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九章 站稳脚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回到医馆,紫陌跟夜无霜都不在,也不多问,直接到后面那间房里去打坐调息。辛七他们就交由阿漓去打发。

在四人当中,这段时间最不爽的就是紫陌了。

在医馆里当个跑堂的倒也无所谓,可是那个医馆一连好些天都没有一个客人,每天四个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后来张傲秋开始练习书法,算是找到一个打发时间的事情,阿漓跟霜儿两个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也不觉得无聊,只有紫陌天天在医馆门口坐立不安,唉声叹气。

后来好不容易有了个出去盯梢的差事,开始心里还无比兴奋,自比是走出樊笼,海阔天空,可是时间一长,也觉得无味,天天蹲在那米店对面,看着人进人出,像个马猴似的,实在也是受不了。

有天回来后,紫陌忽然发现慕容轻狂这段时间有时候一连好些天都不在家,发现这个情况后,紫陌就哪也不去了,专门在家候着,等慕容轻狂一回来就黏上去了,死缠烂打地要跟师父去办事,不然的话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慕容轻狂其实这几天也蛮闹心的,天天在外面转悠,明知道目标在那里,但就是没有接触的机会,总不能自己跑上前去告诉人家说:我是个高高手,我是来帮你的。

如果真要那样,慕容轻狂还真丢不起那人。

慕容轻狂本来是不打算带紫陌出去的,因为紫陌是个直爽的性子,脑子里绕不了那么多的弯弯,若是哪次一不小心被别人套了口风,那说不定就要出大问题了。

但紫陌是下定决心,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反正就是要跟师父走。

后来慕容轻狂实在是被缠的没办法,也正好想另外再去找一条别的路子查探,也就带着紫陌出去转了几天,告诉他一些方法及要接近的目标。

紫陌现在快十七了,他十五岁的时候就从凌霄门跑了出来一个人闯荡江湖,看着憨憨唠唠的,其实那也只是表象。等慕容轻狂给他一讲后,他就明白了。

紫陌跟慕容轻狂的想法不一样,你不是要接触渔帮么,既然是渔帮,当然是在河边码头一带了,天天在市集里转悠有什么用,又不是要买鱼。

于是紫陌自己跑到码头去查探,这一查探,就像放王八去喝水—有去无回了。

码头上做工的,都是些粗鲁汉子,正对紫陌脾气,紫陌转了几天就跟他们打成了一片,后来甚至还在码头上找了份工,隔三差五的才回四合院一趟,日子过得不知有多舒坦。

一直到晚上天黑尽了,张傲秋才调息完毕。跟阿漓两人关了铺门,回到了四合院,回去一看,只有慕容轻狂一人在家,夜无霜也不见了,随口问起,慕容轻狂告诉张傲秋,今天中午的时候,夜无霜在市集里发现了她师门留的暗记,前去查探了,走的时候让慕容轻狂转告张傲秋,叫他不要担心。

张傲秋心里感到一阵怅然,这段时间,他早已习惯了夜无霜在身边的日子,每天可以卿卿我我的说点亲热话,现在夜无霜一走,突然感到心里空落落的。

张傲秋感叹的这会,阿漓已经做好了火锅,大冬天的没有比吃火锅更好的了,做起来又方便,吃起来又暖和。

张傲秋一边吃,一边将白天治疗的情况跟慕容轻狂说了一遍,慕容轻狂听到张傲秋要以金针八法为主,药物为辅时,不以为意地说道:“这种病症,直接用金针八法就可以了,还需要什么药物为辅?”

张傲秋坏坏地神秘一笑,问道:“师父,你配的天魔大法的解药还有么?”

慕容轻狂听了神色一黯,这天魔大法的解药自己是可以配,但是那些药草却是难以寻到,当年自己不知道到花了多长时间,几乎走遍了所有大山,特别是那黑月林,几乎是九死一生,才配了那么二十几颗药丸,上次欧独舞追捕他的时候,用了不少,现在口袋里的存货已经不多了。

慕容轻狂抿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说道:“剩下没多少了。”

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再一细想,眼神不由一亮,望着张傲秋说道:“好小子,你不会是……?”

