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三章 山中景色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郝长老说话间右手闪电般伸出,扣向张傲秋右手腕脉,张傲秋低哼一声,脚步一错,身形往左滑去,右手后拉,左手成掌,往郝长老攻来的右手划去。

“反应不错。”

郝长老赞了一声,右手原势不变,只是右手大拇指瞬间翘起,对准张傲秋左手劳宫穴。

张傲秋眼中看得清楚,知道左手若还是这样切过去的话,可能还没伤敌就已经被敌所伤。

体内真气瞬间提到巅峰,经脉逆转,往左的身子“呼”地飘往右方,左手顺势收回,右手则化掌为拳,向郝长老右臂轰去,同时神识打开,将周围一丈范围内地方全部笼罩。

郝长老没有想到张傲秋能在身形还在往左的情形下突然转右,不仅叫了声“好”,右手收到胸前,临空瞬间画了一个圆圈,这个圆圈里却是暗藏了三道真气,这也是他自己观山谷间的云海起伏后所悟,将云海起伏形态融入到功法之中,自创了这“云浪三叠”。

三道真气虽然在一个圆圈内,但一旦跟敌人接触,却会在敌人经脉中分三次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而中招的敌人若是只以为只有一道真气的话,就很有可能在后两道真气的攻击下受伤。

郝长老看张傲秋是客,所以这次出手只用了两成力道,同时右脚悄悄抬起,悄无声息地往张傲秋胸口点去。

张傲秋的神识在这空间里无孔不入,对场中的形式了若指掌,当下右手化拳为爪,同时全身真气聚集右臂,本想跟他真气硬拼一下,但没有想到如洪流般的真气竟然透爪而出,形成一个无形但有实的爪劲瞬间往前,同时左掌临在胸前的空处,掌劲暗吐,此处正是郝长老右脚踢过来后脚踝所处的位置。

两人真气瞬间接触,在空中发出“波”的一声,郝长老只觉得一股雄浑的真气透体而入,一冷一热同时往经脉里钻去,而踢出的右脚因为张傲秋左掌提前预防,不得不无功而返。

张傲秋则觉得有三股真气在自己右手上依次攻击过来,但此时他全身的真气基本上有八成聚集在整个右臂,那攻过来的三道真气只是在右掌上就被抵消殆尽,不能再深入分毫。

这也不能怪郝长老,像张傲秋这种天境初期的修为,却有玄境期才有的真气凝练程度,在整个已知的修炼史上都是前所未有。

再加上郝长老也只是试探,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要是他全力以赴的话,张傲秋能撑个一刻钟已经是很不错了。

张傲秋聚集在右手的真气略一运转,手掌上的麻木感顿时消除,抖了抖手,身形如游鱼一般探出,一时往左,一时往右地揉身再上。

郝长老往后退出几步,笑道:“小子,你还不放手了这是。”

张傲秋听他这样说,身形一顿,突然停住,整个人如一口钉子般钉在地上。

“嗯,不错不错。当真是英雄出少年,老夫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差远了,你是谁家弟子?”

这样的问话已经是在探底了,这在江湖上可是大忌,但张傲秋见他语气和蔼,犹豫了一下抱拳说道:“在下张傲秋,是无极刀宗弟子。”

本来还想拉上慕容轻狂的,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说的好。

郝长老闻言诧异地问道:“无极刀宗?那无极刀宗的木灵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师。”

“哦。”郝长老略带深意地看了看张傲秋,欲言又止,过了会才说道:“丫头,你先带他过去吧。”

转头又对张傲秋说道:“小子,若是以后有空,可以来找我,咱们好好聊聊。”

说完身形一闪,瞬又消失不见。

黎梦心在旁边目睹了整个比斗过程,暗自将自己跟张傲秋进行对换,心想如果刚才是自己下场,郝长老第一手急扣也许自己可以堪堪避过,但后面郝长老临空画的那个圆圈里暗含的三道真气,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避不过去的。

郝长老的修为黎梦心可是心中有数,在天境期就自创的“云浪三叠”,现在修为到了玄境初期,这套内功心法更是炉火纯青。

这套功法在教内也是独树一帜,连师父及一干师叔、师伯们都赞许不已,即使现在只是试探性比试,但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多少都会吃点暗亏。

