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章 喜迁新居(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二天一大早,张傲秋带着星月刀直奔城西。到了临花城西城门,张傲秋仔细的在城门附近搜索,果然过不了多久,就在西城门城墙脚上发现了夜无霜留下的暗记。

顺着暗记,张傲秋转头向东,走了约一里地的样子,在街边一颗大树上又看到了一处暗记,这处暗记则直接将张傲秋带到了临街的一间小杂货铺。

张傲秋进了杂货铺,看见柜台后面站着一个正在拨打算盘的老头,遂上前问道:“掌柜的,我想要在你这里买些东西。”

那老头头也不抬,右手依旧拨打着算盘,嘴里含含糊糊地问道:“客官要买些什么东西?”

张傲秋从脖子上摘下霜儿送给他的腰牌,说道:“我买的东西太多了,但我有没带那么多银两,你看这块玉牌能不能做个抵押?”

说完,将玉牌放在桌面上,轻轻地推了过去。

老头睁眼往玉牌瞟了一眼,拨打算盘的右手停顿了一下,从桌上拾起玉牌,正反仔细看了一遍,说道:“嗯,这块玉牌还是个好货,可以抵些东西。客官请跟我来。”

张傲秋跟着老头往后院走去。进了后院,老头在一间房门前停了下来,轻轻地敲了敲门,一个跟霜儿才不多年纪的少女开门走了出来。

老头将手上的玉牌递给那少女,又回头指了指张傲秋,然后低头离开了。

少女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对张傲秋招了招手,示意张傲秋过去。

张傲秋随她进了门,少女在身后“咿呀”关上了门,转过身来,俏笑道:“公子可是张傲秋?”

张傲秋拱了拱手,说道:“在下正是。”

少女叹口气说道:“你怎么才来?”

张傲秋听了心里一檩,急声问道:“霜儿她是不是出事了?”

“霜儿?你叫她霜儿?”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随后从内室走出一个身穿居家衣服的美貌少妇。

张傲秋平静了一下,施礼道:“见过这位……。”

美貌少妇笑道:“她们都叫我何姑。”

张傲秋重新施礼道:“见过何姑。”

何姑“嗯”了一声,走到张傲秋身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张傲秋仔细打量了一遍,点了点头:“倒是长得一表人才。”

张傲秋被她看得满脸通红,站在那里一时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

何姑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对着张傲秋说道:“过来坐吧,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张傲秋答应了一声,走到桌子边,坐在了何姑对面,先前少女端着茶杯放在桌上,笑着说道:“我叫馨月,你也可以叫我月儿哦。”

何姑笑骂道:“个小丫头,不懂礼数。”

张傲秋见她们样子,知道霜儿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遂平静下来,大方地从馨月拱了拱手,说道:“见过月儿姑娘。”

馨月“噗嗤”一笑,说道:“让你叫,你还真叫啊?”

张傲秋笑道:“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有什么不可叫的,你也可以叫我阿秋的。”

馨月连忙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我可不敢,要是让圣女知道,我可是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何姑笑着打断道:“好了,月儿,你就不要在为难他了。”

转头又对张傲秋问道:“你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张傲秋说道:“霜……夜姑娘上次见到贵教暗号,独自外出却中伏遇袭的事情,何姑您知道吧?”

何姑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圣女上次遇袭后,通过与教主的秘密联络手段通知了教主,圣女这次回山,正是协助教主处理此事。”

张傲秋放下心来,说道:“看来贵教已经有所准备了,只是这杂货店是否安全?”

何姑说道:“这个你放心,这杂货店的老板是教主身边的人,在这临花城开杂货店,连我教内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本来我教也不想在临花城开设据点的,但是事情发生在临花城,我们也想搞清楚,他一教二宗到底想对我教做什么。”

说完端起茶杯抿了抿,接着问道:“你就是那青天堂的小先生?”

张傲秋说道:“这事何姑也知道?”

