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三章 广布眼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城主府的密室里,一身青衣的云历端坐在太师椅上,面前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辛七,而另一个竟然是阿漓请回来的方伯。

云历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问道:“老方,今天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方伯躬身拱了拱手,答道:“禀城主,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亲自跟您汇报好一些。”

云历轻声“哦”了一声,摆摆手不置可否。

方伯继续说道:“昨天在码头发生了一起械斗,参与的人一方是“青天堂”的紫陌跟渔帮老大薛蛮,另一方据渔帮的人说,是天邪宗的人,因为天邪宗的人曾多次找到他们想在码头上分一杯羹,但都被薛蛮拒绝,所以渔帮的人认识那些人当中的一两个。

紫陌跟薛蛮同时中毒,被医馆的慕容老先生解了毒,但在解毒的过程中,慕容的行为很奇怪,而且最后在院子的时候,更是杀气大露,而且我还听那慕容与张傲秋提起欧独舞三个字,所以……。”

云历缓缓站了起来,辛七跟方伯均后退一步,云历看着两人笑了笑,说道:“老方,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

方伯低头说了声“是”,然后接着说道:“根据这段时间的亲身接触,我推断“青天堂”的这些人跟那一教二宗应该有着某种恩怨,对我们城主府有利无害,而且那个慕容老先生,我猜想很有可能就是慕容轻狂。”

“慕容轻狂!?竟然会是他?老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他们没有喊过那慕容先生的名字,但此人一来名字里面有‘慕容’二字,二来医术及解毒本领都很高明,而且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至少比我要高不少,这些条件很符合“毒医圣手”的特征。只可惜的是,我们不知道真正的慕容轻狂的容貌。”

云历沉思了一会,说道:“慕容轻狂退隐江湖已经很多年,当年他叱咤江湖的时候,我也才刚刚出道,而且江湖早有传闻,说他与不净宗的欧独舞因爱成仇,势如水火,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对我们倒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顿了顿,转头问道:“老方,他们有没有看穿你的身份?”

老方低头想了一会,犹豫地说道:“紫陌跟阿漓肯定是没有看出来,不过那慕容先生跟张傲秋,这一老一小有没有看穿我的身份,我还真不能确定。”

云历诧异地说道:“哦?那慕容先生人老成精,能看穿你身份也有这个可能,但是张傲秋,一个十几岁的毛孩子,你也不能确定?”

方伯道:“此子年纪虽小,但心机深沉。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像个顽童,一旦有什么事情,则是精明的可怕,心思缜密,行事果决,绝对不能因为他年纪小而小看了他。”

云历笑了笑,说道:“有意思。没想到这小家伙能得到老方你这么高的评价,不但医术高明,其他的本事也不小。哈哈,好,英雄出少年,不错。”

转身又坐回太师椅,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椅背,玩味地问道:“老方,你怎么看这几个人?”

老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好人。”

“好人?”云历声音变冷,幽幽地说道:“谁会想到昔日号称‘绝情双刃’的方仲贤居然评价另一些人会用‘好人’两个字,老方,我看你真的是老了。”

方伯神色暮然,没有接话。

云历接着问道:“辛七,你跟他们接触时间最长,你又怎么看?”

辛七没想到云历会问道自己头上,顿时一惊,呐呐地说道:“城主,他们是不是好人我们另说,但我敢肯定的是,他们对我们临花城及城主府绝对没有任何不轨之心。要是方总管推断的是真的话,那还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云历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张傲秋还要给公子诊病,这段时间,他们有任何要求都满足他们。我云历掌管这临花城,虽不想主动去招惹什么人,但也不想出什么岔子,我不管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对我们有利的,就算是坏人也要用,而对我们不利的,即使他是好人,也要铲除。老方,你可清楚?”

方伯低头说道:“是,城主。”

云历接着说道:“你们两个继续留在他们身边,特别是老方,注意不要暴露了自己身份,尽量多收集些情报,将事实确定下来。如若真像你所说的那样,那我们跟他们倒还可以成为盟友。”

方伯跟辛七同时恭声答道:“是,城主。”

一天过后,薛蛮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躺在旁边依然昏迷的紫陌,挣扎着对左右问道:“我这兄弟怎样了?”