可是没有想到张傲秋竟然将这“云浪三叠”接了下来,而且不光是接了下来,而且好像还不是十分吃力,那么他的真正实力就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天境初期修为这么简单了。

黎梦心越是比较越是心惊,而张傲秋则是背着双手望着郝长老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人各想各的心思,一时间场面突然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一阵轻微的“轧轧”声音传了过来,将两人从各自的沉思中惊醒过来,黎梦心用手拢了拢额前垂下的秀发,收敛心神道:“张公子,这边走。”

说完举步往前,到了山岩边,玉手揭开山岩前密密的藤蔓,一道可供五人并排行走的山洞出现在眼前。

张傲秋随着黎梦心进入山洞,身后的石门随即滑回原位,山洞立即陷入黑暗之中。

张傲秋闭上眼睛,待眼睛适应黑暗环境后再睁眼,才发现整个山洞里被一层青幽幽的光芒所笼罩,再仔细一看,原来在山洞两侧每隔十步的距离就镶嵌着一颗夜光珠,而那青幽幽的光芒正是由这些夜光珠所发出。

张傲秋看到这一切,不由暗自心惊,在这深山之中掏出一条这样的山洞已经是一件非常艰巨的工程,况且还要在山洞前设置石门这道机关,光是滑道、钢索及机关总室都有可能将眼前这山腹掏空,工程之浩大,真是不可想象。

修建这样一条密道所花的人力物力,可能比在这深山之中修建一座城堡还要多上许多。

张傲秋一边走一边试探着问道:“黎姑娘,贵教弟子都是从这山洞进出?”

黎梦心轻轻一笑道:“是,但也不是。”

张傲秋知道这可能涉及到人家教内的秘密,自己一个外人自然不能完全告知,当即“哦”了一声也就不再多问。

这条山洞约有里许,走了不到片刻就出了山洞。

一条幽静的石板路从远处延伸过来,两旁均是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遮天蔽日。

张傲秋站在山洞口抬头看去,上空被这参天大树伸展出来枝叶挡的严严实实,视线完全透不过去,可以想象即使人在高空,俯首往下,也很难发现在这一望无际的森林中竟然隐藏着一条石板路径。

也许是已经深入目的地的中心地带,此处的石板路比外面的山路要好走得多,地上的石板路均是由寸厚的青石铺就而成,青石长短不一,或许是年代久远,青石与青石之间被青苔填满,更增添一种幽深的味道。

此时的整个空间,除了两人的脚步声以外,就只剩下山风吹拂树木的“沙沙”声,踏足此处,一种浑然忘忧的意境油然升起,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净化了一样。

石板路弯弯绕绕,张傲秋跟在黎梦心身后,心神完全迷失在这幽静的环境之中,也不知道绕了多少个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一阵阵“哗哗”的水声传入耳际。

张傲秋顿时生出寻幽探密的心情,蹦跳着越过黎梦心往前,黎梦心看着这个白衣少年此时露出的少年心性,与先前的少年老成大相径庭,不由哑然失笑。

过了路口,景色再变,一条不大不小的瀑布从山顶倾斜而下,仿佛一条银链挂在山间,水流撞击山石,溅起漫天的水雾,越过水雾,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一处幽深,一处开阔,景色之间的变换竟如此浑然天成,显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及无法道明的玄妙意境。

张傲秋站在瀑布前,心神不由自主地浸入到无极刀宗心法之中,脑海里自然浮起以前抄写的佛经中的一句话: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则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实,名物不实,是以物无。

这句偈语与此时环境相验证,心中不由对刀宗心法中谈及的自然之道的领悟更深一层,只觉得整个人都好像融入到这山水之中,无我无它。

体内真气流转仿佛也因为眼前的景色而变得欢快,头顶百会穴自然打开,天地间的灵气缓慢向内注入,一时无人无我,就这样站着进入冥想境界。

站在身后的黎梦心看着站在眼前的少年,只觉得好像有一种什么变化发生在他身上,感觉这个人即像站在那里,又好像不在那里。

而他此时的状态,很显然是进入了冥想境界,只是没想到对着一条瀑布也能心有所悟,可见这个少年的悟性比起自己来高出不知多少,怪不得他小小年纪就能进入天境。

心里感叹之余,也不敢打搅,当下找了块干净的石板,盘膝坐下,也开始打坐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