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一章 谋定后动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临花城时,已是傍晚,冬季的天黑的早,大街上的行人已是寥寥无几,都早早地躲进了自家温暖房间。

寒冷的风夹杂雪花四散飘舞,远处的天空乌压压的一片,仿佛末日到来一样,惹得人的心情也跟着变得阴沉起来,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阿漓早早关了铺门,跟慕容轻狂在四合院里等待。

张傲秋出去也有一天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两人均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又不敢擅自出门,怕与他们相互错过,只好在房间里干着急。

正望眼欲穿在,突然外面传来一连串急促地敲门声,两人急忙冲了过去,开门一看,张傲秋正背着夜无霜焦急地站在门口,再看他背上的夜无霜,虽然强打着精神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但那一张俏脸却是苍白的没有半丝血色,身上更是血迹斑斑。

慕容轻狂跟阿漓吓了一跳,连忙让开路,阿漓帮张傲秋将夜无霜扶到内室,慕容轻狂跟着去一瞧,还好只是流血过多引起虚弱,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心里松了口气,将伤药交给阿漓,让她帮夜无霜清理伤口及更换衣服。

慕容轻狂跟张傲秋退出内室,张傲秋将发生的经过跟慕容轻狂详细地说了一遍,听完后,慕容轻狂深深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情有点棘手,我担心霜儿师门内部是出大问题了,不知道雪心玄那丫头能不能顶的住?”

张傲秋想了想说道:“师父,现在很明显的是敌人开始主动出击,雪教主那边我们虽然要尽早通知她,但也急不在一时,况且霜儿现在伤势这么重,就算她底子厚,也要一两天才能行动,我们要是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去,反而会适得其反,这还是等霜儿醒过来跟她商量商量再定。

只是现在形势紧迫,我感觉敌人迟早有一天会查到我们这来,若是我们再这样被动等下去,我怕……。”

慕容轻狂点点头说道:“为师跟你的想法一样。这段时间为师一直在外面转悠,也是想接触一下本地的帮派,看能不能从他们那里找到突破口,但我们跟他们没有共同的利益,又怕这些帮派中有人与那一教二宗暗通有无,怕主动接近了反而会自我暴露,所以一直耽搁了下来。”

接着又问道:“你打算联合城主府,现在可有把握?”

张傲秋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城主府将是我们最大的后盾跟底牌,但现在谈联合还为时过早。

虽然城主府现在对我们是感恩戴德,而且城主也赐予我腰牌,可以调动他城主府的任何人及物事,但这件事非同小可,那一教二宗也不是软柿子,若不事先谋划好,搞不好会把城主府也拖下水,在没有绝对的证据或把握的情况下,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打出这张底牌。”

慕容轻狂接着分析道:“到目前为止,我们能绝对信任的还只是我们自己这五个人。在我们这五人中,隐藏着两股势力,一个是霜儿的师门,一个是紫陌的师门。

不过霜儿的师门在这临花城没有一点势力,不然也不会沦落到本教圣女被人围攻却无人帮忙的地步,就算是将她们的势力引到临花城,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而且还要不能引起城主府的疑虑。

而紫陌的师门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有等于无,剩下的就是我们三个孤家寡人,要想突破现在的局势,还是要发展我们自己的力量才行。”

张傲秋点点头说道:“师父,你说的没错。而且我也认同你刚才说的跟本地帮派接触,只是如何与他们产生共同利益,让他们自己跟我们一致对外,这还要好好斟酌斟酌。”

第二天一早,夜无霜从睡梦中醒过来,一睁眼就看见张傲秋正趴在床头睡着,知道他昨晚肯定是担心自己,在旁边守了一夜,心中不由怜意大生,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张傲秋的头发。

张傲秋睡得很浅,夜无霜一动他就醒了过来,看见眼前的娇娇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心里忽然填满了柔情蜜意,只觉得两个人要是能一直这样呆到地老天荒就好了。

张傲秋捉着夜无霜的手,细细的抚摸着,担心地问道:“霜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夜无霜任由他握着自己的玉手,爱怜地看着张傲秋,轻声说道:“这些只是皮外伤,今天再休息一天,到晚上应该就可以下床了。你不要过于担心。”

说完又接着问道:“你昨晚在床边守了一夜么?”

张傲秋说道:“本来阿漓要来守夜的,但是现在天寒地冻的,我怕她身子吃不消,所以我就替了她。”

夜无霜轻声一笑,问道:“昨晚睡得还好么?”

“好,怎么不好。你不知道你有多香,好几次我都想钻进被窝里抱着你睡了。”张傲秋调侃地说道。

夜无霜听他这话,俏脸立马变得通红,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夜无霜虽然跟张傲秋两情相悦,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却一直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张傲秋也最喜欢这样的调戏她,有时候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亲她一口,夜无霜立马就像施了定身法一样,红着脸,低着头,双手不断地绞着衣角,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傲秋见她尴尬,忙转移话题问道:“对了,霜儿,我还没有问你,为什么你师门被外人称为魔教?”

