次是毫无花巧地相互对拼,张傲秋又被震的临空倒翻出去,而持剑黑衣人也是被震的拿不住势子,腾腾腾地连退三步。

本来这黑衣人的修为境界要比张傲秋高出一截,但奈何张傲秋体内真气已经达到玄境修为才有的凝练程度,两者相抵消,竟拼的个旗鼓相当。

从前门赶过来的黑衣人一看正在空中翻滚的张傲秋,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一跺脚,身剑合一往空中的张傲秋杀去。

这剑又狠又急而且角度刁钻,取点正是张傲秋身子旋尽,刚要落地的瞬间。

就在这眨眼间,“嗖”的一声,一支精钢长箭从已经昏黑的空中突然临空飞来,箭矢快若闪电,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直取临空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眼角余光看到这支不知从何处射来的精钢长箭,顿时魂飞魄散,此时他身体正在空中,手中剑势已全力展开,完全没有余力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箭贯体而入,带着一捧热血往后飞去。

张傲秋正好落地站定,对被不知何处飞来的长箭射杀的黑衣人看也不看,一展星月刀,依原式不变又是一刀往刚才的黑衣人砍去。

那黑衣人刚刚跟张傲秋硬拼的一招,体内气血翻涌,持剑的右手不由自主的颤抖,正努力调动真气,好平息体内翻涌的气血,哪知张傲秋的星月刀眨眼又到,无可奈何间,左右双手握着剑柄迎了上去。

又是“当”的一声,张傲秋被震的又是临空倒翻,下面两个黑衣人一边防范那毫无征兆的长箭,一边往张傲秋落地的位置靠拢,张傲秋在空中看的分明,知道一落地就会遭到对方毫不留情地攻击,但此时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这要命的当口,两条铁链从后方空中探出,往下方两个黑衣人无声无息地卷去,两个黑衣人看到铁链,知道敌人已有援兵,心中叹息一声,舍了张傲秋,转身一刀一剑地往铁链迎去。

哪知两条铁链仿佛是两条有灵性的毒蛇,链头一旋一转,在电石火光间调转方向,缠往敌人腰间,两个黑衣人待要变招时,腰身已被铁链缠的个结实,一时腾云驾雾般往后飞去。

先前对面的黑衣人一看大势已去,转身就跑,张傲秋恨极这帮人暗地偷袭,一腾身紧追不舍,两人在空中又是硬拼一记,同时“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此时大街两头人影搓搓,显然是救兵赶到,张傲秋大叫一声:“留活口。”

却见对面的黑衣人双眼露出讥笑的神色,站立的身体突然一软,倒在地上。

张傲秋抢前一把拉掉黑衣人脸上的蒙面黑巾,只见一缕黑血从黑衣人嘴角流出,伸手往鼻下一探,已是没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