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五章 魔教教主(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心玄说的这番话包含的内容,张傲秋早就听霜儿说过,他那句“强权出公理”的话,对夜无霜、黎梦心说说还可以,但雪心玄堂堂一教之主,而且又是在大殿之上,当着魔教这么多人的面再说这样的话就显得有点不妥当了。

当下也是低头不语,过了一会,雪心玄接着说道:“这次本座招张掌门千里迢迢地过来,其实是有事相商。”

其实张傲秋的性子懒散,对事对人都是一种很随意的态度,当黎梦心及林风叫他张公子的时候,就感到听了很别扭,但他可以跟林风商量说让他叫自己“阿秋”,对黎梦心却不能这样,毕竟“阿秋”这个名字是朋友及亲人之间的一种称呼,对一个刚认识的女子就让别人这样叫还是不太礼貌,所以跟黎梦心一路过来,对她称呼自己张公子也就没有说什么。

现在雪心玄在这种正式场合叫他“张掌门”,这个称呼在他听起来虽然觉得别扭,但这个称呼不仅是叫他本人,也是雪心玄对无极刀宗的尊重,以雪心玄一教之主的地位这样称呼他,显然是没有将他当成晚辈,而是放在同自己一样的高度,平起平坐,所以即使听着别扭,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听下去。

张傲秋听了雪心玄的话,慌忙应道:“雪教主言重了。雪教主但有什么吩咐,只要是力所能及,我无极刀宗必全力以赴。”

“好,本座先在这里多谢张掌门了。”

魔教被外界其他门派攻击了百多年,虽然与其他门派没有什么大打大杀,但小摩擦却是不断,所以魔教历代教主都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在雪心玄手上,不仅很好的继承了偌大一个基业,而且凭着她强硬的作风,敢打敢冲,在几十年前江湖上的几件大事上出尽风头,也使得外界其他门派不敢小瞧,现在更是资助武月城,一方面是出于像张傲秋说的“江湖道义”,另一方面也是拉拢盟友,壮大自己的声势。

现在则是因为教内出现内奸,一时又查找不出,怕有太多的秘密外泄,所以迫不得已采取守势。

对张傲秋的经历,特别是跟霜儿相识后的那段经历,雪心玄早有耳闻。对于这样一个少年,在她心里除了感激他两次救了霜儿性命,还有一种敬佩之意,更有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怜爱之情,还有就是张傲秋是故人之徒,这在她心里就莫名有一种亲近之意。

所以她一知道张傲秋是无极刀宗现任代掌门,就马上转口,口口声声称他“张掌门”,也是有在众人面前为他造势之意。

雪心玄接着对坐在两侧的众人说道:“本座与张掌门有要事相商,你们先切退下吧。”

依次坐在两侧的人群一一站起,均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张傲秋。刚开始听闻教主召集,说是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过来,众人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进来的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还是什么掌门,而且现在教主居然说还有重要事情与他相商,这是不是也太儿戏了点?

张傲秋即使不看,也完全可以感受到周围的灼灼目光,不过好歹他也是大门派出身的人物,当下眼观鼻,鼻观心,对这些一概不理,一副世家子弟的范,也算是勉强过关。

待大殿内所有人都退出后,雪心玄又转头对夜无霜说道:“霜儿,你带张掌门到密室等我。”

霜儿见终于找到与张傲秋私下相处的机会,不由大喜过望,低头应了一声:“是,师尊。”

等雪心玄转身的时候,霜儿的一双美目再也忍耐不住,双瞳剪水地向张傲秋望过来,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正说着“你终于来了”,伸出右手朝张傲秋摇了摇,衣袖垂下,露出一截好如凝脂的手臂,当真是“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一丝笑意在她小巧的嘴角牵起,这无声的笑容,犹如弯月挂起,清楚表达了她此时喜悦的心情,张傲秋此刻望着眼前这个佳人,一时竟痴了。

两人正情深依依地对望时,耳边传来雪心玄的声音:“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在本座背后眉目传情了。”

霜儿听到这话,先是一怔,接着颤声喊道:“师尊……?!”

雪心玄轻轻地“哼”了一声,接着发出一声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叹息。

魔教圣女即为将来的魔教教主,必须由冰清玉洁的处女出任,而雪心玄的那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话中隐含的信息已经隐隐有同意夜无霜跟张傲秋在一起的意思。

夜无霜当然知道雪心玄话中的意思代表什么样的结果,如果她以后真的跟张傲秋在一起,则必须要卸掉圣女的身份,也就不能再参与教内的大小事务,想起以后可能再也不能服侍师尊左右,而跟心爱的人在一起闯荡江湖,心里不由又是难过,又是欢喜,一时五味杂陈,说不出话来。

雪心玄身为魔教教主,也是从圣女身份过来的,一生未嫁,深深知道这其中的艰难及孤独,虽然她很想这个自己心爱的徒儿能伴随自己身旁,但又不想她再走自己的老路,用一生来承担这份艰难与孤独。

而那声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的叹息,也是代表着对自己往事的怅然。

那个少男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而在她心里的那个男子,又有多少年没有想起了?