夜无霜被张傲秋话题一带,也缓和了下来,想了想说道:“我这也是听我师尊说的,这还要从百年前说起。当时江湖出了个历天涯,此人后来一统江湖,虽然他为人仗义,处事公平,但却极为霸道,他的理想是将江湖上的每个门派都收为己用,成为他的属下。

而我教当时的老祖,虽是一个女子,但却是性格刚硬,不肯屈服,老祖曾对历天涯说道:‘我教一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二不违反江湖道义,而且你历天涯有什么需要,只要是对的,我教必定倾尽全力帮你,为什么非要做到分出主从来了?’

当时老祖修为跟历天涯差不多,都已达到化境巅峰,历天涯虽然恨的牙痒痒的,但也是无可奈何。在这后来,江湖上对我教称呼就变成了魔教,而一些江湖同道也渐渐跟我们断绝了往来。”

张傲秋听得义愤填膺,恨恨地说道:“这世上乌鸦一般黑,都是强权出公理。将来我一定要打破这个丑陋的世俗,建立一个大家和平共处的新的江湖。”

张傲秋说这话时,不自觉地透露出一股霸气,跟一种理所当然,必当如此的强大的自信心。夜无霜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突然感到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这个现在还略显青涩的少年,就必然会实现他的梦想。

到了晚上,夜无霜果然可以下床活动,阿漓也将紫陌叫了回来,五人吃过晚饭后,围坐在火炉边喝茶。

夜无霜将这两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详细地跟在坐的其他人说了一遍。

原来那天中午她看到师门暗记后,匆匆离开了临花城,渡过离水后,她开始心生怀疑,因为按照以往教内的惯例,若是本教召集弟子,一般会选一个就近的秘密地方,绝不会将汇合地点定到这种深山野林中,而且这一路过来,也没有看到一个本教暗桩。

夜无霜虽然心生怀疑,但却是怡然不惧,她年纪虽小,但胆子却是很大,不然上次也不会假装被擒,好深入虎穴了,而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但是夜无霜又怕张傲秋他们担心,遂在离码头不远的小树上留下了个暗记,只是没想到就是当时这个无意之举,却是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而那天晚上夜无霜则是在村庄里找了户人家借宿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夜无霜就往暗记指示的目的地赶去。

她也不是笔直赶往集合地,而是围着那一点开始绕圈子,一圈一圈地收窄,在绕到第三圈的时候,遇到了那群黑衣人。

也不知道是那群黑衣人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本来他们的打算是骗诱魔教弟子过来好擒获逼供的,但这种事情完全是碰运气。

第一魔教中的人有没有看到那些假的暗记还是两说,第二就算看到了,是不是一定会及时赶过来也不一定,所以他们自己对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心里也是没有底,也就没真的当回事。

在这汇合点守了几天也没有人来,也就将人手分散,扩大范围,希望有所收获。

而他们没想到的是,现在居然直接骗来了个魔教圣女,以致准备不足,那个持枪的黑衣人跟夜无霜修为差不多,均是天境初期,但魔教功法中有个‘魅影身法’,这种身法施展开来,整个人身如鬼魅,飘忽无踪。

所以黑衣人虽然人多,但是夜无霜却是滑不留手,边打边跑,竟是一时奈何不了她。

那群黑衣人见一下子钓了这么大一条鱼,也是满心欢喜,自己这边有十几个人,而对方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即使修为再高,也高不到那里去,于是打定注意,擒而不杀,但后来被夜无霜乘机杀了几人后,才决定不管死活,先拿下再说。

众人听了夜无霜的讲述,均是感到心有余悸,要不是张傲秋跟夜无霜心有灵犀,出城寻找,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张傲秋皱着眉头问道:“霜儿,你知道那一教二宗的人为什么要对付你们么?”

夜无霜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我上次也问过师尊,师尊也是莫名其妙。我教跟他一教二宗根本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瓜葛,上次要不是我装着昏迷被他们擒住,听到他们的说话,还真不知道是不净宗的人下的毒。”

张傲秋望向慕容轻狂,慕容轻狂大手一摊说道:“为师那时候最大的心思就是怎么躲避那毒妇的追杀,这些江湖上的恩怨,还真没那心思打听。”

说完转头问道:“霜儿,那你打算怎么做?”

夜无霜听了慕容轻狂的问话后,俏脸阴沉,双目射出深冷的杀机,缓缓地说道:“敌人竟然已经知道了我教的联络暗号,看来我教内部将要出现大的动乱,此事要尽快禀报师尊,让她早作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