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凛冽寒风独傲雪,百花羞涩独盛开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砰”能量相撞,梅瑰站在原地纹丝未动,而兰月亮则是脚步踉跄的连连后退满脸惊骇的望着梅瑰,他自身的修为,这些天已经突破到了炼气境五重巅峰,没想到连连对方的一招都扛不住,虽然有仓促的原因,但差距显而易见,传闻果然不假,梅瑰的实力确实深不可测啊。

“这次只是给你个教训,下次再敢胡来,就别怪我,不顾及世家情面,虽然都是二系子弟,但应该清楚自己的位置”。梅瑰冷哼一声,带着人霸气的转身离开。

见梅瑰等人走远,其他人才连忙的走了过来,关心道:“兰哥没事吧,没想到这梅瑰这么强,感觉都能跟日,哥相比了”。

兰月亮此时满脸的冰冷,他兰月亮何曾受过如此羞辱,这个臭婊,子早晚有一天,让你跪下来,求我蹂,躏你。

看着兰月亮狰狞的面孔,其他人也都不敢再说话静静的站在旁边,兰月亮调整好情绪,大手一挥,就又继续猎杀起妖兽来 ……

这时候的杨帆正好奇的沿着漆黑的山洞向里面走,修炼完成他又没什么事,所以他就像看看这山洞通向哪里。

杨帆不知走了多久,突然看到了亮光,还有潺潺的水声传来,他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加快脚步向着光源处走去。

这里是个山谷里面生气盎然,还有溪水潺流,望着此景杨帆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他的目光突然瞟到了远处的一道黑影,脸上的冷汗耍的一下流了下来,连忙躬身行礼道:”小子,无意打扰前辈清修,只是被人追杀至此,意外闯了进来,还望前辈见谅”。

杨帆说完又连忙行了一礼,后背上全是冷汗,他可听说过一些武道强者脾气很是古怪而且手段狠辣至极,如今自己打扰到他,可别把自己随手解决了,那可真就冤枉死了。

不过声音传出了很久却不见黑影反应,杨帆顿时奇怪了起来,一咬牙就向着石台走去,原来这是一具黑袍包裹的骸骨。

杨帆重重的松了一口长气,躬身又行了一礼死者为大还是尊敬点好,就在他行礼低头时发现地面上写了一些字,虽然被岁月侵蚀的有点模糊,不过还是能够辨认的出来,。

“吾号清源丹师,被昔日故友所害,逃亡到此处,猎杀了龙石鳄,占据了此地,本想恢复修为以报血仇,奈何本以身负重伤,又低估了巨鳄的实力,虽险胜但命也不久矣“。

“故留此字,望后来人,学习我之本领,为我报仇……后来者,修炼一途,虽千难万险,但都不及人心难测,切莫相信身边人,不然后悔莫及……悔已…悔已。

看到这里,杨帆很是郁闷,这也没写谁是仇人啊,难道要找老天报仇不成?。不过清源丹师,最后好像也想起来了这个问题,在手指的地方写着烈火丹师。看来这是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写的,手指都没能挪开,就气绝身亡了。

杨帆虽然不认同清源丹师的观点,但死者为大,还是要给他入土为安的,不过在此之前,杨帆在他的身体上翻找了起来,可结果却令他有些失望竟然没有乾坤袋。

这就奇怪了,清源丹师明明说让学习他的本领,那不可能没有留下传承啊,疑惑间,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引起了杨帆的注意,这东西他可是在白衣女子的手指上见过,好像也能存放东西,跟乾坤袋一样。

杨帆在阁楼查阅过古籍,知道这玩意叫“空间纳戒”杨帆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可是个好宝贝啊,他连忙拿了下来戴在了自己手指上,不过可惜又点大,对此他很是郁闷,看来是不能带了。

杨帆用神识之力向戒指的里面探去,一股阻力抵挡了神识的进入,反复几次才冲了进去。

“多亏年代久远了,不然他还真打不开呢”。杨帆看着手中的纳戒,满脸的欣喜,里面已经没有丹药了,应该是被清源丹师服用了,武技秘籍倒是有几本,还有一本炼丹笔记,一尊药鼎,在别无他物。

杨帆略微有些失望,他还想着有丹药可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呢,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自己逃到这里,能够有此机缘,就应该知足了,不能奢望的太多。

杨帆对着白骨又鞠了一躬,准备将他入土为安,就在他抬起骨骸时,却被什么东西给扯住了。

杨帆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原来是一把剑,立在了骨骸的背后,他顿时恍然大悟了起来,怪不得变成白骨了还能坐立,原来是这把剑在后面撑着呢。

杨帆扯下被剑压着的布片,抱着白骨找了个风景好的地方埋葬,随后又回到石台上将剑拔了出来,没想到此剑经历这么多年,至今仍熠熠生辉,没有丝毫锈迹。

杨帆随意舞动了两下,只见寒光流闪凌厉逼人“好剑”,他满脸的兴奋之色,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自己现在正缺一把像样的武器呢,既然宝剑之上有个寒字,又光芒刺眼令人生寒,那就叫“寒冰剑”吧。