夜无霜沉默地带着张傲秋往前走去,刚才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依然萦绕在她心头。一时间,师尊以前跟她在一起的日子一点一滴地浮上心头,那种浓浓的如姐妹,如母女的感情永远都难割舍,但若不能割舍这段感情,那自己跟张傲秋一生一世都不能再在一起,一想到这些,就感到愁肠万断,不知何去何从。

张傲秋跟在夜无霜后面,他不知道魔教的规矩,所以他也不明白刚刚还深情款款的一个可人儿,现在怎么变得那么萧索,从后面看着她俏丽的背影,竟然透露出一种心殇跟孤寂。

张傲秋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左右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两人出大殿往西,走出大殿范围后再折向北面,这一路先是穿过一栋栋建筑物,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然后进入一片密林。

山中的景色在细微之处有千万种变化,但从整体上来说,所有地方大致相当,看得久了也就失去了兴趣。

张傲秋看着眼前的这一片密林,将神识悄然打开,只集中于前方,成扇形放开。神识如水银一般往眼前的空间铺去,顿时前方三丈范围内的情景清晰地呈现在脑海里。

在密林的外围,张傲秋清楚地“看见”自己左手边树林里藏在两个青衣人,而在左边更远的地方,则又有两个褐衣人,右手边也是一样,只是青衣人为三个,还有两个黑衣人藏在树林黑暗的阴影中。

进入密林约十丈后,第二批人又进入神识范围内,这一批人有五个。再深入十丈后,第三批人出现,不过这一批只有三人。

而这三批人的修为,在他神识之中都感觉不出来,可见即使是最外层的守卫,修为也在自己之上。

张傲秋暗暗地将这里跟以前无极刀宗后山的禁地进行了一下比较,显然这里更胜一筹。

“这地方戒备好森严,前后竟然有三批人看守。”张傲秋不由自言自语地轻声嘀咕道。

夜无霜听后心不在焉应道:“嗯。”

接着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再仔细一想,猛地转身过来,一脸骇然地望着张傲秋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处密室,以其说它是密室,其实是一座小楼,它是魔教教主在其中决定教内大事的地方,不仅如此,里面还收藏着魔教的机密文件及那些绝密的往来情报。这处地方就像无极刀宗后山的十八罗汉所处的位置一样,属于禁地,只有魔教教主及圣女两人才可以进入,其他人等一律不许靠近。

而小楼外的守护人员只有教主知道,就连夜无霜也只是知道在这禁地有三层守卫,这个秘密即使是在教内,也只有她跟雪心玄两人知道,张傲秋做为一个外人,而且还是一个教外的外人,是魔教这百多年来第一个进入这块禁地的人,而这样一个外人,竟然对这禁地的防卫了如指掌,怎么能不让她骇然?

张傲秋没有答夜无霜的问话,背着双手悠悠向前两步,望着前面隐藏在一片绿色之后的一栋建筑物说道:“霜儿,我真的好想你,我有好多的话想跟你说。但在这之前,我想跟你分享我的一个秘密。”

夜无霜还没有从震惊的情绪中抽出来,就听到张傲秋说的情话,不由俏脸一红,同时一股柔情蜜意涌上心头。

但又接着听到张傲秋要跟她分享一个秘密,不由又差异地问道:“秘密?你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张傲秋看着她,微微一笑道:“在说这个秘密之前,我们先做个游戏。”

“游戏?”

“不错,你将双手背在身后,左右手随意出一个数字,我即使不看也知道你出的数字是什么。”

“骗人,这怎么可能了?”

“是不是骗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霜儿满脸怀疑,依言将双手背在身后,左手伸出一根食指,右手则伸出中指,无名指跟小指。

张傲秋问道:“准备好了么?”

夜无霜挑衅地看着他,点了点头,一脸的坏笑,等着看他出洋相。

“左一右三。”

“咦?!不算,这次只是巧合,再来。”

“左二右四。”

“再来。”

“左五右五。”

夜无霜脸上的坏笑变成惊容,不相信地喃喃说道:“这怎么可能?”

“霜儿,这就是我要跟你分享的秘密,在我进入天境初期后,又多了一个能力,就是不用睁眼,也能知道方圆三丈范围内所有的东西,清楚的犹如亲眼目睹一样。”

“三丈的范围?不睁眼看也能犹如亲眼目睹?这怎么可能了?”夜无霜满脸的不信道,接着突然身形一晃,越过两丈距离,背着张傲秋,随手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又闪了过来,望着张傲秋说道:“你要是知道我在地上写的是什么,我就真的相信你。”

张傲秋看着她,摇头笑道:“霜儿,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不是一个小骗子。”

夜无霜吃惊地望着他,小嘴张开半天也没有合上,原来她在那地上写的正是“你个小骗子”五个字。

过了好一会,夜无霜才醒转过来,看着张傲秋说道:“阿秋,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的修为只不过是人境初期,现在才过了多长时间,就到了天境初期,而且还有了这样神乎其神的能力。阿秋,你可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泄露你的修为,更不要泄露你这个能力。”

张傲秋不解地问道:“哦?这是为何?”

夜无霜幽幽地说道:“你修行的速度太过惊世骇俗了,就算是放眼整个修行史,怕也没有人能及得过你。若我是你的敌人,知道这个情况,我会尽我所有的力量,在你还没有成气候之前,将你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