站在左手一身短衫打扮的汉子说道:“老大,你跟陌兄弟的毒,已经被青天堂的慕容老先生解了,慕容老先生说现在你跟陌兄弟都已没有什么大碍,只需卧床休息段时间就可以了。”

薛蛮点点头,深深望了紫陌一样,又昏睡了过去。

三天后,薛蛮跟紫陌都能起床走动,这也亏他们两个身体强壮,不然就这毒,也至少要躺个十天八天的。

张傲秋、紫陌跟薛蛮四人围桌而坐,张傲秋说道:“薛帮主……。”

薛蛮大手一挥,“哎”了一声说道:“秋兄弟,我薛蛮只是带着一帮兄弟在码头上混饭吃,什么帮主不帮主的,听着别扭,你要是看的起,就叫我阿蛮吧。”

张傲秋笑了笑,问道:“蛮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能有什么打算?我薛蛮带着兄弟们打下的地盘,他天邪宗想要就要,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可恨的是那帮天邪宗的孙子,他要是明刀明枪地过来抢地盘,输了我还无话可说,没想到这么一个大帮派,竟然玩阴的,还他妈刀上粹毒,这次幸好有陌兄弟拔刀相助,不然我薛蛮这两百多斤,可是要交代在那里了。”

张傲秋见薛蛮答非所问,也不逼他,接着问道:“蛮哥,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天邪宗的人?”

薛蛮一拍桌子,大骂道:“那些人中有两个孙子,曾代表天邪宗多次跟我谈判过,我们还曾在酒桌子上一起喝过酒,你说我认不认识他们?”

紫陌在旁边说道:“当时我不知道这帮龟孙子会是天邪宗的人,要是早知道,就是拼着多挨几刀,也要亲手剁了他们。”

薛蛮感激地看了紫陌一样,双眼射出感激又带着惺惺相惜的目光。

张傲秋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活宝,说道:“蛮哥,现在你们在明,他们在暗,你决定以后怎么做?”

薛蛮一拍头,说道:“这个……。秋兄弟,你蛮哥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拖刀砍人,为兄弟两肋三刀这个我不含糊,但是你要问我以后怎么办,这个还真有点为难了。”

张傲秋点点头说道:“蛮哥,在说下面的话之前,我也坦承地告诉你,其实我们跟那天邪宗也有不共戴天之仇。”

薛蛮诧异而又惊喜地问道:“秋兄弟,你这话说的可是真的?”

紫陌一拍桌子说道:“我秋哥说的话,什么时候假过?”

薛蛮一听,哈哈大笑道:“那就好,那就好。秋兄弟,我这帮兄弟就交给你了,你说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张傲秋笑着说道:“好,那我也不推辞。我问你,现在你们渔帮有多少人手?”

薛蛮傲然说道:“我渔帮正式弟子只有一百多号人,但是在这临花城,过命的兄弟朋友还有不少,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张傲秋想了想说道:“城西的杨记米店跟城东的杏林阁,蛮哥你知道么?”

薛蛮说道:“当然知道,我们可是这临花城土生土长的人,这城里的大大小小帮派跟铺子,没有我们不知道的。”

张傲秋说道:“那就好,我要蛮哥你发动你的兄弟,对这两个地方日夜监视,但有任何情况,还请立即知会我们一声。”

薛蛮毫不犹豫地说道:“好。”

接着又问道:“秋兄弟,这两个地方……?”

张傲秋说道:“我们有确切消息,这杨记米店就是他们的一个秘密窝点,要想逮住大鱼,还要放的长线。”

薛蛮兴奋地说道:“秋兄弟,你说清楚些,到底要我们监视些什么?总不能天天蹲在大门口看他人来人往吧?”

张傲秋想了想说道:“天邪宗跟七杀教及不净宗结为联盟,这个你知道吧?”

薛蛮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也知道,前些日子,城主府跟这一教二宗的人火拼了一场,烧了这帮孙子的一条大船。”

张傲秋“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一教二宗跟城主府结下这么大的梁子,我就不相信他们只是想抢你那一个区区码头了事,我想他们肯定是想以码头为跳板,由外向内慢慢蚕食,而这临花城内,要是我猜想的不错的话,应该已经有他们的人进来了。

所以我要你们监视的正是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跟这两个地方接触,看这两个地方是不是他们藏人的真正窝点,要是不是,那他们的真正窝点在哪里,这些都要尽快弄清楚,而且一定得是确切无误的。一旦地点确定,我们则可以借助城主府的力量,将他们一网打尽,虽然不能让他们伤筋动骨,但狠狠地报个仇还是可以的。”

薛蛮一听,双眼射出精光,断然说道:“好,秋兄弟,就按你说的办。我不但在地面四周潜派人手,在这两个地方的制高点也安排人蹲守,这件事情我亲自来办,他们不来则已,要是真来了,老子一把抓他们一个现行。”

张傲秋叮嘱道:“不可打草惊蛇。”

薛蛮点点头说道:“这个我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