何姑笑着说道:“知道,怎么能不知道了?现在整个临花城都在说你那青天堂,就是想不知道也没办法。”

馨月在旁说道:“张公子,其实我们早就见过你。”

张傲秋看了看馨月,奇怪地问道:“月儿姑娘什么时候见过我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馨月笑道:“你当然不知道了。圣女到这里的时候,将你们的事情都说给我们听了,我跟何姑悄悄到你那医馆去过。没想到圣女离开这段时间,你们竟然将医馆做得这么大,圣女要是知道了,心里一定很高兴的。”

张傲秋老脸一红,说道:“那都是阿漓的功劳,我只是出出劳力罢了。”

何姑欣慰地说道:“不管是谁的功劳,总之你们是真的做得很好,也知道接济穷人。”

说完从衣袖里取出一封信,放在桌上推了过去,说道:“这是圣女留给你的。说是你一看就明白了。”

张傲秋接过信,拆开后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随后将信收到怀里,冲何姑跟馨月拱拱手说道:“此事已了,我就先告辞了。”

馨月将手里的玉牌还给张傲秋,张傲秋接过捏在手里,正要起身离开,何姑说道:“等一等,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张傲秋道:“请何姑相告。”

“教主想要见你,不过时间跟地点我也不知道。”

张傲秋离开四合院后,阿漓就让方伯在医馆门口挂了个歇业的牌子,理由就是医馆先生要给城主府云公子施针,所以要歇业几天,好提前做好准备。

慕容轻狂、紫陌跟阿漓三人坐在炉子旁边,难得今天不出诊,大家都可以轻松一下。

阿漓说道:“师父,上次辛七哥跟我说过,他已经帮我们找到了房子。要不要我们今天就过去看看?”

慕容轻狂听了一喜,说道:“这房子找到了?在什么地方,有多大?”

阿漓道:“房子说是在临花城东面城郊,占地有十几亩。房子我还没有看过,所以也不知道好不好。不过辛七哥倒是满口称赞,我想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紫陌兴奋地说道:“师父,那我们今天就过去看看,要是合适就买下来,这马上也要春节了,还可以搬过去过个安稳年了。”

慕容轻狂也很高兴,笑着说道:“有十几亩地那么大,为师就可以重新开个丹房,到时候,你们也不用每三天喝那苦药了。阿漓,你让方伯去找辛七,今天我们就过去看看。”

阿漓见慕容轻狂也这么高的兴致,心里也是高兴,说道:“等方伯回来后,我马上让他去办。正好也可以借用城主府的马车,说来还是师父跟秋大哥厉害,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有了买房子的银子。”

慕容轻狂笑道:“阿漓,其实真正厉害的还是你啊,哈哈哈。”

阿漓知道慕容轻狂说的意思,俏脸一红,不依道:“师父就会取笑人家。”

紫陌在旁边说道:“只是不知道秋哥有没有找到霜儿?”

慕容轻狂笑着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阿秋一定会找到霜儿的,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正说着,方伯从外面赶了回来,阿漓遂把看房子的事跟方伯交代了一下,方伯答应了一声,就又匆匆离开了。

很快辛七就赶着马车过来了,进门对慕容轻狂及紫陌见了见礼,然后说道:“妹子,那房子你们决定要买了?”

阿漓道:“是啊,七哥,正好这几天医馆歇业,我们想去看看。要是大家都满意的话,我们就决定买下来了。”

辛七也是高兴,说道:“那赶紧,不知道那房东还在不在那里,不过我已经让兄弟们先脚过去了。”

四人随着辛七出了门,马车很快就到了辛七说的城东郊的大房子门口,门口早站着四五个人,中间一个身穿灰色棉袄的中年人正探头张望。

辛七下了马车,对那中年人说道:“洪老板,我带我妹子他们过来看房子了。”

说完又将双方一一介绍了一番,那洪老板倒是个热情爽快之人,带着众人走了一遭,将房子的位置及布局跟阿漓他们介绍了一遍。

看过房子后,洪老板问道:“各位,这房子还对您们胃口?”

慕容轻狂跟紫陌点点头,阿漓说道:“我们对这房子还满意。不知道洪老板决定什么时候交易了?”

洪老板说道:“不瞒各位,我是等着银子用啊,不然也不会卖了这房子。我地契、房契都带来了,要是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交易了。”

阿漓看了慕容轻狂一眼,慕容轻狂微微点了点头,阿漓说道:“好吧,那我们就按说好的价钱交易?”

洪老板说道:“正是,正是。我老洪放出的价,当然不会再加了。”

阿漓掏出五十万两银票递了过去,洪老板则是交过来地契及房契,双方验证无误,这交易就算成功了。

辛七在旁笑道:“呵呵,那就恭喜慕容老先生、小兄弟跟阿漓妹子了。”

阿漓也是乖巧,从怀里掏出几个鼓鼓囊囊的大红包递了过去,笑着说道:“这还不是七哥帮忙。这是我们一点心意,请七哥跟各位兄弟喝茶的。”

辛七也不客气,接过红包笑着说道:“那七哥也谢谢妹子你了。等搬新居的时候,七哥再过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