张傲秋笑道:“看来师父是明白了。这配药方的事情,那就只有麻烦‘毒医圣手’亲自出马了。”

慕容轻狂笑骂了一句,随后哈哈大笑,满脸喜悦地说道:“这样可是赚大发了。啊,让我想想,现在你们虽然有点修为,但是经常的固本培元也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阿漓,更是需要。

除了阿漓,你们三个出身名门大派,从小应该服用过扩展经脉的药物,但这个随着自身修为的进步,经脉也要进一步再扩展,这些药物也是必备的。

嗯,我老头子年纪也大了,也要配点药物补补身子,还有我这内伤也要调养调养,哈。

天魔大法的解药先放一放,这些药草太过金贵,要是一起拿出去的话,怕引起别人怀疑,所以要分批放入其他药草里。”

吃过饭以后,慕容轻狂到书桌旁奋笔疾书,一会功夫就写了洋洋洒洒四五张纸。

张傲秋接过来一看,虽然他这段时间跟慕容轻狂一直在学习医理药理,不过就他现在的水平,恐怕连入门都还算不上。

张傲秋望着手上的四五张白纸,看的头昏脑涨,放下纸张说道:“师父,你这也太复杂了。

你看能不能这样,现在那云公子正是虚弱的时候,固本培元的药物可以先上,我们把治疗的时间拖长一点,每五天治疗一次,每天让他喝三次药汤,这样四五个疗程,固本培元的药物应该是足够了。

第二步再上小补的药,等他稍微有点好转的时候,再上大补的药,到后期的时候再上那些金贵的药草,这样循序渐进的是不是更好些?”

慕容轻狂一拍额头说道:“你说的不错,为师是高兴地有点糊涂了。我再想想,重新再写一份。”

接着自言自语地说道:“要是有个丹房就好了,可以将这些草药炼制成丹药,即好存放,也方便携带。”

张傲秋听了这话,跟阿漓对望了一眼,这一大一小两个财迷,均看到了彼此眼中那绽放的光芒。

第二天一早,辛七就过来了,阿漓将药方递了过去。辛七接过来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阿漓说道:“妹子,你确定没有搞错?一次就要这么多药?这不要说一个人,就是一百个人的量也够了。”

阿漓说道:“七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那天我给说的我们医馆的第一条规矩你还记得么?”

辛七说道:“记得啊,不就是由患者提供草药,由小兄弟熬制药汤么?”

“是啊。”阿漓说道:“难得七哥记得清楚。我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故意刁难,是因为我家先生有一种将药物提纯的方法,简单的说,就是一般人按药方熬药,熬出一百碗的药效,才只有我家先生熬制的一碗的药效。你说是让公子喝一百碗了,还是一次只喝一碗?”

辛七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要这么多草药了。这种方法我还听都没有听说过,小兄弟还真是好本事。”

“那是当然了。”阿漓傲然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世上就没有我家先生治不好的病。”

“那是,那是。”辛七点头说道。这么多名医对云凤阁的病症都是束手无策,张傲秋只是治疗了一次就有这么大的好转,辛七早从心里认同了阿漓的说法。

接着又说道:“妹子,要不我给你送几车过来,免得每次都要采买的,麻烦。”

阿漓苦笑一下道:“七哥,你也看到了,我们这医馆总共也就这么大点,你要是真送几车过来,我看连堆放的位置都没有了。”

辛七瞟了瞟这两进一间的铺子,点头道:“你说的也是。”

阿漓上前一步,拉着辛七的胳膊甜甜地说道:“七哥,你有没有路子,能不能找个大一点的房子,这样你就可以一次将草药送过来,也不用总是来回送药这么辛苦了。”

辛七最受不了阿漓这种甜蜜攻势,一拍胸口豪气地说道:“妹子你的事就是七哥我的事,不就是房子么,我立马就给问去。只是不知道你到底要多大的房子?是租了还是要买了?”

阿漓说道:“那就先谢谢七哥了。房子最好是越大越好,那种大的府是最好了,我家先生的意思是买下来。”

辛七说道:“好咧。最迟这五天,七哥给你准信。不过你要那么大的房子,买的话可要不少银子。”

阿漓说道:“我家先生马上就要名声再外了,还怕没有银子么?”

辛七一想也是,自家公子那样的病都能治好,那其他的病人家属知道了,还不像闻到蜜糖的蜜蜂一样飞过来,那时候,那银子啊,啧啧,不是要码成山了么?

阿漓看辛七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七哥,只要你帮我们把这房子的事情办好了,我家先生说了,少不了七哥的好处。”

辛七听了心中一喜,佯装怒道:“妹子,你这说的什么话,难道七哥给你办点事,是为了惦记你的好处的么?”

阿漓连忙赔罪道:“阿漓知道七哥是个好人,但七哥下面的兄弟们也是出了力的,总不能让七哥即办了事,又自掏腰包不是?”

辛七呵呵一笑,借势一歪,说道:“妹子说的也在理。先不说这么多了,等事情办好了再说吧。”