杨帆目光四扫又在一具百米庞大的骨架旁找到了剑鞘。看着庞大的白骨,杨帆寻思这应该就是与清源丹师同归于尽的那头龙石鳄了,尽管只剩下一堆白骨但威压还是让他的呼吸有些沉重。

怪不得,这山谷没妖兽进来,就这威压一般妖兽肯定不敢靠近,杨帆又瞥了一眼龙石鳄的骨骸,就准备离开这里,可他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白骨腹部的位置,一颗轻轻摇曳的红色果实,仿佛在跟他打招呼一般。

杨帆两眼放光激动出声,“竟然是龙血果”。自己真是天地垂怜啊,这种宝贝也能遇到哈哈…。

不怪杨帆如此失态,此果可是吸收妖兽精血而生的,这龙石鳄至少是地煞境的实力,可以想象这颗龙血果的能量有多大,这要是卖掉不知道能挣多少金币呢。

杨帆缓缓稳定情绪小心的摘下了龙血果,他并没有动根茎,龙血果自己马上就要服用了也不怕能量流失,至于根茎的死活就看它的造化了。

杨帆捧着龙血果,不敢耽搁迅速的来到石台上盘膝坐下,张口将其吞了下去,一股血腥味弥漫而出接着狂暴的能量冲击着四肢百骇。杨帆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连忙运转荒芜真经引导能量冲击百会穴。

穴位在磅礴能量面前,毫无阻力直接被突破,气息依然不减,中期,后期,巅峰,眼看又到了一个瓶颈,阻力加大了不少。

杨帆现在满身是血咬牙坚持着,神阙穴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开启此穴,就相当于进入了炼气境中期,实力将会有质的飞跃,度过这一关,可以说剩下的穴位就不足为惧了。

又是一声闷哼传出杨帆的嘴角流出了鲜血,这是因为体内的淤血造成的,不过本来停滞的气息,瞬间又狂涨了起来,五重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元气能量又被劳共穴拦住。

此穴位比神阙穴要容易的多,没费多大功夫,就被直接冲破,元气能量依旧势如破竹的冲击了起来,终于在杨帆的控制下,到达六重后期的时候停了下来,至于剩余的能量,让荒芜真经占为己有了。

杨帆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气,连续突破三个阶别,已经让他的气息有点虚浮,如果在突破肯定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这也多亏杨帆修炼的荒芜真经有炼体的效果,不然的话他可不敢狂升这么多,修为突破的太快身体一单承受不住就会爆体而亡,现在虽然元气虚浮,但还有几天时间,只要自己加速锤炼使其夯实,就不会留下后遗症。

接下来几天,杨帆连续不断的出去与妖兽大战,当然欺负的都是七重八重的妖兽,至于九重妖兽,杨帆还不想找死,每当因斩杀妖兽引起追杀的时,他就逃进到山洞里,这里有龙石鳄的威压,那些妖兽根本不敢进来,只能不甘的在洞外嘶吼。

杨帆看着外面铺天盖地围堵的妖兽也不着急,今天他就要离开了距离比赛结束只有五天时间了,他必须全力的赶回去,将寒冰剑收入纳戒,杨帆拽着藤条出了山谷辨别了方向,身影就快速消失在了密林里。

杨帆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炼气境六重后期,速度比来时要快了很多,在比赛结束的前一天,他就回到了出口附近。

杨帆来到出口附近并没有隐藏行踪,光明正大的打听着刘贞的情况,得知她没有大碍后,就向着兰月亮等人的位置赶去。

此时的兰月亮等人,因为时间的原因不敢距离出口太远,只能猎杀一些低级妖兽,虽然低级妖兽换的积分少,但聊胜于无啊。

虽然是屠杀,但他们没一点快感,满脸的枯燥无奈之色,白白浪费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想要赶上其他人是不可能了。

“呵呵,真是好兴致啊,竟然有雅兴猎杀低级妖兽了,看来是高级妖兽猎杀的多了,来打发剩余时间啊”。突然响起的声音中透露着无尽的鄙视。

嗯?兰月亮等人猛然回头,看到一个头发凌乱,衣衫褴褛的人正向着这边走来,黑色的脸庞上因为微笑露出了几颗大白牙。

“杨帆,是你!经过短暂的疑惑,几人都惊喜的认出了来人,“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们没找到你,自己竟然来送死”。几人瞬间将杨帆围住。

杨帆全然不在意,直视着兰月亮,“今天咱们一决生死”。

兰月亮脸色冰冷的盯着杨帆,没有废话直接轰杀而出。其余几人,为了防止杨帆再次逃走也同时出手,想要来个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