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6章 读书顶个球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额!不会是走错学校了吧?”

武修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看学校的招牌:凤城第一中学。

“没错啊!难道这重点高中,本来就是这样的风气?怎么跟在电视上看到的一点也不一样啊!”

武修想了想,嘀咕道:“这电视里演的毕竟是假的,或许重点高中应该就是这样,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想上呢?”

想通了这点,武修暗自夸了下自己的聪明才智。他也没有理会那边的局势战况,径直走进了学校。

学校里面挺阔气的,一栋栋高楼尤为显眼。

一进校门,在前面不远处最中央的位置,有一个高约一米的石块,上面矗立着一个两个米多高的天使雕像。她的手里捧着一本书,上面放着一个球。

“读书顶个球!”武修盯着塑像嘀咕了句,疑惑道:“重点高中,为什么雕像要做成这样?”

他摇摇头,不让自己多想,继续往前走。

顺着大马路直走一段路,左侧是学生宿舍,右侧是食堂,往前是自行车库,再往前依次是教师办公楼、教学楼。

高三和复习班一栋,高一高二一栋,两栋教学楼之间是一个大花坛,里面是各种盛开的花。

花坛的两边是两棵大松树,挺拔而笔直的树干直指蓝天。树枝上密密麻麻的松针随着阵阵微风拂动,透过这松针的缝隙,可以看到许多鸟儿在上面欢呼雀跃,叽叽喳喳。

它们的叫声跟校园内的欢声笑语融合在一起,竟没有丝毫违和感,仿佛它们也在为这些充满青春气息的学生们呐喊。

在大树的前面是公告栏,再往后是操场。左边是足球场,右边是篮球场,最后面是厕所。

高一10班,看着公告栏上的班级学生分布表,武修赶紧去教室报道。

教室里已经有不少学生了,和很多时候的开学一样,他们正前后左右聊的火热。

武修看了看,里面并没有老师的身影。找到负责注册学生信息的同学,简单的填写了下自己的信息,然后拿着单子缴费。

走完流程,武修去超市买了一整套生活洗漱用品,便朝宿舍出发了。

6人间宿舍,518房间。

站在宿舍门口,武修笑了笑,挺喜欢的一个数字。

他推开门,最里面左边下铺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生正在看英语书。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反正武修确定自己看不懂。

“你好!”武修冲男子打了个招呼。

男生冲武修礼貌性笑笑,便又低头看书了。

看男子并没有说话的意思,武修自然不会打扰人家。他看了看房间,6个床铺此时只剩下两个上铺。他找了个靠近门的床铺,铺好被单,便躺下去了……

哐——

一声巨响传来,宿舍门被人一脚踢开。

武修睡得迷迷糊糊,他皱了下眉,睁开了眼睛。

“小来,你刚拉我干嘛?我都准备干那死胖子了。妈的!看着就来气,撞了老子,还那么牛逼。”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说天哥,咱能低调点么?今天是咱第一天来,你就想记处分?你没看保安都朝咱这走来了么?”

“那有什么?你问问托哥,他跟我一个初中的,我什么时候怕过那些。再说了,一中有托哥在,该干就得干,这毛病,就是惯出来得。”

“哎!天哥,那有个人,好像是新来的”。又一个分贝教低的声音传来。

“哥们,你也是518的?怎么称呼?”

江天这才注意到躺在门口上铺的武修,他边说边拍了拍武修的腿。

武修舒了口气,坐到床上,看着面前的男子,觉得有些熟悉。再看看他旁边两个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校门口刚见过他们。

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舍友,武修楞了下,说道:“偃武修文,我叫武修!”

“修哥,你好,我叫江天。”

说着江天指了下右边中等个子的男子和左边不高却很瘦的男子,介绍道:“这是李托和郝运来。”

“修哥好。”

“托哥好,来哥好。”

武修笑着跟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对郝运来说道:“来哥,你这名字还挺喜庆。”

“这长得不是也喜庆?”

江天调侃了郝运来一句,然后拿出烟说道:“大家都住在一个宿舍,以后就是兄弟了。来,先促进促进感情,修哥,你抽烟吧?”

武修接过点着,对于抽烟这种事,他早在小学二年级后就被表哥樊东教会,至今烟龄也不小了。不过让他比较动容的是,江天口中说的“兄弟”。

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并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两个字。

小时候常被人欺负,后来樊东帮助他,让他一拳一脚打回去。他不仅报了仇,还开始欺负他看不顺眼的人。直到将村里同龄左右的人基本都得罪后,他被人家合伙打了一顿。

那个时候,武修在村里的名声特别差。很多家长拒绝自己的孩子和武修有关系,甚至有些家长都不让武修去他家。

这也是为什么武贤要安排武修到村里,帮同村的那些儿女因外出打工,长期不能陪在身边的老年人挑水洗衣、放牛割草。

知父莫若子,武修知道武贤的心思,因此他才没拒绝。尤其武修后来考上凤城一中,更是对他的名声转换,犹如雪中送炭。

毕竟人们评价一个孩子优劣,还是主要以他的成绩为主。

父子同心,其利断金。在父子俩的共同努力下,武修的名声这才变好。

武修还记得,暑假时,还有家长主动带孩子来自己家,让他帮着辅导学习。

只是这十多年来,武修一直独来独往。从没人跟他说过,和他是兄弟。尤其是夜深人静时,他的孤独感便油然而生。他常常在想,如果自己也能有一帮兄弟,那该多好。

所以尽管江天只是随口一说,武修还是感觉心情很复杂。

“怎么了?”

看到拿着烟发呆的武修,江天有些疑惑。

“没事。”

武修笑着摇摇头,指着宿舍角落学习的男子,问道:“他不抽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